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五五

虽然发生了铃语变异的插曲,但并没有耽误贺瑾一行的时间。 基地的停机坪上,一架直升飞机正缓缓转动起螺旋桨,随时准备出发。贺瑾同龚远航简短交谈了一阵,缓步走到龚黎昕面前。 他俯身,双手擒住小孩还稍显瘦弱的肩膀,平视他清亮的双眼,久久没有说话。龚黎昕偏头认真的回视他,眼里的不舍无遮无掩。 两人‘深情’相望的画面刺痛了宋浩然的眼膜,他上前两步,沉声开口,“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可以走了。” 贺瑾听而不闻,将小孩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细细镌刻进自己的脑海,直至这张容颜烙印在心间,永不能忘,他才低叹了口气,捧起小孩的脸颊,盯住的是他绯红的唇瓣,俯身时却在他额头重重一吻。吻毕,低声嘱咐道,“等我回来!” 肌肤被允吸的声音非常清脆,非常响亮,即便螺旋桨的轰鸣也不能掩盖。睇一眼懵懵懂懂答应自己的小孩和表情忽然狰狞起来的宋浩然,贺瑾勾唇一笑,毫不犹豫的跨上了飞机。再不离开,他很可能会改变心意。 陆云和吴明被贺瑾少见的热情奔放惊住了,愣了好一会儿才上前,紧紧拥抱了龚黎昕一下,三步一回头的离开。 不等飞机飞远,宋浩然已拉过小孩,占有性的搂进怀里,大力擦拭他的额头。 “宋大哥,痛。”额头被擦的发红,龚黎昕仰脸,看着面色黑沉的宋浩然,脸上露出委屈和不解的神色。 “对不起。”宋浩然怔楞一瞬,心头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露出讪然的表情。他失控了,只因为一个普通又寻常的告别之吻。但贺瑾离去前那意味深长的一瞥又让他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脑中纠结着一团乱麻,宋浩然面上却丝毫不显,温柔的摩挲小孩发红的额头,情不自禁俯身,用自己的亲吻将那看不见的,令他烦躁莫名的痕迹抹去。 唇落到龚黎昕光滑的额头的瞬间,宋浩然心底的郁躁,烦闷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他眼眸亮了亮,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林文博站在不远处,看着亲密无间的两人,视线定格在好友餍足的表情上,眸色变幻不定。 “长了一张得天独厚的脸还真是幸运!”龚香怡站在他身边,低声说道,用冷嘲热讽来掩盖她此刻忧惧万分的心情。 林文博闻言猛然转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她,冷声开口,“香怡,睁开你的眼好好看看小昕,他绝不是你臆想的那样。世上没有人比小昕更加表里如一。” “表里如一?他也配?你们都被他骗了!”龚香怡不甘的低吼,徒劳的看着林文博满脸失望的与她擦肩而过,越行越远。 ﹡﹡﹡﹡﹡﹡﹡﹡﹡﹡﹡﹡﹡﹡﹡﹡﹡﹡﹡﹡﹡﹡﹡﹡﹡﹡﹡﹡﹡﹡﹡﹡﹡﹡﹡﹡﹡﹡﹡ 飞机上,贺瑾正专心致志的拆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 “这是什么?”陆云凑过去,好奇的问道。 “黎昕送给我的临别礼物。”贺瑾背转身,不让两人觑见盒内的东西。 “为什么我们没有?龚少也太偏心了!”陆云眼红的叫道,继而想起自己打通的任督二脉,立刻讪讪的闭嘴,挠着头心下好一阵羞愧。 通脉的事,他没有告诉吴明和贺瑾,他虽然骄纵,肆意妄为,但他并不是傻子。这样惊世骇俗的事,贸然说出来,肯定会给龚少带来麻烦。所以,他会一辈子守住这个秘密,直至将它带进坟墓。 知晓龚黎昕的区别对待,贺瑾心中满足的无以复加,拆礼物的动作显得有些急切。看见盒子里的药瓶,他挑眉,面露不解,但却动作飞快的将其收进背包里,这才拿出压在瓶下的纸条查看。 纸上的字迹笔走游龙,力透纸背,乍一看,和小孩乖巧娴静的气质有些不符,再一想,却又十分契合。贺瑾珍而重之的摩挲了一遍,这才定睛浏览内容,待看完,溢满心间的悸动竟让他眼眶泛红,不知该作何反应。这是他此生收到过的最珍贵的礼物,代表了小孩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无论是礼物本身的价值还是其中蕴含的心意,都让他觉得无以为报。 “贺哥,龚少送给你什么东西?给我们看看呗。”见贺瑾对着纸条发呆,陆云拍拍他肩膀说道。 “不行!”贺瑾回神,将纸条贴着内衫收好,果断否定道。这瓶药太珍贵了,流落至外界,会给小孩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他绝不会让任何人知晓。 “哦。”陆云悻悻闭嘴,过了一会儿又期待开口,“贺哥,咱们京都事了就回来投靠龚少好不好?想来想去,还是跟在龚少身边最安心。” 贺瑾眯眼看向他,笃定的开口,“你偷听我和龚香怡的谈话了?”若不然,陆云不会人还没回陆家就想着回来。 “是。”陆云垂头,老老实实的答道。经历了一场生死,他已经能够坚强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正如龚少所说,只要他还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知道也好,”贺瑾抿唇,表情冷肃,“我是肯定会回来的,但是带不带上你就不一定了。你不要总想着依靠别人,如果还像以前那样,我绝不会带你,省得拖累黎昕!” “不会不会。我会努力变强的,我宁愿死也不愿拖累龚少,我还想着这辈子给他当牛做马呢!”陆云连忙保证道,虔诚的表情就差举手发誓了。 “当牛做马还轮不到你。”贺瑾瞥他一眼,不再说话。 陆云挠头,眼含失落和羞愧。确实,以他目前的实力,还轮不到给龚少做牛做马,没看人贺哥都还轮不上嘛! “陆少,你有这个心就好。”一直沉默的吴明拍拍陆云的肩膀,勉励道。 “吴哥,以后不要叫我陆少了,直接叫我陆云,或是小陆,小云都可以。我不是陆家的大少爷了,你以后尽管把我当马仔使唤,反正我以后要跟着龚少混。”陆云反握住吴明的手,慎重嘱咐。 盯着陆云虔诚的双眼,吴明嘴角抽搐的点头,暗暗忖道:把陆少从傲气卓然的大少爷变成如今的狗腿子马仔,龚少不但武功高强,连调·教人的功力也十分深厚啊! ﹡﹡﹡﹡﹡﹡﹡﹡﹡﹡﹡﹡﹡﹡﹡﹡﹡﹡﹡﹡﹡﹡﹡﹡﹡﹡﹡﹡﹡﹡﹡﹡﹡﹡﹡﹡﹡﹡﹡ 送走了贺瑾一行,停机坪不断有飞机降落,带来市中心的消息。情况果然如龚远航预估的那样,幸存者寥寥无几,就算有,直升机也不能立刻着陆下去营救,还得派遣士兵降落到地面接应。 螺旋桨的震动声十分巨大,往往会引来众多丧尸围攻,营救的难度大大增加。是以,距末世爆发已过了四天,军队带回来的幸存者却不足百人。如果不加大搜救力度,再过半个月,大量进化丧尸出现,市中心无疑会变为一座死亡之城。 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里轻薄的幸存者名单,龚远航面色十分沉重。人口数百万的城市,不过短短四天,就只剩下不到百人的幸存者,这是什么概念?末世果然是末世,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令人战栗。 在龚远航情绪陷入低潮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基地的主要负责人们俱都准时到达,召开有关于如何建立基地的重要会议。 依然有些懵懂无知的龚黎昕也被宋浩然带了过来,出席此次会议。女儿思想上出现了偏差,不知还能不能纠的回来,对于儿子,龚远航更加看重,有意无意的培养他的能力,让他可以尽早独挡一面。 敛去不经意泄露的软弱,龚远航又变回了原来那个铁血果决的龚首长,身姿挺拔的坐在主位,没有冗长的开场白,直接宣布会议开始。 负责人一一将自己的工作进度做了详细的汇报,末了,又提出很多建议。 对于基地建设,历经两世的龚香怡最有发言权。待众人说完,她缓缓开口,“爸爸,这些琐事可以日后再慢慢解决,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建立一套完善的人口管榔度,并颁发基地法,约束基地民众的行为,保证基地的稳定。还有,我们得尽早测试出异能者,对他们进行专门的训练,组建一个异能军团。这个军团日后将成为我们基地的立足之本。” 目前,在武器还很充裕的情况下,龚家的基地占有相当大的优势。但等到日后枪支弹药消耗殆尽,一个基地的强大与否便取决于异能者的数量和等级。龚香怡的建议正是未雨绸缪。 龚远航沉思片刻,点头示意龚香怡继续说下去。 龚香怡喝了口水润喉,将上一世有关于基地建设的事娓娓道来,“首先,我们得建立基地的户籍制度,详查所有人的资料并登记在案,便于日后给他们分派任务。基地物资有限,养不起多余的人,要想活下来,他们还需付出相应的劳力;其次,我们要把异能者和平民分开管理,制定不同的管理办法,对异能者,我们可以适当补贴物资,提高待遇;再次……” 书记员边听边将龚香怡的话记录下来,与会人员也频频点头,对她的说法表示认同。 龚远航敛容肃穆,看不出表情,但心底却暗暗诧异。这些东西,他琢磨一下也能想出来,但从没接触过政治的女儿竟也能看得如此深远,和她平日天真烂漫的性格完全不同。联想到女儿最近的改变,龚远航内心的诧异很快被忧心取代。 等龚香怡说完,会场里一片静默,所有人都在细细琢磨她的话,脸上带着赞同的表情。龚香怡垂头,嘴角略略上扬。她不但要插口基地事务,日后还要插手基地事务,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按你说的,将异能者和平民分开管理,日后必定会产生阶级分化,阶级矛盾必将影响基地的稳定和安全。这一点你就没有考虑过吗?”宋浩然肃着脸,沉声开口。 龚香怡沉默了。确实,正如宋浩然所说,基地发展到后期,异能者越加张扬跋扈,而平民越加卑贱低微,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基地的生存环境比之安全区外的丧尸界并没有好上多少。 然而,弱肉强食本就是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没有哪个基地管理者会因为平民而去得罪异能者。在危机四伏的大环境下,这些矛盾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想了想,龚香怡徐徐开口,“阶级矛盾的产生是必然的,只要人有私心,有私·欲,有强弱之分,阶级分化就不会消失。真正的共·产·主·义和平等社会是不存在的,特别是在末世。因为末世是一个丧尸吃人的社会,所谓的阶级矛盾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根本不足为道。” 众人表情奇异的看向龚香怡,对她如此迅速的适应末世环境感到诧异。 宋浩然冷冷盯视她一眼,不再说话。他很清楚龚香怡的话是正确的,但心底依旧止不住的发寒。有一点龚香怡说错了,末世不但是个丧尸吃人的社会,还是个人吃人的社会。他对这样的转变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守住本心。 “其实,我们可以组建一支纠察队,甄选实力上乘,品格正直的异能者加入,对其他异能者进行管理,这样可以减少很多矛盾。”一直保持沉默的林文博徐徐开口。 “这个办法可行,先记下来。”龚远航立即点头,对书记员说道。 龚黎昕左看右看,满脸的懵懂无知。他一点儿也没弄明白这些人都在说些什么。于管理一道,他可说是一窍不通,待在这里完全就是个凑数的。 很明显,与会的众人也根本没拿这位龚少爷当回事。 睇视呆怔中的龚黎昕一眼,龚香怡目露鄙夷。这个弟弟还是和上一世一样,除了迷惑人,半点能力也没有。如此,她忧惧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 嘴角一勾,龚香怡迫切的开口,“爸爸,事不宜迟,我们今天下午就将基地所有人集合起来,进行户籍登记和异能测试吧。人员理清了,也好尽快把管理条例颁发下去,对照实施。” 对于能够测试出异能的无属性石的来历,龚香怡对龚远航说是神的恩赐,是和她的空间能力共同孕育而生的。这种说法虽然玄幻,在没有更加合理的解释下,龚远航还是半信半疑的接受了,对外只一句‘军事机密’就交待了过去,他的下属们也无人敢于追问。如此,龚香怡才敢将它拿出来,公之于众。 无属性石是吞噬丧尸的能量晶核。吞噬丧尸,顾名思义,其能力就是吞噬异能者的异能为自己所用,和姑苏慕容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有异曲同工之妙。吞噬丧尸本就极其稀少,亿万丧尸中才会出现一个。它能够将异能者的攻击尽数转化为自己的力量,属于越战越勇的类型,极难对付。 它的晶核在不同异能的触发下可以显示出不同的属性,但其本身又没有任何属性,不能被异能者吸收,只能用于测试。 龚香怡的这颗晶核,是集合了整支军队的炮火,大力轰击一只高阶吞噬丧尸后得来的,非常珍贵,她一直收藏在自己的空间里,却不想重生后,空间本身遗留下来的物资并没有消失,而是随着她的转生重现于世。 “好,通知下去,所有人员分批次进行户籍登记和异能测试,今天下午就从一区开始。散会吧。”龚远航抬手,遣散众人。 宋浩然拍拍回过神来的龚黎昕的肩膀,和林文博交换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 林文博点头,追上龚香怡,状似不经意的问,“香怡,无属性石的测试结果准确吗?会不会出现问题?” “不会。”龚香怡笃定的摇头。 “没有例外吗?连多系异能也可以准确无误的测试出来?”林文博继续追问。 龚香怡步伐停顿了一瞬,迟疑的开口,“多系异能者是存在的,但数量极其稀少,数亿人中才会出现一个。如果是两系异能,无属性石一定可以测出来,但如果是两系以上,我就不知道了。” 她上辈子也只见过宋浩轩一个双系异能者,当时宋浩轩无聊时曾跟她要过无属性石把玩,其上散发的深紫色和火红色光芒交相辉映,景象梦幻绚烂到了极点,她至今都难以忘怀。而三系异能者或四,五,六系异能者,莫说见过,她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林文博点头,晦暗的眼底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不再发问。

上一篇   54五四

下一篇   56五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