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四六

等林文博和龚香怡走远,宋浩然才缓缓松开紧箍住小孩的手臂,垂头温柔的睇视他,慎重开口,“龚香怡脑子有病,你以后离她远一点知道吗?” “嗯,知道了。”龚黎昕干脆的点头。他也觉得龚香怡的所作所为很是莫名其妙。 “乖!”宋浩然摸摸他柔软的发顶,感叹道,“没想到我的黎昕竟然是个绝世高手!”刚才一路走来,林文博已把小孩的事都告诉了他。 “幸好,幸好黎昕有自保的能力。”话落,宋浩然心里涌上一阵后怕,头深深埋在龚黎昕的颈窝,嗅闻那令他倍感安心的清爽味道。仿佛觉得这样还不够安抚他两日来的神魂俱裂,他又抬头,在龚黎昕的额头,脸颊落下无数个细细密密的亲吻。唇上的触感温热绵软,嫩滑如丝,令他有些欲罢不能。 龚黎昕偏头,摸摸有些麻痒的腮帮子,蹙眉看向宋浩然,满脸的心疼,“宋大哥,你嘴唇怎么受伤了?结了一层痂。” 宋浩然不以为意的开口,“前几天嘴上长了些燎泡。没事,结痂代表已经好了。” “长燎泡是因为外感六淫,心火过重所致。宋大哥肯定是太担心我了。”龚黎昕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伸出葱白的指尖,轻柔的抚摸宋浩然的唇瓣,一双清透的眼眸溢满对他的心疼和关爱。 唇瓣被抚过的地方如被火炙,又加之小孩萌煞人的眼神,宋浩然心跳逐渐加速,不自在的偏头,躲开他让自己浑身发麻的抚弄,戏谑道,“知道我担心你就好,算你还有点良心。” 小孩闻言,脸蛋都皱成了一团,表情愧疚难当,说不出的可怜可爱。 宋浩然看得直想发笑,捏捏他的腮帮子安慰,“好了,以后不要乱跑了,去哪里都要告诉我们一声。”话落,他终是忍不住低笑出声,说道,“没想到以前你说的‘内力护体’竟然是真的。那么你炼的那个辟谷丹也是真的咯?” “嗯,是真的,我都带来了。”龚黎昕眼睛一亮,立刻挣脱他的怀抱,从登山包里掏出五个大药瓶。 “这是你的,里面有五百颗,半个月吃一颗,够你吃好多年呢。这些是爸爸,林祖父,林大哥和我的。”龚黎昕一一指点道。 “怎么没有龚香怡的?”宋浩然知道小孩绝不是个小气的人,不由有些奇怪。 “我没给她炼,她有空间,不稀罕我的东西。而且,她恨我,我也不想招惹她。”龚黎昕老老实实的答道。 “你那么早就知道她有空间的事了?”宋浩然抓住了小孩话里的重心。 “知道,我偷听了你们说话。”对着宋浩然,龚黎昕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偷听了我们谈话你还能在末日那天跑出去?”宋浩然额头青筋跳了跳。 “我只偷听了两次,你们那时还没说到末日开始的时间。”龚黎昕眨巴着大眼睛,表情极其无辜。 宋浩然抱住小孩,摁着他的脑袋一顿揉搓,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既然是偷听,当然要偷听的彻底一点!以后凡事都要弄清楚,不要搞得一知半解,记住了!” “记住了。”龚黎昕被宋浩然搓的头昏脑胀,迷蒙着双眼,面色绯红,弱弱答道。 宋浩然睨着他可怜兮兮,招人疼爱的表情,又忍不住垂头亲了亲,然后搂着他一块儿躺下,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失而复得的感觉太好了,好的有些不真实,这让他不敢放开搂住龚黎昕的手。 后脑勺抵到一个坚硬的物体,龚黎昕这才想起被他藏在枕套里的晶核,连忙拉着宋浩然起身,把晶核掏出来,递到他面前。 “宋大哥,这个给你拿去修炼。”他仰着脸,笑眯眯的看着宋浩然。 “能量晶核?那小鬼丧尸的?”宋浩然瞳孔缩了缩,拿起晶核放置到灯光下仔细察看。 “嗯,宋大哥你快把它吸收掉。”龚黎昕小手包住宋浩然捏着晶核的大手催促道,眼里露出好奇的神色。 “你怎么不自己留着?”宋浩然反手捏捏他的白皙的掌心,笑容温柔。 “我没有异能,留着没用,你快点吸收吧。以后我找到晶核都送给你。”龚黎昕理所当然的说道。 宋浩然胸腔满满涨涨的,嘴角止不住的往上勾。按捺住心间翻腾的愉悦,他戏谑道,“怎么不给你林大哥也留点,他知道了会有意见的。” “啊,我忘了。”龚黎昕垂眸,有些不好意思,补充道,“多出来的也会给林大哥,还有贺大哥。” 听见贺瑾也有一份,宋浩然微怔,感觉很意外。不过是个刚认识了两天的人,小孩却仿佛对他尤为信任。不过这也难怪,在共同经历磨难的过程中,人与人之间更容易建立起特殊的感情,而且这种感情往往是牢不可破的。 想到这里宋浩然心中异常烦闷,也更加厌憎龚香怡当初的所作所为。不过,好在自己在黎昕心目中的分量是最重的,没有自己提醒,黎昕差点忘了他俩。宋浩然这一转念,心里稍感安慰。 见龚黎昕仰着小脸定定凝视自己,热切的眼神中难掩好奇,宋浩然微微一笑,将晶核握在手里,导出一丝异能,小心的探入晶核内部。 异能一钻入晶核,就像触发了电源的灯泡一样,散发出柔和的红色光芒,将宋浩然整个人笼罩住。红光有如雾气,又有如流水,在他周身流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丝丝浸入他的四肢百骸。待所有红光消失,没入身体,他掌心的晶核也似露珠一样蒸发了。 龚黎昕一双猫瞳睁的圆溜溜的,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奇景。等宋浩然缓缓睁开眼,他已迫不及待的伸手去碰触对方的身体,并释放一丝内力,探测他有无异样。 “你在干什么?”宋浩然声音有些嘶哑。小孩的手掌软绵绵,热乎乎的,在自己胸膛和臂膀上游走,所过之处似引燃了一丛丛火苗,弄的他口干舌燥,心痒难耐。 “看看你有什么变化。你的异能真的增加了,虽然不是很多,不过我感觉到了。宋大哥,以后我一定收集很多晶核给你修炼。”龚黎昕眉眼弯弯的说道,柔软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眷恋和讨好,像一根羽毛刮挠着宋浩然的心。 本就感觉异样的宋浩然身体差点没着起火来。他爱怜的摸摸小孩的头,掀开被子,把小孩摁压进床榻间,然后把他严严实实包好,隔着被子紧紧抱住,柔声哄道,“好,以后宋大哥可全靠咱能干的黎昕了。这两天没休息好吧?快点闭眼,睡觉!” 龚黎昕微微一笑,安心的闭上眼睛。在最信任,最亲近的人身边,他飞快的坠入黑甜的梦乡。宋浩然稍微支起身,让下腹离小孩的身体远一点,表情懊恼中带着尴尬,只因不知什么时候,他的下·身竟悄然站起,直愣愣的杵在裤裆里。 幸好黎昕睡了,没看见我的丑态。被他摸两下我怎么就起了生理反应?难道是吸收晶核的副作用?宋浩然苦笑暗忖。但见小孩睡着的表情那么恬静安然,透着淡淡的幸福,他身体的火热迅速消退,凑近小孩脸颊,轻轻一吻,不久后自己也陷入了沉眠。这是自得知小孩走失以来,他第一次真正睡着。 ﹡﹡﹡﹡﹡﹡﹡﹡﹡﹡﹡﹡﹡﹡﹡﹡﹡﹡﹡﹡﹡﹡﹡﹡﹡﹡﹡﹡﹡﹡﹡﹡﹡﹡﹡﹡﹡﹡﹡ 林文博带着龚香怡回到自己房间,给她冲了一杯安神的热饮,斟酌半晌后徐徐开口,“香怡,你为什么恨小昕?是不是因为你预见到了某些关于小昕的未来?不好的未来?” 他边说,锐利的目光边锁定龚香怡的脸庞,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龚香怡心头一惊,啜饮的动作微不可见的顿了顿。她该怎么回答?说是?那如果林文博问她,是什么未来让她如此痛恨龚黎昕,恨不能让他去死,她该怎么回答?坦白一切? 不不不!龚香怡内心疯狂地摇头。她不能让文博知晓那些不堪的事,她希望这一世的自己在文博的心里是干净纯洁的,是独属于他一人的。所以,她不能说! 想罢,龚香怡抬头,表情镇定的摆手,“没有预见什么未来,我就是脑子有些糊涂了。就像你说的,我看见很多事,自己都弄不清楚是在现实还是在做梦。我想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还有,我并不恨黎昕,我放任他离开只是因为懦弱,我害怕他会变成丧尸,但是我又不想亲手杀死他,所以……”说道这里,她有些编不下去了,只得适时打住。 看着她故作镇定的面容,林文博眸色暗了暗,沉声开口,“你就那么肯定小昕会变成丧尸?要知道,他还有二分之一的希望会变成异能者。你放弃他是不是放弃的太轻易了?如果是我,你也会这样吗?” “当然不会!你和他是不同的!”龚香怡迅速反驳道。 “哦?我和小昕有什么不同?我只是你的恋人,但小昕是你血脉相连的亲人。孰轻孰重不是一目了然吗?”林文博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凉意,从心底散发的凉意。 龚香怡心慌意乱,语无伦次的答道,“那是因为,我,我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所以有些不敢面对。我以后不会了。如果是你的话,我一定亲手让你解脱,然后我下去陪你。” 她边说边楚楚可怜的抱住林文博的腰,试图埋进他怀里博取怜爱。 林文博牵唇,想要微笑,却没能成功。虽然龚香怡的话很壮美,很深情,很浪漫,更兼容了最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但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点没能打动他的心灵。和龚黎昕那番残忍却天真的誓言一比,他竟觉得龚香怡的话平淡苍白的可怕。 我着了什么魔?这是不对的!你必须忘掉!林文博推开龚香怡,摁住突然狂跳起来的心脏,冷着脸忖道。 “文博,你怎么了?讨厌我了吗?”龚香怡抬头,仰望林文博坚毅的侧脸,不安的问道。 她这才想起,自从她回来以后,一次都没跟林文博温存过。一是因为忙着搜集物资,二是因为前世经历过那样的伤害,她对男欢女爱极为排斥。林文博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平时除了搂抱很少做出格的动作,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 眼下她才惊觉,他们之间这种状态是极不正常的。情侣之间怎么能少了亲密的举动?想到这里,龚香怡暗自咬牙,一手微微颤抖着去解胸前的纽扣,一手暗示性的去抚弄林文博的胸膛。 “够了香怡,你早点去睡吧,我累了。”林文博擒住龚香怡的手,疲惫的开口。他能感觉到龚香怡身体的冰冷和僵硬,而他的心,也同样冰冷僵硬。 “那好吧,你早点休息。”龚香怡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扣好衣服后急促的离开。 待她走远,林文博颓然的躺倒在床上,感觉前所未有的迷茫。现在的龚香怡那么陌生,陌生到激不起他内心一丝半点的涟漪,他不知该如何面对她,每每想起她对小昕所做的一切,心中总像扎了根刺般,想拔却拔不出来,时不时就会隐隐作痛。 算了,顺其自然吧!疲惫的合上双眼,林文博微不可闻的低叹一声。

上一篇   45四五

下一篇   47四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