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三六

贺瑾和龚黎昕杀完四五十只丧尸,却连大气都没喘,汗也没流,姿态十分轻松。 贺瑾俯身,借一只丧尸的衣摆擦拭刀上的血迹,暗自为自己强横的身体素质感到纳罕。他明显感觉到,最近自己的体力,五感都在逐日改善,或许这也是异能带来的福利之一吧,就像黎昕那样。 龚黎昕习惯性将剔骨刀在手里挽了个十分华丽的剑花,借势甩掉刀上的血迹,由于战斗时用上的一丝内力还来不及收回,血滴落到地面时带着不小的威力,发出沉重的噗噗声,将泥土砸出一串密密麻麻的深坑,并溅起一些浮土。 “哇唔!”趴在少女背上的小男孩低叫一声,看向龚黎昕的眼里混合着感激和崇拜,十分灼热。那少女也正用惊异的目光看着眼前白皙瘦弱的少年。其余人见怪不怪,表情好似十分平静,其实心里各种膜拜。 “他的伤口怎么弄的?除了头部,身上哪里还带伤?”听见小男孩的低呼,贺瑾正眼朝他看去,冷声询问。 “跑得太急,摔倒在地上撞得,把脚踝也给扭了,别的地方都没伤到。”少女边急急开口,边把小男孩放下来,搂在怀里,让贺瑾看个清楚。 “上车吧,他失血过多,得赶紧包扎。这么重的血腥味,难怪引来四五十只丧尸追杀。”贺瑾仔细观察小男孩的伤口,又在他身上检查了一遍,确认少女所言非虚,这才开口让他们跟随。 “唉,谢谢这位大哥!”女孩连忙弯腰道谢,吴明接过小男孩抱在怀里,顾南搀扶着少女往田坎上走去。男孩头上的豁口很深,血顺着脸颊流进脖子,染红了胸前的衣襟,又因趴在少女背上,把少女半边肩膀也染红了,两人浑身浴血的模样看上去十分吓人。 见他们回来了,铃音和铃语连忙下车,跑到田坎边迎接,看见少女狼狈的模样,不着痕迹的倒退几步,眼里露出嫌弃。见贺瑾和龚黎昕跟着过来了,两人连忙调整表情,露出最灿烂的笑容。 “龚少,你真厉害!怪我之前眼拙,竟然没看出来。”铃音笑容甜美,声音清脆,态度落落大方,一张尖尖的瓜子脸泛着羞赧的红晕,看上去十分娇俏动人。 “是啊!今儿我们才知道什么叫真人不露相。”铃语笑着打趣,一双美目流光溢彩,很是吸引人。 姐妹两站在一处就是一副美好的画卷,再加上她们的巧笑倩兮,顾盼神飞,迷倒一个心智渐开的青涩少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莫说王韬已绯红了脸颊,眼神闪躲,就连见多识广的陆云,眼里也流露出一丝痴迷。 两个女人对着小孩魅力大开,想干什么一目了然。贺瑾额角的青筋跳了跳,心中郁躁难言,只觉得这两个女人碍眼至极,恨不能当即将她们扔下。 眼角余光瞥见吴明正要把小男孩往福特车里送,贺瑾眸子闪了闪,开口叫道,“吴明,把他俩安置到我们车上来。”话落,他冷眼瞥向两个女人,声音毫无温度,“你们坐到后面车上去。” “为什么?”铃音和铃语哀怨的叫起来,表情惊诧。她们常常被人趋之若鹜,受到嫌弃还是头一遭。 两人的声音尖利刺耳,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龚黎昕抿唇,淡淡开口,“贺大哥叫你们坐哪儿就坐哪儿,有意见的话你们可以自己走。” 少年精致的小脸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语气也十分严肃认真,显然不是在开玩笑。号称少男杀手,宅男女神的姐妹俩一时怔楞在原处,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对待。 “呵”贺瑾却揉着小孩的脑袋低笑起来,表情愉悦至极。小孩这幅正儿八经,不通人情的模样,哪里有半分的怜香惜玉?他那漆黑的眼眸没有掺杂丝毫情愫,分明还不谙□!意识到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贺瑾感到非常快活,刚才还郁躁难言的心,这会儿轻飘飘的。 “咱们上车!”托着小孩的胳膊把他抱到副驾驶座,贺瑾冷峻的眉眼早已融化成一汪春水。 “我和铃音、铃语坐后面去。”陆云见色起意,兴冲冲的说道,把还未回过神来的姐妹俩往福特车推去。 “谢谢两位大哥,谢谢这位小兄弟。” 少女上车后再次道谢,吴明连连摆手说不用。贺瑾没有回应,径自发动车子,朝前开去。 “把你弟弟的伤口包起来,丧尸对血腥味很敏感。”走了一段,龚黎昕回头提醒道。 “唉,谢谢。”少女接过吴明递来的医药箱,面带感激。她怀里的小男孩容色惨白,嘴唇发青,眼睛半合半闭,显得非常虚弱。 “你们叫什么名字?父母呢?”吴明边替少女递送消毒药水和纱布,边轻声问道。 “我叫孙甜甜,我弟弟叫孙杰。我父母都在外地打工,这会儿不知道是生是死。”少女声音有些嘶哑,眸子里刚凝聚起来的光彩黯淡下去,眼角染上一丝泪痕。 “哦!”吴明尴尬的应了一声,半晌后干巴巴的开口,“你是个好姐姐,带着受伤的弟弟竟然安然无恙的逃出来了,不容易啊!” “哪里,多亏了你们。再者,父母不在身边,弟弟就是我的责任,我们要死要活都要在一起。”孙甜甜不好意思的笑笑,继而垂头认真帮弟弟清理伤口,动作非常轻柔。十岁出头的孙杰紧紧拽着姐姐的衣摆,眼里透着浓浓的依恋。 龚黎昕听见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回头看了孙甜甜一眼。 贺瑾擒着小孩的下颚,把他的脑袋掰回来,见到他眼底来不及收起的羡慕和落寞,心头像扎了根针,隐隐刺痛。 无言的摸摸小孩的脸颊,贺瑾继续专心开车,可置于方向盘上的双手却骨节泛白。同样是亲人,小孩的姐姐和少女一比,还真是令人寒心!想到这里,他面容紧绷,左额的刀疤跳了跳,显得十分狰狞。 车子进入一片连绵起伏的山林,又走了近十多分钟,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贺瑾缓缓把车停到路边,找了一块稍微平坦的草地休息。 “我们在这里将就一晚吧。过了这片山林,前面还有好几个村镇,累了一天,勉强赶路很危险。”贺瑾边说边扯开一条薄毯,裹在龚黎昕身上,替他遮挡从山林里吹来的凉风。 “好嘞。咱快弄点东西吃吧!我饿死了!”陆云左拥右抱的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抱怨。 铃音嘴角长了一颗痣,五官比姐姐铃语更加柔媚,两人很好辨认。铃音矜持的挣开陆云的怀抱,曲着腿,优雅的坐好,朝贺瑾和龚黎昕笑得甜美。可惜两人正低头说话,没一个注意她。铃音美不胜收的表情僵了僵。 吴明听见少爷抱怨,连忙把后备箱里的锅碗和冰箱里的食材一样样取出来摊开在地上,并动手挖了个简易的土灶,又砍了几根干树枝,准备生火做饭。 长相清秀,皮肤黝黑的孙甜甜这时候主动开口了,“我来帮你们做饭吧?我厨艺还行。”被人救下,还好心收留,力所能及的事她都抢着干。 “那你来吧。”非常理解孙甜甜的心情,吴明也不跟她客气,把砧板和菜刀拿出来,放到她面前。找来这么多新鲜食物,还特意拆了个车载冰箱来保存,贺哥还真有心思。他记得以前贺哥没这么讲究的。吴明暗自纳罕。 孙甜甜手脚很麻利,拿了块黄油化进锅里,把压缩米饭倒进去翻炒,再加上切成丁的熏火腿和青豆,撒上盐,一锅喷香可口的扬州炒饭很快就做好了。 众人早就饥肠辘辘,闻见香味俱都咽了咽口水,陆云更是迫不及待的拿了个塑胶碗来盛,猴急的表情活似饿了八辈子一般。 “急什么!少不了你的!”贺瑾皱眉斥道。 陆云缩了缩肩膀,讪讪的退回去。贺瑾则将自己的碗递给少女,示意她盛饭。待碗盛满,贺瑾首先递给身旁眼巴巴,目露垂涎的小孩,笑着交待一句,“慢点吃。” 小孩咽了咽口水,乖巧的点头,果真细嚼慢咽,姿态优雅。贺瑾嘴角噙着一抹宠溺的微笑,朝孙甜甜看去,说道,“再给你弟弟盛吧。” “唉,谢谢。”孙甜甜感激的点头,连忙给自己弟弟盛了一碗。 众人挨个上前领饭,秩序井然,孙甜甜打饭的动作也小心翼翼,生怕掉一粒米出来。在末世,食物的珍贵她不用想也知道。 剩下最后一碗饭,贺瑾倒进自己碗里,空出锅子,稍微用水清洗一下,拿了块黄油放进去炒化。 “贺大哥,你要吃什么?我来帮你做。”孙甜甜见他动作,连忙放下碗,上前帮忙。 “不用了,我自己来。”贺瑾边说边打了个鸡蛋进去煎炒,动作非常娴熟。这鸡蛋是他特意弄来给小孩加餐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假手他人。 跐溜闻见鸡蛋的焦香味,陆云眼巴巴的看着贺瑾,吸了一口口水。正待他欲张口央求时,贺瑾先发话了,“这鸡蛋是给黎昕和孙杰的,你别想。要吃,以后自己找去。” 听闻是给龚少和小男孩的,陆云立马闭嘴。其他人自然也没什么意见。贺瑾把煎好的鸡蛋一分为二,一半给受伤的孙杰,一半放进龚黎昕的碗里,又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牛奶递给两人。 孙甜甜替弟弟接过牛奶,差点感动的哭起来。没想到贺瑾看上去冷酷无情,心底却那么柔软。吴明和陆云则频频向贺哥侧目,对他善良的举动感到十分震惊。 事实上,孙甜甜还真误发了张好人卡给贺瑾。要不是小孩发话,贺瑾一准儿对他们见死不救,送孙杰鸡蛋和牛奶,那也是看在小孩对孙甜甜护弟的举动非常有好感的份上。贺瑾的反常,大概只能用一句‘爱屋及乌’来形容。

上一篇   35、三五

下一篇   37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