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三五

35、三五 陆云的脸紧紧贴在车窗上,盯着被丧尸群围住的香槟色保时捷,迟疑的开口,“贺哥,那车里有人,咱救还是不救?” “不救。”贺瑾想也没想就拒绝。两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女人,救了只是徒增负担,他只管该管的人,不相干的人自求多福去吧。 话落,他忽然怔了怔,转头朝小孩看去,生怕他觉得自己太过冷酷无情。他不想在小孩的心里留下丝毫负面印象。 但见小孩朝他回望,眼眸明亮清澈,粉嫩的唇角微微上扬,对他冁然一笑,脸上半点反对和质疑也没有。 贺瑾心头大松,摸摸小孩的头,低笑了一声。面前的人越来越让他难以割舍,性子纯然却不懦弱,简单天真,却丝毫没有泛滥的同情心,就像一块黑白双色拼接成的水晶,不管是哪一色,都那么纯净剔透,丝毫不掺杂瑕疵。 贺瑾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比龚黎昕更加特别的孩子,能将天真和残酷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致命的。这种矛盾的特质深深吸引着他这种已经和黑暗融合,脱离不开,却又心中向往光明的人。 真是让人舍不得放手啊!贺瑾暗叹,竟希望小孩找不到龚家人才好。 车子没有减速,笔直朝前驶去,陆云趴在窗边,眼巴巴的看着车里两个痛哭流涕的女人,忽然大喊了一声,“贺哥,快停车!她们是sunny组合的铃语和铃音!” 贺瑾听而不闻,继续开着车子朝前走。铃语和铃音他知道,是a省娱乐圈最红的一对少女组合。两人是双胞胎,长相清纯中带着妩媚,身材更是□,纤浓合度,曾惹的陆云神魂颠倒,起了包-养的心思。 只可惜有人捷足先登,那人还是京都宋家的直系,陆云动不了,纠缠了一阵无果后这才悻悻作罢。想必,刚才死了的军官就是包-养姐妹俩的人,逃命还不忘带上,可见对她们痴迷的程度。 想到这里,贺瑾浓眉紧皱,眸子里充斥着厌恶之色,更不想停车去救了。 陆云可怜兮兮的哀求了一阵,见贺哥无动于衷,只得表情沉痛的贴在车窗上,目视越去越远的保时捷,替姐妹两祈祷。 但是,没过几秒,他又高兴起来,拍着贺瑾的驾驶座叫道,“贺哥,快倒回去,顾南、马俊、王韬、大刘(流浪汉)下去救人了!咱快过去帮忙!” 贺瑾朝后视镜看去,果然看见顾南把福特车停在路边,四人拿着武器,义无反顾的朝那群丧尸杀去。 偶像的号召力是巨大的,很不巧,顾南,马俊和王韬都是sunny组合的脑残粉。惊见遇难的竟是她们俩,别提多兴奋了,全身像打了鸡血一样,这会儿还只是一群丧尸,再来一群,他们也敢下去。和龚少走了一路,看多了龚少砍瓜切菜似地杀丧尸,他们的胆子早就被养肥了。 贺瑾脸色黑沉,嘴里低咒了一声,无奈的倒车回去。车未停稳,陆云已急慌慌开门,拿着一把岑亮的剔骨刀杀了过去。吴明立马尽忠职守的跟过去保护。 贺瑾偕同龚黎昕慢悠悠的下车,倚在车门边旁观他们厮杀,半点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这群丧尸还很弱,行动相当迟缓笨重,六个人早已杀出了经验,一砍一个准,不到十分钟,丧尸就倒了一。 车里的两个女人脸上露出希望的神采,相拥而泣。 “好了,没事了,快下来吧。”最后一只丧尸倒地,陆云连忙上前献殷勤。顾南和马俊不甘落后,齐齐伸手搀扶,连二愣子王韬都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包纸巾递给两人擦眼泪。 两人腿脚发软,一身狼狈,却还是露出自认为最娇弱最美丽的表情,对众人连连道谢。 “少废话,赶快离开这里。”贺瑾脸色极为不耐,冷声开口,将现场热烈的气氛破坏殆尽。这群孩子还嫩着,一心只想救人,救了人以后该怎么安置他们却从没思考过。目前他们连自保都难,更何论养几个吃白饭的闲人?日后有他们发愁的时候。 不过贺瑾并不打算提醒他们,等以后问题凸显出来,这个教训才会更加深刻。在末世,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事,这一点他们早晚都会明白。 看见造价昂贵的悍马h6和贺瑾健壮的体魄、强势霸道的气场,姐妹两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瞳仁中闪过一道喜色。贺瑾她们当然认识,以往陆云捧着她们的时候她们见过几次,曾听人说对方身手极为了得。 那个时候她们还不以为然,很看不起贺瑾保镖的身份。但如今不同了,到了末世,实力才能代表一切,攀上贺瑾,有了他的庇护,以后的日子肯定好过。姐妹两心有灵犀,立刻达成了共识,笑容甜美的朝贺瑾走去,极为主动的爬上了悍马h6。 顾南邀请两人上福特suv的动作僵住了,好半天才悻悻放手。美人爱豪车,到了末世也一样。 陆云心满意足的走到车边,朝黑着脸的贺瑾笑得极为谄媚,一叠声儿的道自己冲动了,下不为例。姐妹两看见陆少伏低做小的态度,更加坚定讨好贺瑾的想法。 正当众人准备上车的时候,陆云顿住了,朝龚黎昕看去,迟疑的问道,“龚少,你听见没有?好像有人在叫救命。” 龚黎昕朝不远处的蔬菜大棚指去,淡淡开口,“在那边,叫了有一阵了。”听声音是一个少女和一个小孩,但是在地宫时,他早习惯了独善其身的处事原则,没想过要去救两个陌生人。 贺瑾冷漠的爬上驾驶座,点燃发动机。他也早就听见了,但他和龚黎昕的想法一样,不打算去救。 叫了有一阵您老还无动于衷?陆云额头冒了两滴冷汗,引颈朝龚少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这一会儿功夫,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美的少女,背上背着一名十岁左右的男童从大棚后面拐出来,看见路边的三辆车,眼睛一亮,边大叫救命边疾步奔来。 她身后跟着四五十只丧尸,大眼看去黑压压的一片,场面颇为壮观。 “救,救,救还是不救?”陆云腿肚子直打哆嗦,结结巴巴的问道。 “不救。”贺瑾冷声开口,朝龚黎昕看去,语气变得温柔,“黎昕,快上来,这会儿你也该饿了,再走二十分钟就能停下来休息。” “嗯。”龚黎昕点头,爬上副驾驶座。 陆云表情黯然的问道,“真的不救吗?他们看上去很可怜!” “上不上来?不上来我们就走了。”贺瑾挑眉,朝犹豫不定的陆云看去,凌厉的眉眼笼罩着一层寒霜。像陆云这样同情心泛滥是不行的,早晚会害死自己。 “算了吧陆少,那么多丧尸,咱们杀不过来,小心把自己搭进去。”吴明拍拍陆云的背,把他拖上车。在末世,无能无力的时候还多着,陆少总得习惯才好。 看见路上的一行人对自己视而不见,准备开车离去,少女明亮的眼睛黯淡下去,喊到嘶哑的喉咙再发不出半点声音。 “姐姐,你放下我,自己跑吧!”趴在她背上,额头渗着血的小男孩气若游丝的说道。 “不放!要死一起死!”女孩仰头,倔强的逼回眼眶的泪水,脚步不停的朝田坎上跑去。 姐弟俩的低语一字不露的传到龚黎昕耳边,他耳尖动了动,恍然忆起幼时在地宫里的一段记忆。那时他不知做错了什么,萧霖要把他扔进万蛇窟惩罚,婢女小桃趴在洞口,泪流满面的拉着他的手,也说了同样的话。 ‘要死一起死’,这五个字多么残酷,却是他有生之年拥有的最温情的记忆。龚黎昕幽深的眼眸浮起淡淡的怀恋,忽然开口说道,“贺大哥,停车,我要下去救他们。” 车子刚开出几米,听见小孩的话,贺瑾反射性的踩下刹车。后面的福特车也跟着发出尖利的摩擦声。 “你要下去救他们?”贺瑾稳住身形后朝小孩看去,不确定的问了一遍。 “嗯。”龚黎昕边答应边朝后排的陆云摊开掌心,淡淡说道,“剔骨刀借我一用。” “龚少请。”陆云垂头,双手奉上刀具,毕恭毕敬的态度就差下跪了。有龚少出马,四五十只丧尸完全不够看! “算了吧,那么多丧尸,你去了只有送死!咱们快走吧,贺大哥!”双胞胎之一,长的更为精致些的铃音惶然的开口,还不忘朝贺瑾投去一个凄美哀求的眼神。 “你说谁送死?”贺瑾猛然转头朝她看去,漆黑的眼里蓄积着数九寒冰,将铃音冻结在当场。本想帮腔的铃语抖了抖,噤若寒蝉。 “走,贺大哥和你去救他们。”见小孩是认真的,贺瑾摸摸他的头,率先打开车门跳下田垄,朝姐弟俩跑去。龚黎昕怔楞了一瞬,眉眼弯弯的跟上。贺瑾无条件的支持他感觉到了,心里暖洋洋的。 “卧槽!我说要救人,贺哥理都不理!龚少要救人,贺哥二话不说就跳下去了!吴哥,你说他是不是太偏心了?”陆云嘴里喷着酸,偕同吴明跳下田垄,赶去救援。 “你能和龚少比吗?你有龚少那实力吗?”吴明抽出匕首,反问道。陆云当即被问蔫了,再没说话的兴致。 福特车里的顾南等人也明白过来两人的意图,相继跳下去帮忙。六人跑到近前,贺瑾和龚黎昕已合作无间的杀了起来。 两人背靠背,在姐弟俩身边游走,所过之处丧尸人头落地,齐刷刷伏倒一片,就像收割秋天的麦子,干净利落,又像一场华丽的舞蹈,优雅从容。 六人傻站在一边旁观,两人的刀光舞的太过密不透风,他们脚步踌躇,实在不知该从哪里插手。 还是吴明艺高人胆大,咬咬牙,趁着两人脚步游走他处的空隙,往前迈了一步,不待第二步提起,一股看不见的劲风袭来,他神经一绷,险险偏头躲避,鬓角的几缕发丝晃晃悠悠飘落在褐色的泥土上。 “不要过来!小心剑气!”吴明僵硬的立在原处,不敢乱动,同时不忘朝身后的众声喊道。 这话若是以往说出来,吴明少不了被肆嘲笑一番,再回一句‘你当这是拍戏呢?神经病!’。但队伍里有个绝世高手,没人拿他的警告当玩笑,立刻停住了上前的脚步。 马俊刚止住步伐,就听噗的一声闷响,离他脚尖两寸不到的泥地被无形的剑气划开一个半月形,一尺深的豁口。他如果慢上一步,这只脚就废了。马俊腿肚子打颤,差点瘫软在地。高手过招,果然是不能乱入的,武侠片诚不欺吾!他淌着冷汗忖道。 杀完姐弟俩周身的丧尸,贺瑾和龚黎昕又朝后边几只漏网之鱼攻去,吴明见机连忙把吓懵了的姐弟俩拉过来,护在人群中间。 陆云看着游刃有余的两人,捅了捅吴明的胳膊,低声说道,“吴哥,觉没觉得贺哥和龚少忒有默契,两人合作起来跟一个人似地!而且,贺哥好像比以前更厉害了。” “嗯,贺哥和龚少搭档,简直无敌了。可惜……”可惜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他们终究是要离开的。吴明隐去下半段话,眼里流露出深深的不舍。和龚少在一起太轻松,太愉快了,让他几乎快忘了末世的沉重,这会儿乍然想起分别,心情极不好受。 陆云明显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飞扬跋扈的眉眼都无精打采的耷拉下来,看着不远处你来我往杀的不亦乐乎的两人,眼眶微微泛红。 田坎上,坐在悍马车里的姐妹俩趴在窗边看着下面的战况,虽然隔得远,看不清具体情形,但成片倒伏的丧尸也足够她们大开眼界,对那名瘦瘦小小的少年有了新的认识。 “那个孩子好厉害!”铃语指着丧尸群中的龚黎昕说道,“身手和贺瑾不相上下,明显是从小接受过严格的训练。而且,贺瑾对他的态度千依百顺,陆少对他毕恭毕敬,他的身份肯定不低。在a省,到了末世还能保持身份尊贵的,你想想还有什么人?” 姐妹两十七岁出头就能在娱乐圈混得大红大紫,心智绝对不低,铃音稍一沉吟,语气颤抖的开口,“我好像听陆少叫他龚少,难道他会是龚远航的儿子?”如今的a省,还有谁配称一声龚少? 姐妹两对视,压抑不住眼里的狂喜。她们本来就是和金主去投奔龚远航的,听金主说龚远航早已得到末世来临的消息,大大保存了实力,日后必是一方霸主,投靠龚远航比投靠宋家更有前途。她们刚才还想着怎么开口提醒贺瑾,现在好了,没想到龚远航的儿子就在车里,迷住了他,何愁以后没好日子过? 姐妹两相视一笑,朝垄□手不凡的俊逸少年看去,眼神灼热——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周末21号是世界末日,我想家了,要回家和爸妈团聚,享受天伦之乐,所以把周末的加更挪到这两天来。到了周末,看见我没加更不要怪我,我估计正在陪我爸妈看电视呢。

上一篇   33、龚家

下一篇   36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