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五一

51五一 林文博到时,龚黎昕也已别过龚父回到自己房间,正在清洗昨晚换下的脏衣服。没办法,如今是末世,龚家早就没有保姆随身照顾他了,而且他总共就只有四套衣服,不及时清洗以后就没得换穿的了。 “林大哥,你要出门吗?”看见林文博拎着包,龚黎昕冲掉手里的泡沫,好奇的问道。 “没有,这些东西都是给你的,快过来看看。”对上龚黎昕不含一丝物·欲和杂质的清澈眼眸,林文博心底的阴霾不知不觉被冲刷干净,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 “是什么东西?”龚黎昕擦干手,走到他身边朝拉开的旅行包看去,见到里面码放整齐的衣服,眉眼就是一弯。 他正想着自己衣服太少,该上哪里去弄几套。来到现代一年多,他早已习惯在家穿便服,出外穿正装,睡觉穿睡衣的着装模式。然而,如今他连睡觉都要穿着一套运动服,实在很不舒服。但他又没有裸睡的习惯,只得强自忍耐。 不能怪贺瑾当初拿的东西太少。像衣服这类生活用品,带上一两套换着穿也就够了,反而是食物,武器,药品这些东西贺瑾搜刮的不少。当时的情况,自然是保命要紧,享受靠后。 看见小孩惊喜的表情,林文博嘴角的笑容更加深刻,摸摸他的头说道,“你看看还缺些什么,我待会儿再给你弄来。” “嗯。”龚黎昕点头,拿出一件衣服在身上比划。 林文博身材高大,他的衣服自然不合适身材娇小的龚黎昕。但林文博预先考虑到了这一点,带来的大多是棉质t恤,穿在身上,就算大了好几个码子也不会难看,而且行动很方便。据龚香怡所说,末世后的天气也会极大改变,一年到头都是炎夏,没有四季可分,这些短袖t恤可以穿一整年。 在龚黎昕一件件翻看衣服的时候,林文博状似不经意的在他房间巡视,最后拉开了摆放在角落里的一个立式小衣柜,脸色立刻变得漆黑。 衣柜里除了一个登山包外别无他物。林文博眉头紧皱,又走进浴室查看。浴室的洗漱台上只摆了一小块圆形香皂,这是基地为民众准备的,洗衣,洗澡,洗头,洗脸都只能共用。 想到自己浴室里被龚香怡摆放的琳琅满目的洗发水、沐浴露、刮胡水、香皂等东西,林文博胸口仿似压了块大石,闷痛不已的同时又觉得极为羞愧。看着眼前懵懂欢喜中的小孩,他眼眶微微发热,仓皇的低下头去,无颜面对对方。 “林大哥,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不高兴了?”敏感的龚黎昕立刻察觉到了林文博反常的情绪,伸手去拍抚他肩膀,担忧的问道。 “没有,林大哥很好。”林文博反手扣住他柔软葱白的指尖,置于掌心紧紧握了握,笑容牵强的安慰。 “哦。”察觉到林文博不想多谈,龚黎昕也没有兴趣打探别人的,低应一声后不再追问。 为了让林文博高兴起来,他从登山包里拿出两瓶辟谷丹递过去,认真的讲解了用法和药效,又交待他别忘了送一瓶给林祖父。 林文博捏着药瓶,更加无地自容。对比龚香怡的凉薄无情,小孩逃命中还不忘替他们带东西,不说东西的珍贵,就是他这份心意,也早已赶超了其价值的千倍万倍。 “小昕,你怎么能这么乖呢?林大哥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林文博把睁着大眼献宝的小孩拉进怀里抱紧,下巴摩挲着他的发顶,低声呢喃。 龚黎昕心里微动,仰首小心翼翼的朝他看去,清澈的眸子里带着满足和希冀。林大哥越来越喜欢我了?会比喜欢原来的‘龚黎昕’更加喜欢吗?他默默想到。他无意取代了龚黎昕,对于盗取了属于龚黎昕的一切,他其实非常在意,所以才更加想要去亲近身边的人,努力获得他们的真心关爱。 “你们在干什么?”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拥抱中的两人,房间里温馨静谧的氛围瞬间消散。 “没什么,给黎昕带几件衣服过来。”睇见站在门边,表情有些僵硬的宋浩然,林文博依依不舍的放开怀里柔软的身体,淡淡说道。 宋浩然点头,压下方才那一瞬间涌上心头的不适,踱步到龚黎昕身边站定。 “这些好像是你的衣服。”自然而然的坐到龚黎昕身边,揽住他的肩膀朝敞开的旅行袋里看去,宋浩然浓眉皱起。 “嗯,黎昕总共只有四套衣服换穿,所以我拿了些我的过来。”林文博边说边将衣服一件件抚平,用衣架挂好,放入衣柜。 “怎么会?谁负责发放物资的?把他叫过来!”宋浩然脸色黑沉的说道。 他除了军务,对这些琐事向来不上心。到了基地,房间就已布置妥当,军装,便服,贴身衣裤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衣柜,他见了也不觉得奇怪,还当这是基地的标准配置。看见自己的小孩被怠慢,他心里腾地燃起一股怒火。 林文博眸色暗了暗,对宋浩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自己进浴室说话。 宋浩然强忍怒气,黑着脸跟林文博走进浴室,反手关上房门。他心知,林文博接下来的话不宜让黎昕听见。 背部抵住浴室门,林文博满脸憔悴,无力的抹了把脸,低声说道,“我们的东西不是后勤部发放的,都是香怡事先替我们准备好的。她没帮黎昕准备东西。” 宋浩然微怔,片刻后回过神来,低沉的嗓音中仿佛酝酿着一场风暴,危险无比,“你什么意思?一年的时间,她什么东西都没帮黎昕准备?” 林文博睨一眼好友风雨欲来的表情,低声开口,“是的。你应该也猜到了,她早在一年前,刚拥有预言能力的时候,就已经想要,想要让小昕死。” 说到最后一句,林文博嗓音有些沙哑,几欲张不了口。顿了顿,他顶着好友杀人的眼光,继续说道,“她可能预见到了有关于小昕和她的未来。小昕可能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所以她才会这样。”根据龚香怡平日的言行举止,林文博早已看出了端倪。 宋浩然面无表情的盯着林文博,半晌没有啃声。忽而,他嗤笑起来,低低说道,“小昕会伤害她,所以她就先下手为强,让小昕去死?可笑!就凭她现在的所作所为,日后小昕杀了她,那也是她自己造的孽!是因果报应!” 语气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冷酷和无情,宋浩然朝林文博看去,沉声道,“不管龚香怡预见到了什么,那些都和黎昕没有关系。她早在一年前就疯了,这是谋杀,一次不成,她还会谋划第二次,第三次。你看好她,不要让她接近黎昕。如果她敢做些什么,不要怪我不念旧情。” 林文博点头,敛下眼睑,藏起眸子里的苦涩和难堪。他从来没有想过,曾经甜蜜的负担如今会变成他桎梏他的枷锁,让他一再的失望,直至绝望。和现在的龚香怡相处,他的心早就没了悸动,反而觉得疲惫不堪。但爱了那么多年,他是绝不会在她精神出现问题的时候离开,他的责任心不允许。 算了,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林文博咽下涌上喉头的苦涩,无奈的暗忖。似想到什么,他转眼朝好友看去,将龚香怡拉拢贺瑾不成的事娓娓道来。 宋浩然边听边撩起袖管,帮龚黎昕清洗泡在水盆里的衣服。待林文博话落,他不以为意的说道,“贺瑾未来会怎样那都不关我们的事。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龚香怡想拉拢他未免选错了对象。” 嗤笑一声,宋浩然阴郁的心情稍微转好。贺瑾听了龚香怡的话不但不会留下,反而会尽快离开。只两天就获得了黎昕的信赖和喜欢,他对贺瑾有种莫名的忌惮和敌意。而贺瑾也怀着和他同样的心情。如今,这个麻烦人物就要走了,不会再出现在黎昕的面前,宋浩然不得不承认,他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林文博点头,帮宋浩然把洗好的衣服拉平,用衣架挂起来,晾在浴室外的阳台上。两人分工合作,俨然一副奶爸的架势。 经过这次谈话,他们对龚香怡准备的东西再也没有使用过,宁愿冒险进城去搜集,这也养成了他们日后酷爱替龚黎昕张罗生活用品的嗜好,并感觉乐在其中。 浴室外,龚黎昕盘腿坐在床上,一边摆弄着林文博带来的剃须刀和刮胡水,一边漫不经心的听着他们的谈话。没办法,五感太灵敏,哪怕他们一再压低嗓音,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对龚香怡陷害自己的事没有兴趣,龚黎昕只当是耳旁风刮过,并没有多余的情绪反应,但听到贺瑾那段,他眉头皱了皱,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同生共死的交情,他自是不想贺瑾遇到任何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公司派我出差,预计四五天才会回来,没办法及时回复留言,请大家见谅。还有,再提醒一次,这周末的双更要减掉一天哦,因为挪到圣诞节的三更去了。

上一篇   50五十

下一篇   52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