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四十

陆云驾驶悍马h6朝向阳镇狂飙,吴明浑身无力的靠坐在副驾驶座上,孙甜甜姐弟俩抱坐在一起,一脸的惊魂未定,铃语则满脸血污,瑟瑟发抖的紧挨着她。好在h6车型是改装加长过的,再塞上贺瑾,林文博和龚黎昕三人,空间依然绰绰有余。 顾南,王韬等五人驾驶着福特车跟在他们后面。 “你受伤了?”把林文博介绍给众人后,贺瑾看见铃语一身的狼狈,眉头一皱,厉声询问,大有铃语点头就立马把她扔出去的架势。 林文博闻言视线锐利如刀,在铃语身上一寸寸搜寻。 铃语被两人冰冷的目光看得浑身僵硬,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开口,“没,没有,这些血是蝙蝠的,不是我的,我没受伤。不信你们可以检查。” 说着说着,她表情急切的伸手去拉扯自己的衣领,生怕两人把她扔下。本就低的不能再低的领口大大敞开,被纯黑色蕾丝性·感内衣包裹的,露出半球的浑圆胸脯上印着一枚枚殷红的爱痕,画面十分香艳。 “把衣服穿上!”贺瑾和林文博难得异口同声的呵斥,表情俱都十分难看。小昕∕黎昕还在车上,这个女人想干什么?!两人额头青筋暴凸,不约而同的忖道,却双双把刚满十岁的小孙杰给忽略了。 铃语被两人狰狞的表情和森冷的语气吓坏了,立马掩上衣襟,双手死死抱在胸前,杏眼涌上泪意。 “背过身去!现在是末世,收起你以前烟视媚行那套!不然,立刻丢你下去!”林文博确认她没有受伤,语气冰冷的开口。对这种居心叵测的女人,他心里说不出的厌恶。 贺瑾则稍微侧坐,挡住龚黎昕看向铃语的视线。 铃语眼中含泪,怯怯的背过身去,抖抖索索的扣好衣服,不敢再露出半点春光。如今世道果然变了,美色已经不吃香了,她恍恍惚惚的想到。 前排的陆云这时候开口了,语气十分急切,“我检查过了,大家都没有受伤。贺哥,快别管她了,赶紧给吴哥看看,吴哥刚才手里喷出一个火球,把树林都给烧了,现在浑身无力,没法动弹。” 贺瑾闻言心里微动,上前查看吴明状况。林文博则徐徐开口释疑,“不用担心,那是异能,火系异能。他现在无力是异能耗尽的后遗症。” “啊?异,异,异能?”陆云握着方向盘的手打了个哆嗦,车头歪了歪。 “专心开车!”贺瑾冷冷瞪了他一眼,说道,“我也是异能者,风系异能。异能消耗完都会这样,休息二十几分钟就好。”话落,他指尖释放一缕小小的旋风,将挂在后视镜上的一个平安符削成两半。 陆云吓了一跳,车头又歪了歪。他连忙正回方向盘,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机械的驾着车朝前走。 吴明瞪着落在地上的半截平安符,脸上惊疑不定的表情褪去,露出一丝喜色,好奇的问道,“贺哥,咱为什么会有异能?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也是刚发现不久,”贺瑾淡淡开口,“估计和别人变成丧尸差不多,我们的身体也变异了,不过是往好的方向变。” “唉,那我会不会也有异能?龚少那么厉害,是因为异能吧?龚少是什么样的异能?”陆云很快消化了这个玄幻的事实,语气颇为期待。 孙甜甜和孙杰也流露出好奇的表情,只铃语还有些傻愣愣的,明显刚才被凶神恶煞二人组给吓懵了。 “你有没有异能要等回了基地才知道,我们基地有检测异能的工具。至于黎昕是什么异能,我们目前也没弄明白,大概是多系异能吧。”林文博随意敷衍道。 据龚香怡说,她的空间一生成就自带有一些装备,其中就有一枚无属性能量石,可以检测出人身体里是否含有异能,含的是哪一系异能。他也是经过检测才知道自己是金系异能者。 陆云连连惊叹,对林文博口里的基地更加向往,脚下将油门一踩到底,加速朝向阳镇驰去。 “林大哥,我想给爸爸和宋大哥打电话,这个怎么弄?”一直安静倒腾卫星通讯器的龚黎昕挫败的开口。这东西的功能设置和手机有很大的不同,他这个见识浅薄的古人实在摆弄不了,太高级了。 “呵”还以为小昕一直拿着通讯器却不通话是在酝酿情绪,却没想他竟是不会操作。这幅懵懵懂懂,懊恼不已的模样说不出的可爱,逗得林文博低笑出声。 他接过通讯器,先后拨打了龚父和宋浩然的电话号码。 ﹡﹡﹡﹡﹡﹡﹡﹡﹡﹡﹡﹡﹡﹡﹡﹡﹡﹡﹡﹡﹡﹡﹡﹡﹡﹡﹡﹡﹡﹡﹡﹡﹡﹡﹡﹡﹡﹡﹡ 林文博离开烂尾楼后沿着回龚家的路线一路搜寻。但因为丧尸遍地,道路不通,他们不得不走走停停,进度十分缓慢。 眼看天色逐渐昏暗,不利于搜寻工作,他急的五内俱焚,眉心中间因越来越沉重的焦虑压起了两道深深的沟痕,干燥的嘴皮子上也长了一串燎泡。 “少将,前面是北郊最繁华的路段——世纪大道,车辆严重拥堵,我们怎么过去?”一名特种兵指着前面看不见尽头的车海,压低嗓音问道。 “全体匍匐前进。”宋浩然打了个手势,率先朝车底钻去。 其余八人看看延绵不尽的车海和两边人行道上成群结队的丧尸,虽然头皮有些发麻,依然义无反顾的跟随少将的脚步。 一行人在车底爬了数百米,衣服都快磨破时,拥堵的车流中终于出现一块小小的空地,形成一个天然堡垒。宋浩然从车底钻出,伸展伸展筋骨,借着一辆计程车的掩护朝前看去。其余人各自选好观察点,探查周围的情况。 “果然是北郊最繁华的地带,到处是尸山尸海!”看着被车流挡在人行道上的众多丧尸,一名特种兵表情凝重,小声说道。 宋浩然眸子暗了暗,拿出通讯器拨打林文博的号码。那头接通了,但一直无人接听,他将通讯器放回去,眉心间的沟痕更加深刻。 忽然,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传来似有若无的呼救声,宋浩然身具异能,五感比常人敏锐,立刻就听见了。同来的八人里也有几人竖起耳朵,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有人呼救!前进五十米,三点钟方向!走!”宋浩然快速打了个前进的手势,朝车底钻去,其余人立刻跟进。 趴在车底,朝巷子口看去,巷子深处围着一小群丧尸,呼救声就是从丧尸群里传来的。与此同时,还有不少丧尸听见响动,朝这里移动。 “上!”好不容易发现活人,宋浩然不再犹豫,闪电般从车底钻出朝巷口奔去,手里锐利的刀锋瞬间就割断了几只丧尸的头颅,打开了一个突破口。另外八人不甘落后,手里的匕首舞的咧咧作响,杀出一条血路,朝着呼救声直直而去。 八个身经百战的特种兵对付一小群行动迟缓僵硬的丧尸简直是易如反掌,不过短短几分钟,丧尸尽数伏倒,死得透透的。 “谢谢!谢谢!你们是军队?军队来救援了?”一名年近七旬的老人艰难的从巨大的垃圾箱底部钻出,看见穿着特种兵制服的九人,喜极而泣。 九人朝他颔首,将巨大的铁制垃圾箱搬开,横档在巷子里,堵住狭窄的道路,然后示意老人蹲□,用垃圾箱遮挡身影。聚集起来的丧尸在巷子口晃荡,没看见人影,也没听见响动,慢慢散开。 “是,军队已经开拨进城了,很快就来救援。”确定危机解除后,宋浩然低声说道,“我们目前还有任务在身,要往军区大院走,不方便带你。你之前躲在哪里现在还躲回去,我会通知大部队来接你。” 宋浩然目前一门心思只想找到龚黎昕,顾不上管别人。他知道这样很自私,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前面去不得了,危险!你们先跟我来,我慢慢跟你们说,再往前就是送死!相信我!”老人焦急的拉住宋浩然的胳膊,把他往巷子深处领去。 宋浩然和战友们对视,看出老人深深的恐惧,决定跟着他先避一避,弄清楚情况再说。 巷子很深,很安静,两旁都是一栋栋画着大大红圈,写着‘拆’字的破旧房屋。这是一片拆迁区,想来不久就要动工了,所以无人居住,也没有丧尸,倒是成了一片安全区。 老人用钥匙悄无声息打开巷子尽头的一道铁门,招手示意众人随他进去。铁门后是一段倾斜而下的台阶,由于天色昏暗,这段台阶仿佛看不见尽头似地,显得颇为阴森恐怖,丝丝凉气直往上冒。 宋浩然等人不自觉握紧了手里的武器。 “这里是以前战时修建的防空洞,后来被居委会改建成夏天纳凉的娱乐场所,别看门口很破,进去就好了。”老人边走边低声解释。 果然,转过一个黑漆漆的过道,防空洞里亮起了几盏橘黄色的灯光,显得温馨宁静。洞里通风设施良好,并不憋闷,地上放着几张凉席,角落里甚至还摆着一桌未打完的麻将。如果末世没来,这里还真是一个纳凉的好去处。 “爷爷,你找到吃的了吗?”阴暗的角落里,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冲到老人面前,期待的开口。因为太过饥饿,他竟然忽略了和老人一同进来的宋浩然等人。 “没有。”老人黯然的摇头,因为两天没有进食,仅仅一个微小的动作,他做起来都有些艰难。 “又没有?你怎么那么没用,就不能再走出去一点吗?外面多得是吃的!”少年脸色极为苍白,单眼皮下覆着一圈黑青,使他清秀的容貌显得有些阴沉,此时更是因为恼怒而扭曲起来,很是难看。他边说,边推搡着老人,态度有些歇斯底里,估计快被绝望和饥饿逼疯了。 “你一个年轻人,不自己找吃的,却要你的爷爷去,像话吗?有本事,你给我走出去看看!知不知道你爷爷刚才差点被丧尸给吃了?”宋浩然将匕首插回腰间,走到少年面前,拎起他的衣襟,狠狠斥道。 “你是谁?”少年这才看见宋浩然等人,单眼皮撩了撩,忽而惊喜的叫起来,“你们是军人?是来救我们的吧?快,快带我们出去!我们两天没吃东西了!快要饿死了!”他紧紧抓住宋浩然的胳膊哭嚎,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你给我安静点。”少年的声音非常尖利,在狭窄的防空洞里回荡,十分刺耳。宋浩然厉声呵斥,心中强忍不耐。 “这是压缩饼干,你们先吃着。”宋浩然从包里拿出两袋压缩饼干递给两人。 少年立刻停止了嚎哭,撕开饼干袋狼吞虎咽。老人试了几次都没有打开包装,朝只顾着自己的孙子看了看,无奈的叹气。一旁的特种兵替他打开袋子,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悯。和这样自私自利的亲人相依为命,真是悲哀。 宋浩然也心有触动,想到龚香怡的所作所为,不自觉捏紧了手里的刀柄。如果黎昕出了意外,他不知道自己会对龚香怡做出些什么事来。 老人吃了几口,稍微垫了下肚子,缓缓开口说道,“前面过不去了,前面是北郊最繁华的地段,中有火车站,东有省立第一医院,南有儿童游乐园,都是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丧尸多了去了,没人敢过去。而且,昨天出现了三只很厉害的丧尸,能跑能跳,躲在车底也给你揪出来,离它们十米远,呼吸重了它们都能听见。一只是穿着格子裙的小姑娘,一只是个个儿不高的白大褂,一只是个两三岁的小鬼。那小鬼最厉害,动作比闪电还快,覆在你身上就拉不下来,用牙齿咬开皮肉,拱进人身体里,半分钟就能把人吃成个空壳。” 老人说到这里,身体打了个寒颤,好半晌才压下恐惧,继续开口,“我们洞里本来躲了十一个人,昨天被它们吃掉了八个,今儿只剩我和我孙子,还有一个片警。他出去找吃的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话落,老人叹了口气。 “被吃了八个?”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了进化丧尸,还是在黎昕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宋浩然心脏一阵阵紧缩,从兜里掏出钱包,颤声问道,“这个孩子你见没见过?” 老人接过打开的钱包,对着灯光端详片刻,摇头道,“没见过。长得这么俊的孩子,我见过就不会忘的。” 宋浩然收回钱包,根根手指都在颤抖,有种浑身脱力的感觉。他多么害怕从老人嘴里听见肯定的答案。 同来的一名战友看见他剧烈的反应,安抚性的拍拍他的肩膀,忧心忡忡的忖道:少将的反应这么大,而且,连照片都随身携带,可见龚黎昕对他而言有多么重要。希望龚黎昕平安无事才好,不然少将狂暴起来,谁拉的住?

上一篇   39三九

下一篇   41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