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五二

宋浩然和林文博出了浴室,就见龚黎昕安安静静的盘坐在床上,手里捏着一把刮胡刀翻来覆去的看,低垂的脸蛋看不清表情,唯剩两排扇子似的卷翘睫毛一颤一颤的,显得特别乖巧恬淡。 宋浩然和林文博不约而同柔和下脸上冷肃的表情,唇角一勾,缓步过去。 “黎昕是不是想刮胡子?宋大哥帮你。”捧起小孩低垂的脸,宋浩然温声说道,半点不见浴室里的暴戾和无情。 林文博正想开口说同样的话,却慢了好友一步,只得将袋子里的香皂等物拿进浴室,摆放整齐。 “不是。这个我从来没用过,拿在手里看看。”龚黎昕抬眼朝宋浩然看去,晃晃手里的刮胡刀说道。 宋浩然仔细打量他白皙细腻的小脸,指尖在他下颚和腮侧反复刮挠摩挲,被手里光滑到不可思议的触感所迷,哑声说道,“你还没长胡子,脸上干干净净的。黎昕还没长大呢,还是个孩子!”他低声感叹,对龚香怡的厌憎又深了一层。 龚黎昕低应一声,垂眸敛去眼底的异样。十六岁,已经到了长胡须的年龄,但因为他至阴至纯的体质,体毛这种东西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和他无缘,哪怕到了二十六,这些东西他也是用不上的。 对胡须有些好奇,他玩心大起,伸手去抚摸宋浩然下巴上青色的胡渣,还调皮的刮挠两下,葱白的指尖顺着宋浩然下巴上坚毅性·感的沟槽滑到喉结,轻轻划拉了两个圈。 这样的举动和调·情没有区别,然而龚黎昕的表情纯真无垢,动作轻柔中带着无意和漫不经心,倒比刻意的挑·逗更加动人心魄。 宋浩然喉结上下耸动,一股热浪从鼠蹊部流遍全身。他立刻擒住小孩不停点火的指尖,紧紧握在手心,脑海里浮起的却是小孩白皙精致的玉·体和他粉嫩可爱的那处。于是,体内的热火烧的更大更旺了。 “不要随便摸男人的喉结,听见没有。”嗓音有些暗哑,宋浩然呼吸粗重的警告道。 “为什么?”龚黎昕仰脸,好奇的问道。 “那样不礼貌。”宋浩然勉力压下心底的暗火,低声补充,“对着我就算了,对着别人,一定不能这样做。” “好,我知道了。”龚黎昕乖巧的点头,自然而然的偎进宋浩然怀里,脸颊在他肩膀上蹭了蹭,亲昵无间的举动中略带着几分讨好。他感觉到了,宋大哥好像有些难受,亦或是因为他不礼貌的举止有些生气。 宋浩然搂着龚黎昕,脸上笑的无奈,心底却说不出的满足,俯身,侧头,在他玉白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唇瓣堪堪擦过小孩的嘴角,宋浩然眸色暗沉了一瞬,视线胶着在他线条优美的唇上再也移不开了。 林文博从浴室出来时,看见的正是好友俯身亲吻龚黎昕的那一幕。高壮俊挺的男人怀里搂着娇小可爱的少年,画面说不出的美好,气氛亦十足温馨动人。但不知为何,林文博抚上胸口,总觉得心间传来一阵阵细微的沉闷,不十分难受,却缠缠绵绵的,很是闹心。 “东西都收拾好了,黎昕还缺点什么,林大哥帮你拿过来。”笑容有些牵强,林文博开口打断两人,坐到龚黎昕另一侧,伸手摩挲他柔软的额发,深沉的目光中蕴藏着几不可见的温柔。 “不用,缺些什么以后我进城时帮黎昕弄回来。”那个女人的东西拿了咬手。隐去下半句话,宋浩然脸色有些难看。在龚黎昕面前,他压抑着自己不要显露出对龚香怡的厌憎。虽说姐弟俩关系已经破裂,但将他们隔离开就好,不能让他们的冲突进一步升级,不然,龚叔会很难做。 “嗯,那暂时只能这样了。”林文博点头,脸色有一瞬间的冰冷。一想到龚香怡策划了近一年时间,就为了将小昕送上绝路,他心里就像被狠狠扎了一刀,血流个不停。 房间里的气氛因这个话题凝滞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嘟嘟嘟的敲门声响起。林文博立刻收敛情绪,起身去开门。 贺瑾挺拔的身姿映入眼帘,林文博先是皱眉,继而脸上扬起温雅的假笑,问道,“你来找小昕有事?” “嗯,不请我进去吗?”看见林文博俊美却虚假的笑容,贺瑾脸上的温柔隐去,绷直唇角,沉声问道。又瞥见房间里的宋浩然,他本就漆黑的眼眸更加幽深的望不见底。 “贺大哥,快进来。”离开宋浩然的怀抱,龚黎昕笑眯眯的走到门边,拉起贺瑾的大手。 林文博微微一笑,这才侧过身,让贺瑾进房。贺瑾握住小孩白嫩的手,亲昵的捏了捏,冷肃的脸上不知不觉带了笑意。 朝宋浩然略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拉着小孩在自己身边坐定,看见敞开的衣柜里挂满了衣物,眉梢一挑,似笑非笑的开口,“怎么,给黎昕送衣服来了?早就知道末日的消息,你们的动作是不是慢了点?还有,这码子好像大了吧,黎昕穿不了。” 林文博和宋浩然的脸色俱都一黑,眼神锐利如刀,狠狠朝贺瑾剜去。 在最关键的时候没能陪伴在黎昕的身边保护他,照顾他,两人有懊悔,有愧疚,还有更多无法宣泄的自责。而贺瑾偏偏喜欢踩踏他们这个伤口,时不时还往上撒两把盐。他这种强势的性格与林文博相处起来还好,对上同样强势的宋浩然则仿佛天生仇敌般,很难和平共处。 贺瑾对两人不善的眼光浑然未觉,自顾揽过龚黎昕的肩膀,慎重开口,“黎昕,贺大哥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了,你以后好好保重,不要随便乱跑,省得又找不到回家的路。这个是你爸爸给你的卫星通讯器,里面存了我的号码,我也有一个,长按1字键就可以直接和我通话。” 刚去了龚父那里辞行,贺瑾顺便给自己要了点福利。如今是末世,世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艰险,他害怕这一走就会失去和小孩的联系。一想到有那个可能,贺瑾好几次都想抛下京都的兄弟,不顾一切的留在小孩身边。若不是心智极为坚定,为人又极讲原则,他早就向龚远航开口了。 听见贺瑾要走,宋浩然心头一松,脸色也不那么难看了。而且,看见小孩突然泛红的眼眶和脸上显而易见的不舍,他恨不能将贺瑾打包,连夜送的远远的,再也不要让他回来。林文博闻听这个消息后,温文有礼的态度真诚了一点。 “贺大哥,你也一路保重,到了京都不要忘了给我打电话报平安。”龚黎昕扯扯贺瑾的衣摆,恋恋不舍得说道。 “知道了。”见小孩没有留自己,贺瑾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但想到小孩乖巧懂事的性子做不出那种强迫人的事,他心底又舒服起来。总之,不管龚黎昕如何对他,是留他还是赶他,亦或是无动于衷,贺瑾都能全盘接受。 “其实,如果你赶时间的话,我可以派人连夜送你离开。”宋浩然瞥了眼小孩拿在手里的通讯器,眼神暗了暗,转而看向贺瑾,状似热情的开口。 “嗯,我们多派两个飞行员,轮流驾驶,保证今晚就把你们安全送到京都。”林文博微笑开口,附和道。 贺瑾左额的伤疤扭曲了一瞬,冷着脸拒绝,“不了,龚首长已经安排好了,明早十点派人送我们离开。这会儿陆云跑得不见人影,想走也走不了。” 再急迫,他也不赶这一点时间,而且,宋浩然和林文博越是想让他尽早离开,他越是想多留片刻,哪怕多一秒待在小孩身边也是好的。 林文博和宋浩然失望的点头,心中了然。陆云估计是听见龚香怡的话,跑到哪里疗伤去了。 贺瑾又坐了一会儿,不厌其烦的对龚黎昕交待着种种琐事,又反复告诫他一个人的时候不要乱跑,免得再次走失,这才在宋浩然不耐的盯视下离开。若不是不放心陆云,贺瑾很乐意在小孩的房间里呆一整天,哪怕被宋浩然瞪穿无数小洞,他也丝毫不介意。 送走贺瑾,宋浩然立刻拿过龚黎昕手里的通讯器,将1号快捷键改成自己的号码。林文博待他设置完毕,接过手机将2号键改成自己的。 等两人兀自操作完,对上小孩懵懂的眼神,不禁有些尴尬,这才发觉自己的举动有多么幼稚,仿佛两个未知事的小儿在争夺美味的糖果。 ﹡﹡﹡﹡﹡﹡﹡﹡﹡﹡﹡﹡﹡﹡﹡﹡﹡﹡﹡﹡﹡﹡﹡﹡﹡﹡﹡﹡﹡﹡﹡﹡﹡﹡﹡﹡﹡﹡﹡ 陆云难以接受龚香怡的预言,彷徨无助之下跑出了新兵宿舍,在偌大的操场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直到铃语远远看见,上前拉住他,才将他的魂唤回来。 看着撒娇卖痴,巧笑倩兮的铃语,陆云哪里还有心思享受这等温香软玉,只冷淡的推开,告诉对方他马上就要离开基地回京都后就匆匆的离开。 也许父亲没有死,也许自己不会死,更不会害死别人,也许龚香怡的预言也有出错的时候。陆云不停安慰自己,但终究明白那只是自欺欺人,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一切十有八·九是真的。 像个失了牵绊又入不了轮回的孤魂野鬼,陆云脚步虚浮的朝自己房间走去。他此时此刻,心头只有仓皇无助和对死亡的恐惧,对贺瑾倒没有半点怨恨。吞并陆家军火的事并不是贺瑾指使的,冤有头,债有主,除了赵安,他谁都不恨。相反,他还很感激贺瑾,感激对方没在如此艰难的时刻抛弃他,哪怕知晓他曾经呼风唤雨的父亲已经过世。 在走廊里碰上焦急万分的吴明,听闻明日早上就要离开的消息,陆云浑浑噩噩的低应着,关起房门,卷起被子,裹住瑟瑟发抖的身体,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才从失魂落魄中缓过劲儿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了,陆云满脸憔悴的开门,却见刚刚辞别的铃语站在门外,正眼中含泪,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陆少,带着我一起离开好不好?你走了,我会害怕!”铃语哽咽着扑进陆云的怀里,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兽,让人既怜又爱。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不需要声情并茂的安慰,仅仅一个平实的拥抱足矣。陆云搂住怀里柔软的身体,心头的恐惧渐渐平息。悸动中,他忽略了铃语过于冰冷的体温和青中带黑的脸色。

上一篇   51 五一

下一篇   53五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