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地道

32、地道 林文博和宋浩然在地面搜索时,龚黎昕一行人早已由流浪汉带领,转入了地下管道,朝军区大院进发。 七月正是炎夏时节,地下管道里却凉飕飕的,冒着丝丝潮气,扑面而来的味道恶臭难闻,和丧尸腐烂的气味有的一拼。 “呕”刚从圆形井口攀下黑漆漆的管道,陆云便捂住口鼻,一阵阵干呕。其余众人,除了贺瑾,龚黎昕和流浪汉,也都纷纷皱眉掩鼻,露出痛苦的表情。 “拿着,捂在鼻子上,过一会儿就习惯了。”贺瑾眉头深锁,从简易医疗箱里拿出一卷纱布,倒上半瓶酒精,递给陆云,语气冷肃,“你已经不是原来的陆少爷了,洁癖这种毛病最好早点改掉!” 话落,他朝身边面色如常的龚黎昕看去,眼底不着痕迹的泛起淡淡的温柔。同样是少爷,黎昕身上半点娇气都没有,在他眼里就是完美的存在,连黎昕路痴的小毛病,在他看来都如锦上添花,只能更加凸显对方的单纯可爱。 吴明边连声附和贺瑾的话,边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陆云。王韬,顾南,马俊连忙摁亮手电筒给他照明。 陆云急急接过矿泉水漱口洗手,又接过沾满酒精的纱布捂住鼻子,深深吸了几口气,浓郁的乙醇香味瞬间拯救了憋气憋到奄奄一息的他。 “贺哥,咱真是失策,早知道就该拿几只口罩下来,这么捂着多不方便呀!”有了精神,陆云立刻开口抱怨,龟毛的本性暴露无疑。 “少废话!快走!”贺瑾不耐的瞥他一眼,冷声开口,牵住龚黎昕的小手,跟在流浪汉的后面。众人立马举步,顾南和马俊为了扭转在龚少心目中的形象,主动要求垫后。 在七弯八拐的管道里走了将近三个多小时,他们离军区大院越来越近,果然比在路面上行走顺利很多。 “贺哥,龚少,过了这道门,前面就是军区大院了。”流浪汉指着管道口用一条粗粗的铁链和一把大锁锁上的铁门说道。 军区大院不管是地上还是地下都由军方管制,所以下水道也特别设置了铁门封堵,以免宵小之辈趁机潜入。除了管道需要维修时,这道门平常绝不会打开。 “卧槽!好不容易走到这里,竟然给锁上了!下水道也弄扇门,有病啊!”陆云上前拉扯铁门,气急败坏的骂道。 “军方管制就是这样。”贺瑾肃着脸上前,拿起铁锁研究了一会儿,从腰间抽出一把瑞士军刀准备撬开。 龚黎昕见贺瑾用小刀对着大锁一阵捣鼓,表情专注认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便放弃了上前扳断铁链的打算。 小刀和铁锁不停摩擦,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金属交接声,在幽闭的管道内反复回响,一传递出去。龚黎昕耳尖微动,面色突然紧绷,朝贺瑾快速说道,“贺大哥,有一大群东西正朝我们靠近,速度很快。” 众人闻言脸色煞白,眼含期盼的朝贺瑾看去。贺瑾撬锁的手臂一顿,复又加快了动作。但那锁使用的年份有些久,又因着管道里浓重的湿气,锁芯早已锈蚀,有钥匙都未必打得开,更何论用小刀撬? 不明物体越靠越近,龚黎昕皱眉,冷静的开口,“贺大哥,你让开。马俊,唐刀借我一用。”话落,他闪电般抽出马俊的唐刀,朝铁门的大锁劈去,而贺瑾早已默契的闪到一边。 如切豆腐般把大锁和铁链劈成两半,用掌风拂开面前紧闭的铁门,龚黎昕朝众人吩咐道,“快找出口!” 众人双眼暴突的看着龚少再次发威,被他气势如虹的一剑和一掌给震慑在当场。现实中看见武侠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场景,他们都有些发懵,竟连逃命都忘了。 “还不快走,想死吗?”贺瑾厉声催促,拉了吴明和陆云一把。 “哦!哦!”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语无伦次的答应着,朝门后的管道跑去,边跑边寻找出口。虽然目前没有听见任何响动,但是他们对龚少的话是深信不疑的。 陆云和王韬在经过铁门时,看见门上留下的一个清晰小巧的掌印,眼球俱都凸了凸,内心默默把龚少朝神坛的制高点推去。 淌着水在管道里疾奔,一行人绕了好几个弯,终于发现了一处向上的圆形通道。 “它们很快就要到了,快上去。”龚黎昕将唐刀横在胸前,催促道。 吴明拉过王韬,让他第一个上去。这里除了龚少,就属王韬最小,理应让他第一个离开。时间就是生命,王韬也不推辞,连忙噔噔噔爬上梯子,伸手去顶铁制的下水道盖子。 “贺哥,打不开!”王韬用了吃奶的劲儿也没顶开沉重的盖子,脸色涨的通红。 “你下来,我试试。”贺瑾沉声说道。王韬闻言立刻从梯子上跳下。两人交接位置时,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从临近的管道口传来。 “啊,是鼠群!!”听见这熟悉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流浪汉惊叫道。他有一个同伴就是在睡觉时被老鼠咬掉了耳朵。下水道的老鼠比住宅区的老鼠凶悍百倍,聚集起来杀伤力更大。 然而,等发出声响的东西在管道口露出真容,众人才真正煞白了脸色。正如流浪汉所说,来的是鼠群没错,然而却是变异过了的鼠群。它们毛色斑驳,部分肢体正在慢慢腐烂,露出森森的白骨,却丝毫没有影响它们快如闪电的动作,如豆的眼珠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在黑暗中发出诡异的光芒,牙齿和四爪特别尖利,刮擦地面时发出刺耳的响声。 鼠群虎视眈眈的盯着面前的八人,仰起头,耸动着鼻尖,嘴里发出‘吱吱’的叫声。它们没有立刻发起攻击,只是眯着眼,深深呼吸着八人散发的新鲜血肉的气味,仿佛在欣赏一道色香味俱全的餐点。 除了严正以待的龚黎昕,其余人俱都露出凝重而绝望的表情。密密麻麻的一群变异鼠,别说是八个人,再来八十个,恐怕也会死无葬僧地。 贺瑾额头冒出了大滴的冷汗,不停推搡着头顶的铁盖。实在无法,他掌心凝聚起一道旋风,朝铁盖的缝隙卷去。凌厉的劲风簌簌作响,无孔不入,将卡在铁盖缝隙中的障碍物一一摧毁,铁盖松动了。 贺瑾面色一喜,伸手用力朝盖子推去。‘哐当’一声,顽固的井盖终于被挪到一旁,一道白灼的光柱投射下来,点亮了众人眼里的希望。 鼠群被光线刺激,知道食物想跑,顾不上嗅闻食物的香气了,吱吱乱叫着发起了群攻。 “你们上去,我垫后。”龚黎昕冷静的吩咐,人已上前几步,将手里的唐刀舞的密不透风,寒光烁烁。 变异鼠的动作快如闪电,却没有一只能够突破少年的剑光。少年手里的剑彷如绞肉机,无差别的绞碎敢于上前的一切活物,但隐在他身后的众人却毫发无伤,甚至不时还有剑气破空而来,击杀几只企图从后面偷袭其他人的变异鼠。 “卧槽!这是什么剑法?独,独,独孤九剑?辟,辟邪剑法?”陆云忘了恐惧,兴奋的嗷嗷乱叫。这形势,变异鼠明显不是龚少的对手啊!他此刻极想仰天长啸一声‘龚少威武’。 “少废话,快点上来!”贺瑾额头青筋暴凸,厉声呵斥。这几天,他的异能也在缓慢增长,刚才发出那道强劲的旋风后,他竟没有脱力的感觉。 “是!”陆云连忙答应,快速攀上梯子,其他人也不敢耽误,接二两三的跟在他屁股后面爬上来,然后趴在井口看着下面被剑光包围的少年。 少年的剑法非常华丽,却又危险至极,将扑围过来的变异鼠尽皆剿灭。待少年收起剑招,凌厉刺耳的剑气声终于止歇,以少年为圆心,以他的臂长加剑长为半径,空出一块十分干净的地界,而在这块地界之外,遍地都是变异鼠的尸体和黑血,浓郁的腥臭味在地道里蒸腾。 “据我估计,龚少起码身具百年内力!他们龚家很可能是隐世的武林世家!”陆云朝王韬看去,神秘兮兮的低语。王韬心有戚戚焉的点头。众人虽然面上不显,但心里都百分百认同陆云的推测。能跟龚少同路,他们肯定上辈子烧了高香了!众人不约而同的忖道。 贺瑾闻言,眼神暗了暗。小孩的实力深不可测,说是异能,如今越看越像武功。但这样具有玄幻色彩的出招,他知道只有在杜撰的武侠电影里才能看见,现实中不可能会有。一时猜不透小孩的身手路数,贺瑾干脆不纠结了。管它呢,小孩总归是他喜欢的那个小孩,不会有任何改变。 在众人的膜拜中,龚少丝毫没有高手风范的,慢吞吞的从梯子爬上井口,站在一片绿茵茵的草坪上四目远眺。不远处七零八落的躺着几具死透了的丧尸,但活人却没有一个,大院里显得非常安静。 “估计军方已经来过了,把幸存者都接走了。”贺瑾皱眉说道,而后伸手摸摸小孩的发顶,语气温柔,“黎昕,认得回家的路吗?” “嗯,这里我知道。朝前走,这栋楼的后面就是我家!”龚黎昕偏头认真打量周遭的环境,板着的小脸上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见小孩一副‘幸好这条路我认识’的侥幸表情,贺瑾冷硬的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揽着小孩的肩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走去。众人连忙欢欣鼓舞的跟上。虽然军方有可能来过了,但院子里有一条通道直达驻军大营,途中绝不会堵塞,他们从那条道走,相信很快会获得救援。

上一篇   31、寻找

下一篇   33、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