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救援

30、救援 军区大院里,龚香怡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沙漠之鹰,神色肃穆的坐在沙发上等待。上一世,她和龚黎昕趴在车底等了十多天,龚父最后还是找到了他们,她相信,这一世,早有准备的龚父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援。 果然,末世开始仅仅过了十几个小时,正是深夜时分,屋外的天空响起一阵螺旋桨的轰鸣,军队派出救援的直升飞机到了,缓缓降落在不远处的停机坪上,随之而来的是几声枪响,大概是救援的士兵碰上了闻声赶来的丧尸,两方交上手了。 好在军区大院管理极为严格,少有外来人员出入,预先又被龚父暗中清理了一遍,丧尸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没有听进龚父告诫的宋派官员的家人或仆佣,危害不大。 哒哒哒的枪声过后,万籁俱静。又过了几分钟,一串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朝龚家逼近,铜质的大门随即被敲响。 “龚小姐,龚少爷,我们是龚派来救援的,请你们赶快跟我们离开这里。”门外的士兵边敲门边焦急的表明身份。 “走吧!”龚香怡打开门,握紧手里的枪,朝四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点头道。 四名士兵见她抬脚就走,连忙举步跟上,走出几米,一名士兵感觉不对,迟疑的开口,“龚小姐,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龚少爷呢?” 龚香怡头也没回,冷漠的开口,“他和我走散了。人海茫茫,如今我们上哪里去找?走吧,先回去见了我父亲再说。” 龚香怡说错了一点,如今哪里是人海茫茫?分明是尸海茫茫!这些士兵根本没有胆量深入市中心寻找,闻言只能缄默不语,先送龚香怡安全离开再说。 龚香怡沉郁的脸色被他们自动解读成了对幼弟的担心和忧虑,路上没人再敢和她搭话,生怕触及她的伤心事。 轰轰作响的机舱里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妇女、老人和小孩,大多都是龚父一系将领的家属。众人见龚香怡上来,纷纷开口打招呼,态度恭敬中带着感激。当初家里男人告诉她们这个消息时,她们还当龚父老糊涂了,如今再回想,不由深深庆幸男人们的忠心和睿智。 龚香怡神色淡淡的点头回应,坐在众人给她空出的位置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深沉的夜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龚香怡,你们龚家人怎么那么自私,那么卑鄙!这么大的消息只告诉自己派系的官员,别人的死活就不管了吗?我男人我小孩如今还在外面生死不明,你赔他们命来!”缩在角落里呜呜哭泣的一名妇女见龚香怡上来了,忽然暴起,企图抓挠龚香怡的头脸。 机里随行保护的两名士兵见状连忙起身想把她拉开,却没料到龚香怡手里的沙漠之鹰已先一步抵上了那妇女的太阳穴。 “你给我安静点!宋派官员,我父亲三天前就已一一打过招呼!我就不信你丈夫回家后半句话都没跟你提起过!是你们自己不信,当笑话听,如今事到临头想全怪在我们龚家身上,究竟是谁卑鄙?!我龚家对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你若还觉得不满意,就马上给我下去!” 话落,龚香怡手里用劲,冰冷的枪管深深嵌进妇女的太阳穴。 机舱里除了螺旋桨的轰鸣声,再听不见其它的声音。众人面色惨白的看着冷酷如修罗般的龚香怡,感觉那么陌生,那么恐惧。那妇女被吓得瑟瑟发抖,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嘴里一叠声的道歉求饶。她最终还是怕死,怕被龚香怡丢下去。 “哼!不想死就给我老实呆着!”龚香怡收回手枪,揉着眉心闭上眼睛。众人见她神色疲惫,俱都自觉的保持了安静。龚香怡刚才那种冷酷无情,六亲不认的气势,在他们心底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致使他们日后对龚香怡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四架直升飞机载着幸存的军属安全抵达驻军大营,然后又飞回去接剩下的人,如此反复来回了五六次才总算将人全部救出来。军属们聚集在停机坪周围,有和家人团聚,相拥而泣的,有家人罹难埋头痛哭的,总之,末世来临的第一个夜晚注定会是个不眠之夜。 龚香怡拧眉,目不斜视的穿过人群,朝停机坪边缘微笑等待的龚父,林老爷子,林文博和宋浩然走去。 只身一人前来,她再凉薄无情,这时候心中也未免有些打鼓,不停思索着该如何应对众人发现龚黎昕失踪后的诘问。 果然,龚远航反复朝她身后探看,没有发现幼子的身影,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声音略带颤抖的问道,“香怡,黎昕呢?” 宋浩然双拳悄然握紧,一双锐利的鹰目死死盯着龚香怡的表情。林文博早已收起脸上的喜悦,扶着林老爷子的胳膊,两人定定看着龚香怡,等待她的回答。 面对众人满带质疑的眼神,龚香怡喉头一阵阵发干,嘴张了半天,竟吐不出一个字。 “你快说啊,你弟弟呢?嗯?出门前我不是交待你要照顾好他吗?”看见女儿欲言又止的表情,龚远航上前几步,厉声催促。他心底隐隐浮上不祥的预感。 “弟弟他,他走失了。我只是进空间整理物资,就那么一会儿,再出来,他就不见了。日蚀快开始了,我一个人也不敢出去寻找。对不起,爸爸!”龚香怡眼眶泛红,深深低下头去,不敢看龚父的表情。 “你……我不是让你告诉他末日的事吗?你难道没说?要不他怎么敢那时候还一个人出去?”久居上位,龚父心中惊涛骇浪,悲痛欲绝,可也立即察觉出了女儿的话不对。 龚香怡哑然,沉默半天后低声答道,“对不起爸爸,我忘了把这件事告诉弟弟了。我总想着,等日蚀开始了再告诉他不迟,哪知道他会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出门。” “这种事你也能忘?整理物资,物资有你弟弟重要吗?啊?只顾那几个死物,却弄丢了自己亲弟弟,你是想气死我啊!”老来得子,龚父对龚黎昕爱若珍宝,看得很重,此刻怒视着垂头看不见表情的龚香怡,巴掌举起又放下,放下又举起,最终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龚远航本来年纪就大了,没日没夜的操劳了那么久,又经历了一场艰难的战斗,乍然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心脏有些负荷不了。 林文博和宋浩然见状也顾不上其它,连忙抬起龚父朝医务室奔去,林老爷子眸色晦暗的睇了一眼龚香怡,举步跟上,心中不由再一次庆幸孙儿和她取消了婚礼。龚香怡虽然表情沉痛,可眼里的凉薄逃不过他的眼睛,这种连亲人都可以随意割舍的人,他实在喜欢不起来!也不知道哪天孙儿对她没有利用价值了,她会不会对孙儿弃如敝履。 确定龚父无恙,只是受刺激过度,几小时后就会醒来,宋浩然没心思质问龚香怡,急匆匆回房间换装,准备聚集人马连夜出去寻找龚黎昕。 他严谨的检查着桌上一溜儿摆放的枪支弹药,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凝着两团熊熊火光,似要焚烧一切。 “你打算连夜出去找小昕?”林文博跟着他回到房间,看着他有条不紊却动作迅速的摆弄着一把把枪支和刀具,把它们一一别在腰上,小腿上和军靴里。 “嗯。迟一秒,黎昕就多一分危险。”宋浩然头也没抬,沉声应道。他将一把装好消音器的手枪放在眼前校准了一下,声音前所未有的冷酷,“我早该知道龚香怡不能信任。自从她莫名其妙获得了预言和空间能力,她就越来越没个人样了,眼里只有自己和物资。你知道吗?刚才我差一点就把枪比上了她的头,想好好的问问她,到底是物资重要,还是亲人重要!” 话落,他用腥红的双眼深深看了一眼林文博,深邃的瞳仁里暗藏一丝怜悯。龚香怡已经不是原来的龚香怡了,这一点,好友应该比他更加清楚。 林文博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珠同样布满绯红的血丝,沉声交待道,“我也回去换装,跟你们一块儿走。” “动作快点,一号停机坪前集合。”宋浩然将最后一把军用匕首别在腰间,边疾步朝门外走,边冷声催促。 林文博颔首,立即回房整理着装,推开房门,却见龚香怡安安静静的坐在窗边,满脸的委屈和难过。 “文博!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弟弟会走得那么突然。”见林文博进来,龚香怡立刻站起身,上前拉住他胳膊解释。 林文博默默甩开她的双手,挑拣趁手的武器,往身上各处置放,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见他不应,龚香怡兀自哭诉着,试图在未婚夫心中挽回她曾经温柔体贴的好形象。父亲受刺激过度晕倒后她才惊觉,她甩开龚黎昕的动作有些太过急切了。末世开始后,她有的是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丢下龚黎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众人一致的猜疑和责难。真是失策! 龚香怡此时懊恼到了极点。上一世她就是依附在林文博羽翼下的小女人,根本玩不转这些阴谋诡计。 “你说完了吗?”林文博整装完毕,转脸朝龚香怡看去,声音平淡,是那种默哀大于心死的平淡,“香怡,你的性格我了解。你的确是很看重物资,但如果说你因为整理物资而忘了告诉小昕末世的事,又因为检查物资,一时大意让小昕单独离开了家,这话,龚叔会信,我林文博却是不信的。你心细如发,收集物资时连一个纽扣也不会弄丢,你若真的有心看好小昕,小昕绝走不出你的视线,除非你故意不去管他。我说得对吗?” 迎上林文博洞若观火的眼神,龚香怡瑟缩了一下,不自然的低下头去,又飞快抬起,勉强自己不要躲避他的审视。林文博在她面前太温和了,太百依百顺了,她几乎都快忘记这个男人的本性――多疑,强势,目光犀利,精于算计。 看见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小动作,林文博面色更加黑沉,俯身凑近她的耳畔,一字一句缓缓开口,“香怡,你听好了。如果小昕有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话落,他深深睇视龚香怡一眼,大步离去。 “文博,你等等,你难道忘了吗?一个月前黎昕也有发烧的迹象,没准他现在已经变成丧尸了!”龚香怡垂死挣扎的叫道。 “难道就因为害怕他会变成丧尸,所以你才故意隐瞒消息,放任他离开的吗?”林文博脚步顿了顿,头也没回的问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冰冷。龚香怡这么一说,他瞬间就想通了一切。 龚香怡的所作所为,和蓄意谋杀有什么区别?而且谋杀的还是她的亲人。就因为想要自保吗?想到这里,林文博遍体生寒,继而满心都被茫然所占据。房间里这个女人还是他曾经深爱的那个龚香怡吗?为了活下去,连亲人都可以毫不犹豫的舍弃,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心中绞痛,林文博哑声开口,“不管小昕变成什么样,是死是活,我都要找到他。我问你,他走后多久爆发的日蚀,走时穿的是什么衣服?” 龚香怡有心补救,想也没想便答道,“他走时穿的是一件纯白色中袖衬衫和一件浅蓝色牛仔裤,走后五十多分,日蚀就爆发了。” 林文博闻言背影僵直了,沉默良久才一字一句缓缓开口,“你果然是亲眼看着他离开的!”要不,怎么会知道小昕外出时所穿的衣服。话落,他回头,眼神阴鸷的睇了一眼龚香怡,而后砰的一声甩门离去。 房间里,待林文博一离开,龚香怡立即虚软的瘫倒在窗边的椅子上,满头满脸都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刚才那话,林文博分明是存心试探,而她也中招了,她确实深深记得龚黎昕离开时的背影,那么苍白单薄,仿佛随时都会蒸发在阳光里。所以,她连思考也无,张口便描述了出来。林文博最后离去的那个眼神毫无温度,仿佛直直看进了她的灵魂,看透了她的私心。此时此刻,她极度后悔当初草率的决定,让父亲,林祖父,浩然和文博都和她离了心。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才好?龚香怡一遍一遍反复的问自己,最后只能暗自祈祷龚黎昕变成丧尸,被文博和浩然找到,死在他们的手里,届时,谁也怪不到她头上。她毕竟只是个女人,面对即将变异成丧尸的家人,也有自私怯懦的时候。

上一篇   29 事定

下一篇   31、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