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四四

44、四四 在接到儿子第一个报平安的电话时,龚远航就开始撤回北郊的军队。军队也刚刚经历过一场浩劫,幸存的士兵都已疲惫不堪,急需一段时间休整,休整过后才有余力去救援民众。为了一己私利而劳动那么多人,这种事龚远航还是第一次做,心里有压力,也有愧疚,却没有后悔。 人到了末世,物资固然珍贵,但感情也不能缺失。失去了朋友和亲人,拥有再多的物资又有什么用?到最后也不过是孤单等死罢了。 龚远航年纪不小了,精力有限,如不是为了保护一对儿女,他也不会想要把军队牢牢抓在手里。他从来都不是个有野心的人。 等龚远航返回基地时,龚黎昕第二个报平安的电话也到了。听背景音应该是在直升机上,但神奇的是,龚远航却能清晰的听见儿子的一字一句,仿佛儿子就在他耳边低语,交流毫无障碍。 挂掉电话,龚远航去见了林老爷子,告诉他一行人即将平安归来的好消息。两人坐在办公室里叙话,语气诸多感慨,不过两日两夜,却仿佛隔世而生一般。 “爸爸,文博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找到弟弟了吗?”龚香怡听见军队回营的响动,推开了龚远航的办公室。 “你没给他们打电话吗?”龚远航皱眉问道。 “我没有他们电话号码。”龚香怡在两人对面的单人沙发上落座,脸上带着难堪的神色。 龚父三人走的极其匆忙,竟没有一个给她留下通讯方式,想要问林老爷子,每次去敲林老爷子的房门都没得到回应,她还以为林老爷子早就休息了,不想却见他在办公室和父亲叙话,看意思分明是不想搭理自己。 林茂眼皮抬了抬,苍老的脸上带着淡漠的神色。 龚远航略略颔首,道,“他们一小时后就回来,和你弟弟一块儿。” “弟弟没事?”龚香怡杏眼圆睁,惊诧的问道。她以为龚黎昕走出家门,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这是他此生此世既定的命运,她对这一点深信不疑。然而,龚黎昕如今回来了,且还是作为一名异能者回来了,这完全偏离了她的预想,也迥异于上一世的经历,如何能不叫她惊诧? “你好像有些不能接受?”见女儿眼里有怀疑,有诧异,却偏偏没有应有的喜悦,龚远航脸色沉了沉,问道。 林茂也朝龚香怡看去,眼里带着审视。 “不是的。”龚香怡正色,连忙摆手,“我,我只是有些担心,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弟弟。毕竟是因为我的疏忽才致使弟弟流落在外,受了很多苦,我怕他回来后会因此怨恨我。” 龚远航眸色微暗,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沉声问道,“香怡,说实话,你真的是因为疏忽才弄丢你弟弟的吗?” “爸爸,你什么意思?”龚香怡坐直身子,声音有些颤抖。 “你什么性格我了解,你毕竟是我的女儿,我养了你25年。”龚远航叹气,林茂也微不可见的摇头。 龚香怡脊背紧绷,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 龚父继续接口,“你心细如发,做什么事之前都会反复思量,避免失误,绝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忘了告诉弟弟,一时大意没看住他,这些话,我从来不信。你是故意放他走的?因为害怕他会变成丧尸,对你构成威胁,对吗?” 龚父直勾勾的盯着龚香怡,仿佛要看穿她的灵魂。如果不在女儿面前戳破她的谎言,让这谎言继续掩埋,继而一点点烂在她的心里,迟早会对她的心性造成影响。 女儿越来越冷漠,对生命的消亡有种麻木的心态,连亲人的死活也不看在眼里。这种改变让龚父心惊。若再不用重锤敲醒女儿,而是息事宁人,让她蒙混过关,也许日后女儿还能做出更加残忍的事,这是龚父最担心的一点。 “爸爸,我没有!你怎么能这么想我?”龚香怡面色惨白,矢口否认。 “不要再骗我了,我和你林祖父活了大半辈子,别的不敢夸口,一双眼睛却绝不会看错的。”龚远航颓然的靠倒在沙发上,眼里满是对女儿的失望。 林茂淡淡睨了龚香怡一眼,目光中没有丝毫多余的感情,用极致的淡漠诉说他早已看透的事实。 龚香怡尖利的指甲嵌进了掌心。她垂眸,久久不语,再抬眼时,语气里满是讥讽,“爸爸,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明明可以把弟弟带到部队,却偏要把他留在家里,难道不是因为害怕他变成丧尸,你不忍心下手吗?你选择了逃避,我为什么不行?我不想杀死他,让他出去自生自灭不是更好?和你比起来,我又有什么错?有当父亲的把危险留给自己女儿的吗?” 话音未落,龚香怡已泣不成声。 龚远航完全被她的话惊住了,好半天回不过神来。他没想到女儿竟然是这么想他的。作为一个父亲,他也有盲目信任自己孩子的时候,他潜意识里一直觉得儿子不会有事,所以想让他待在更加安全的环境里。同时为了女儿考虑,他留下了大量武器,枪支弹药,各种刀具,都放在女儿触手可及的地方。就算最后儿子变异,女儿果真杀死了儿子,他也不会有丝毫责怪。 他以为他这个父亲已经做了该做的一切,却没有想到女儿对他的误会这样深。 龚远航苦笑,想要解释,但见女儿眼底暗藏的恨意,终是什么都没说出口。解释什么呢?女儿心性敏感,最爱钻牛角尖,既已认定错的是他,他说什么也没用。 龚远航垂头扶额,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林茂拍拍他的肩膀,无声安慰。他看出来了,龚香怡那一大堆道理都只是在强词夺理,以掩盖她蓄意谋害亲弟的事实。但她对龚远航很了解,知道什么样的话可以重创对方,让对方失去判断力。 这样自私冷血的女人,令林茂愈加厌恶。但这到底是龚远航的家事,他若插口就有挑拨离间的嫌疑,是以,他选择了缄默,心底却暗暗忖度,要尽快把孙子存放在龚香怡那里的物资拿回来。 “算了,既然你弟弟平安无事,这件事就过去了,以后我们都不要再提。”龚父抹把脸,无力开口,“等你弟弟回来,你去跟他道个歉,不要因此生分了。我没多少日子可活了,你们姐弟终究要相互扶持着走下去。记住,你们是亲人,相依为命的亲人。” “知道了爸爸。”想到父亲这时候身体已经每况愈下,再不久就会患病,龚香怡眸色一暗,立刻答应下来。 “去吧!”龚远航疲惫的挥手。龚香怡歉疚的瞥他一眼,慢慢走出办公室。 “她性子坏了!”待龚香怡走远,林茂终是忍不住开口提点,“她预言的能力让她对末日过早有了代入感,对生命极度漠视。在她眼里,恐怕黎昕在走出家门的一刻就已经成了死人,被她彻彻底底舍弃。你不要指望她以后会照顾黎昕。” 龚远航巨震,半晌后长叹道,“漠视也好,舍弃也罢,随她去吧,我如今管不了她了。在我有生之年,只要他们姐弟俩不要结成仇人就好。黎昕我会让他尽快独立起来的。我没了,总归还有浩然和文博,他们会帮我看着的。” 林茂闻言心有触动,也跟着长叹一气。 一个多小时后,直升飞机顺利抵达基地。龚远航和林茂立刻打起精神,去停机坪迎接。龚香怡乖顺的站在他们身后,面色复杂的仰望天空。陆云和吴明也站在角落,迎接贺瑾归来。 直升机缓缓降落,不等机身停稳,一个瘦小的身影从机舱里跳下来,飞快朝龚父奔去。龚父立刻张开双臂,抱住扑入自己怀抱的小儿子,原地转了个圈,脸上露出了连日来第一个笑容。 这一年时间里,儿子不像往日那么惧怕他,反而总是找时间陪他看书,聊天,对他表现出深深的依恋,父子之间的感情早就变的亲密无间。 但这种变化,忙碌的龚香怡却错过了,因此见到两人的互动,她脸上惊诧万分,一时怔楞在原地,忘了上前迎接。 宋浩然笑着走到父子两身边,虚扶住被龚父放下地,没来得及站稳的龚黎昕的腰肢,以防他摔跤。林文博伸手,和迎上前的林祖父拥抱,并在他消瘦的脊背上拍了拍,无言的表达自己的安慰。 龚黎昕抱完龚父,又来抱林祖父,眉开眼笑,无忧无虑的样子惹的两人开怀不已。 这边,等龚香怡回神时,她已插不上手了,只能拘谨的站在角落,像个与这些人毫无关系的旁观者,心中既尴尬又懊恼。 随后下机的贺瑾也站在角落,远远的看着小孩绽放比漫天星光更加璀璨的笑容,心底的失落和酸楚如潮水般袭来。 “贺哥,别看了,龚少一家人团聚,咱也团聚去。跟你说,这基地忒棒了,设施相当完善,住的房间干净整洁,吃的东西丰盛美味。我特意给你留了一盘红烧肉,还有几瓶啤酒,走,咱宵夜去!”陆云上前拉扯他胳膊,喜滋滋的说道。 “只有啤酒吗?”贺瑾深深睇视一眼被人群包围的小孩,转回头,哑声问道。 “你要想喝白酒我可以帮你去弄。龚叔人很好,听说是我们带龚少回来的,特意吩咐下面说咱要什么就给什么!”陆云搓着手,迫不及待朝后勤部跑去。难得贺哥想喝酒,他肯定奉陪到底。要知道,贺哥为了保持头脑清醒,向来是滴酒不沾的。 “多弄几瓶,喝醉了今晚睡个好觉。”贺瑾朝陆云兴匆匆的背影交待道。 回到军区大院,看见小孩原封未动的房间时,他原本以为龚家已经彻底放弃了小孩,便一心想带他离开。但见龚远航失而复得的激动表情,事情明显和他的想法有出入。不管其中隐藏着什么内情,只要小孩平安快乐就好,他失落过后很快就释然了,但到底有些意难平,只想痛痛快快的喝两杯,排遣心中莫名的烦闷。 陆云没回头,晃晃手答应一声。吴明则满带理解的看了贺瑾一眼,暗忖:末世来临,我还当贺哥是铁打的,能一直从容不迫呢,没想到他心里也有压力,需要借酒消愁啊!

上一篇   43四三

下一篇   45四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