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四二

悍马车里,听龚黎昕和龚远航通话时,贺瑾还没觉着什么,等到龚黎昕微红了眼眶对话筒里说了一句‘宋大哥,我好想你’时,他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小孩和他在一起时一直是从容淡定,坚强独立的,从没见过他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候。在这一刻,他清晰的从小孩的身上看见了脆弱和依恋。这是只有在最亲密的人面前才会展露的感情! 意识到这一点,贺瑾心头说不出的烦闷,别开脸,面无表情的朝窗外看去,一双眼眸闪烁不定,晦暗不明。 林文博也微不可见的怔了怔,情不自禁的回忆起和小孩重逢的场面。没有任何思念的话语,小孩只是略微激动的唤了他一生‘林大哥’。林文博敛眉,压下莫名涌上心头的失落。 山火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已从一个山头蔓延到另一个山头,染红了半个天空,声势极为浩大。就算走出数公里远,浓烈的烟味依然萦绕在鼻端。 “哇靠!如果是以前,吴哥你这一把火放下去可是要坐牢的!”陆云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咋咋呼呼的说道。 吴明好笑的瞥了他一眼,没有接话。陆云感觉到车厢里忽然沉寂下来的气氛,没话找话道,“龚少,你要去救你宋大哥?那等会儿你们先坐直升机先走呗,咱可以自己开车去基地。这车性能太优越了,忒适合逃命,我舍不得丢!” 一直看着窗外的贺瑾瞥了他一眼,觉得那句‘你宋大哥’恁地刺耳。 “你要是喜欢这车,丢在路边,我明天叫人帮你拖回基地,晚上开夜车不安全。我联络了另一架直升飞机来接你们,不会让你们等。”林文博摸摸正想开口的龚黎昕的头,替他答道。这些人一路照顾小昕,在能力范围之内,他可以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 “唉,那感情好!谢啦林大哥!”陆云笑容非常谄媚。林氏横跨黑白两道,在林文博手里发展壮大,富可敌国,林文博是什么样的人物,陆云从他老爸那里曾听闻一二,对他的态度带着七分恭敬,三分讨好。 “不用谢,我还得感谢你们照顾小昕。”林文博淡然一笑。 “哪里哪里!其实是龚少一路照顾我们!”陆云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发自肺腑。 “你们等会儿要去救人?我也和你们一起去。”一直沉默的贺瑾忽然开口了,语气强势,不容人拒绝。他想看看小孩口里的宋大哥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让他如此念念不忘。这种攀比的心态来的莫名其妙,想压制都压制不了。 “不用了,不好让贺先生涉险。”林文博摆手拒绝。 “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再说了,以我和黎昕的关系,这点小忙岂有不帮的道理?”贺瑾勾唇,揽过龚黎昕的肩膀拍了拍,肢体动作无不在昭示着他和小孩的亲昵关系。 “谢谢贺大哥。”单纯的小孩欣然接受了贺瑾的好意,并奉送诚挚可爱的甜笑一枚。 贺瑾剑眉微挑,墨如点漆的眸子里带上浓浓的笑意。林文博不自觉抿紧薄唇,脸色暗了暗,终是没再开口推拒。 一行人离向阳镇越来越近,路上和两旁的菜地里聚集起越来越多的丧尸,挤挤搡搡地朝狂猛的山火走去,视两辆车如无物,丝毫没有扑上来攻击的意图。 “他们对光线,声音,气味,热源都十分敏感,这会儿被山火吸引了,不会管我们,加速,碾过去!”林文博见陆云踩了刹车,有些犹豫不定,立即开口提点。 “唉,好!”陆云咬咬牙,猛的踩下油门,向前方道路上的一群丧尸撞去。厚厚的钢板把一具具丧尸撞的倒飞出去,砰砰声不绝于耳,坚固的车身却半点没有凹陷的痕迹。车轮碾过丧尸的肢体,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令人毛骨悚然。但习惯以后,竟给人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 陆云嗷嗷叫着将油门一踩到底,表情极度兴奋,和刚开始时被丧尸吓到腿软的样子有天壤之别。 “林大哥,这车子忒牛逼了,你明天一定得帮我拖回来!”他边开边兴冲冲的说道,完全忘了这车是从龚家的车库里开出来的。 车厢里经他这么一闹,气氛热烈了很多,众人都纷纷打起精神,露出放松的表情。林文博嘴角微弯,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等他们到达汇合地点,丧尸已全被山林大火吸引走了,两架直升飞机的轰鸣声竟没有引来任何麻烦。一行人连忙登机,朝各自的目的地飞去。 ﹡﹡﹡﹡﹡﹡﹡﹡﹡﹡﹡﹡﹡﹡﹡﹡﹡﹡﹡﹡﹡﹡﹡﹡﹡﹡﹡﹡﹡﹡﹡﹡﹡﹡﹡﹡﹡﹡﹡ 城里,宋浩然一行在罗大海(之前的片警)的引导下终于爬到了网球场附近。很幸运,网球场就在路边,四周设有钢丝防护网,把一群群丧尸隔绝在外。由于是会员制,网球场的铁门紧锁着,需要拿会员卡刷开。 一行人屏声静气的趴在车底,等一群丧尸晃晃悠悠的走远,宋浩然朝一名最善于开锁的下属看去。那人心领神会,飞快窜出车底,手指在读卡器上拨弄了两下,不到半秒便打开了网球场的铁门。 那人推开门,朝车底的同伴招手,示意他们赶紧跟上。宋浩然朝爷孙俩看去,让他们先走。名叫赵景的少年死死趴在车底,拼命摇头,半点不敢动弹。 宋浩然脸色漆黑,一把揪住赵景的衣领,把他拖出车底,夹在腋下朝铁门跑去,他爷爷也在罗大海和另一名特种兵的搀扶下安全抵达了网球场。 声无息的锁上铁门,九人迅速把网球场内的十几只丧尸干掉,又把球场中间的网兜割断,挪到一边,然后跑进更衣室隐蔽下来。爬了一路,他们手肘和膝盖的布料都快磨破了,人也疲惫不堪,直接盘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赵景一进更衣室,立刻缩进他爷爷怀里瑟瑟发抖,他爷爷爱怜的搂着他,不停拍着他的背小声安慰。这幅画面看似温馨,但在场的人莫不暗自摇头。末世的孩子,如果不能迅速坚强独立起来,一定活不到成年,老人这种做法不是爱孩子,是在害孩子。 宋浩然本来还有些担心龚黎昕,但见这祖孙两,又觉得让他来救自己未尝不是一次磨练。他会护着黎昕长大,却绝不会用这样的方法,而是陪伴黎昕共同经历风雨。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更衣室外传来一阵螺旋桨的哒哒声,惊醒了沉思中的众人。 “飞机来了!”众人一喜,立刻打开更衣室的门朝黑漆漆的天幕看去,直升机上的灯光像启明星一般闪耀,照亮了他们的眼睛。 “可以出去了,注意四周情况。”等了几分钟,待直升机飞到网球场的上空,开始缓缓降落,宋浩然沉声命令道。 九个特种兵将三个平民护在中间,一边向网球场中心跑,一边端着枪戒备。网球场外已有不少丧尸听见了螺旋桨的声音,正缓缓朝这边聚拢。 驾驶员见状,立刻加快了降落的速度,机上的龚黎昕等人纷纷探出头,朝下看去。飞机离地面越来越近了,还有200米,100米,50米…… 就在这当口,丧尸群里忽然冲出两个瘦小的身影,速度快的诡异,没几秒钟已攀上了钢丝防护网,像壁虎般飞快的爬进了球场,落到地面。 那是两只进化丧尸。一只是个八·九岁,穿格子裙的小姑娘,一只是个穿白大褂,个子矮小的医生。两只丧尸皮肤溃烂,但四肢本该萎缩的肌肉却特别强壮,五指也长出了纯黑色,比刀锋更加锐利的指甲,浓重的夜色也不能掩盖其上流转的寒光。 “注意身后!”宋浩然在两只丧尸冲出来的那一刻就发现了它们,立刻高声喊道。 众人闻言立刻调转枪头,对着两只闪电般袭来的丧尸一顿狂扫。打头的格子裙左冲右突,躲避迎面而来的子弹。眼看就要袭到众人跟前,它忽然脖子一仰,被密集的子弹洞穿了眉心,从半空中砸落在地,顺着惯性滑倒一名特种兵的面前。 那名特种兵盯着格子裙锋利的五爪和强健的四肢,握枪的手出了一层细汗。但不等他回神,后面的白大褂又随后跟到。他的动作更加灵敏,竟是一连避开了好几簇密集的子弹,尖利的五爪朝宋浩然伸去,目标是他的心脏。 宋浩然也同时摊开掌心,一枚小小的火球迎面朝白大褂射去,狠狠砸进他的头盖骨,随着‘砰’的一声闷响,火球爆开,将白大褂的脑袋炸开了花。 从两只丧尸发起进攻到双双暴毙仅过了短短五秒,但这五秒却是那么惊心动魄。机上,地上的众人都被宋浩然凭空投射的火球镇住了。 龚黎昕在丧尸发起进攻的时候就看出了宋浩然正是蓄势待发的状态,因此并不担心。林文博和贺瑾却惊出了一身冷汗,暗暗为宋浩然准确的判断力和强悍的异能感到诧异。那个火球看似很不起眼,威力却是不小,且宋浩然施放后并没有脱力的情况,可见他还没有用尽全力。 贺瑾此刻对宋浩然已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这个男人,实力不在他之下。不知为什么,他心里产生了一种浓重的危机感。

上一篇   41四一

下一篇   43四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