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五十

贺瑾眼神阴鸷的盯着龚香怡,目光里仿佛淬了毒,令她脊背生寒,头皮发麻。 强忍住内心的恐惧,龚香怡咽了咽口水,嗓音沙哑的开口,“你应该知道吧,?我父亲早在末世前就得到了消息,所以才能保存一部分军事力量,并建立了这个基地。”话落,她小心的瞥了一眼贺瑾,观察对方的反应。 贺瑾冷笑,笃定的开口,“你就是那个能够预知未来的人?” 龚香怡点头,声音慢慢镇定下来,“是的,我能预知未来。在你出现的那一刻,我已经预知到了你的未来,不好的未来,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你是黎昕的朋友,我不能看着你们去送死。” 贺瑾站直的身体重新倚回墙面,双手插兜,眸色晦暗的看着龚香怡溢满同情和哀戚的脸,淡淡开口,“你说说看。” 龚香怡敛眉,双拳不自觉握紧,又很快松开,缓缓说道,“陆振轩已经死了,变异成丧尸后被手下杀死的。你的兄弟赵安笼络了毒狼佣兵队的其他队员,套出了陆家军火的所在地,并把这批数目庞大的军火进献给宋家,换来了一个小基地和一些物资。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个掌握实权的领主,拥有了在末世活下去的资本,但是如果你带着陆云回去了,他的一切都会成为泡影,因为毒狼的队员只会忠于你。所以,他会联合宋家目前的执掌者宋浩轩杀了你。你们这次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龚香怡适时停住话头,抬眼去看贺瑾的表情。她前面说得都是事实,但最后一句却是谎言。贺瑾此去并没有死。宋浩轩在了解了贺瑾的实力和心性后改变了主意,出面救下了贺瑾,并杀了赵安,当然,陆云和吴明也没能逃过一劫。 宋浩轩善于看人,更善于御人,决定杀贺瑾的是他,决定救贺瑾的也是他,但他隐藏的太深,很少有人知道内情。他以拯救者的姿态出现,贺瑾日后果然对他死心塌地。若不是他的手下没有做好善后工作,漏掉了一个知情者,也不会让林文博钻了空子,策反了贺瑾。 贺瑾晦暗不明的眸色更加深沉,即便心底正翻涌着惊涛骇浪,面上却丝毫不显。 他正努力消化着龚香怡的话。这些话,他不会不信,但也不会全信。他的队员最近两年都在帮陆振轩押送军火,肯定知道陆振轩的军火库所在地。而且他了解自己队员的心性,他们本就对陆振轩没有忠心,人都死了,用对方的军火换取活命的机会,这种事他们百分百做得出来。如果他当时在京都,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真正撼动他心神的是赵安的背叛。都说权·欲和美·色最是迷人眼,赵安此人不爱美·色,对权势却颇为上心,不然当初也不会大力劝说他给陆振轩效力。况且,末世来临以后,禁锢人思想和行为的法律体系和道德标准都在一点点崩塌,各种社会乱象将人隐藏在心底最深处,最黑暗的劣性根都激发出来。所以,赵安是极有可能背叛他的。 看见龚香怡言之凿凿的表情,贺瑾垂眸,掩盖了眸子里的冰冷。 “死路一条?”他重复一遍龚香怡的话,轻蔑的笑了,“赵安心里想什么,我一眼就能看透。他要对付我还嫩了一点,再加上个宋家又如何?我贺瑾可不是吃素的。”话落,他直直逼视龚香怡,脸上显露出怀疑的神色。 龚香怡被看得心尖打颤,硬着头皮直视回去,僵硬的开口,“如果我的预言没有错的话,你是风系异能者,而且实力不弱,的确有自保的能力。但是你不要忘了,你身边还跟着陆云。陆云是个没有异能的废人,性格又极为鲁莽冲动,在知道你的同伴用陆家的军火换取荣华富贵后,你再带着他无疑于带着一颗定时炸弹。他不但会害死自己,还会害死你和你的兄弟。” 门外的陆云闻言,心头巨震。他极力压抑住粗重起来的呼吸,脸色白的吓人。接二连三的噩耗冲击着他的头脑,让他没有办法思考,更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贺瑾。 他退后一步,撞到了林文博的身上。林文博擒住他肩膀,做了一个驱赶的手势。陆云表情恍惚的点头,浑浑噩噩的离开。 房间里,贺瑾眸光微闪,睇向龚香怡,似笑非笑的问,“龚小姐的预言从来没出过错吗?” 龚香怡傲然的点头,“当然,从来没错过。” 贺瑾又问,“是不是所有人的命运,龚小姐都能预见。” “也不是所有人,”龚香怡摆手,“只有比较亲密的人才会预见。” 贺瑾站直身体,缓缓踱步到龚香怡面前,俯视着她,声音冰冷,“既然是比较亲密的人的命运龚小姐都能预见,当初却又为何没有预见到黎昕的出走?为什么不事先看住他,保护好他?” 龚香怡退后两步,心中慌乱,不明白为什么说着说着会扯上龚黎昕。 贺瑾冷笑,继续接口,“或许,龚小姐早就预见到了,却放任黎昕自生自灭。”看见龚香怡明显心虚的表情,贺瑾心头腾地燃起一股怒火,语气变得狠戾,“对自己的亲弟弟都能如此绝情,却又为何会挂心我这个陌路人的生死?别告诉我因为我是黎昕的朋友,在抛弃了黎昕后,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很可笑吗?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唯利是图,急功近利,之所以告诉我大概是因为我有值得你利用的地方吧?因为我未来会是个强者,看重了我的能力?所谓的‘死路一条’只是你编造的谎言吧,就为了留下我为你所用是吗?如果不是,我还真不知道我这个必死之人在龚小姐眼里有什么价值。” 贺瑾将龚香怡的私心一个个戳破,面上的表情也愈加森冷。他缓缓抬起手,掌心凝聚出一道无形的风刃,刮得龚香怡脸如针刺。 “住手,这里是龚叔的基地,不是你能随便杀人的地方。”林文博感觉到了贺瑾释放出的异能威压,推开房门,擒住了他的手腕。 但他终究晚了一步,风刃脱离了贺瑾的掌心,擦着龚香怡的脸颊而过,砰地一声打在了对面的墙上。墙壁出现了一道半月形,几尺深的裂缝,雪白的墙灰扑簌簌直往下落。 耳边的一缕长发飘落在地,侧脸也如被刀割过,虽然没有伤口却隐隐作痛,龚香怡一手捂脸,一手拽住林文博的胳膊,腿脚有些发软。她本以为贺瑾会感激她,却没有想到贺瑾会这么对她。 她此时悔不当初,深恨自己放任龚黎昕离开的鲁莽之举。如果龚黎昕没有离开,他怎么会触发了异能?又怎么会认识贺瑾?这些难道都是她擅自改变别人命运的报应?早知如此,她什么都不会做,只默默防备龚黎昕就好。 但是,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卖,龚香怡如今只能藏在林文博身后,寻求他的庇护。 贺瑾睨视林文博,脸上还残留着一股煞气。他收回手,徐徐开口,“放心,只是吓吓她罢了。龚叔的面子我肯定会给,不会动他的女儿。” 话落,他嘴角一勾,语气中带着浓重的嘲讽,“不过,我很怀疑你的眼光,你究竟看上她哪点?是自私还是绝情?你知道吗?我们回到龚家的时候,龚家收拾的干干净净,冰箱里连一片菜叶都没留,但黎昕的房间却原封未动。她走时,就没带走有关于黎昕的任何物品,这关系也撇的太早太干净了点!所以,我好心劝你一句,尽早离开这个女人,免得落到被始乱终弃的下场。” 睨着林文博难看万分的表情,贺瑾嗤笑一声,大步离开。 他不能杀了龚香怡泄愤,却能让她难受。他看得出来,龚香怡也许可以谁都不在乎,但她对林文博的爱却是显而易见的。有时候,从心灵上折磨一个人,让他一点点失去曾经最珍视的东西,比直接杀了他更加有效,而贺瑾偏偏深谙此道。而且,龚香怡是龚远航的女儿,黎昕的姐姐,这样的身份令人防不胜防,只有戳破了她的假面,让这些人提高对她的警惕,黎昕才能更安全,而他也能走的更安心。 待贺瑾走远,林文博退开两步,挣脱龚香怡置于自己胳膊上的手,转脸直视她苍白的面容。 “贺瑾说得都是真的吗?”他低声问道,嗓音有些暗哑,夹杂着丝丝沉痛。 “我……”龚香怡解释不下去了,连忙低头掩饰眸子中的心虚和慌乱。 “你走时没给小昕收拾东西,以前准备的有没有?一年时间,足够你备齐了,你交给我,我给他送去。”想到昨晚看见的小昕空荡荡的房间,再对比龚香怡摆设精致华美的房间,林文博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 龚香怡头更加低垂,额角冒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她从哪里拿出东西交给林文博?认定了龚黎昕会死,她压根儿就没给对方准备任何日常用品。 两人相对站立,俱都无言。林文博牵唇,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低声说道,“龚香怡,你好样的!你给我准备的那些东西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了。” 说完,他深深睇视猛然抬头看向自己,满脸不可置信和心伤的龚香怡,毫不留恋的离开房间。以往相处的情景不停在脑海里浮现,他闭了闭眼,狠心将那些画面一一打碎。当初龚香怡精心为他准备衣物和日常用品时的感动,如今都变成了寒彻骨髓的失望。 明明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会改变那么大?大到令他难以接受!林文博心脏剧烈抽痛着,魂不守舍的回到房间。 呆怔了一会儿,他拉开衣柜,将里面整齐摆放的衣服全都拿出来,摊在床上认真挑选。给自己留下一小部分,其余的都叠起来,放进旅行包里,又从浴室拿了刮胡刀,牙膏,香皂等生活用品打包,而后朝龚黎昕的房间走去。

上一篇   49四九

下一篇   51 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