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四七

龚远航带着军队在北郊搜索,虽然没能找到龚黎昕,却意外救回了四五十个幸存者。能容纳两万人的新兵训练营如今住进了1500多人,虽然显得空旷,却有了一丝人气。 翌日,龚远航来到后勤部,看着幸存者们来来往往的领取生活必需品,每个人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对军队的感恩,他心中作为军人的责任感更加坚定起来。城里肯定还有很多幸存者等着救援,他得抓紧时间了。 “林老爷子,辛苦你了。”送走最后一批幸存者,龚远航对负责后勤的林茂说道。 “哪里,只要能帮助到大家,这点辛苦不算什么。末世来临,我们更应该团结起来,守望相助,共渡难关。就像在远古的冰河时期一样,正是因为人类相互依偎着取暖,才把我们的血脉延续了下来。”林茂感叹道。 “正是这个道理!”龚远航深有同感,点头道,“所以这半个月我们要抓紧时间,在城里进行一次彻底的搜救,把幸存的人都带回来。等丧尸进化了,再去救援就晚了。” “爸爸,救那么多人,我们哪来多余的物资养活?”龚香怡同样是负责后勤的,站在一边听到龚父的话,立刻开口反对,“与其救人,把军队搭进去,不如趁着丧尸没有进化之前多搜集点物资回来。东区有两个中等规模的粮食加工厂,我们可以派人去看看。” 龚父和林老爷子不着痕迹的皱眉。和龚香怡说话,没两句她就会扯到物资上去,龚父实在是不明白,她为何会对物资那么执着,就跟欧也妮·葛朗台一样,除了金钱,就只剩下扭曲的人形。 静默片刻,林茂眸光闪了闪,徐徐开口,“说到物资,我想起一件事。香怡,你把文博存放在你那里的物资拿出来吧。基地刚刚建立,我们还需把自己的实力亮一亮才能稳定军心。再者,以后基地还会不停增加人口,总不能老是凭空从你那里拿取东西,等别的空间异能者出现,外人迟早会怀疑到你头上。这样对你极其不利。” 龚父闻言点头表示认同。 龚香怡皱眉,本来有些不愿,但听到林茂最后一句,心里一惊。 现在的人还不知道,空间异能者是最特殊的一类异能者,他们会像丧尸一样,在头脑里结出一颗黑色的晶核。这是因为空间除了需要精神力,还必须得有一个载体来支撑。如果杀了空间异能者,把他脑袋里的晶核取出,另一个空间异能者导入异能就可以把他的空间和物资全部据为己有,但落入其它系别的异能者手里,这颗晶核也就一个死物而已。 这个秘密被发现以后,空间异能者不但狩猎空间丧尸,更喜欢狩猎同类。龚香怡的空间之所以那么巨大,也是吞并了好几个同类的晶核才得来的。如果她的能力曝光,日后肯定会招致很多危险。 想到这里,龚香怡不再犹豫,立刻点头答应了。 “我特意在九州仓库留了很多空箱子,你明天和我走一趟,把它们填满。我过两天派人去运回来。”林茂笑容疏淡的开口。他知道,只要事关自己的利益,龚香怡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这个女人已经把凉薄和自私刻进了骨子里。 达成了共识,林茂心里轻松不少,龚香怡的脸色则有些凝重,想着日后一定要遮掩好自己的空间异能。 龚父没有注意到两人各异的心思,见时间不早,起身笑道,“走吧,今天中午我请小昕的朋友吃饭,你们一起去做个陪。” 两人一个笑容真诚,一个笑容勉强,双双答应下来。 ﹡﹡﹡﹡﹡﹡﹡﹡﹡﹡﹡﹡﹡﹡﹡﹡﹡﹡﹡﹡﹡﹡﹡﹡﹡﹡﹡﹡﹡﹡﹡﹡﹡﹡﹡﹡﹡﹡﹡ 早上睁开眼睛,乍然看见龚黎昕纯净恬淡的睡颜近在咫尺,宋浩然着实怔楞了许久才清醒过来。他紧了紧环在小孩腰间的手臂,一双眼眸定定凝视小孩线条柔美的侧脸,片刻不敢移开,仿佛永远也看不够一般。 直到龚黎昕感觉到他灼热的凝视,从睡梦中醒来,他才极不自然的收回目光。如果以后每天早上起床都有黎昕陪伴在身边该多好。他心中突然浮上这样的想法,英挺的俊颜展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 两人洗漱停当,简单吃了顿早餐便一起去军部,查看军队休整的情况。龚黎昕对军务一窍不通,跟在宋浩然和林文博后面什么都没听懂,满眼的问号直打转转。 林文博见了颇觉好笑,不顾宋浩然的百般不愿,发话让他去自由活动。见小孩笑眯眯的朝贺瑾他们住的那栋楼跑去,宋浩然的脸色黑沉一片,弄得一众部将战战兢兢,忐忑难安。林文博性格内敛,用温文尔雅的微笑掩盖了心底的不舒服。 制定好救援计划,宋浩然和林文博不约而同的看表,发现到了午餐时间,立刻遣散部将,去找小孩共进午餐。 两人还未靠近贺瑾的房间,在走廊里就远远听见陆云咋咋呼呼的说着什么。等离得近了,只听到几个尾音,仿佛是‘别以为你烫了头发我就不认识你’之类的。 林文博挑眉,没想到陆云这弄潮儿竟还讲这种老掉牙的笑话。宋浩然向来对军务之外的东西不敢兴趣,只微微皱眉,对陆云的聒噪有些不喜。 又走了两步,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咯咯咯’的笑声,说不出的清脆婉转,悦耳动听,拂过耳膜,让人耳根子都发软。 宋浩然和林文博脚步一顿,眼里双双滑过一丝诧异,继而心尖都颤了起来。这是黎昕的笑声,虽然没有听过,但是他们绝不会认错。此时此刻,他们才意识到,见过黎昕甜笑,微笑,淡笑,却从没见过黎昕朗笑,朗笑出声更是没有的事。 看来,黎昕也该有几个同龄的玩伴才好,性格才会更开朗。两人嘴角微勾,不约而同的忖道,与此同时,对陆云的印象也好了不少。能逗笑自家的小孩,陆云还是不错的。 两人紧走几步,站在门边朝里看去。 陆云讲完一个老掉牙的笑话,见贺哥朝自己投来一个满意的眼神,也来劲了,又顺口讲了一个雷同的。没办法,他也想讲几个最新潮,最搞笑的给龚少听,但无奈龚少听不懂啊。人龚少就爱听包子、馒头、面条、饺子、花井间的恩怨。只有这个他才听得懂,说别的,他总是投来几个懵懂无知的眼神,弄的陆云以为自己在说外星语。 陆云一边眉飞色舞,一边暗中感叹龚少的纯真。 贺瑾揽着笑的前仰后合的龚黎昕的肩膀,表情温柔的不可思议,连额角的刀疤都显得不那么狰狞了。他本来对陆云最近的表现很不满意,打算找时间好好调·教他一番,但见他能让小孩开心快乐,心里大发慈悲的推后了调·教的时间。 盯视贺瑾置于小孩肩头的手,宋浩然眸色晦暗,也顾不上会不会打断小孩欢快的笑声,他敲了敲门,不待主人发话便径自走进房间。 “差不多十二点了,该吃午饭了。龚叔在一楼会客室设宴,请你们下去吃。”拉起龚黎昕,亲密的搂进怀里,宋浩然客气的说道。他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突兀的举动带着多么强烈的独占欲。 贺瑾上一秒还温柔无比的脸庞顷刻间冷硬下来。他瞳孔微缩,薄唇抿紧,绷直的强健身躯流露出一丝戾气。 “黎昕也该饿了,我们下去吧。”林文博倚在门边微笑开口,将宋浩然和贺瑾眼里刚凝聚起来的敌意打散。 “走吧。”贺瑾舍不得小孩挨饿,况且,他也没有抢回小孩的立场。敛起身上的冷气,他朝门边走去,陆云和吴明连忙跟上,丝毫不敢多话。他们能感觉得到,贺哥自昨晚回来以后心情就非常阴郁,刚才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这两个人一来,又不高兴了。 “王韬他们呢?”走出两步,龚黎昕扯扯宋浩然的衣袖问道。 “早就派人去通知他们了,这会儿估计已经在会客室里等着。”宋浩然不管这些琐事,嘴巴张了张,答不上来。林文博上前两步,揉揉他的额发温声说道。 龚黎昕朝林文博冁然一笑,晃花了林文博的眼。宋浩然心里有些不舒服,打定主意日后对小孩身边的事都要了解清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看见被林文博和宋浩然一左一右护在中间的龚黎昕,贺瑾敛下眼睑,加快步伐走到了他们前面。这一幕无端端刺痛了他的眼膜,令他有些呼吸不畅。这感觉来的太过莫名其妙,他不想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异样。 一楼会客室,龚香怡,林茂,龚远航到的时候,王韬、顾南、马俊、大刘、铃音、铃语还有孙甜甜姐弟俩也都到了,正端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龚远航和林茂亲切的上前与他们见面,问了问他们一路上的情况。两位老人虽然久居上位,但态度却极为平易近人,让本来还有些紧张拘谨的王韬等人很快放松下来,桌上的气氛非常融洽。 龚香怡面无表情的坐在位置上,大眼扫过这些所谓的‘龚黎昕的朋友’,心中暗暗冷笑。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这说明这些人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日后不知道会默默无闻的死在哪个角落里,实在没有费心结交的必要。 怀着这样的想法,她面上的表情更加疏离,态度也极为冷淡,弄得想上来和她搭话的铃音铃语姐妹俩非常尴尬。 正在这个时候,会客室的门被推开了,林文博领着贺瑾一行大步而入,宋浩然和龚黎昕跟在最后。 看见主位上的龚远航,贺瑾冷厉的俊颜略微柔和,恭敬的上前打招呼并自我介绍。昨晚和小孩一起回来,未免打扰小孩一家团聚,他还没来得及拜见龚远航。 龚远航和林茂起身与他握手,并示意他坐下边用餐边聊。几人在谈话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一旁龚香怡突然大变的脸色。 贺瑾方一露脸,龚香怡的瞳孔便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她连忙垂头,掩饰自己震惊的表情。贺瑾?贺瑾怎么会在这里?!她握拳,不可思议的忖道。

上一篇   46四六

下一篇   48四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