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

虽然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宋浩然却是头一回与龚黎昕接触,对他的品味、尺码,都不了解,挑了半天也拿不定主意,最后只得买了一件均码的纯黑色t恤回去。 急急忙忙赶到房间,见龚黎昕还和自己出去时那样,乖乖的盘膝坐在床上,一双大眼睛殷切的盯着门口,显然正在等他,见到他出现的那一刻,清澈的眸子霎时散发出惊喜的光彩。 “宋大哥,你回来啦!”龚黎昕悄悄松开掌心被拽得变形的毛巾,心头的慌乱在见到宋浩然的那刻消失于无形。 静静坐在房间里等待,孤寂和彷徨争先恐后涌上龚黎昕的心头,令他有些茫然失措。脑海中的记忆非常清晰,因此他知道这个世界完全迥异于自己原来的世界,人类就算不修炼武功也拥有了通天彻地的神通,各行各业奇才辈出。也因此,在这个世界生存,比混迹江湖艰难无数倍。没有人引导,没有人陪伴,他不知该如何迈出新生命的第一步。 幸好宋大哥没有丢下我!龚黎昕暗地松了口气,对宋浩然产生了一种微妙的雏鸟情节。当然,他的直觉和记忆也告诉他,这个男人是值得信任的。 看见少年眼里毫不掩饰的安心和依赖,宋浩然心头微热,嘴角不知不觉便挂上了一抹温柔的笑意,从纸袋里拿出t恤亲自帮他套上。见他笨拙的穿着内裤,宋浩然偏头,极力控制住自己的眼睛不要去看少年白生生,滑溜溜的长腿。 在少年好不容易套上内裤,却穿反了边的时候,宋浩然深吸口气,僵着脸上前帮他重新穿过。刚被下了药,又冲了好一阵冷水,有些迷糊和脱力是难免的。他自发给少年生疏的动作找好了理由。 虽然拥有原主的记忆,但实际运用起来还是有些不太顺手。龚黎昕正暗自焦心该怎么正确穿戴这片小布头,见宋大哥主动上前帮忙,不禁松了口气,像个木偶般非常乖顺的任他摆弄自己,精致的小脸上漾着微微笑意。宋大哥真是个好大哥!他忖道。 有这样好的家人和朋友,小少主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也因此决定要替龚黎昕和自己好好活下去。有了龚黎昕的记忆,他便多了许多保障,这里的人虽然不像他原来那个时空那样,会把借尸还魂的人烧死,可是记忆告诉他,若他身份泄露,这里的人还有更恐怖的方法对付他,比如开膛破肚之类的。 想到这里,小少主咬唇,打了个寒颤。 “冷吗?把我外套穿上,咱们走吧。”快速替少年套好长裤,察觉到他的动作,宋浩然拿起搭在沙发扶手边的西装外套替他披上。 宋浩然身材高大挺拔,常年在军中训练,肌肉十分虬结,身高足有189公分。他的外套被瘦瘦小小,仅有一米七出头的龚黎昕披上,衣摆瞬间便拖到了小腿肚上,令龚黎昕像足了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再配上他那无辜的脸蛋,圆滚滚的猫瞳,可爱中透着点喜感,令宋浩然看着十分顺眼。 “走!回家了!”握住龚黎昕拉扯衣摆的小手,宋浩然语气亲昵中透着愉悦,完全没了往日的疏离。 “嗯。”宽大的外套穿着十分温暖,其上还沾染了些宋大哥独有的香味,十分清新,龚黎昕心底最后一点慌乱都被周身的暖意打散,眉眼一弯,乖巧的亦步亦趋跟上。 会所走廊装饰的十分奢华,处处彰显着尊贵大气,地板由镶嵌着各色水晶的透明钢化玻璃铺设,其下安装着地灯,地灯一开,将水晶映照的流光溢彩,五光十色。 龚黎昕小心的,一脚一脚踏过这些闪亮的地砖,尽量收敛自己的眼神和面部神经,不要对眼前这所比瑶池仙境还要富丽堂皇的宫殿露出太过震惊的表情。毕竟,虽然他以往没有见过,但原来的龚黎昕身为a省军界一把手的独子,这种场面却是见得多了,不应该感到惊奇。 待穿过闪耀着梦幻光彩的走廊,龚黎昕还来不及舒口气又被宋浩然拉进了电梯。小小的金属盒子竟然还会自动关门,盒子里一下装了不少人,空间十分逼仄。龚黎昕本就觉得有些不适,待电梯启动,他身子猛地往下一沉,竟有种坠落深渊的感觉。 这是电梯!能自动上下楼,没有危险!虽然第一时间在记忆里找出了关于这金属盒子的记忆,龚黎昕依然有些不安,挪步朝身边的宋大哥偎去,两只手也紧紧抱住了宋大哥的臂膀。 宋浩然垂头朝少年看去,正对上他溢满惊慌的清澈眼眸,心中不由忖道:果然还是个孩子,做事全凭一股子冲动,如今冲动过去了,终于知道不安和害怕了。 误解了龚黎昕不安的缘由,宋浩然对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更多了几分宽容和释然。这孩子知错就好,还有挽救的可能。 想罢,他伸手揉揉龚黎昕乌黑顺滑的发丝,低声安慰道,“不要怕,今天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会告诉龚叔,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能再犯。” “嗯,我不会了。”虽然不清楚宋大哥说的是什么,但小少主依然乖巧的应诺。听宋大哥的话,这是应该的! “乖!”龚黎昕只有十六岁,刚读高一,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宋浩然实在不忍过多苛责,况且,他的眼神那样真诚,没有沾染丝毫杂质和虚伪,只一眼,宋浩然就相信了他的保证,顿觉无比舒心。 有一个这样乖巧可爱的弟弟,感觉好像越来越好了。他瞥一眼偎在自己身旁的小少年,微笑暗忖。 两人出了电梯,向停车场走去。 看见外面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五彩斑斓,绚丽夺目的霓虹灯饰,纵贯东西,嫁接南北的公路和立交桥,来往穿梭,熙熙攘攘的车流,龚黎昕微微瞪大眼,第一次显露出了内心的震撼。 他敛下眼睑,深吸口气,虽然入鼻的空气十分呛人,带着股难闻的焦糊味,他内里依然欣喜异常。他第一次直观的认识到,自己真的重生了。哪怕这个世界的空气比原来难闻一千倍,一万倍,他也觉得欢喜,因为,这是自由的空气。 直至宋浩然找到自己的路虎揽胜,拉开车门,让他坐进副驾驶位,又替他扣好安全带,龚黎昕才回过神来,表情略带着茫然,朝身边的宋大哥看去。 宋浩然没有立刻启动汽车,而是转身面向龚黎昕,表情严肃,明显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斟酌了一番用词,他试探性的开口,“黎昕,你是真的喜欢你林大哥吗?” 他并不歧视同性恋,若龚黎昕爱上的是别的男人,他肯定不会去管,但他爱上的是林文博,龚香怡的未婚夫,自己的好友。 好友对龚香怡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他十分清楚,根本容不得旁人插足,更何况还是个男人?少年对他的爱注定得不到回应,不但得不到回应,再继续纠缠下去还会酿成悲剧。为了龚叔,为了好友,为了这对姐弟往后不反目成仇,他不得不管。 但要他一开口就严厉警告少年,让他马上放弃这段感情,在没发现少年真性情的时候他还做得到。但现在,对上少年懵懵懂懂的小脸,他却只有心软和无力。想了半天,也只有循循善诱,步步引导了。因此,才有了刚才突如其来的一问。 林大哥?龚黎昕眨了眨眼睛,立刻开始搜索关于林大哥的记忆,半晌后,他笑着点头,肯定的答道,“嗯。喜欢呀!” 少年眼里闪动着欢愉的色彩,对林文博的喜爱之情无遮无掩,明明白白的表露在脸上。面对这样简单直接,毫不作伪的少年,面对他这份难得的纯真感情,宋浩然有许多话待要出口,却都卡在了喉头。 他不忍在少年清澈的大眼睛里看见阴霾,更不忍打碎他面上的欢愉。心里千回百转,宋浩然叹气,鬼使神差的问了句,“为什么?为什么会喜欢你林大哥?” 龚黎昕偏头,认真回忆了片刻,而后肯定的开口,“因为我有一次被人欺负,是林大哥路过救了我,还给我上药。林大哥是好人,所以我喜欢他。” 搜寻过原来龚黎昕的记忆后,小少主挑了件印象最清晰的事来说。当然,他对龚黎昕的记忆只是看过而已,并不能继承原主的感情,所以他以为龚黎昕对林大哥的喜欢就像他上一世对伺候自己的小桃姐那样的喜欢。两个人都是他身边亲近的人,又对他好,喜欢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宋浩然本以为自己会听见一番感人肺腑,声泪俱下的表白,却不想这孩子简单一句话就带过了,而且看他那无辜的表情,压根不像是为情所困,弥足深陷的样子。 再细想他回话时的遣词用句,宋浩然隐隐意识到,这孩子恐怕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他对林文博哪里是爱情?分明是孩子对英雄的崇拜和仰慕! 想到这一截,宋浩然心头大松,低低笑了起来,俯身凑近龚黎昕,温声道,“你并不喜欢林大哥,你对他只是崇拜!你还小,分不清喜欢和崇拜的区别,等你再大点就明白了。你林大哥就要和你姐姐结婚了,你如果再缠着林大哥,你爸爸会伤心,你姐姐也会伤心,龚家就散了。你想看着龚家因为你而散掉吗?” 好不容易有个家,龚黎昕当然不想它散掉。虽然弄不清喜欢和崇拜到底哪里不同,但是他却听明白了‘再缠着林大哥’那句,因而乖巧的点头,糯糯的答应下来,态度十分诚恳。林大哥就要和姐姐结婚了,不能打搅新人亲热这种简单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乖!”宋浩然欣慰的拍拍龚黎昕的脑袋,夸赞道。看着眼前乖巧至极的孩子,再想到今天他干的事,宋浩然更加坚信这背后绝对有人教唆,甚至是诱骗。 黎昕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荒谬的想法?他边心里暗忖,边缓声开口,“黎昕,今天你怎么会来这里,还吃了k丸?” k丸大概就是让我浑身发热的药的名字吧?龚黎昕边猜度边努力回想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始末,徐徐开口说道,“唔是方晔带我来的,他说吃了k丸会……会很舒服。” 即便拼命回忆,小少主依然发不准那个‘high’字,只得换了另一种说法。那方晔诱骗他吞下k丸时的表情和萧霖诱骗他吃下春·药的表情一模一样。萧霖总是说:“吃吧,吃下这颗药你就舒服了。” 所以,那个‘high’肯定就是舒服的意思了。小少主心下暗忖。 果然有人教唆!宋浩然黑着脸,摸摸小孩的发顶,沉声警告道,“那方晔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不要和他玩了。如果他再来找你,你就带他来见我,我亲自跟他谈!”最后一句话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儿。 缓了缓脸色,他接续接口,替好友解释道,“本来你林大哥也想照顾你的,但是中途接到电话,说你姐姐在家突然晕倒了,他急着回去查看情况才托了我过来。” “嗯。我知道方晔不是好东西!以后不会和他玩了。”逼我吃那种药的人和萧霖一样都不是好东西!龚黎昕点头,对宋大哥的言论十分认同,而后扯着他衣袖催促道,“既然姐姐病了,我们就快点回去看看吧。” 没想到少年竟然这么好沟通,乖巧懂事的摸样简直偎贴进了人心里。宋浩然启唇微笑,赞赏性的拍拍他的脑袋,发动汽车朝龚家驶去。

上一篇   窘境

下一篇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