27、改装

27、改装 贺瑾和龚黎昕吃完一块蛋糕,吴明等人正好拎着几袋食物推开店门。看见满地堆积的尸体,众人怔了怔,焦虑的表情立刻松缓下来。 “好香啊!”饿的狠了,陆云的鼻子比狗还灵,立刻闻到了血腥气下掩盖的糕点香味。 “哇靠!发了发了,蛋糕,蛋挞,牛奶,咖啡,鸡翅,汉堡包!这么多好吃的啊!”看见保鲜柜和保温柜上摆放的食物,陆云眼睛暴亮,口水疾速分泌。这些廉价的快餐,平时他看都不会看一眼,但眼下却显得极为诱人。 “看上什么快点收拾,速战速决!”贺瑾边沉声嘱咐着边从柜台里拿出一个专门用来包装蛋糕的纸盒,把龚黎昕视线扫到的蛋糕全都装进去。 吴明,陆云,王韬三人根本不用贺瑾发话,从柜台里翻出食品袋,扫荡着店里的食物。吴明顺带把厨房里看得上眼的刀具都打包带走。 五人带着香喷喷的糕点满载而归时,顾南和马俊早就返回了烂尾楼,正打开几袋饼干狼吞虎咽的吃着。他们势单力薄,不敢冒险,匆匆拿了一些轻便的食物和几瓶矿泉水就回来了。 看见五袋小袋的回来,他们瞳仁里的羡慕遮也遮不住。 五人围坐在角落里,迫不及待的拆开纸袋。浓郁的烤鸡翅味和香甜的蛋糕味瞬间充斥了一楼的正厅,勾得那流浪汉和顾南、马俊咽了咽口水。 “给,你想吃的蜜辣鸡翅!”贺瑾把包的严严实实的一袋鸡翅递到龚黎昕面前。 “谢谢贺大哥!”龚黎昕圆溜溜的猫瞳笑成两弯新月,立刻接过纸袋打开,拿出一块鸡翅放进嘴里啃起来。许是饿的狠了,龚黎昕此刻丝毫顾不上礼仪,吃相快赶上狼吞虎咽的陆云和王韬。 “慢点吃!给,牛奶,你还在长身体,得补充钙质。”想到小孩还没成年,日后却要经历种种磨难,贺瑾把吸管插-进牛奶的锡纸口里,心情说不出的闷痛。 “嗯,贺大哥你也吃。”龚黎昕接过牛奶,吸了一大口,眼睛一眯,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看见小孩澄澈的眸子里洋溢着欢欣和餍足,贺瑾微微一笑,心中的闷痛淡去,拿起一个汉堡包大口吃起来。 从没看见贺瑾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过一个人,吴明诧异的瞟了他几眼。但顾着眼前的食物,他很快就把贺瑾的反常抛到脑后。 角落里早就饿惨了的流浪汉被众人的吃相和食物的清香勾得口水横流,犹豫了一阵,朝五人缓缓靠去。 贺瑾冷冷瞥他一眼,沉声说道,“现在是末世,人人自保都来不及,谁还会像以前那样施舍给你食物?我们给你一回两回,等我们走了,你就等着饿死吗?” 流浪汉迟疑的站在原地,不敢再靠近。他到底害怕贺瑾慑人的气势。 “你可以自己出去找吃的。那些丧尸看上去很恐怖,其实行动笨重,很好对付,杀上一两个你就习惯了。”陆云好声好气的分享着自己的经验。 龚黎昕兀自吃着鸡翅,对流浪汉的靠近丝毫不去关注。他打小想要什么东西,只能靠努力练功向萧霖换取,所以等价交换的概念在他头脑里根深蒂固。别人对他如何,他会用同样的方式回报,同情心和怜悯心那种东西还未在他头脑中形成。 总之,他为人处世大部分是依靠直觉,但依然有自己独特的原则。正是这种矛盾的气质构成了他鲜见的人格魅力。在他的概念里,流浪汉没有付出,自然不能与他们分享食物,贺瑾的做法没什么不对的。 王韬本来有些心软,见众人都无动于衷,也就歇了分食物给流浪汉的心思。 见讨要食物无望,流浪汉怯懦的退回去,转而朝顾南和马俊走去,眼里露出祈求。 “滚!”马俊恶声恶气的低吼,拿起唐刀在身前比划了两下。他们怕影响动作敏捷度,拿的东西本就很少。出去一次就是冒一次险,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就这么点东西,两人还准备撑个两三天,自然不会分给流浪汉。 流浪汉眼里的渴求熄灭下去,蹒跚着走到角落,用一根绳索紧紧勒住腰部,压抑腹中的饥饿。在末世,像他这样的人,没有实力,又没有胆色,唯一能做的只有等死。很悲哀,却是不得不直面的冷酷现实。 顾南和马俊快速吃完两盒饼干,剩下的食物他们舍不得再动,仔细收藏在角落里,然后靠着墙根发呆。两人表情茫然,都不知道过了今天,明天该怎么办,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朝不保夕’的真实写照吧。 另一角,吴明见大家伙吃得差不多了,把放在身边一直没打开过的大袋子拿到中间,笑眯眯的说道,“刚才路过一家盗版军装店,想着大家跑了一天,身上的衣服都脏了,就顺了几件过来。” 边说,他边解开袋口分发衣物,“这三套是我、贺哥还有王韬的,这两件黑色t恤是陆少和龚少的。裤子我没帮陆少和龚少拿,尺码都太大了,勉强穿上会影响行动,你们暂时将就着,等有条件了再换。” 三个少年眼睛一亮,纷纷接过衣服翻来覆去的看,像得了什么贵重礼物一样。 “楼里的水管没铺好,不能洗澡,这里有新毛巾,每人一条,把汗擦干净再换衣,晚上休息时也舒服一点。”吴明瞬间化身保姆,殷切的交待着。伺候四体不勤的陆少七八年,他早锻炼出来了,就连在末世也能把身边的事考虑的面面俱到。 众人应诺,相继接过毛巾擦汗,待放下时,雪白的毛巾俱都变成了灰色,当然,只除了龚少那条。 “换好衣服后各自休息一下。丧尸还在进化,动作比早上又灵活不少,所以晚上不能掉以轻心,要轮流守夜,你们没意见吧?”贺瑾等众人擦完汗,沉声问道。 “没意见。”大家齐齐摇头。 “那就好,吴明、陆云、王韬守上半夜,我和黎昕守下半夜。怎么样,有意见吗?”贺瑾环视众人。 “贺哥,我和你守下半夜吧,让龚少守上半夜。”吴明摆手说道。守上半夜舒服一点,过了12点轮班的时候还能睡个好觉,龚少还是个孩子呢,得多休息。 “不用了,我一个人守整夜也没关系的。”龚黎昕偏头,拒绝道。内力不停在丹田里运转,他的精力生生不息,每天只打坐一两个小时就足够了,照样精神奕奕的。 “你一个人守整夜,那他们干什么去?”贺瑾揉乱龚黎昕的额发,嘴角带着深深的笑意。小孩这性子真是太实诚了,也太招人喜欢了,没瞧见陆云和王韬听了他的话后那副深受感动的样子么。 “是呀是呀,龚少,你一个人包了岂不是显得我陆云太废?”陆云佯装不满。 “老大,我也可以一个人守整夜,你只管睡吧。”王韬挠头,笑容憨傻,话里的关怀却发自肺腑。 “别废话,就这么定了。你们上半夜,我和黎昕下半夜。”贺瑾不耐的发话,一锤定音。安排小孩和自己一块儿,他本就不打算真的让小孩守夜。他一个人足够,小孩可以安安心心的睡觉。 这回没人再有意见,纷纷拿起衣服换上。贺瑾和吴明的动作最快,换一套衣服只需十秒,看来平时有刻意训练过。 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的左胸印有‘飞虎队’三个小字的纯黑色短袖t恤,下-身是灰绿色迷彩裤。 吴明身材标准,衣服很合身。贺瑾不但健壮,还很高大,早年的雇佣兵生涯使他练就了一身虬结勃发的肌肉,将纯黑色的t恤绷的紧紧的。臂膀,胸部和腹部的肌肉纹理清晰的印在黑色布料上,隐隐透出蕴藏在身体里的惊人爆发力。 王韬和陆云瞟了倒三角身材的贺哥一眼,连忙快速换好衣服,免得在贺哥面前丢人现眼。王韬虽说是校篮球队的,但毕竟是高中生,训练量很少,胳膊和腹部还有少许赘肉。陆云就更不用说了,干巴巴的白斩鸡一枚。 率真的龚少就没有他们那点小心思了,把上身的白衬衫脱掉,拿起黑色t恤翻来覆去的查看。过来一年了,这种圆领的纯色t恤他还时不时会弄错前后和正反,被龚父嘲笑了很多次。 少年的肌肤白皙莹润,尤甚顶级玉石,身材细瘦却不干瘪,丰腴却不臃肿,正是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淡蓝色的牛仔裤没有系皮带,松松的卡在腰线下,露出一圈隐隐约约的裤边,说不出的。 这幅衣衫不整的样子配上少年精致的眉眼,瞬间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连向来冷静自持的贺瑾,目光黏在少年身上都有些拔不下来,只觉得喉头发紧,嘴唇发干,说不出的难受。 “龚少,你这脸蛋,这皮肤,比我泡过的那些妞儿正点多了!你咋不是个女的呢!”陆云嬉皮笑脸的上前揽住龚黎昕的肩膀,在他滑腻的前胸摸了两把。 看见他猥琐的举动,贺瑾瞬间从诡异的悸动中抽身,抿着唇,冷着脸,快速拉开搂在一起的两人。 “穿个衣服也磨磨蹭蹭的,我来吧。”嗓音略带沙哑,贺瑾不敢抬头去看少年白生生,粉嫩嫩的身体,拿过他手里的衣服快速拢在少年头上。 “大了。”见少年的肌肤被布料遮的严严实实,贺瑾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好笑的拉扯快拖到少年膝盖的t恤下摆。 “没关系,穿着很舒服。”龚黎昕上下摆动手臂,笑眯眯的说道。瞥一眼面前的贺瑾,他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真心夸赞道,“贺大哥穿这一套好帅!和宋大哥一样帅!” 贺瑾微怔,破天荒的,竟为了小孩的一句夸赞感到欢欣雀跃,继而又皱起浓眉,对小孩口里的‘宋大哥’十分在意。小孩在透过他想念那个所谓的‘宋大哥’。心里明了,贺瑾脸色沉了沉,笼罩上一片阴云。 不过,贺瑾的表情向来冷冰冰的,所以没人察觉到他的异常。身上舒爽了,大家把换下的脏衣服铺在地上当床垫,抓紧时间休息。吴明,王韬,陆云三人不时起来四处看看,以防丧尸翻墙过来。 顾南和马俊见有人守夜,也没主动提出帮忙,竟大大咧咧的睡着了。

上一篇   26、找食

下一篇   28、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