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应

林文博马上就要和龚香怡结婚了,算是龚远航的半子,出入龚家十分随意,大可不必让宋浩然相送。好友如此客气肯定是有话要说,林文博走到停车场后并没有上车离开,而是斜倚在自己的宾利车旁,点上一支香烟等着好友开口。 多年交情,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宋浩然笑笑,也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深吸一口后开门见山道,“香怡怎么了?哭的那么伤心?是不是知道黎昕喜欢你的事了?” 黎昕?好友和龚黎昕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林文博挑眉,诧异的瞥了宋浩然一眼,而后摇头道,“她不可能知道这事。下午没晕倒之前还很正常,醒来后就这样了。之前一直呆在家里,没有和外人接触过,也没接过任何电话。她说是做了噩梦,如今也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话是这么说,林文博自己也不相信龚香怡会被区区噩梦吓哭。 不是知道了黎昕的事就好。宋浩然颔首,放下心来,一双锐利的鹰目紧紧瞅住林文博,严肃的开口,“我觉得,你应该和黎昕好好谈谈,把你两之间的事彻底解决。” 林文博闻言露出厌恶的神色,猛吸一口烟沉声说道,“你以为我没找他谈过?没用的,他根本听不进去!” “哦?”宋浩然悠悠吐出一团烟雾,睨向好友,语气有些不悦的质问道,“你是用什么态度去跟他谈的?像现在这样厌恶?还是不耐?或者是不以为然?黎昕是个好孩子,并不如你想的那么不堪,你如果态度诚挚些,他一定会听!” 若没有今天的事,宋浩然也没想到龚黎昕阴沉的保护壳下竟藏着那样简单的性子。听说有的孩子会故意使坏,为的是引起大人的注意和关爱。想想龚叔和香怡整天不着家的情形,宋浩然觉得自己猜到点子上了,对龚黎昕不禁又多了几分怜爱,想着自己以前对他的冷漠和无视,心中更感愧疚。 孩子误入歧途,最应该负责任的往往是大人。 听见好友的言论,林文博挑眉,语带好奇,“说起来你好像很了解他的样子?怎么?你以前不是很看不上他吗?” “你都说了那是以前!”宋浩然皱眉,指尖微弹将多余的烟灰掸掉,想到龚黎昕那双溢满不安的清亮眼眸,语气不知不觉变的柔软,“今天我才知道,他原来也很懂事,很乖巧。看来,人在最无助的时候才会露出本性,这话是真的。” 话落,他顿了顿,正眼朝林文博看去,表情严肃至极,“我已经和他谈过了,他对你并不是那种喜欢,说钦慕或崇拜更贴切,只是程度有点深,他自己判断不出来而已。毕竟我只是个局外人,说的话没有你的分量重,你最好自己亲口给他一个答案,断了他的念想,不要耽误了他也耽误了你和香怡。” 好友的态度十分慎重,林文博收起满脸的不以为然,垂头沉吟片刻后喟叹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会找时间和他谈的。谢了!”话落,他捻灭烟头,拍拍好友的肩膀后开车离去。 宋浩然目送他的宾利消失在转角才返身回屋,上到二楼,看见龚黎昕的房间还亮着灯,忽然很想去看他一眼。 小少主已经研究完了龚黎昕的笔记本、武功秘籍和衣柜,凭着记忆捡了一套睡觉用的亵衣亵裤换上,正仰头盯着屋顶的水晶灯研究。 这里的人真是富庶,一盏灯竟然镶了这么多颗夜明珠,怪不得将房间照的如此亮堂。不知道日出后的天空是不是也这般亮。小少主微笑忖道。 “总盯着灯看眼睛会花的。”宋浩然斜倚在半掩的门口,温声说道。 “宋大哥!”听见宋浩然的声音,小少主立马回神,眉眼弯弯的朝他看去。眼睛果然花掉了,除了一片五彩斑斓,什么都看不见,他拧起秀气的眉头,伸手揉搓。 这孩子!看着少年稚气的举动,宋浩然摇头失笑,踱步走到他床前,拉开他揉搓眼睑的手,告诫道,“不要随意搓眼睛,会感染。” “嗯,我知道了。”地宫常年阴冷昏暗,小少主自然不知道久视光明会对眼睛造成伤害,听见宋浩然的警告连忙应诺,并默默记在心里。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宋浩然发觉自己很喜欢和卸下伪装的龚黎昕相处。这样的龚黎昕,身上有种静谧悠远的气质,令他感觉格外舒心。 “唔,我马上就睡。”从龚黎昕的记忆里知道,他每天大清早还要去‘私塾’上学,小少主连忙开口应诺,返身,将随意扔在床头的《葵花宝典》放回书架上去。 宋浩然半途截住《葵花宝典》,看见书名后诧异的扬眉,语带戏谑的开口,“大晚上还研究这种书,黎昕你想自宫?” “东方不败教主才要自宫,我若修炼的话是无须自宫的!”小少主摆手,正儿八经的解释,两道秀气的眉毛严肃的拧起。 “嗤”宋浩然差点被龚黎昕认真严肃的小模样逗的打跌,强忍了片刻终是笑出声来。这孩子,要不要这么严肃的开这种玩笑?好像他真能练成《葵花宝典》似地。 “嗯,你不用自宫也能练成神功。好了,快睡吧,明早还要上学。”哪个男人小时候没痴迷过武功?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宋浩然边笑边拍拍小孩柔软的发顶,发现自己因军事训练而习惯紧绷的心情在这一刻彻底放松下来。 “好,我睡了。”龚黎昕乖巧的点头,扯过柔软如云絮的被褥,将自己裹好,脑袋贴住丝滑的枕巾时微眯起双瞳,用脸颊轻轻蹭了蹭,表情动作十分享受。 宋浩然微笑注视着他,看见他可爱的小动作,内心萌动了一下,指尖恋恋不舍的从他柔软顺滑的墨发中抚过。待他闭上双眼,呼吸平顺了才站起身来关灯关门。 璀璨的水晶灯被熄灭了,黑暗霎时将房间里的一切吞噬,小少主感觉到眼睑外的世界一片暗沉,连忙睁眼叫道,“不要!” 正准备离去的宋浩然听见他急促的叫声立刻转身回来,语带关切的询问,“怎么了?” “宋大哥,我想开着灯睡。”小少主低声道,语气里隐隐带着点儿恐惧和祈求。被黑暗浸没,他心底涌上阵阵不安,生怕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个梦,梦醒了,他依然身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宫里。 “好!”宋浩然微怔,回神后立刻帮他开灯,踱步到床边坐下,俯视他苍白中还残留着一丝惊惧的小脸,柔声询问,“你怕黑?” 怕黑?怎么会?自己是在地宫长大的,早就对黑暗习以为常,只是忽然间得到了光明和自由,所以对它们特别依恋,有些患得患失罢了。小少主默默思忖,却不能将自己的想法表露,只得摇头,低声否认道,“不怕。” 少年的眼眸清澈见底,其中明明白白表露出内心的恐惧,但面上却偏偏要端着一副男子汉的模样硬撑,却不知那双藏不住心事的眼睛早把他给出卖了。这幅样子既令宋浩然失笑,又令宋浩然心疼。 只有严重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才会习惯开着灯睡,黎昕小小年纪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是不是太不负责了,才致使他变成这样? 宋浩然陷入深刻的反省当中,伸手摩挲他苍白的脸颊,安慰道,“好,不关灯,你睡吧,宋大哥等你睡着再走。” “谢谢宋大哥!”小少主语露欢喜,感激的朝宋浩然笑笑,放心的闭上了眼睛。有最亲近的人陪伴,所有隐忧都一一淡去,他很快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宋浩然看着他呼吸逐渐平顺,睡颜宁静而美好,一时有些怔然,待到回神,轻轻叹息一声后才蹑手蹑脚的退出房间。

上一篇   姐姐

下一篇   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