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五三

有铃语的陪伴,陆云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 大力箍紧女人玲珑有致,馨香绵软的身体,他头一次什么绮念都没有,就那样相拥着,安安生生睡了一夜,直到翌日晨光初绽,橘黄色的温暖光斑透过镂空的窗帘,星星点点的洒落到床榻,才缓缓睁开眼。 清晨的微风还未沾染阳光的热度,拂过身体时带着丝丝凉意,陆云抖了抖,缓缓坐起身来。碰触到铃语冰冷的胳膊,他眉头微皱,扯过毛毯盖在她身上。 外面传来有规律的敲门声。陆云边拾起衣服套上,边拉开房门。 “陆少,我们十点动身,我来帮你收拾东西。”吴明边说边朝房里看去,瞥见隆起的床榻和被单掩盖下的一小截女人的长发,他怔了怔。 “嗯,进来吧。”陆云侧身让吴明进门,看见他投向铃语的视线,语带哀求的开口,“铃语想跟我们一块儿走,可以吗吴哥?” 吴明面带为难,想象贺瑾的反应,觉得这事可能成不了,也不敢擅自答应,只好老实的回道,“咱先收拾东西吧,等会儿吃早饭的时候问问贺哥。” 提起贺瑾,陆云表情有些不自然,默默点了点头,坐在床边看吴明替他收拾东西。即便到了末世,即便知道陆家很可能已经分崩离析,他一时间也无法改掉养了十几年的少爷做派。 吴明却任劳任怨,埋头一样样的收拾东西,然后整整齐齐的将它们归置进床边的一个旅行袋里。 清点完袋里的物品,吴明拉好拉链,抬头向陆云看去,正打算叫他去吃早餐,却忽然间脸色大变,一边沉声叫着‘小心’,一边拉开陆云,挡在他身前。 陆云背对着床榻而坐,被吴明猛然一拉,踉跄了两步后狼狈的跌倒在他身后,继而也目露骇然。 只见昨晚还好好的铃语,此时竟青白着脸,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满嘴的利齿,朝两人张牙舞爪的扑来。用作新兵宿舍的房间本就狭小,摆放了家具后没有多少落脚的余地,吴明身后又护着陆云,避无可避,只得直直迎上。 他眼疾手快的架住铃语的两只利爪,偏头躲开铃语口里喷出的恶臭,对一旁吓呆了的陆云叫道,“陆少,我腰间有刀,快抽·出来,杀了她!” 连叫了几声,眼看吴明快要支撑不住,陆云才堪堪回过神来,抽·出吴明别在腰间的刀,对准铃语的太阳穴刺去。 闪着寒光的锋利刀刃‘噗嗤’一声扎进铃语的头骨,令她痛苦的嚎叫了一声,挣扎扑向吴明的力道稍微减弱。吴明紧绷的表情松了松。 陆云见状,连忙抽·出卡在头骨里的匕首,又补了一刀。浓稠的黑血从刀口迸出,溅落在他手臂上,他头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忆不起,只知道机械性的抽刀,然后补刀。 噗嗤噗嗤,连刺了七八刀下去,铃语的脑浆被彻底绞碎,硬邦邦的倒在床边,发出砰地一声闷响,一双黑洞洞的眼眶直直对准了陆云麻木的脸。 杀面容腐烂的丧尸和杀亲近之人变异的丧尸,那种感觉全然不同,又加之昨晚抱着对方睡了整整一夜,刺激来的更猛更烈。陆云呆怔的盯着铃语浑浊发黑的眼球,脸上的表情由麻木渐渐变成惊恐,最后变成了无法抑制的崩溃。他怎么也想象不出,这个昨晚给予他温暖慰藉的女人,今天就变成了面目狰狞的丧尸。 “呜呜呜”陆云压抑的哭声从喉间溢出,泪水汹涌而至,放肆的宣泄着他内心的绝望和惊恐。此时此刻,他才真正认识到末世的残酷,这是一个过了今天,也许就没了明天的,令人倍感无望的黑暗深渊,而人类只能在渊底仰望挣扎,毫无别的办法。 “陆少,不要用带血的手去碰你的脸。铃语很可能是因为口眼沾了变异蝙蝠的血才被感染的。”吴明擒住陆云满是黑血的手,慎重告诫道。算算时间,他立刻推断出了铃语感染的原因。 陆云想要捂脸的手僵住了,脸上的表情更加崩溃。 “这是怎么了?”贺瑾推开房门,看见狼狈不堪的两人和地下铃语还穿着性·感吊带裙的尸体,紧绷着脸开口。 吴明起身,快速将情况告诉他。 贺瑾脸色更加黑沉,一把拽住陆云,将他拉进浴室,拿起莲蓬头,打开冷水的开关,对着他劈头盖脸浇去。 陆云打了个哆嗦,这才回过神来想要躲避。贺瑾狠狠勒住他衣襟,冲刷掉他手臂上的黑血,冷声道,“你想躲到哪里去?当初叫你不要多管闲事你不听。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妄图承担责任!后果不是你能想象的!陆云,现在是末世了,你也不是原来的陆家少爷,你再这么浑浑噩噩,迟早会害死自己,也会拖累身边的人!” 听了贺瑾的话,又结合龚香怡的预言,陆云面容逐渐扭曲,浑浊的双眸透出痛苦至极的神色。若不是领口被贺瑾拽住,他早就瘫软到地上去了。 浴室外,铃音凄厉呼唤姐姐的声音突然传来,其间夹杂着吴明的低声安慰。又过了一会儿,听见响动的基地人员带着几名士兵匆匆赶来了。 贺瑾快速将陆云冲洗干净,而后放开他衣襟,出门去应付士兵的询问。 “贺大哥,发生什么事了?”龚黎昕拿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站在门边问道。 “龚少。”基地人员见了他立刻上前打招呼,将事情经过简单介绍了一遍,而后恭敬的说道,“现在我们要将他们都检查一遍,如果他们身上有伤口,可能要隔离24小时才能离开。” 龚黎昕点头,眼含担忧的朝贺瑾看去。 “可以,在哪里检查?”贺瑾朝龚黎昕略略勾唇,表情有瞬间柔和,看向基地人员后面无表情的问道。 “这位小姐去隔壁房间,你们就在这里检查吧。龚少,如果检查出有什么不对,我们必须采取相应的措施,届时还请您见谅。这是我们基地的规定,也是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着想。”看出贺瑾和龚黎昕之间亲厚的关系,工作人员恭敬的解释道。 “嗯。你们查吧。”龚黎昕点头,抱着礼盒走到贺瑾身边,踮起脚尖,安抚性的拍拍他宽厚的肩膀。 贺瑾睇视满脸担忧的少年,冷峻的唇角止不住上扬,没有丝毫废话,干脆的脱下全身的衣服,露出线条完美的肌肉和倒三角的健壮身材。 吴明见状,也缓缓脱掉衣服,任由同来的军医检查。魂不守舍的陆云被两名士兵带出来,扒掉了湿漉漉的衬衣和底裤。 龚黎昕踱步到贺瑾身边,帮着军医上下检查他有无受伤,指尖不时在贺瑾满身的陈旧伤疤上滑过,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在小孩不经意的诱·惑下,贺瑾浑身有如火烫,本就体积夸张的那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坚硬起来,狰狞粗大,直愣愣的杵在小腹上,长度几乎抵达肚脐。 房里的众人,除了失魂中的陆云,俱都朝他那处看去,眼底纷纷露出惊叹的神色。就连见多识广的军医,也不免愣了愣,停下检查的动作,心中暗暗自卑。 贺瑾朝面色如常的龚黎昕看去,眸光暗沉了一瞬,复又看向军医,不以为意的开口,“没看过男人勃·起吗?检查完了没有,我们还赶时间。” 他自然的举止中透着一股从容霸气,军医立刻恢复常态,依言加快了检查的速度,却是再不敢过多碰触他强健的身躯,仿佛害怕他压过来似地。 “没有问题。”细细看过三人的身体,没有发现任何外伤,军医对负责人点头道。 “他怎么弄湿了?”负责人指向陆云,表情狐疑的问道。 “手臂溅满了丧尸血,给他洗洗。你们放心,我们十点就离开基地,出了问题,我们自己负责。”贺瑾沉声解释,看向对方的目光十分强硬,不容人拒绝。 负责人瞥了眼站在他身边,目露关怀的龚黎昕,犹豫了几秒后点头表示同意,带着士兵和军医离开。 贺瑾将衣物捡起,一一套回身上,触及下腹还在肿·胀的坚·硬,眸子里滑过深沉的欲·望。他受过专门的训练,是个自控力极强的人,哪怕动用药物,也不能影响他分毫。被人轻轻一碰就破功,这是第一次,也是来势最凶猛的一次,身体里四处乱窜的邪火大有燎原的趋势,不停灼烧他紧绷的神经。 “黎昕,我还有东西没收拾,回房间一趟。你留下来看着陆云,他情绪有些失常。”贺瑾嗓音暗哑,动作僵硬的摸摸龚黎昕的头。 “嗯,你去吧,我来照顾他。”龚黎昕点头,将抱着的礼盒递出去,“这是送给贺大哥的临别礼物,等贺大哥上了飞机再拆开,不要轻易给别人看到,这是我两的秘密。” “好,我记住了。”贺瑾接过礼盒,为小孩话语中的亲密感到心悸,触及小孩温热的指尖,身体里本就燎原的邪火又往上窜了窜。 他垂眸,不敢再去看小孩精致的眉眼,拉上吴明匆匆离开。 待两人走远,龚黎昕拍拍缩在床脚,浑身光溜溜的陆云,奇怪的问道,“你怎么还不穿衣服?” 陆云神情恍惚,目无焦距的瞥了他一眼,头埋进屈起的双膝间,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我爸爸死了,这次回去,我也会死,连吴哥,贺哥,也都会被我害死!与其让大家跟着我陪葬,我不如吞枪自杀算了。”抽泣了许久,陆云边哀哀倾诉,边抬起头,直勾勾的朝龚黎昕看去。 他的眸子极其黯淡,仿佛蒙了一层灰色的雾气,往日的飞扬跋扈,肆意张狂全都消失得一干二净。看见他透不出一丝光亮的眼瞳,龚黎昕眉头紧皱。这种眼神他太熟悉了,在地宫里,每年都有那么几个人受不了萧霖无穷无尽的折磨,选择了自我了断。他们的眼神和陆云一模一样,这是绝望的眼神,心存死志的眼神。 龚黎昕紧紧抿直唇角,面对这样的陆云,他觉得很不舒服。 陆云没有察觉到他的情绪,兀自开口,“龚少,你有枪吗?借我用一用。”

上一篇   52五二

下一篇   54五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