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转机

28、转机 吴明三人守到半夜12点,贺瑾一秒不差的醒了过来。贺瑾刚起身,龚黎昕也跟着睁开眼睛,眸色清亮,半点不见初醒的惺忪迷糊。 两人接了班,先是在围墙四周转了转,外面不时传来丧尸的嘶吼声,却没有一只丧尸能够翻墙过来,两人紧绷的心情略微放松,回到一楼的大厅里坐着。贺瑾让龚黎昕去睡觉,龚黎昕连连摆手说‘不要’。 小孩倔强起来无论如何也劝不住,贺瑾面上不悦,心里对他却越加疼宠。明明同样是大家子弟,在小孩身上,他半点看不见骄纵和任性,和陆云一比,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让人省心得不得了。 大厅面积空旷,灰色的水泥墙裸-露在外,散发出刺鼻的粉尘味。楼里没有铺设电线,漆黑一片,只靠着贺瑾手里一枚小小的手电筒照明。当然,即便铺了电线,他们也不敢贸然打开光源。丧尸对声音敏感,没准对光线也同样敏感。 夜色太深沉,外面的丧尸太吵闹,反而衬得大厅里安静的可怕。贺瑾转脸朝小孩看去,低声问道,“你怎么没跟着你父亲一起去军队?不然,现在也不会流落在外。” “可能是怕我年纪小,给他添乱吧。再者,军队里人群聚集,刀枪无眼,反而不如留在家里安全。”龚黎昕聪颖异常,略略一想就能理解龚父的苦心。 “嗤!”贺瑾冷笑,神情极其不满,“留你一个人在家也叫安全?如果是我,非得时时刻刻把你带在身边不可。” 龚黎昕偏头摆手,否认道,“不是的,我姐姐也在家。” “你姐姐在家还让你一个人出门?”贺瑾浓眉皱得死紧,脸色比外面的夜空还要黑沉。 龚黎昕下颌抵在膝盖上,眼眸低垂,不说话了。龚香怡的故意隐瞒,他不想对任何人抱怨,对方再怎么说都是他的姐姐。况且,她也只是放任不管,并没有亲手做出伤害他的事,目前还在他的容忍范围之内。 小孩的眼睫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投出两排扇子似的阴影,遮盖了眼里的情绪。但莫名的,贺瑾能从他蜷缩的身体里感受到他的落寞和失望。 听说小孩和他的姐姐只是同父,并不同母,血缘上隔了一层,想来关系不如表面上看去那么融洽。贺瑾兀自脑补了一番,伸手拉过小孩,爱怜的拍拍他的脊背,隐藏在黑暗里的眼眸凝着两团寒光。连面都没见,贺瑾对龚香怡的印象就已跌到了谷底。 不想再提及龚黎昕的伤心事,贺瑾压低嗓音,将以前做雇佣兵时的一些冒险经历娓娓道来。十五六岁的青葱少年最是对这种传奇故事感兴趣,龚黎昕也不能免俗,很快就打起精神,听得津津有味。 不知不觉间,一个小时过去了,贺瑾停住话头,从塑料袋里拿出两瓶咖啡,一瓶递给龚黎昕,一瓶自己两三口喝光。 正在这时,缩在角落里辗转反侧的流浪汉缓缓坐起身来,远远看了两人一眼,蹑手蹑脚的朝顾南和马俊走去。 走到两人近前,他又回头看了贺瑾和龚黎昕一眼,见他们只是冷眼旁观,并没有动作,这才微不可见的松口气,伸手朝顾南放在角落里的食品袋摸去。 食品袋发出沙沙的响声,流浪汉动作一僵,视线紧紧盯住沉睡中的两人。 顾南翻了个身,却没有醒,马俊仰面躺着,发出轻微的鼾声。流浪汉放下心来,缓缓的,小心翼翼的从袋子里摸出一盒饼干,而后一步步倒退回原来的角落,坐定后迫不及待的拆开饼干袋狼吞虎咽起来。 末世来临前还是一片盛世繁华,即便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路边讨要或在垃圾箱里翻找,总能填饱肚子,忍饥挨饿的功力远没有几十年前的同行们那么深厚。他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就被丧尸同伴追杀,好不容易熬过一场惊心动魄,现下到了深更半夜,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食物到手,动作难免有些急切,拆封时弄出了很大的响声。 流浪汉不管不顾,兀自抓着饼干急急忙忙往嘴里塞,也不怕□涩的饼干渣噎住。与此同时,顾南和马俊却被饼干袋发出的脆响吵醒,借助手电筒的余光看见角落里狼吞虎咽的流浪汉,立刻怒发冲冠。 “妈-的!老子拼死拼活弄来的东西,自己都舍不得动,你竟敢半夜偷吃!老子打死你!”马俊本来就是个冲动易怒的性子,如今又因为末世的突然来临,心情更加焦躁不安,见流浪汉偷走了他们赖以为生的食物,一时怒气攻心,眼睛通红,冲上去夺过饼干,对着流浪汉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顾南起初还能冷眼旁观,看着看着,心里压抑的绝望和暴戾齐齐涌上心头,大步上去对着流浪汉就是一阵猛踢。他看似斯文,可下手比马俊狠毒的多,脚脚都踢在流浪汉的要害上,简直是把人往死里打。 吃一顿霸王餐挨一顿打,这是惯例。流浪汉以为等两人打够了,泄了气就会放过他,开始还能抱着头隐忍,可见顾南和马俊下手越来越狠,眼里凶光毕露,分明是想弄死他。他怕了,又加上疼痛越来越剧烈,到底松了口,高高低低的呜咽起来。 吴明、王韬、陆云被相继吵醒,皱眉看着顾南和马俊失去狼的暴行,但见贺瑾稳稳坐在原处,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们一时也拿不准该不该上前阻止。耳力敏锐的丧尸们也已听见了楼里闹出的响动,正三三两两的围拢过来, 龚黎昕耳尖微动,心知不能再让他们吵下去,双指夹起身边一粒石子,朝顾南疾射过去。 石子闪电般擦过顾南的脸颊,划出一道细细的血痕,也顺便斩落了顾南鬓角的几缕发丝,而后狠狠嵌进后面的水泥墙里,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顾南转脸,不可思议的看看墙上彷如被子弹击穿的小洞,又摸摸脸颊,触手一片温热滑腻的液体,并着一阵轻微刺痛。 一粒石子,不过是一粒石子,在少年的手里,威力却比子弹更加惊人。如果这枚石子再偏一点,对着自己穿脑而过会怎样?顾南不敢再想,僵硬的立在原处,四肢百骸被森寒的恐惧侵占。 马俊早已被吓得呆若木鸡,面白如纸,迎上龚黎昕淡然的视线时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传说中的绝世高手竟然真的存在!他脑海中唯剩下这个念头反复回荡。龚黎昕弹断唐刀时,他也曾设想过那一指的威力,没想到龚黎昕真将他的想象变成现实,其带来的震撼却远远超越了他的承受能力。 贺瑾眸色晦暗的瞥了少年一眼,忖道:黎昕的出手不像异能,到更像是传说中的武功。但是,据他所知,现代的内家高手再厉害,也做不到投石成弹这一点。而且,黎昕的手掌非常细嫩,一看就不像自幼练武的人。如此看来,黎昕的异能很可能是力量类的。只要身具神力,照样可以一跃数丈,投石成弹。 吴明、王韬、陆云虽然多次见识了龚少犀利的出手,但还是一次次被他震撼,一次次刷新对龚少的膜拜程度。此刻三人已经完全清醒,跑到顾南和马俊身边,一把将他们拉开,围着那个小洞啧啧称奇,陆云甚至还伸手去抠挠洞口,企图挖出那粒石子做个纪念。 顾南和马俊任由他们拂开,脸上半点看不见之前的狂暴之气,既惊且惧的回视着龚黎昕,身体微不可见的瑟瑟发抖。流浪汉也停止了呜咽□,捂着血水横流的鼻子,眼带畏惧和崇敬的看着阴影里显得极为瘦弱的少年。 “有心思虐打同类,不如留下力气多杀几个丧尸。”少年清越的嗓音在大厅里响起,“把伤口包起来,丧尸对声音和血腥味非常敏感,现在墙外至少聚集了几百只丧尸等着生啖你们的肉。” 少年话落,众人这才注意到墙外比刚才高了好几个分贝的丧尸的嚎叫声。 顾南和马俊的狼早已回笼,被少年说得羞愧难当,连忙上前几步,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从他手里接过一个简易医疗箱。这是吴明下午的时候从街边的小药店顺来的。 马俊扯了两块纱布,迅速替顾南包好手掌和脸颊的伤口。碰上龚少,顾南都挂了两回彩了。给顾南包扎完,看见流浪汉血流不止的鼻子,他默不作声的把医疗箱推到对方面前。 “不就是两块饼干吗?至于把人往死里打吗?还差点引来丧尸围攻!切小家子气!”陆云抠不出石子,只得悻悻罢手,转而对顾南两人冷嘲热讽。 顾南和马俊半点不敢吭声,仅剩的傲气早已被龚少踩进泥底,挖也挖不出来。 陆云觉得没意思了,从自己的食品袋里拿出一瓶牛奶和一块面包扔到流浪汉面前,没好气的说道,“喏,给你,不就是吃的嘛,本少多得是!有你挨打这份毅力,干嘛不自己出去找吃的?饿死是死,拼死也是死,如果是我,就选体面点的死法!亏你还是个男人!!” 陆云的话很不中听,流浪汉却半点没在意,双手哆哆嗦嗦的捧起牛奶和面包,对着陆云和龚黎昕砰砰砰磕起头来,口里不停说着‘多谢两位少爷’,沾满黑灰的脸上被泪水冲出两道深沟。 本来已经绝望,等着被打死的流浪汉觉得自己又活了,不但身体活了,心活了,连沉寂的灵魂都活了。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堂堂正正的站起来,活出个人样,不让两位少爷看扁。 所以说,末世就像潘多拉的盒子,里面不仅存放着黑暗和毁灭,还存放着希望和光明,单看你怎么去抉择。 流浪汉用药棉堵住流血的鼻孔,狼吞虎咽的吃完面包和牛奶,感激的朝龚黎昕看去,迟疑了一会儿,慢慢靠近他身边,拘谨的开口,“少爷想要从地下管道离开这里去军区大院吗?我知道该怎么走。我以前在地下管道里生活了两年,对路线很熟悉。” 醒来时正好听见五人关于如何离开的谈话,流浪汉当时和他们不熟,选择了缄默,现在却是迫切的想要报答陆云和龚黎昕。 众人闻言,眼睛立刻亮了。

上一篇   27、改装

下一篇   29 事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