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三七

贺瑾一行抵达山林露宿时,林文博的直升飞机也飞到了驻军大营,在大营上空快速掠过。由于天色昏暗,地面的情况看不清楚,他们不敢在营地上空盘旋,也不敢贸然投射光柱下去,怕引来丧尸群,将下面的人置于危险的境地,只得打开热源扫描仪进行扫描。 “文博,下面没有活人!”副驾驶座上的一名特种兵盯着扫描仪说道。 “没人?”林文博心脏揪紧,不死心的盯着扫描仪屏幕,希望能看见预期中的红色斑点。飞机在大营上空几次掠过,依然毫无所获。 “他们肯定是看见大营没人,所以离开了。”直升机驾驶员分析道,“要不我们在这附近飞一圈,用扫描仪搜索吧?” “不行,直升机的噪音会引来大群丧尸,如果他们在地面,我们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降落地点救援,那等于是害了他们。除非能得知他们确切的方位,我们才能见机行事。”林文博冷静的分析道。 越是找不见人,他越是警告自己不能慌张。他有预感,他离小昕越来越近了。 众人沉默,各自思索可行的办法。林文博揉了揉胀痛的额角,脑子里忽然灵光一现。他快速拿出卫星通讯器,接通了新兵训练营的技术部,要求他们找出龚家那辆悍马h6的具体方位。那辆车被改装过,车里安装的有卫星定位系统,他早该想到的。 等待回复的过程虽然只有短短一分钟,在林文博看来却极其漫长。仿佛过了一世纪,他拿着话筒的手都已微微颤抖,沁出滑腻的冷汗时,那边终于传来了回音。 “北纬31度01分56.07秒,东经121度13分31.89秒,目前还没有移动的迹象是吗?好的,收到。”林文博一边重复取得的地理坐标,一边示意身边的战友在地图上寻找。 “找到了,在清水镇前方20公里远的一处山野,紧靠306国道。看样子,他们是想往咱们的基地走。”特种兵指着地图上的一处说道。 “不会,小昕不知道我们的基地在哪儿。我估计他们是想往高速公路上走。趁他们还没上高速,我们快点追。”林文博拍拍前方驾驶员的肩膀,催促道。 “是。”驾驶员立刻调转方向朝清水镇飞去,感叹道,“不愧是龚首长的儿子,不但从城里安全跑了出来,还跑得这么远,真不知道他怎么办到的!听说他今年才刚满16岁是吧?” “是啊!那孩子厉害着呢,咱十几个一块儿上都不是他对手。他跑不出来我们才要惊讶呢!”副驾驶座的特种兵立刻搭腔,一半是真心佩服龚黎昕,一半也是为了宽林文博的心。林文博虽然面上不显,但是他周身紧绷到极点的情绪大家都感觉到了。 果然,听了两人的对话,林文博紧皱的眉头稍微松缓,狂跳不止的心脏也平复了一些,只一双漆黑的瞳仁紧紧盯着窗外的夜色,仿佛要穿透这片深沉的黑暗,直达龚黎昕的所在。 ﹡﹡﹡﹡﹡﹡﹡﹡﹡﹡﹡﹡﹡﹡﹡﹡﹡﹡﹡﹡﹡﹡﹡﹡﹡﹡﹡﹡﹡﹡﹡﹡﹡﹡﹡﹡﹡﹡﹡ 紧靠306国道的一片荒林里,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一行人已吃完了饭,正围着一堆小小的篝火坐成一圈。 龚黎昕叼着吸管,抿着湿润的红唇,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目前食物还很充裕,所以他并没有服下辟谷丹。 贺瑾坐在他身边,替他拉好滑落到腰际的薄毯,而后环视众人,徐徐开口,“今晚还是老规矩,轮流值夜。两人一组,每组守两个小时。有意见吗?” “没有!”众人齐齐摇头。 “我要和贺大哥一组!”不待贺瑾开口,龚黎昕已放开吸管,仰头看着他,目露祈求。这几天相处下来,他已深深喜欢上沉稳可靠,温柔体贴的贺大哥,与他的感情远超队伍里的其他人。 “那当然。”贺瑾揽过小孩的肩膀轻轻拍抚,漆黑的眼眸划过一抹深深的愉悦。 “唉我还想和龚少一组呢!”对面的陆云举手抗议。 贺瑾冰冷的视线轻飘飘朝他剜去,他立马蔫了,悻悻的放下手。吴明拍拍他肩膀,安慰道,“陆少,我和你一组。”陆云嫌弃的撇撇嘴,但到底没出声反对。 最后的四人也达成共识,顾南和马俊一组,大刘和王韬一组,从午夜十二点守起,每组守两个小时。人一多,分派的任务就轻了很多,每人都能得到充足的睡眠。 “其实,我也可以帮忙守夜,我从小跟着爷爷学过拳脚功夫。”搂着早已睡着的弟弟,孙甜甜弱弱的开口。 “不用,人手够了。人手不足的话,别说是你,就连你弟弟也要守夜!”贺瑾瞥她一眼,对她的好感增加不少,从身旁的包里抽出四把匕首,递了两把到她面前,“拿着,你弟弟也有一把,用来防身。” “唉,谢谢!”孙甜甜千恩万谢的接过。 贺瑾把另外两把刀扔给坐在龚黎昕另一侧的铃音和坐在陆云身边的铃语。两人都有些犹豫,但还是乖顺的拿起,松松捻在手里,像捻着两朵花似地。 贺瑾见状厌恶的皱眉。 铃音不以为意的把刀挪到一边,朝叼着吸管,专心喝牛奶的龚黎昕看去,甜甜的开口,“龚少,还有牛奶吗?能不能给我一瓶?我晚上也习惯喝牛奶,不喝睡不着。” 听见她矫揉造作的声音,贺瑾左额的伤疤跳了跳,眼里蒙上一层戾气。 “不能!”龚黎昕头也没抬,干脆的拒绝道。 “为什么?”铃音的声音陡然拔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被人捧惯了,宠惯了,她一时接受不了龚黎昕冷淡的态度。她压根就没想过会遭到对方的拒绝。 贺瑾眼里的戾气消退,宠溺的揉揉小孩的头,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 “这是贺大哥的,你想喝,得管贺大哥要。”龚黎昕平板的叙述。贺瑾给他,他就拿,贺瑾不给,他也不会厚着脸皮去要。他半点没察觉,之前的鸡蛋和现在的牛奶都是贺瑾特意给他准备的。 铃音表情僵硬的朝贺瑾看去,但见贺瑾漆黑的眼眸瞥向她,瞳仁里隐藏的暴戾之气丝毫不加掩饰,额角的刀疤被他森冷的表情衬托的越加狰狞,仿佛会裂开来,咬她一口。 铃音怯怯的垂头,不敢再开口。一旁的铃语见状,忍不住嗤笑一声。她早看出来了,贺瑾除了龚少,对谁都不假辞色,连雇主陆云也不能得他一个好脸。至于龚少嘛,那纯粹就是个不开窍的孩子,在他面前抛媚眼等于是抛给瞎子看。想傍上他俩,不如傍着好色冲动的陆云更实际,陆云的老子陆振轩也是个人物。 怀着这样的想法,铃语偷偷拉扯陆云的衣摆,红着脸,小声说道,“陆少,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吧?” 少女丰满的胸脯蹭着自己的胳膊,明眸善睐,脉脉含情的看着自己,肢体动作里透露出明显的暧昧信息。小小年纪就历尽欢场的陆云面上一喜,连忙点头答应。 铃音见状暗自咬牙,静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向龚黎昕,丰满的胸脯挺了挺,朝他逼近,玉白的小手搭在他大腿上,正要开口说话,却被贺瑾冷声打断,“想上厕所自己去,要不就给我憋着。” 说这句话的时候,贺瑾岑亮的刀锋正搁在铃音不规矩的手背上,只要轻轻一划拉,就能挑断她的手筋。 龚黎昕叼着吸管,腮帮子一鼓一鼓,眼神懵懂的瞥了两人一眼。贺瑾垂头看他,脸上的冷色稍微减退,温柔的替他拭去嘴角的一丝奶渍。 铃音只觉得刀锋森冷无比,令她骨寒毛竖,浑身僵硬。过了好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颤颤巍巍的道了句‘我不去了’,并对贺瑾露出哀求的眼神。 贺瑾用毫无温度的漆黑双瞳瞥了她一眼,慢慢收回刀锋。铃音立即用另一只手死死捂住留下一条刀印的手背,心头浮起劫后余生的感觉。对这两个人,打死她,她也不敢再肖想了。 “铃音小姐,我陪你去吧?”马俊小心的开口,脸色绯红,眼里满是期待。 “不用了,谢谢。”铃音僵硬的笑了笑,拒绝道。 马俊尴尬的闭嘴,不好意思再开口。一时间,除了篝火燃烧的细微响声,荒林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过了几分钟,路边摆放的悍马车突然上下震动起来,伴随着一阵阵碰撞的劈啪声和女人婉转的□声。在场所有人俱都一僵,当然,耳力过人的龚黎昕除外。在地宫,各种淫·靡的场景他见得多了,早就习以为常。 “姐姐,车子怎么在动?”刚刚醒来没多久的孙杰指着不远处的车子,好奇的问。 孙甜甜面红耳赤,一把捂住他的嘴,顺便把他的两只耳朵也给堵上。车里的声音越来越大,期间还夹杂着男人爽到极点的低吼声,实在是儿童不宜。 王韬本来黝黑的脸色在篝火的映衬下红得发紫,裤裆里的那处悄悄支起个帐篷。他连忙弯腰,曲腿,掩饰自己的生理变化。顾南和马俊也纷纷夹起腿,面容看似平静,但耳尖却在充血。 跟在陆少身边,这种场景见得多了,吴明自是见怪不怪,如老僧坐定般看着燃烧的篝火。龚黎昕终于喝光了牛奶,把牛奶盒扔进篝火里时不经意的朝震动中的车子看了一眼。 贺瑾早已面色青黑,狠狠磨着后槽牙。若不是怕拉开车门,让小孩看见不该看的东西,他恨不能立即把陆云拎出来痛揍一顿。果然是因为有人保护,日子过得太轻松了,才让他到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找女人。 “没什么好看的,别看了。”贺瑾一边沉声告诫,一边把小孩圈进怀里,把他的脸颊摁在自己胸膛上,阻断他的视线,顺手把他两只耳朵也捂住。小孩还没成年,太早接触这些对他没有好处。明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两个不安分的女人给扔掉!他咬牙切齿的暗忖。 “唔,贺大哥,放开我,我听见有直升飞机过来了。”龚黎昕拍拍贺瑾的手背说道。 直升飞机?贺瑾闻言立刻放手,侧耳聆听。众人脸上也齐齐露出惊喜的神色,抬头朝黑漆漆的天空看去。 半晌后,众人沮丧的收回视线。除了篝火燃烧的声音和细微的风声,他们什么都没听见。 “还有三十分钟飞机就到了。”龚黎昕淡淡开口。 众人沮丧的神情又立刻转为惊喜,龚少的耳力他们自是深信不疑的。顾南和马俊连忙往篝火里添柴,试图让篝火烧得更大更旺一点,吴明起身朝震动不停的悍马跑去,叫陆少赶紧歇了,免得飞机到时来不及穿裤子。

上一篇   36三六

下一篇   38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