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龚家

33、龚家 走到龚家,看见大敞着的家门,龚黎昕脸色暗了暗,心道姐姐果然被爸爸接走了。贺瑾见状也眉头紧皱,转脸朝吴明睇去,示意他去别家看看。吴明快速检视了周围的几家,回来后黯然的摇了摇头。 “黎昕,不用担心,贺大哥会帮你找到家人的。”贺瑾拍拍落寞小孩的头,温声安慰,转而看向另外几人,沉声嘱咐,“军方已经来过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不如找两辆车直接开去军部。都去大院里搜一搜,有用得上的东西带来龚家,半小时后集合。” “好嘞!”众人齐声应诺,往门外走去。 陆云和王韬陪着龚黎昕上楼收拾东西。贺瑾则在龚家各处转了转,查看情况,发现龚家收拾的格外干净,基本上能带走的都带走了,连厨房里的冰箱都已断了电,里面的食物半点不剩。 贺瑾越看脸色越黑,隐忍着心底的怒气,朝龚黎昕的房间走去。 龚黎昕的房间还是原样,什么都没带走。估计龚香怡以为他离开后就再也不会活着回来,所以压根没替他收拾日常用品。 想到龚香怡空空荡荡,连件小摆饰都没留下的房间,再对比眼下小孩的房间,贺瑾漆黑的眼眸暴涌着一团戾气,暗忖龚家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就那么肯定小孩不会活着回来了?连个留守的人也没有,小孩的东西也没收!如果照顾不好小孩,他很乐意接手! 但见小孩埋头捡拾着自己的物品,明亮大眼里的落寞已经消失,看不见丝毫阴霾,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贺瑾也不会说出来白白惹小孩伤心,只得将心头翻涌的戾气压下,上前替小孩收拾东西。 “拿这个把东西装起来。”从一楼的佣人房翻出一个巨大的登山包,贺瑾递到小孩面前,温声嘱咐。 “嗯,谢谢贺大哥。”龚黎昕仰头甜甜一笑,难掩欢喜的接过包,把东西一样样放进去。 小孩的表情纯真无忧,如淙淙溪水,清澈见底,沁人心脾。贺瑾心头的阴云散去,伸手理顺他柔软却凌乱的额发,深邃的眼里溢出几丝心疼。 “哇靠!我就说龚家是武林世家,这下你信了吧!看这一排秘籍!全线装繁体本,绝对是真品!”一旁陆云的鬼叫声打破了房间里的静谧。 “龚少,龚少,能不能送我几本啊?顺便收我为徒?”陆云腆着脸,笑容谄媚至极,王韬也满脸期待的跟过来,眼神灼热的盯着自己的偶像。 “你们要喜欢就拿走吧,我这儿都记着。”龚黎昕比比自己的脑袋,他记忆力超群,算得上过目不忘。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为难的摆手,认真解释道,“你们已经过了学武最好的年纪,勉强去练也不会有什么成效,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王韬和陆云闻言脸色蔫了下去,可也知道以龚少直爽的脾性,说的定然是真话,心里虽然失落,却也没有丝毫埋怨,各自捡了几本向往已久的武功秘籍,脸上又恢复了笑容,连连向他道谢。 龚黎昕抿唇笑了笑,回头继续收拾东西。 “这些是什么?”贺瑾见小孩塞了五个大药瓶和一个写有‘方晔’字样的小药瓶进包里,忍不住开口问道。 “唔,我给家人带的药。”龚黎昕埋头,简单解释道。虽然很喜欢贺瑾,但和宋浩然相比,贺瑾依然差了一截,还没到让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地步,除非两人之间的关系再牢靠一点,他对贺瑾的信任再加深一点。 辟谷丹在末世算得上珍惜宝物,是宝物,必定会引来别人的争夺,他连思考都来不及,下意识就隐瞒了药名。至于那瓶春-药,别怀疑,哪怕到了末世,他也未曾忘记过,除非确认方晔已经死了。 好在贺瑾也没多问,只是心情复杂的揉了揉小孩的头。龚家人对他冷漠至此,他还心心念念的给龚家人准备东西,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怎么会有人舍得丢下?真是瞎了眼! 贺瑾糟糕的心情再次被勾起,未免小孩看出异样,转到衣柜前替他收拾几套换洗的衣物。翻翻捡捡了好半天,他最终挑了三套宽松的运动服,又拿了几条。 小孩的都是时下最流行的样式,小小的三角布料,印着花花绿绿的图案,非常精致,非常可爱。贺瑾鬼使神差的拿起握在掌心搓了搓,脑海里浮起这片布料包裹住小孩挺翘圆润的臀部时的场景,心底一阵难耐的悸动。 滚烫的热流滑过全身,掌心如被火炙,贺瑾猛然放手,丢开布料。待意识到自己的反常,他僵着脸朝四周看去,见陆云和王韬还在研究武功秘籍,这才松了口气,快速将几条裹进运动服里,塞进小孩面前的背包。 “东西收拾好就去门前集合,我下去看看。”压下心底的异样,贺瑾快速交待三人,逃也似的离开房间。 龚家门前已摆放了两辆车,一辆悍马h6,一辆依维柯房车,吴明、顾南、马俊三人正在检查车况。流浪汉正从各家的冰箱里搜罗着食物,一趟一趟往房车里搬。他匆匆洗了个战斗澡,不知从哪里寻了一套合身的军装换上,脸上虽然还是胡子拉杂的看不清样貌,但明显精神了很多。 “这辆车不行,换掉!底盘过低,方向盘笨重,耗油量大,不适合用来逃命。去换一辆suv过来。”贺瑾走到房车前,皱眉说道。 “可是贺哥,没有房车,我们晚上睡哪儿?”顾南小心翼翼的开口。 “几个大男人,拿毯子一裹,躺哪儿都能睡。”贺瑾瞥了他一眼,冷声说道。 顾南连忙答应,和马俊再去别家找车,反正军区大院里性能优越的suv多得是。流浪汉闻言,把搜罗来的食物又一趟一趟往下搬,丝毫没有怨言。 贺瑾见状上前帮忙,看见嵌在车壁里的冰箱时,眸子亮了亮。“你多找些新鲜水果、蔬菜,肉类、牛奶来,顺便再找些锅碗。”他边翻出工具拆卸冰箱,边对流浪汉吩咐。 流浪汉连忙答应,依照他的吩咐找了很多新鲜食物。待他搬着食物过来时,贺瑾已拆了冰箱,连接在一个电瓶上,放在了悍马车的后排座上。 两人合力把各类新鲜食材一一归置到冰箱的空格里。 “哟,贺哥,你行啊!太会享受了!”有王韬帮忙整理东西,四体不勤的陆少根本没有用武之地,顺了几本武功秘籍便下来了,看见车里的冰箱,眼睛一亮。 贺瑾和流浪汉都没理他,继续往里塞东西。 “贺哥,给我弄几瓶啤酒呗?夏天喝冰镇啤酒最爽了,都末世了,咱也不怕查酒驾!”陆云搓着手,笑眯眯的建议。 “冰箱放不下了。”贺瑾头也没抬,冷冷否决道。 “把这几盒牛奶扔了匀个位置呗。这么多奶,谁喝啊?”陆云指着冰箱上排的十几盒牛奶说道。 “这是给黎昕喝的,谁也别碰。他还小,正是需要补充营养和钙质的时候。”贺瑾警告性的瞥了陆云一眼。 从没见过贺瑾如此细心体贴的一面,陆云心里发酸,委屈的开口,“贺哥,我也需要补充营养啊!你不能只顾着龚少不管我啊!” “黎昕没成年,你也没成年?”贺瑾关上冰箱,没好气的问道。 陆云掰着手指算了算,不巧,他刚刚成年。委屈万分的瞥了贺哥一眼,眼角余光瞅见偕同龚少下楼的王韬,他又笑了,“王韬也没成年啊,你也问问王韬想要吃什么呗。我听王韬说他平时就爱喝两口小酒。王韬,是不是?” 接收到陆云挤眉弄眼的暗示,虽然没听清两人在说些什么,王韬依然挠挠头,傻乎乎的应了声“是。” 陆云朝贺瑾扬扬下巴,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王韬也需要补?”贺瑾冷笑,“我看他是营养过剩!”话落,他意有所指的上下打量王韬一米八四的个头和胳膊上、腿上的赘肉。 闻言,陆云立马蔫了,王韬保持着傻笑,龚黎昕把背包放进车里,来回探视众人脸色,表情懵懂。贺瑾眼中含笑,温柔的摸摸他的脑袋。 正在这时,吴明和流浪汉搬着几个箱子过来了,兴奋的喊道,“贺哥,你看我们找到了什么?是压缩米饭和压缩饼干,这几箱子够我们吃两三个月了!” 贺瑾挑起浓眉冲陆云说道,“正好,你就吃这个,这个既饱肚又营养。” 陆云敢怒不敢言的点头,仰天翻了个白眼,认命的上前帮忙搬东西。贺哥也忒偏心了,碰上龚少,都可以改行去当奶爸去了!给我当保镖真是屈才!心中好一顿编排贺瑾,不过两三秒,陆云又眉开眼笑了。这是他惯常使用的阿q胜利法。 顾南和马俊两人很快找来了一辆福特suv,又从各家搜集了几床毛毯和一些生活必需品,开到龚家门口让贺瑾查看。 “嗯,不错,东西都找齐了。”贺瑾大致翻检一阵,对两人的表现很满意。 龚黎昕见两人过来了,爬进悍马车厢,把斜插在登山包侧边的一把军用佩刀抽出来,递到顾南面前,说道,“这把佩刀是我爸爸的,刃长79寸,也是四方锻,军用特制钢材,削铁如泥,不比你先前那把唐刀差。” 话落,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他从刀鞘中抽出刀刃,竖起指尖,轻轻弹了一下。 本来还眼热不已的众人,特别是心有预感的顾南,连忙齐声惊叫道,“龚少,不要啊!” 叮的一声脆响,刀身颤了颤却安然无事。众人静默一阵,俱都松了口气,陆云还夸张的拍了拍胸脯。一旁的贺瑾见他们那副穷紧张的样儿,嘴角勾了勾,又见小孩眨巴着大眼睛,疑惑懵懂的表情,眼里的笑意更深。 “这把刀赔给你。上次是我莽撞了,对不起。”把刀收回刀鞘,龚黎昕朝顾南歉意一笑。上回他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兵器如此脆弱,这回他控制了力道,又没用上丝毫内力,这把刀自然无事。 其中的内情他知道,但顾南不明白,还当这把能承受龚少雷霆一指的刀果然是把绝世好刀,连忙感激涕零的接过,宝贝似的抱进怀里不停摩挲,惹得一旁的陆云、王韬、马俊各种羡慕嫉妒恨,暗道当初真应该把自己的武器奉上,也让龚少一指头弹断了。 “好了,事儿都弄清楚了吗?都弄清楚了就出发吧!”贺瑾上前,隔开众人看向小孩的灼热眼神,开口催促道。 八人齐声应诺,分成四人一组,爬上两辆车朝驻军大营驶去。 他们走后一个多小时,一架直升飞机缓缓降落在军区大院的停机坪上,林文博带着两名战友火速朝龚家跑去,看见摆放在车库里的悍马被开走,又见龚黎昕的房间被翻乱,他意识到,他来晚了一步。 心知小孩一切平安,他压下心中的狂喜,立刻登上直升飞机,朝驻军大营的方向追去。在家找不见人,小孩肯定会去军部找龚父的。

上一篇   32、地道

下一篇   35、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