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四八

贺瑾其人,在末世前的佣兵界就是威名赫赫的人物,他自己组建了一队佣兵,虽然人数不多,但各个都是以一敌百的顶尖高手。委托给他的任务,不管难度多大,他都能完成,数十年来保持了不败的记录。说他的名字,也许认识的没几个,但说到他的代号‘毒狼’,在黑白两道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陆振轩能将他聘来给自己儿子当两年保镖也是走了狗屎运。只因有一次陆振轩去某国谈生意,无意中善心大发,看在都是同胞的份上,花钱赎了当时被该国恐怖组织擒获的几名c国人,巧的是,这几人正是贺瑾的队员。贺瑾找到陆振轩要人时,陆振轩着实惊喜的几天睡不着觉。知道无法招揽贺瑾,他脑子一转,干脆拘着贺瑾给自己儿子陆云当保镖。 这当然是大材小用。但是贺瑾做人很有原则,欠下的人情必定要还,更何况是几个兄弟的救命之恩,当保镖是手到擒来的事,他不会拒绝。贺瑾来了,他的队员自然也不会放下老大不管,也跟来了京都,偶尔帮陆振轩解决麻烦算是还债。 拘着贺瑾就是拘着毒狼佣兵队。陆振轩这笔买卖赚大了。 龚香怡不但知道贺瑾不为人知的过去,也知道他的未来。她对贺瑾的印象太深刻了,想忘都忘不了,因为贺瑾未来将是异能者中的顶尖高手,连宋浩然都曾差点死在他的手里。 上一世,龚父虽然掌控了一支军队,但却没有自己的基地。他们一路逃亡,先是加入了邻省的某个基地,后来该基地被宋浩然的堂哥宋浩轩收服,龚家的势力被宋家吞并,龚父也在这个时候生病去世。 贺瑾就是当时宋浩轩最得力的属下之一。因两家对基地的争夺,贺瑾奉命截杀宋浩然。宋浩然不敌,命悬一线,若不是林文博关键时刻带来证人,策反了贺瑾,宋浩然肯定会死在他的手里。 贺瑾被策反以后,和林文博、宋浩然联手杀掉了宋浩轩,掌控了宋家的基地。但是他并没有贪恋基地的权势和物资,反而带着自己的属下离开了,组建了自己的势力,从此与基地再没有来往。 后来,林文博和宋浩然夺得‘净土’,准备建立当时c国最大的基地时,贺瑾却突然找上门来,大有争夺基地掌控权的意思。当时他的势力已经相当惊人,与林文博和宋浩然有分庭伉礼之势。 正因为贺瑾的搅局,林文博才会忙的焦头烂额,而龚香怡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出走并身亡的。后来基地之争谁输谁赢,龚香怡并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贺瑾此人只能为友,不可为敌。 贺瑾心性冷酷,手段毒辣,除了自己的队员,绝不轻信他人。但是他为人处世却又极有原则,如果入了他的眼或与他有恩,哪怕豁出性命,他也一定会倾力相助。所以说,贺瑾这个人很好相处,却又很不好相处。 垂头,默默搜索有关贺瑾的记忆,龚香怡眸子里滑过一道精光。虽然不明白本该北上的贺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这个基地也是记忆中没有的。她改变了既定的历史,某些人的命运当然也会受到影响。蝴蝶的翅膀已经煽动,龚香怡迅速平复心底的惊讶,暗自窃喜起来。 这一回,她一定要拉拢贺瑾,让贺瑾为自己所用。现在的贺瑾还未经历过同伴的背叛,心性还未像上一世那样放辟邪侈,不容人接近,她招揽到对方的可能性很大。 打定主意,再抬起头来时,龚香怡脸上的冷漠和疏离尽皆消散,露出了极具亲和力的甜美笑容。 宾客都到齐了,菜肴也由后勤人员一一摆上桌,不精致,都是最常见最普通的菜式,但分量很足,浓郁的香味随着蒸腾的热气飘散开来,刺激着人的味蕾。在末世能够吃上这样一顿家常便饭,那简直是一种奢侈。 在外奔波了两天的众人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心中暗暗庆幸自己的好运。跟着龚少,既有安全感,又有肉吃。 龚黎昕盯着自己面前的一盘糖醋鱼,本就圆溜溜的猫瞳睁得更大更圆了,其间还闪烁着灼灼的亮光,极为热切。 看见他的馋样,宋浩然先是觉得好笑,末了心脏隐隐作痛,脸色也阴郁了下来。流落在外的两天两夜,不知道黎昕受了多少苦,恐怕连停下来安生吃顿饭,睡个囫囵觉也难吧。 和他想到一起的还有林文博,林祖父,龚父等人。三人不约而同看向小孩,眼底莫不带着心疼的神色。 “大家吃吧,不用客气,吃完了还有,管够。”瞥一眼小儿子的馋样,龚父立刻拿起筷子,笑着说道。 众人齐声应诺,迫不及待的端起碗开吃。 贺瑾本想坐到龚黎昕的身边,但宋浩然和林文博极有默契,第一时间就占据了龚黎昕左右的空位。贺瑾眸色暗了暗,退而求其次,坐到了他的对面,也就是龚远航的下首。 坐在这里也好,吃饭的时候还能看着小孩的脸,贺瑾默默想到。 龚父见贺瑾气度不凡,不卑不亢,半点没有旁人的拘谨和慌乱,对他颇有好感,笑着问道,“你身上有股军人的气质,以前当过兵?” 贺瑾点头,态度毕恭毕敬,“龚首长好眼力,我以前在h国海军陆战队服过役。” 龚远航是正规军,眉宇间透着一股浩然正气。贺瑾拿不准他会不会对雇佣兵有反感,因此并不敢据实以告,只好报了一个曾经雇佣过他的军队的名号。说来也怪,他纵横海内外那么多年,军政两届的大人物见过无数,但能让他收敛满身戾气,恭敬以待的人就只龚远航一个。 一想到龚远航是黎昕的父亲,他不由自主便想在对方心目中留一个好印象。 龚远航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继续问道,“你是h国公民?” 贺瑾点头道,“是的,入了h国国籍。这次回国帮朋友办点事,没想到碰见了世界末日。不过幸好回来了,正所谓故土难离,落叶归根,越是艰难的时候,越想回到自己的祖国。” 事实上,贺瑾是孤儿,孑然一身,又加之工作原因,居无定所,在哪个国家混,于他而言没有任何区别。但他善于看人,知道怎么说能得到龚远航的好感。而且,他话里的庆幸也是发自肺腑,幸好他回来了,不然也不会遇见龚黎昕,有这样一段难忘的际遇。 龚远航听到这话果然笑了,拍了拍贺瑾的肩膀以示安慰,两人一个心有好感,一个刻意迎合,话聊的很投机。 那边厢,龚黎昕只顾埋头吃饭,一张小嘴鼓鼓囊囊,嚼吧个不停,半点没有说话的空闲。宋浩然侧首,微笑的看着他,不时帮他擦拭嘴角的油渍。见他碗里的菜吃空了,立马给满上。 “喏,你爱吃的盐焗鸡。”宋浩然站起身,隔了大半张桌子,给龚黎昕夹来一个鸡腿。 “糖醋鱼,刺已经挑好了。”林文博微微一笑,把剔干净的一块鱼肉放进小孩碗里。 “红烧狮子头,味道很正。”林祖父也跟着添菜,末了慈爱的拍拍龚黎昕的头。 龚远航见状,也停下和贺瑾的话头,一连夹了很多小儿子爱吃的菜进他碗里,直到把他的碗填的满满当当快要溢出来才罢手。 龚黎昕边吃边笑眯眯的道谢,一家人之间洋溢着浓浓的温情。 王韬看着看着眼眶开始泛红,忍不住问道,“龚伯伯,军队什么时候去城里救援?我能跟着一起去吗?我想去救我爸妈。” 龚远航表情柔和下来,温声说道,“好不容易逃出来,不能再让你进去涉险了,你还是个孩子呢,救人的事有军队去做。我们现在全天都会派直升机进城,用热源感应器搜索,有幸存者,我们一定会救回来。你家在哪里,把地址给我,我让人特别留意。” 王韬感激涕零,连忙报上家里地址。他其实也清楚,市中心如今是高危地带,幸存者肯定寥寥无几,但现实再残酷也不能断了他的念想。 受到王韬感染,陆云也有些情绪低落,期期艾艾的开口,“龚伯伯,你们什么时候送我们回家?”一直没能联系上父亲,脱离险境后他就开始心绪不宁。 “随时都可以出发,你们准备好了告诉我一声就行。”龚远航慈爱的开口。儿子平时很少和同龄人接触,性格有些闭塞。他为此一直很担心。没想到世界末日了,儿子出去一趟竟然交了这么多朋友,他这个做父亲的很是安慰,自然要把他们都安顿好,不让儿子难做。 “谢谢龚伯伯。”陆云大喜,一叠声儿的道谢。 “你们多留两天吧,明后两天我们基地要进行异能测试,你们不等测试完了再走吗?”一直没找到话题插嘴的龚香怡适时开口。 龚香怡这话是对着贺瑾问的,本想以此引起贺瑾的兴趣,但贺瑾眼眸低垂,表情冷肃,半点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贺瑾此刻有些郁闷。他想给龚黎昕夹菜,但见龚家人一个接一个把小孩的碗蓄得满满当当,他没有出手的机会,只得不甘的作罢,转而一心一意将小孩爱吃的菜式记在脑海里。 陆云却对龚香怡的话感到好奇,眼睛亮了亮。但忆起远在京都,生死不明的父亲,他脸上的神采迅速黯淡下去,没了追问的兴致。他如今的心情,用归心似箭来形容也不为过。 贺瑾也想尽早赶回去,一是为了偿还欠陆振轩的恩情,二是担心京都的兄弟。其实,他心底非常渴望留下来,陪伴在小孩的身边,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那个资格。等到他心无挂碍,又有足够的实力保护小孩时,哪怕小孩驱赶他,他也不会离开。 在小孩不顾艰险,跑出烂尾楼营救他时;在卡车顶部俯视小孩笑容璀璨的俊颜时,贺瑾的心底就不知不觉留下了小孩的烙印。他这条命是属于龚黎昕的,他早已认定了这一点。 见陆云一行没人搭理自己,龚香怡的笑容僵了僵,开始试着另外找话题和贺瑾攀谈。 见到龚香怡突然热络起来的态度,林文博眸色微闪,意味不明的瞥了她一眼。

上一篇   47四七

下一篇   49四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