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四五

儿子平安归来,龚远航着实松了口气。领着儿子回房间,把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一番检视。 “爸爸,我没受伤。”龚黎昕拍拍父亲放在自己肩头的手背,安慰道。 “知道你没受伤。不过两天两夜没见你,爸爸像两辈子没见你一样,让爸爸好好看看都不行吗?”龚远航揉着儿子的头,爱怜的说道。 “行,爸爸你看吧。”龚黎昕边说边展开双手,一本正经的在龚父面前转了两圈,把龚父逗得朗笑出声。儿子从来不搞笑,也没有幽默细胞,但是他可爱率真的举动总能带给周围人快乐,哪怕末世降临,他一个人曾经流落在外饱经磨难,这一点也没有丝毫改变。 龚父感觉很欣慰。和冷漠无情的女儿相比,他心中的天平不知不觉倒向了乖巧可爱的儿子。 敛去笑意,龚父正了正神色,将龚香怡具有预言和空间异能的事告诉给儿子知道,又将丧尸的详情细细介绍给儿子,让他事先有个心理准备。 “黎昕,你姐姐有空间异能的事,爸爸希望你能保密。如果让别人知道,你姐姐会有危险。你姐姐这次不是故意把你弄丢的,她也很内疚,希望你不要怨恨她。你们终究是姐弟,是相依为命的亲人。知道吗?” 龚父徐徐开口,语气有些不自然。女儿害了儿子,他却还要替女儿遮掩,替女儿的安危来劝告儿子,他心里有些不适。但不这样他又能如何?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总不能看着姐弟俩反目成仇,互相伤害吧。 “嗯。我知道了。”因为是父亲的要求,龚黎昕丝毫没有勉强的答应了。 “好孩子。”看着儿子清澈见底,半点不见阴霾和怨恨的眼眸,龚父释然一笑,揉乱他头顶的发丝,温声道,“你也累了,早点去休息吧。对了,把你宋大哥和林大哥叫来,我有事交待。” “好。”龚黎昕乖乖点头,出门唤了林文博和宋浩然便回到自己房间。 走进浴室,洗掉满身尘埃,龚黎昕从登山包里拿出贺瑾给他收拾的一套休闲服换上,而后从换下的裤兜里掏出那枚晶核,仔细研究起来。 晶核有一枚硬币那么大,六菱形,一丝杂质也没有,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尤为晶莹剔透,比品质最纯的钻石更加夺目。 龚黎昕将它举起来,对着灯光研究了半天,又将它托在掌心,暗自渡了一丝内力进去,晶核还是那枚晶核,半点异常也没有。 没什么特别啊!?龚黎昕偏头,定定凝视手心的晶核,表情十分费解。又捣鼓了十几分钟,他终于停手,把晶核藏进枕套里,因为他听见龚香怡的脚步声正朝自己房间靠近。 “黎昕,你睡了吗?我想和你谈谈。”龚香怡边敲门边低声说道。 “进来吧。”手掌隔空虚抓,反锁的门栓咔哒一声解开,他盘坐在床上,淡淡开口。 龚香怡推开房门,缓缓踱步到他床边坐下,带着一脸的关切和歉疚,低声说道,“黎昕,这两天你受苦了。都怪姐姐,只顾着整理东西,竟然没有看住你,对不起!”她边说边伸出手,准备去抚弄龚黎昕柔软的发顶。 龚黎昕面无表情的偏头,躲开她伸来的手,一字一句缓缓开口,“姐姐的歉意我不接受。因为我知道,你是故意放任我离开的,你想让我一个人在外自生自灭。”幽禁地宫十六年,又被魔头萧霖养大,他并不是纯良的小白兔,可以任意欺骗。 龚香怡脸上温柔可亲的笑容瞬间冻结,手也僵在半空忘了收回。过了约半分钟,她才堪堪醒神,哑声开口,“黎昕你在胡说些什么?姐姐怎么可能那么做?姐姐爱你!”说到最后一句,她的语气极不自然。 “不是的,姐姐恨我。”龚黎昕认真的摇头,“我离开的时候姐姐就在窗边,冷漠的看着我。你的视线,我能感觉得到。”那满带敌意和仇恨的目光,以他卓绝的五感,怎么可能无知无觉? “你……”龚香怡张嘴,想要辩解,可对上龚黎昕亮如寒星,洞彻一切的目光,她竟鬼使神差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姐姐为什么恨我?”不耐听龚香怡的辩解,龚黎昕继续追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在他的记忆里,他们姐弟俩向来是和睦的,没有任何深仇大恨。 “我怎么会恨你呢?你这孩子,肯定是吓坏了,有些胡言乱语。”龚香怡坚决否认,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牵强的微笑。 天知道,她多想狠狠勒住眼前人的脖子,大声告诉他,是的,我恨你!我恨不得你去死!可是她不行,她不再是那个被人肆意玩弄,变的残破不堪的龚香怡了,她不再是那个连被丈夫碰触也吓得惊叫连连的龚香怡了。在她重生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决定永远埋葬那满是污秽的过去,她现在是暂新的,干净的。所以,她不能说,再大的仇恨,她也不能说。 “是不是胡言乱语,你知道,我也知道。”龚黎昕淡淡开口,没了追问的兴致。不论龚香怡恨不恨他,她都无法对他构成任何威胁,他用不着对她上心。 顿了顿,龚黎昕继续开口,平淡的表情仿佛在谈论天气,“姐姐任我自生自灭,今后我对姐姐也会置之不理。如果姐姐想要害我,我亦不会容忍的,我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姐姐。” “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龚香怡张口结舌,处于极度震惊中。眼前咄咄逼人的少年和她记忆中阴沉寡言的龚黎昕简直是天壤之别,令她心头一阵慌乱。慌乱过后更是遍体生寒,只因她不会错认龚黎昕眼里明晃晃的杀意。此刻,她清晰的认识到,龚黎昕是认真的,只要她再招惹他,他真的会动手。 是了,她差点忘记了,龚黎昕也是有脾气的,只不过他会把所有的怒火憋在心里,静静等待合适的机会爆发。如今有了异能,不再像上一世那样需要仰赖他人鼻息过活,所以也不再掩饰本性了吗?龚香怡默默忖道,心头却有些释然。 这样也好,她早就不想和龚黎昕表演什么姐弟情深了,撕破脸反而更合她意。龚黎昕明着和她作对,她半点不惧,想要耍阴谋诡计,她也接着,不要以为有了异能,这个末世就能任他横行了。 薄薄的窗户纸被捅破,龚香怡立刻收了脸上的伪装,睨着龚黎昕冷笑起来,“呵说得好!既然你已把话说穿,我也不跟你来虚的。龚黎昕,以后你若再害我,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记住我的话!” ‘再害我’?原主害过龚香怡吗?这话什么意思?龚黎昕偏头,眨巴着清澈的大眼,表情困惑。 “哦?是吗?你怎么让黎昕生不如死?不如跟我说说。”宋浩然双拳紧握,表情狰狞的站在虚掩的门边。在他身后是面色凝重的林文博,正用极度陌生的眼光看着龚香怡。 两人见过龚远航便想来看看小孩,却没想到会听见这么匪夷所思的对话。即便心中早有怀疑,宋浩然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对方不是龚叔的女儿,他会立刻冲进去,折断对方的脖子。但此时此刻,他唯有忍耐,忍到面目都有些扭曲。 “你们,你们什么时候来的。”龚香怡面色惨白如纸,结结巴巴的问道。 “来了一阵了。”林文博深深睨视她一眼答道。 “那你们也听见他的话了吧?他说要杀了我!”龚香怡指着龚黎昕,气急败坏的说道,声音高昂尖利,刺痛人的耳膜。 林文博推着浑杀冒戾气的宋浩然进房,反手关上房门,疲惫的靠坐在沙发上,声音暗哑,“听见了,不过,只要你不动黎昕,黎昕绝不会动你。” 龚香怡闻言面容煞白,半晌说不出话。惊愕、痛恨、不敢置信,各种负面情绪统统交织在她脸上。她绝没有想到,连林文博也会帮龚黎昕说话。 宋浩然径直坐到床边,用保护者的姿态将表情无辜的小孩搂进怀里,爱怜的亲亲他的脸颊,继而才朝龚香怡睨去,冷冷开口,“黎昕心中自有分寸。你如果不伤害黎昕,黎昕绝不会主动招惹你。”自己的小孩,他有什么不了解的?那纯然的性子,绝对不会主动去害人。 “你那句‘再害我’是什么意思?黎昕什么时候伤害过你?明明是你自己犯错,却以受害者自居,龚香怡,你什么时候这么恶心了?”顿了顿,宋浩然继续开口,说话丝毫不给龚香怡留情面。 “他怎么没害我?他害得我……”差点就将前世的不堪尽数吐露,龚香怡险险意识过来,立即止住了话头。那些过往,她再也不想提起,如果有让人失去记忆的药水,她会毫不犹豫的吞下去。 “他害你什么了?你说!”宋浩然眸色森冷的盯着她,催促道。 龚香怡几次张嘴却呐呐难言。 “龚香怡,你脑子有病,最好赶快去找医生看看。”将龚香怡眼里刻骨的仇恨和不甘看在眼里,宋浩然箍紧怀里的小孩,严肃的开口。这话并没有任何讽刺的意味,他说得是真的。自从龚香怡拥有了预言的能力,她整个人就变得越来越陌生。再这样下去,她早晚会把自己逼疯。 预言并不是一个好的能力,如果看见的东西太多,接受的东西太杂乱,人早晚会承受不了这样的负荷。宋浩然默默想到。 “我脑子没病!我清醒的很,我从来没这么清醒过!”龚香怡站起来大声否认,遍布血丝的眼珠恶狠狠的瞪着宋浩然和龚黎昕,仿佛想把他们吃掉。 “够了,香怡,别闹了!”林文博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上前擒住龚香怡的胳膊,冷声说道,“我们走吧。让小昕早点休息。” “文博?”看着林文博笼罩着一层寒霜的俊颜,龚香怡神情有些恍惚。 “香怡,可能因为预言的关系,所以你现在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你也需要休息,走吧。”林文博边说边打开房门,站在门边定定看着她。 他眼里的怀疑和失望重重锤打在龚香怡身上,令龚香怡瞬间清醒。是啊,如今龚黎昕还什么都没做,她说这些有什么用?没人会相信她。再待下去,只是徒惹人厌恶罢了。 想通这一点,龚香怡收起脸上和眼底所有的情绪,跟着林文博离开了房间。

上一篇   44、四四

下一篇   46四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