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三九

两人静静拥抱了一会儿,林文博反复拍抚着龚黎昕的脊背,像是在安慰他,又像是在安慰自己。人搂进怀里的那一刻,一直被他压抑在心底的恐惧才尽数释放,冲击着他的心墙。他大力勒紧手臂,仿佛害怕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 龚黎昕感受到他强烈的不安,只微微蹙眉,并没有挣开。 “两天两夜了,你们来得还真是及时!”贺瑾脸色黑沉,终于开口打断两人,语气里的讽刺和不满丝毫不加掩饰。 竟然连小孩的东西都一点没帮着收拾,他还以为龚家已经彻彻底底放弃了小孩呢。却不想,在他终于下定决心带走小孩的时候,龚家又追上来了,他心里说不出的烦闷。 林文博缓缓松开龚黎昕,直起身朝满脸不善的贺瑾看去。 “你是?”他迟疑的开口,直觉不喜眼前的男人。而且,这男人也同样不喜欢他,看他的眼神饱含森冷的敌意。 “这是贺大哥,”龚黎昕走到贺瑾身边,主动牵起他的大手替两人引见,“这两天我都是和贺大哥在一起。” 贺瑾捏捏小孩绵软滑腻的手掌,眼中的敌意稍微淡去,嘴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对小孩毫不掩饰的信任和亲近感到很满意。他朝林文博伸出手,语气平板,“你好,贺瑾。” 林文博反握住他的手,感激的开口,“你好,林文博。感谢你对小昕的照顾,你有什么要求,等回了基地,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你。”他下意识的拉开了贺瑾与小孩的距离,将两人的关系定位成一桩交易。 这本来也是贺瑾的初衷,但现下听林文博说出来,他只觉得耳膜刺痛,心脏紧缩。他不敢去看小孩清澈的眼眸,语气僵硬的开口,“照顾黎昕是应该的,不需要你们感谢。只是,既然龚家早已收到□消息,却又是怎么在最危险的时候把黎昕弄丢的?” 这回心中憋屈的换成了林文博。他不好将龚香怡的事说出来,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睨向贺瑾的眼神也带上了不善。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对面而立,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仿佛天生就气场不合般,将周围的空气都冻结了。 “林大哥,宋大哥在哪儿?爸爸和祖父还好吗?”龚黎昕及时开口,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 贺瑾闻言眉头紧皱,对小孩口里总是挂念的宋大哥很在意。 林文博这才想起还在城里搜寻小昕的好友,连忙拿出卫星通讯器,见上面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有龚父的,有宋浩然的,有祖父的,唯独缺了龚香怡的。 他眉头皱了皱,压下心中的冷意,柔声开口,“你宋大哥还在城里找你,大家都很好,都很担心你。我们先离开这里,等安全了你再给他们打电话报平安。” “嗯,那我们快走吧!”龚黎昕放开贺瑾的手,向草坡爬去。 贺瑾虚握了两下空荡荡的手心,按下胸口的窒闷,举步跟上。林文博也快走两步,伴在龚黎昕另一侧。 脚踩进草地里的一个凹洞,林文博身子摇晃了两下,军装的衣领嵌进脖子,激起一阵刺痛。他皱眉,朝后颈的痛处摸去,掌心触及一道两寸长的伤口,正缓缓渗出温热的鲜血。 把手掌摊开在眼前,一抹黑红瞬间刺痛了林文博的双眼。他怔楞当场,眸色晦暗不明,竟回忆不起什么时候被蝙蝠划伤的。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异能者虽然对丧尸的血液有一定的免疫能力,但被直接咬伤或抓伤,同样会被感染。 林文博脑中一片空白,茫然的看着前面兀自迈步的少年,半晌后苦笑起来。缓缓收起脸上的苦涩,他果断的叫住了龚黎昕。 “林大哥,怎么了?”龚黎昕停步,偏头朝他看去。 “我可能不能跟你们走了,你们自己离开吧。”林文博迈步到他身边,俯身,直视他的双眼,严肃的开口。 清理军队时,很多士兵都被咬伤了,所以他非常清楚,这种毒素会在四十八小时之内随时发作。也就是说,他有可能在回去的两天后变异,也有可能在一二十分钟或一两个小时后变异,这没有具体的规律可言,单看个人体质。所以,他不敢冒险和他们一起离开。如果上了直升机,他再发作起来的话,大家都有坠机的危险。 “你被蝙蝠弄伤了?”贺瑾心有所动,上前两步,锐利的鹰目在林文博身上搜寻。 林文博苦笑,将衣领翻开,露出伤口,徐徐说道,“我随时都会发作,跟你们一起只会让你们陷入危险。”话落,他俯身爱怜的摩挲龚黎昕的脸颊,温声交待,“快走吧,林大哥自己会处理好的,不要担心。这个通讯器你拿着,到了安全的地方,记得给家里人报个平安,号码都在通讯录里存着。” 他语气十分淡然,没有将死之人的绝望和脆弱。看着眼眶微微泛红,秀气的眉头都拧成一团的少年,他低叹,心里却十分满足。只要小昕活着就好,他还那么小,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出来寻找小昕的时候,他就想过会发生意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就当是替龚香怡恕罪了。 “你怎么处理?”贺瑾沉声问道。 林文博下意识朝腰间的手枪摸去。里面的子弹很充裕,足够他自己用了。 龚黎昕何其聪慧,立刻看透了他的意图,手闪电般朝他腰间探去,夺过手枪,气呼呼的开口,“林大哥想自杀吗?就因为害怕会变成丧尸?可是,你现在不是还没变吗?我不会丢下你的,哪怕你会变成丧尸,我也不会丢下你!”话落,他顿了顿,语带心疼的开口,“不要自杀,自杀很痛的!你变成丧尸了我也养着你,哪怕你要吃人肉,我也可以帮你弄来!”他不要林大哥死,林大哥如果真的变异,他也养得起,就像萧霖圈养尸傀那样。 最后一句带着稚气和残忍的话重重击打在林文博心上。‘变成丧尸也养着你’这几个字不停在他耳边徘徊,震动他的耳膜。对别人残忍,对自己人却那样赤诚,这份感情偏执厚重,像裹着甜蜜糖衣的罂粟,使人无法拒绝,明知危险,却义无反顾的沉沦,迷醉。 林文博心脏跳的一下比一下快,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想张口叱责小孩的天真和残忍,但临到出口,却连一个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狠狠将小孩搂进怀里,一再往自己的胸膛摁去。 贺瑾也被龚黎昕天真却残酷的话语给震住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上前拉开两人。他胸腔鼓胀酸涩,恍然的想到,若让他和林文博换一个处境,他也是愿意的。 压下心底翻涌而上的嫉妒,他冷声催促,“快走吧!你如果变成丧尸,我自然会一枪了结你。养你太费神了!”其实他现在就忍不住想给林文博来上一枪。 “不要!也许事情没那么糟糕,我看看能不能帮林大哥把毒逼出来。”龚黎昕听见贺瑾的话,白皙的小脸皱成一团,脑中灵光一闪,立刻开口阻止。不知道丧尸毒和普通的毒一不一样,如果一样,他应该有办法。但如果不一样,他害怕会让林大哥失望。 “逼出来?”林文博揉揉龚黎昕的头发,摇头失笑,“用内力吗?”想起以前小孩正儿八经告诉自己他有内力护体的事,林文博就想笑。和小孩在一起,无时无刻都轻松惬意,哪怕面对死亡,有小孩的陪伴,他也倍感从容。 贺瑾闻言挑眉朝龚黎昕看去,心中微动。 龚黎昕兀自握住林文博的左手腕,细细探脉,片刻后肯定的说道,“对,用内力逼出来。”是尸毒!可以解!探测到林文博阴寒至极的脉搏,他眼里滑过一道喜色。 “贺大哥,帮我们守着,以防蝙蝠攻过来,我给林大哥逼毒。”朝贺瑾点点头,龚黎昕转到满脸错愕的林文博身后,压着他肩膀让他席地而坐,掌心凝聚起内力,抵在他的后心,将渗进他体内的毒素朝伤口逼去。 “别动!相信黎昕。”见林文博一副惊骇的表情,显然也不知道小孩有武功的事,贺瑾心情稍霁,转瞬就忘了小孩之前骗他说那是异能的插曲。对刚刚认识不久的人有所隐瞒,他完全可以理解。如果小孩一见面就对他全盘托出,他现在就该头疼了。如今小孩对他的全心信赖不是作假,他感受得到。 炙热却舒适的感觉从龚黎昕的手心传遍全身,林文博微眯双眼,立刻放松身体,任龚黎昕的手掌在他背后缓缓游移。从伤口侵入骨髓的寒意一寸寸褪去,黑色浓稠的毒血从伤口涌出,滴落至林文博的手背。好在特种兵作战服是纯黑色,沾上血迹也看不出来。 龚黎昕的手掌从后心推移到脖颈,两寸长的伤口里渗出的已不再是黑血,而是色泽健康的鲜血。林文博敛眉,默默体会这种全身沸腾的感觉。 “好了,林大哥没事了。”执起林文博的手腕把脉,龚黎昕长舒了口气。 “小昕,你用得是内力?”林文博迟疑的开口,“那你之前的能力是异能还是武功?”总听龚香怡念叨,他对异能颇为了解,龚黎昕的出手,不是他认知里任何一系的异能。 “是武功。我没有异能。”龚黎昕老实的开口,话落,拉了拉贺瑾的手,轻声道,“贺大哥,对不起,先前骗了你。” “没事。”贺瑾拍拍小孩的头,很享受他此刻皱着小脸,眨巴着大眼,诚心祈求原谅的可爱表情。 “小昕是一直这么厉害,还是突然变厉害的?”林文博表情有些恍然,正在努力消化瘦弱的小孩变成了绝世高手的事。 “以前瞎练,没有这么厉害,是最近突然变厉害的。”龚黎昕垂头,低声开口。他只能陈述事实,其中的内情却不敢跟林文博细言。他贪恋龚黎昕这个身份带给他的所有温暖和美好,地宫的一切,他绝不会向任何人提起。他是龚黎昕,也只能是龚黎昕。 “这样看来,小昕的能力虽然不是异能,可和异能也差不多,都是受了不明辐射的影响。有实力,这是好事。”林文博微笑开口,似想到什么,又立刻收了笑意,严肃的嘱咐道,“小昕,你的能力是异能,不是武功,这一点你记住了!以后也不要随便替人运功逼毒,除非你和那人有过命的交情。你的能力太特殊了,如果让心怀不轨的人知道,他们会对你不利。” 武功不论谁都可以修炼,比异能少了很多局限。在这个世界上,不乏没有异能,却手握重权的大佬,如果这事传出去,难保他们不对小昕脑子里的东西起了觊觎之心。小昕打小就痴迷武功,酷爱收藏秘籍,这一点众所周知,有心人一查就能获悉。届时把小昕绑了去,逼他默写出来再灭口是极有可能的。若再让人知道小昕还可以对抗丧尸毒,那后果更加不堪设想。小昕会被人当怪物一般禁锢,利用,研究,生不如死。 林文博脸色苍白,严肃的逼视龚黎昕,等待他的回答。 “我知道。我不会随便告诉别人的。目前,我只告诉你,贺大哥,宋大哥,连爸爸都不知道。”前世,江湖人对逆脉神功的惨烈争夺他虽然没有经历过,可也常常听地宫的仆役谈起,所以,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怀璧其罪的道理。 “那就好。”林文博松了口气,慎重交待道,“这件事不必告诉龚叔,让他以为你是异能者就好。不要问我原因,只记住一点,越少人知道你的秘密,你才会越安全。” 龚叔素来疼爱龚香怡,这次虽然对龚香怡起了隔阂,但两人毕竟还是父女,感情总有弥补的一天。届时疏忽之下很有可能把小昕的消息透露出去。 龚香怡危难时刻能够毫不犹豫的舍弃小昕,可见对小昕并没有多少感情,不会全心全意为他打算。她能出卖小昕一次,就能出卖第二次,第三次。 时至今日,林文博对龚香怡的信任已经完全崩塌,对她不可遏制的起了防范之心。但龚香怡的所作所为,他却不能明白的告诉龚黎昕,唯恐惹他伤心难过。 “嗯,我知道了。如果爸爸不问,我就不说。”龚黎昕偏头,认真答道。 林文博满意的颔首,转眼朝表情凝重的贺瑾看去,冷冷开口,“刚才的事,我希望你能彻底忘掉,否则,我完全有能力让你走不出a省。”边说,他边运转异能,在掌心凝聚起一枚寒光烁烁的钢针,针尖直对贺瑾的眉心。 贺瑾冷笑,抬手召唤出一道凌厉的劲风,轻蔑的开口,“你可以试试。” 两人相持而立,剑拨弩张,各自心头压抑的戾气尽皆释放出来,互不相让。 “不要打架!”龚黎昕走到两人中间,拧眉开口,“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我相信贺大哥,贺大哥绝不会说出去,更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 贺瑾闻言,立刻散掉掌心的旋风,摸摸小孩柔软的发顶,笑容满带温柔,意气风发。 “我当然不会说出去。谁敢伤害黎昕,我贺瑾会让他生不如死!你也管好你的嘴巴,如果有不利于黎昕的流言传出,我第一个不放过你!”贺瑾撇下狠话,淡淡睨了林文博一眼,揽着小孩的肩膀朝草坡爬去。 若不是看在林文博真心为小孩考虑的份上,受到这种挑衅,贺瑾早和他不死不休。而且,林文博的良苦用心让贺瑾很是不满,仿佛自己的专属权利被人分享了一般,心底说不出的憋屈。 林文博抿唇,俊美的脸庞笼罩着寒霜,深邃的眼眸审视贺瑾的表情,确认他的话都是发自肺腑,这才缓缓撤掉手心的钢针。 被贺瑾半拖半抱的带着走,龚黎昕不忘回头,向林文博招手,示意他快点跟上,白皙的小脸荡着乖巧可爱的笑容。林文博脸上的冷色顷刻间褪去,略略勾唇,伴在他身侧。 三人爬上草坡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只见不远处的山林里燃起了熊熊大火,茂密的树丛此刻化身为巨大的火把,发出狂暴的劈啪声,炙热的气浪扑面而来,带着浓烈刺鼻的焦味。黑压压的蝙蝠群被燃烧的声音吸引,悍不畏死,争先恐后的朝大火里扑去,顷刻间化为一片飞灰。林中不断有树木被烧的断裂,轰然倒地,扬起一片黑色的尘土。 难怪他们在山谷里停留了近二十分钟,却再没有一只蝙蝠追过来。三人恍然,看见陆云等人走下车,对他们不停挥手,表情十分焦急。三人不再犹豫,迅速冲进已经燃烧起来的草坪,以最快的速度朝车子跑去。 踏过火海时,只要速度够快,便不会被烈焰灼烧。三人实力超群,安然无恙的窜进车厢。陆云立刻发动车子,朝向阳镇驶去。

上一篇   38三八

下一篇   40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