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四一

老人和他孙子专心吃着饼干,八名特种兵劳累了一天,也觉得饿了,纷纷拿出干粮充饥,唯有宋浩然,细细摩挲钱包里的照片,漆黑的眼眸被深不见底的思念充斥。 “少将,吃点东西吧,及时补充体力。不然就没有力气找龚黎昕了。”一名部将拍拍他的肩膀,小声劝道。 “嗯。”宋浩然颔首低应,合上钱包,珍而重之的收进贴身的衣兜里,拿出一袋压缩饼干机械性的嚼着。 看看跟丢了魂似地少将,几名与他关系较亲密的下属对视一眼,无奈的摇头。 那少年一把一把往嘴里塞着饼干,连嚼都没嚼就大口咽下,差点没被噎着。他爷爷立刻上前给他拍背,好不容易让他缓过气来。 “你们是来找照片上那人的吗?”少年拍了拍胸口,喘着粗气问道。 “是的,没找到他我们不会回去,你们暂时在这里躲两天,我们会联络大部队来接你们。对了,这附近除了你们,还有其他幸存者吗?”一名特种兵见宋少将没有答话的意思,替他问道。 “见过,不过都死光了。他们胆子太大了,前面是死亡三角区,让他们别去偏要去,死了活该!”少年语气轻蔑,仿佛对自己窝在防空洞里等死的策略很得意。 众人静默,不再搭理他。这孩子说话有股子凉薄冷血的味儿,性格自私自利,胆小懦弱,令他们尤为不喜。宋浩然抬头瞥了他一眼,视线锐利如刀,冷飕飕的。这孩子的作态让他想起了龚香怡,他心头不自觉涌上一股戾气。 少年被宋浩然盯的瑟缩了一下,立刻闭嘴。又过了几分钟,他硬着头皮开口,“你那照片给我也看看吧,我爷爷没见过,兴许我见过。” 宋浩然垂头沉吟,最终把照片递了过去。只要有一丝线索,他都不会放弃。 少年接过照片,凑近灯光打量,宋浩然微眯双目,紧紧锁定他的动作和表情。过了半分钟,少年抬起头来,朝宋浩然看去,遗憾的开口,“这个人我见过,就在末世爆发那天,那天我正巧来这儿给爷爷送生活费。不过,他已经死了,被一群丧尸给吃了,就在巷子口前面那个转角。当时他朝我喊救命,但是丧尸太多,我没敢过去。对不起!” 少年说着说着红了眼眶,羞愧的低下头去。他爷爷表情讶异,见孙子难过,连忙伸手去拍抚他脊背安慰,而后歉意的朝宋浩然看去,眼里流露出几丝同情。 宋浩然面无表情的盯着爷孙俩,半天没接话,洞里气氛逐渐沉郁。 少年暗自咬了咬牙,抹去眼角的泪水,轻声说道,“大哥哥,你不要伤心了。末世就是这样,也许是这一刻,也许是下一刻,人随时都会面对死亡,你们想开点。他死了,你们怎么办?是不是要撤退了?能不能带上我和爷爷?” 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这个鬼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多待,天知道宋浩然一行走了以后,军队会不会来接他们,与其在绝望中等待,不如紧紧巴住眼前的人。 “你看见他的时候,他穿的是什么衣服?”宋浩然闭了闭眼,语气极为平静的问道,但漆黑的瞳仁里却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少年眼神微闪,暗自捏紧衣角,故作镇定的说道,“他当时受了重伤,浑身是血,又被一群丧尸围着,我没看清楚。” “呵”将少年心虚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宋浩然冷笑一声,忽然揪起他的衣襟,将他狠狠拉到自己面前,另一只手快速从腰间拔出手枪,大力抵住他的太阳穴,语气森寒,满带煞气,“你有本事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你说得对,末世嘛,随时都会有人死,你猜猜,下一刻你会不会死?” 少年感觉到太阳穴的重压和枪管的冰冷,腿脚一颤,竟被吓得失禁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大家还来不及反应,少年已经落到失去狼的宋浩然手里,命悬一线。老人惊的差点昏厥过去,其余八人连忙上前拦阻。 只可惜,暴怒中的宋浩然手劲奇大,任人怎么拉扯都不肯放开。一众部将们不敢硬来,怕手枪走火,只得不停规劝。 宋浩然眼睛腥红的盯着手里的人,对下属的话听而不闻。很明显,龚黎昕就是他的逆鳞,谁也不能碰触。他不管对方是不是未成年的孩子,未成年的孩子就有任性的权利?未成年的孩子为了自己活下去就能随意牺牲别人的性命?这是什么道理?他的黎昕也同样流落在外,正遭受着饥饿和恐惧,如果他真的信了,又有谁去救他?! 想到这里,宋浩然表情狰狞,扣着扳机的指尖动了动。 “这,这是什么情况?”千钧一发之际,一名中年男人一手拎着纸袋,一手拿着把沾满血迹的刀进来了,看见忽然多出的九人,表情惊讶,又见其中一人竟拿枪比着赵景的头,顿时悚然一惊,结结巴巴的问道。 “大海,快救救小景呀!”七旬老人连忙朝男人喊道。 “大海哥,快救我!”少年声音颤抖,涕泪横流。 “这位兄弟,有话好好说,小景还是个孩子!看你这身穿着,应该是个军人吧?军人就是这样的吗?拿枪指着平民的头?”男人连忙上前,试图拉开宋浩然的手。 宋浩然瞥了他一眼,毫无温度的目光令对方心头一窒,呐呐难言。宋浩然咬了咬牙,复又朝赵景看去,一字一句沉声开口,“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我不敢了,我说谎的,我全都是在说谎。我根本没见过他,我只是想让你们快点带我出去,我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呆了。他没死,他肯定没死!”少年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语无伦次的说道。 宋浩然紧了紧枪柄,锐利如刀的视线深深剜了少年一眼,终于松开青筋暴凸的手,将他狠狠丢了出去。老人连忙搂住滚到一边的孙子,往角落里躲去,离宋浩然远远的。虽然是孙子欺骗在先,但这人也太狠了,怎么能用枪比着一个孩子的头?! 其余人俱都松了口气,忖道:还好,少将最后找回了狼,没把人给毙了。 宋浩然虽然脾气暴躁,但一直恪守着军人的职责,从来没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做过什么。如此狠辣无情的一面,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 宋浩然握着枪,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坐在角落。其他人静若寒蝉,半点不敢发出声响,就怕惊扰了他。防空洞里静谧的落针可闻,连空气都凝滞了,令人倍感压抑。就在这当口,洞里响起一阵清脆的‘滴滴’声。 “少将,好像是你的通讯器响了。”一名特种兵见宋浩然没有反应,小心翼翼的开口提醒。 “嗯?”宋浩然猛然回神,迅速从腰间抽·出通讯器,按下通话键。 “喂,是宋大哥吗?”少年清脆婉转的嗓音清晰的从话筒里传来,宋浩然表情一怔,眉头一展,竟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宋大哥,你在吗?”没有得到回应,少年很有耐心的再问了一遍。 “在!宋大哥在!”费了天大的力气,宋浩然才压下声音中的哽咽和颤抖,坚毅的双目涌上一层泪意,眼眶也微微泛红。 听见少将温柔无比的声音,感觉到他身上的坚冰瞬间融化,散发出浓浓暖意,同来的部将们心中一动,俱都直起身,竖起耳朵,仔细辨认话筒里的余音。 “宋大哥,我好想你!”少年的嗓音软软糯糯,满带毫不掩饰的眷恋,由话筒径直送到耳边,刮挠着宋浩然的耳膜。宋浩然高悬的心脏缓缓落回胸腔,一阵阵悸动酥麻传遍全身,令他止不住的微笑起来,表情温柔万分。 “我也想你!”宋浩然低笑起来。 洞里的温度节节攀升,部将们相互对视,脸上俱都露出庆幸的表情。是龚黎昕!这个电话来得太及时了,再晚上那么几秒,少将就要疯了。 “宋大哥,你有没有受伤?现在在哪里?”话筒里,龚黎昕关切的问道。 “我很好,没有受伤,你好吗?现在在哪里?”宋浩然敛了笑意,眼里露出一丝焦虑,害怕听见不好的消息。 “我很好,现在和林大哥在一起。你在哪里?我来接你!”少年话音刚落,那头又传来一道低沉的男性嗓音,严肃的开口,“浩然,报一下你们的位置,我们坐直升飞机过来接你。” 宋浩然报出所在地,末了严正警告林文博道,“派人来接就好,不要让黎昕过来,很危险!” 那头沉默了一阵,林文博的嗓音再次响起,“刚刚看了地图,你们那里不适合飞机降落,最好找一个空旷的平地。中凌大厦旁有一个室外网球馆你们知道吗?去那里等我们!” “那个地方我知道!”听见话筒的余音,名叫大海的男人激动的开口。角落里的爷孙俩也缓过神来,满带期望的朝宋浩然看去,再也不觉得他可怕了。 宋浩然朝大海略略颔首,转而对着话筒说道,“知道了,就在那里接头。” “飞机一个小时后到,你们做好准备。”林文博慎重交待。 宋浩然低应,正想挂断电话,龚黎昕脆生生的嗓音再次传来,“宋大哥,不要怕,我很快就来接你,注意安全!” 宋浩然心头先是一阵酥麻,继而悚然一惊,连声对着话筒呵斥龚黎昕不准来。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闷的‘嘟嘟’声,气的他一拳朝地面砸去。 “少将,别气了,黎昕多有情有义呀!这么危险还来接你。”一名部下连忙安慰,见少将表情明显柔和下来,再接再厉道,“咱们提前去网球场,把那里清理干净,直升机一降落,立刻就登机,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宋浩然颔首,沉声道,“走吧,现在就去网球场!”想着很快就能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少年,他有些迫不及待。 大海在前面带路,宋浩然在他身边保护,爷孙俩被其余八人夹在中间,匍匐在车底,朝网球场爬去。

上一篇   40四十

下一篇   42四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