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宋浩然和龚黎昕回到龚家,见客厅没人便直接上龚香怡房间探望,却见龚香怡坐在床边,埋首在龚远航怀里放声大哭,哭声十分凄苦,显然伤心到了极致。 龚远航搂着女儿,颇有些手足无措,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下午女儿还好好的,因血糖过低导致了昏迷,醒来后就成这样了,什么也不说,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开始嚎啕大哭,仿佛有诉不尽的委屈。 不停拍抚着女儿的脊背,他朝对面满脸担忧的儒雅男子看去,眼含询问,同时猜测到:莫不是文博做了什么对不起女儿的事吧? 林文博皱眉,朝龚远航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原因,更没有给香怡委屈受。 “怎么了这是?”宋浩然揽着龚黎昕的肩膀进门,沉声问道。龚黎昕微微瞪大眼,朝抱在一起的父女两看去,心中有些紧张,更多的却是欢喜。这两人就是他的父亲和姐姐了,是他的亲人。 “父亲好,林大哥好。”常年面对喜怒不定的萧霖大魔头,小少主的礼数自是一等一的周全,压下心中的紧张,主动开口打招呼,而后上前两步走到床边,语带关心的问道,“姐姐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龚远航为儿子难得的亲近怔了怔,反应过来后尚来不及高兴,瞥见痛哭中的女儿又长叹了口气。 林文博诧异的看了乖巧懂事的小少主一眼,又朝好友瞥去。若他没有看错,好友是揽着龚黎昕肩膀进来的,他们什么时候这么亲昵了?要知道,好友对龚黎昕向来看不上眼,态度一直是冷冰冰的。 听见龚黎昕的声音,痛哭了快一个小时的龚香怡竟然止住了眼泪,猛然抬头朝他看去,哑声问道,“龚黎昕?” “是我。姐姐怎么了?”边回应,龚黎昕边后退两步,心中升起防卫。虽然龚香怡眼睛红肿,泪水模糊了妆容,使她的表情看不真切,但她眸子里一闪而逝的冷光依然被目力敏锐的小少主捕捉到了。 那冷光含着怨恨!小少主咬唇,默默想到,同时在脑海里搜寻关于姐弟俩相处时的记忆,分析这股恨意的由来。记忆里,龚香怡对龚黎昕一直是关爱有加的,即便龚黎昕不领她的情,她也从来没有计较过,只拿他当个不懂事的孩子,十分宽容忍让,谈何仇恨? 虽然记忆是这样显示,但小少主更相信自己的洞察力,龚香怡恨他,这一点毋庸置疑! 自己的判断没错,那便是龚黎昕的记忆出了错。听那些炉鼎们说过,在外界,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其实是最难相处的,表面看着融洽,内里却诸多明争暗斗。龚家姐弟俩的关系应该也是那样吧?如此,以后对这位姐姐还是远着点好,不要惹她心烦。 小少主通情达理的想到,继而又退后两步,紧紧挨着宋大哥站好。 少年防备的表情和动作虽然不明显,却也不隐晦,龚香怡怔楞了一瞬,立刻敛下眼睑,藏起眸子里闪烁的恨意,开口解释,“我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那噩梦太真实了,醒来后我有些弄不清状况。” “你这孩子!多大个人了竟然还会被噩梦吓哭!”龚父虽然不相信女儿的说辞,但见女儿眉眼间透着疲惫,也不忍心继续追问,故作好笑的拍拍女儿的头,戏谑道。 林文博盯着龚香怡低垂的发顶,正想开口说话,却被龚香怡哑声阻断,“你们都出去吧,我真的没事,就是被吓着了,一个人呆会儿就好。” “那你好好休息。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林文博咽下满肚子的疑问,柔声开口,而后朝龚父看去。 龚父微微点头,率先起身,挥手示意众人随他离开。 房门被带上,龚香怡颓然的倒在床上,死命拥住身下的被褥,表情复杂难言。她竟然又回来了!回到了末世开始前的一年! 回想过去,末世所经历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如一个暗无边际的梦魇,令她倍感绝望。父亲病逝;弟弟为横刀夺爱,将她送到敌人手里玩弄;好不容易挣脱魔掌,和文博拼死打下一方净土,并捐出了自己空间里的所有存粮供基地发展,文博却又对她越来越冷漠。 是因为自己没有物资,失去利用价值了吗?是因为自己只有空间,没有战斗能力吗?忙碌,忙碌,忙碌,两人在一起最后的时间,林文博总是忙碌!正因为沟通越来越少,心中越来越不安,她才会胡思乱想,罔顾基地人的劝阻走出安全区历练,也因此被丧尸群围攻,最终害死了自己,更害死了忠心追随她的人。 想到这里,龚香怡脑袋一阵剧痛,仿佛要炸开般。她忍耐了片刻,见疼痛越来越严重几欲令自己濒临奔溃,连忙下意识的运转异能,从空间取出一瓶精神药剂服下。 异能者若使用力量过度或力量不稳定时,都会出现浑身无力,头脑抽痛的症状。在末世,很多异能者都直接或间接的死于这个弱点。 不知哪个天才突发奇想,从念力系丧尸的晶核中提取了某种成分,制成了这种药剂,可迅速补充能量,消解症状。因为制作工序复杂,原材料稀少,药效实用,有了它,等于多了一条命,因而这种药剂十分珍贵。即便身为一方霸主,林文博和宋浩然也只得了几瓶,并全都给了龚香怡。 待疼痛完全消散,龚香怡盯着手里凭空出现的药瓶,脸上浮现震惊的表情,继而立刻调转精神力查看空间状态。片刻后,她睁眼,垂头低笑起来。没想到,随身空间竟然跟着她一起回到了过去,且还是最鼎盛时的状态,足有两个鸟巢体育馆那么大! 离末世爆发还有一年,期间可以备足所需物资,又有了庞大的随身空间在手,龚香怡精神振奋,瞬间将心底的绝望和彷徨驱散。这一世,她一定要把握机会,重头来过,改写所有的悲剧。 ﹡﹡﹡﹡﹡﹡﹡﹡﹡﹡﹡﹡﹡﹡﹡﹡﹡﹡﹡﹡﹡﹡﹡﹡﹡﹡﹡﹡﹡﹡﹡﹡﹡﹡﹡﹡﹡﹡﹡ 龚香怡的心态和脾性正因为这次重生发生着巨大的转变,而龚家的其他人却一无所知。龚父回书房继续批改文件,龚黎昕循着记忆回到自己的房间,宋浩然则送林文博出门。 龚黎昕的房间就在龚香怡隔壁,很容易找。房间里的装饰非常简单,仅黑白灰三色,十分符合原来龚黎昕的性格。铺着黑色床单的大床旁边是一排书架,其上摆满了书籍,大床对面放着电脑桌,桌上的笔记本还开着,待机画面正不停转换。 龚黎昕小心翼翼的凑近笔记本,认真欣赏着上面的屏保,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书架吸引了过去,只因为书架上摆满了武功秘籍,各门各派,正道邪道,内功外功,一应俱全。 这些武功秘籍都是龚黎昕从网上或书店里买来的,这个认知令小少主愕然。他十分不解,既然在这个世界,武功秘籍唾手可得,却为何没有一个内家高手?甚至连稍微会些拳脚功夫的人都寥寥可数? 很快,他就从龚黎昕的记忆里找到了答案。原来,在这个世界,关于经脉的知识理论已经完全失传了,虽然人们知道何谓奇经八脉,却不知道该如何运转奇经八脉。奇经八脉的运转方法又称心法,是修炼内力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修炼内家绝学就好比修筑空中楼阁,完全是妄想。 龚黎昕从小受同龄的孩子欺负,心中极其渴望力量,某天看完周星驰的《功夫》后有如醒醐灌顶,疯狂的痴迷上了武功,也学着周星驰那样,买了很多本武功秘籍回来修炼。 他的举动充满了孩子式的幻想。孩子对自己的幻想总有种狂热的执着,虽然没有修炼出效果,他依然数年如一日的坚持了下来,每天睡觉前都要雷打不动的盘膝运气一会儿。 却不想,龚黎昕的身体竟是最具练武天赋的纯阴逆脉之体,即便他胡乱修炼一通,天长日久下来也积累了少许内力。这些内力存放在丹田里,龚黎昕不懂得运用,但也因此令他身体健康,耐打耐摔。如今小少主来了,竟捡了个现成的便宜。 弄清楚状况,小少主的心情十分平淡。他现在拥有这一排排足以令江湖人士疯狂的武功秘籍有什么用?不说他原本修炼的阴逆神功就是最顶级的内功心法,就说如今他已换了身体,换了时空,生命不再受到萧霖的威胁,变强的心也没有当初在地宫时那么迫切了。 不过有武功防身总是好的,小少主并不打算放弃修炼,只打算稍微减慢些速度,稳扎稳打。思维一直绕着武功绝学打转,他恍然忆起这个时空也有一本和逆脉神功十分相似的秘籍,叫《葵花宝典》。 葱白的指尖在一本本秘籍间滑过,小少主抽出《葵花宝典》快速浏览,看完后忍不住为记忆中的东方不败教主叹息。 这本秘籍分明也是为纯阴逆脉之体的人量身打造的,只是心法不如逆脉神功那样高深。想来,东方不败教主的身体既不是纯阴也不是逆脉,所以才要自宫。 为了获得力量竟然不惜自残,东方不败教主的心性真是十分坚韧!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竟那样屈辱的死去,着实可惜了!翻看着记忆里教主的悲惨结局,小少主捧着《葵花宝典》暗自摇头。

上一篇   现世

下一篇   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