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四三

宋浩然一举爆掉了白大褂的头,红红白白的脑浆和血肉摊了一地,场面极为可怖。 在直升机投放的光柱照射下,一地狼藉中似乎有一道亮光忽隐忽现,宋浩然心中微动。 能量晶核?初级丧尸进化到一级之后,脑中会结出一颗透明六棱形能量晶核。这种晶核适合任何异能者吸收,用来增加实力。进化到二级,丧尸也会具有不同系别的异能,晶核也会分出不同的颜色,级别越高,颜色越深。届时,异能者只有靠吸收与自己同系的晶核才能增长实力。 脑海中浮现龚香怡对丧尸晶核的一段描述,宋浩然眸色闪了闪,抽·出腰间的匕首,拨开糊作一团的脑浆,其中果然躺着一枚六棱形晶核,正闪耀着比钻石更加璀璨的光芒。如不是亲眼所见,宋浩然绝想不到,丑陋的丧尸体内竟然会生长出这么纯洁美丽的宝石! “不好!宋大哥小心!”正在宋浩然弯腰的那一刻,龚黎昕忽然面色一紧,用内力朝下方喊道,同时跨出机舱,朝宋浩然的方向飞身而去。 “黎昕!(小昕)”林文博和贺瑾目眦欲裂,齐齐伸手想要拉住他却都慢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迅速坠落。这里离地面足足有四五十米,十多层楼那么高,落下去后龚黎昕会怎样?两人不敢想象。 机上的另外两名特种兵和驾驶员也都惊呆了。龚黎昕这是在干什么?担心宋少将也无需跳机自杀呀!这是要殉情呢还是咋的? 地面的众人听见清晰的预警声,也齐齐抬头朝直升飞机上看去,正好看见少年纵身一跃的那幕,瞬间怔楞当场。 “黎昕!”宋浩然顾不上晶核了,赤红着眼朝龚黎昕坠落的方向奔去。然而,奔出两步,令众人更加惊异的事情发生了,少年并不是垂直下落,而是像武侠片里的绝世高手那般,斜斜朝宋浩然的方向飞去,身姿轻盈飘逸,说不出的优雅灵动。 众人大张的下巴又掉了几寸,凸出的眼球有些收不回去。已经站起身朝下探看的林文博和贺瑾这才缓缓坐回原位,不约而同的按住左胸口。刚才那一秒,他们的心脏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 少年来势从容不迫,但速度却半点不慢,一秒不到已落到宋浩然身边,把他往自己身边一拉,同时朝空中踢出一脚。 砰的一声闷响,一小团黑影被他狠狠踢出,倒飞数丈,砸在钢丝防护网上。 众人定睛一看,那竟是一只两三岁的幼儿丧尸,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露出其下的皮肉,小小的四肢上鼓着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发达肌肉,不光手指,连脚趾也长着长而锋利的黑色指甲,正勾着防护网上的铁丝,吊在半空。 由于身体幼小,它早早就度过了僵硬期,进化成了一级丧尸,速度奇快,在黑暗中穿梭,来去无踪,连残影也难以捕捉。如不是龚黎昕目力过人,它方才就已经得手了。 无怪几只进化丧尸接连冲着宋浩然出手。就像异能者可以摄取丧尸的晶核那样,丧尸吃掉异能者也同样可以增长实力。所以,宋浩然在它们眼里就是一道美味大餐,诱惑力不小。 “是,是小鬼!”看清黑影的形象,爷孙俩和罗大海立刻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腿脚一阵阵发软。他们亲眼看过小鬼是怎么吃人的,那恐怖的景象深深刻印在他们心底,成为他们终身忘不掉的梦魇。 其余人早就听老人描述过小鬼的可怕,见识到它无与伦比的速度后,也不免有些慌乱。宋浩然率先拿起枪,朝小鬼猛射。众人这才惊醒过来,纷纷举枪回击。 密密麻麻的子弹朝小鬼飞去。小鬼放开勾住铁丝的指甲,迅速落到地面。子弹叮叮当当打在防护网上,溅起无数火星。 不等众人调转枪头,它后腿一曲,猛然弹起,像炮弹般朝龚黎昕射去。 “小心,不要被他粘上!”罗大海高声警告道。这是小鬼惯常吃人的动作。它弹到谁身上就立刻咬开那人的皮肉,钻进那人的躯体,把那人一寸寸从里到外都吃空,动作比闪电还快。 然而,他的警告丝毫没有作用,小鬼的来势不比子弹慢分毫,等众人的枪管跟上它的身影时,它已袭到龚黎昕近前,小嘴大张,露出两排比鲨鱼更加锋利的牙齿。 宋浩然神魂欲裂,想扑到龚黎昕面前替他遮挡,却被他伸手拂开,想发出一个火球攻击,却没有时间让他凝聚异能。他只能瞪着眼干看,连呼吸都停止了。 飞机上的贺瑾和林文博刚落回原处的心脏又悬了起来,情绪几次大起大落,他们负荷不了,竟觉得胸腔闷痛。 然而,最该担心的人此刻却是一脸的淡定从容,只微微抬起玉白的小手,摊开掌心,迎上小鬼锋利的牙齿。 小鬼径直撞进龚黎昕的掌心,牙齿并没有如它预想的那样咬穿这人的皮肉,反而似磕在了钢板上,寸寸碎裂。 龚黎昕两腿微微分开,身姿挺拔,如松如竹,手平行伸直,五指微微收拢,扣住小鬼的头颅,轻而易举就将横扫整片地区的最强丧尸给制住了。 小鬼伸出利爪抓挠少年的手臂,然而连钢铁都能轻易划破的锋利指甲却没能在少年白皙光滑的肌肤上留下一丝半点的痕迹。有内力护体,龚黎昕的身体随时可以转化为这世界上最坚不可摧的武器,岂是一只小小的一级丧尸能够对付的? 静默,场中除了螺旋桨的轰鸣声外一片静默。驾驶员甚至连降落都忘了,就那么停留在半空中,痴痴看着下面掌控了全场的少年。 ‘咔哒’,微小的碎裂声从龚黎昕的掌心传来,随即,小鬼凄厉的尖叫起来,高分贝的声音穿破了众人的耳膜,将他们的心神唤回。 龚黎昕面无表情,继续收拢五指,‘咔哒咔哒’声不绝于耳,终于,‘噗’的一声闷响,小鬼的头颅被他生生捏碎,躯体也随之砸落地面。 刚回神的众人又呆住了。 轻蹙秀气的眉毛,龚黎昕甩掉手里沾上的污血,瞥见小鬼脑浆中璀璨的晶核,他眸子微闪,掌心一摊,吐出一丝内力,悄无声息的将其凌空吸入掌心,而后放入衣兜里。 他的动作太快,众人又被他的彪悍给镇住,竟无一人发觉。 “快上飞机!”不等众人回神,飞机已缓缓降落到地面,贺瑾和林文博跳下机舱,厉声催促,脸上还带着惊魂未定的表情。 网球场外已密密麻麻挤满了丧尸,正奋力摇晃着防护网朝他们嘶吼,场面可怖,令人头皮发麻。 “走!”宋浩然收起脸上的惊愕,一把抱起龚黎昕,朝直升机大步奔去。其余人合上快脱臼的下颌骨,一刻不敢耽误的跟上。 两分钟后,众人俱都安全登机,直升机缓缓攀上高空,与下面的尸山尸海渐去渐远。 “黎昕?”宋浩然把龚黎昕死死摁坐在自己腿上,箍着他纤细的腰肢,头低垂着,深邃的眼眸锁定他精致如昔的容颜,不确定的喊道。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不想问,只想紧紧抱住眼前的人。 “宋大哥!”龚黎昕侧坐在他怀里,反手搂住宋浩然的胳膊,眉眼弯弯的叫道。 “黎昕,真的是你!太好了!”宋浩然吐出一口浊气,眼眶泛着潮红,双手捧住少年的后脑勺,头一低,情不自禁在他柔软的发丝上落下无数个亲吻,动作急切。 贺瑾摆放在身侧的拳头暗中握紧,想要上前狠狠分开两人,却又找不出任何理由,只能强忍住内心的郁躁,看向窗外。小孩不是他一个人的,他此时此刻才惊觉到这一点,心中闷痛难言。 “宋大哥,我好想你!”龚黎昕软着嗓子开口,边说边直起身,在宋浩然脸颊印上几个回吻,清澈的猫瞳氤氲着一层水汽,朦朦胧胧的,看得人浑身酥软。他天性率真,又没接触过外界,并不似寻常古人那样,觉得亲吻和交·合是羞耻的事。 宋浩然心头狂跳,眼眶一热,差点涌出泪水。自从懂事以来,他就再也没哭过了。把小孩搂进怀里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怀抱,心底,甚至是灵魂,都被填满了,激动的情绪难以自控。 迅速把头埋进龚黎昕散发着馨香的颈窝,他小心的掩饰自己的失态。 林文博默默睇视相拥的两人,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但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上扬的嘴角有些僵硬,目光有些黯淡。对比自己和龚黎昕重逢的场景,他赫然发现,好友在龚黎昕心目中的地位比自己高的多。莫名的,他心中泛起一阵阵酸楚。 机上的其他人频频朝龚黎昕偷觑,心中惊疑不定。这个被宋少将抱在怀里撒娇的孩子真的是网球场上横扫小鬼的那个绝世高手吗?反差也太大了点吧?! “抱够了吗?抱够了就让黎昕坐回位置上,现在是在直升飞机里,你这样很不安全。”贺瑾忍了又忍,终于在小孩回吻宋浩然时爆发了,语气冷肃的开口。 “你是?”宋浩然抬头,朝贺瑾看去,锐利的鹰目不着痕迹的快速打量对方。 “贺瑾。”吐出两个字,贺瑾便不再说话,深邃的眼眸也同时在打量宋浩然。 两个男人俱都身材高大,五官俊美英挺,打眼一看,气质上有些相像,再一细探却能发现:宋浩然眉眼间锋芒毕露,带着一股正气,贺瑾却是沉稳内敛,但一双眼眸却透着残忍无情。 这细微的差异和两人的职业有关。虽然都是军人,但宋浩然是正规军,骨子里刻进了军人的浩然正气。贺瑾却是雇佣兵,谁出钱就给谁做事,烧杀抢掠无所不为,残忍无情早已成了天性。 仅一眼,两人就对对方产生了莫名的危机感和敌意,挺直脊背,用眼神较起劲来。 林文博见他们对上了,嘴角一勾,将宋浩然腿上的小孩拉到自己身边坐好,揽着他的肩膀,从兜里掏出通讯器,温声道,“黎昕,给龚叔打个电话报平安,告诉他,我们一个小时后抵达基地。” “嗯。”龚黎昕乖巧的窝在林文博的臂弯里,拨通了龚父的号码。林文博垂头,温柔的睇视他喜笑颜开的灵动表情,笑容中带着微不可见的满足和宠溺。 宋浩然和贺瑾见龚黎昕已被林文博拉走了注意力,立刻泄了气,收起眼里的敌意,面无表情的靠坐回原位。 因为林文博‘姐夫’的身份,两人都没对他设防,等到日后警觉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上一篇   42四二

下一篇   44、四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