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五九

龚黎昕测试完,六位负责人便纷纷向龚远航表示祝贺,恭维的话一箩筐一箩筐往外抬,搜肠刮肚,将所有的溢美之词都用在龚少身上。就连那名已触发了火系异能的中将,此时也没了半点傲气,做出一副低眉顺眼的表情。龚家的领导地位,在龚黎昕展露实力后已稳如泰山,无可动摇。同时,龚黎昕在基地中的超然地位也因这一次的立威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龚父意气风发的站在人群中,远远望着自己的小儿子,笑得牙不见眼。 龚黎昕收回外放的真气,淡漠睥睨的神情顷刻间消散,仿似一场幻觉。他朝宋浩然和林文博缓步走去,眉眼一弯,露出一抹稚气未脱的笑容。 如此矛盾却又意外和谐的两种气质被少年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他独特的魅力,令宋浩然和林文博无法抗拒。刚平复下来的心跳又乱了一拍,两人同时伸开双臂,期待小孩的靠近。 龚黎昕眯眼,一左一右挽住两人的胳膊,悬空双脚,坠在两人强健的臂弯上。解决了一桩心事,他罕见的露出了一点爱玩爱闹的少年心性。 宋浩然和林文博因他可爱顽皮的举动朗笑起来,任劳任怨的将他带抬回龚父身边。 “顽皮!”龚父假作嗔怒,在他额头上轻敲一记,但眼底浓烈的笑意泄露了他此刻愉悦至极的心情。儿子好像越来越开朗了,他见了无比舒心。 龚黎昕扶额,面露赧然,两颊泛起淡淡的红晕,显得白皙的脸庞粉粉嫩嫩,煞是招人。林文博和宋浩然双双闪了下眼,不自然的别开视线。 “顽皮好,男孩子就是要顽皮点!”林老爷子摸摸小孩的头,笑眯眯的说道。他俨然把龚黎昕当成了亲孙子看待。 一旁的几位负责人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连忙开口附和,并纷纷上前自我介绍,态度毕恭毕敬,全然不似对一个后生晚辈。在这之前,他们只当龚黎昕是个蒙受父辈余荫的二世祖,压根没将他看在眼里,在这之后,龚黎昕已是他们需要仰望并小心对待的存在。 场中的测试还在继续,因基地出了一个三系异能者,群众的热情比之先前更加高涨。每个人都希望自己也能有幸成为异能者中的一员,但事实证明,异能者果真是上天钦点的幸运儿,虽不至于罕见如凤毛麟角,却也是百里挑一,十分稀少。 二区的人全部测完已快临近半夜十二点,在军方的强硬要求下,剩余四区的民众不得不失望的回房休息,等待第二天的测试。 两个区,四百多人,统共只出了三十几个异能者,其中已触发异能者仅八人。情况算不上好,却也不差。至少,等六区全部测试完,建立一支类似于飞虎队的特别作战小组已经足够。 翌日清晨,在民众的强烈要求下,测试早早就开始进行。与此同时,军队也不间断的派出直升飞机,在全城各处搜索幸存者。 午间,一架直升飞机提前返回了基地,机上的士兵几乎不等飞机停稳便匆忙跳下来,往操场奔来,观他急切的表情,肯定有重大消息需要通报。 士兵排开人群,走到龚远航身边,低声回报着什么。龚远航先是一喜,继而露出凝重的表情,朝其他负责人看去。几位负责人俱都垂头沉吟,没人立即给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 “那就先开个会吧,去指挥部。”龚远航沉声宣布,瞥见站在林文博和宋浩然中间,兴味的眺望测试台的儿子,他招了招手,吩咐道,“以后的所有军事会议,黎昕你都要参加。跟爸爸走。” 龚黎昕乖乖的点头,亦步亦趋跟随在龚父身后。 众位将领闻言,心中了然。龚首长这是有意要栽培龚少了,想来,日后这个基地肯定会交到龚少手里。对此,他们没有意见,也不敢有意见。 测试台边,看见鱼贯退走的龚父等人,龚香怡脸色微变,果断的把表格交给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朝指挥部走去。 对于基地的事务,她绝不会松懈,能插手的都要插手,以免日后在基地丧失话语权,沦为上辈子那样的附庸,轻易被人遗忘和抛弃。 “进来吧。”看见追至门口的女儿,龚远航眸色暗了暗,终究没有驳了女儿的面子,沉声说道。 “会议开始,把幸存者的情况汇报一下。”龚远航摊开城区地图,对那名侦察兵说道。 侦察兵上前,指着地图上的某个点,将探查到的情况详细介绍给几位将领。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www点dayanwenxue点】 原来,今天搜索到市中心西区的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热源感应器竟然闪现了代表生命迹象的红斑,而且红斑很密集,初步估计至少有五十多名幸存者。这个消息对于搜寻了几天都一无所获的侦察兵而言简直太振奋人心了。他们操纵飞机,不停在该区上空盘旋观察,最终确定了幸存者的方位,竟然是在a省最大的小商品市场里。 而幸存者们也听见了直升机的盘旋声,从市场里的一座小仓库的天窗爬出,努力朝天空挥舞着手里颜色鲜艳的衬衫。 直升机久久盘旋在小仓库上方,引来了大群丧尸围攻,驾驶员无法,只得贴着地面飞行了一段,引开丧尸群后立刻回基地求救。 “绿园市场,a省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每日人流量不下十万,如今的丧尸量肯定也不少于这个数,要想从那里把人救出来,恐怕不容易。”一名负责人待侦察兵叙述完,忧虑的开口。 “确实,五十多人,至少得派三架直升机二十名士兵前去接应,到时闹出的动静肯定不小,只怕人没救出,还得把我们的军力搭进去。”另一名负责人客观的说道。 “你们的意思是不救?”龚远航笔挺的坐在主位上,环视一番众人,沉声问道。 会议室里一片静默,就连向来爱发表意见的龚香怡也没说话。负责人们的态度很明显,已经把她想说的话都说了,她着实不必开口触怒龚父。龚父正直无私的性格她了解,碰见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对民众见死不救。 果然,龚父开口了,语气十分严厉,“作为军人,你们还记不记得自己肩负的责任?我们的职责是保家卫国,如今国已不国,但我们至少还可以保家,这个家不只我们自己的家,还包括c国千千万万的家。难道,你们以为靠着这些军力,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活下去了吗?军队一千多个大老爷们,幸存的妇女和幼儿却不足百人,以后你们怎么活?怎么过日子?到最后还不是孤孤单单的等死?!到时,不是丧尸灭了我们人类。而是我们人类自取灭亡,就因为我们的自私。” 这个道理很浅显,但龚父不说出来,竟没有一个人想得到。他们都被一己私利蒙蔽了双眼,看不见更长远的未来。 见众人表情有些松动,龚父继续开口,“老人,小孩,男人,女人,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往小了说,我们救的是几个幸存者,往大了说,我们救下的是人类延续下去的火种。” 与会人员俱都露出深思的表情,微闪的眸光透出几分动容。 “爸爸,我帮你去救人!”瞥见龚父眼里暗藏的忧心和焦急,龚黎昕几乎不用思考,待龚父话音一落,立刻开口说道。 他不知道什么叫国之大义,也不知道什么叫人类延续,他只知道这是父亲的愿望,他一定要帮助父亲实现。 少年清脆的嗓音仿佛具有穿透力,重重敲击着与会人员的耳膜,令他们神色微震。少年灿如繁星的眼眸中满满都是果决和坚毅,无惧无畏的姿态彷如星火,溅落到两旁的林文博和宋浩然身上,令他们热血沸腾。 黎昕一个孩子都不怕,我怕什么?压下鼓动不已的心跳,宋浩然坚定的开口,“龚叔,我立刻派兵去救人。” 六大负责人虽然管理着六区,但手里的兵力却远远赶不上宋浩然,军中威望更是望其项背。宋浩然肯接手,这事基本上就定了。 “我也去,派上四架飞机吧,以防幸存者人数超出预估。”林文博待宋浩然话落,也接着开口。 得,军队最大的物资掌控者林文博也发了话,这事就没有反对的余地了。到了这一刻,几位负责人总算看出来了,宋浩然和林文博与龚少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亲厚,说是唯龚少马首是瞻也不为过。他们三人紧紧抱成一团,而龚少又明显对龚远航言听计从,这个基地除了龚远航,哪里还有别人说话的地儿? 认清现实,几位负责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www点dayanwenxue点】 “我不同意!龚黎昕你要去送死自己去好了,干嘛拉上别人?文博,不准去!”一想到绿园市场内的尸山尸海,龚香怡急了,拍案而起,指着林文博命令道。 林文博脸色铁青一片。虽说他以前对龚香怡也是千依百顺,但那是因为龚香怡娇憨可人,偶有任性却从不过分,所以他愿意宠着她。但面对眼前颐指气使,盛气凌人的龚香怡,他只感觉头痛万分。 “这是军事会议,不是家庭会议!香怡,你给我闭嘴!”龚远航额头青筋跳了跳,厉声呵斥。 看见其他将领怪异的目光,龚香怡脸色一白,缓缓坐回原位。昨天知晓龚黎昕的异能后,她虽然报复的念头没了,但无处释放的怨恨却如附骨之疽,令她痛苦不已。心神不宁之下,她的脾气难以控制,不顾场合就发作了出来。 女儿人情味越来越淡,掌控欲却越来越强,开始还只是看重物资,现在竟妄图插手基地事务,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 龚父揉揉太阳穴,感觉一阵心烦。养了25年,现如今怎么就看不懂她了呢?苦了文博这孩子了,私底下不知得受多少委屈。 “好了,事不宜迟,你们马上出发吧。”歉意的拍拍林文博肩膀,龚远航干脆的遣散众人。 走到乖巧听话的儿子身边,他眼眶微热,爱怜的摸摸儿子的头,低声嘱咐道,“注意安全。如果实在无法就撤退,你们尽力就好。” 之所以刚才那么坚决的表示要救人,一则是因为龚父作为军人的责任心,二则是想给基地树立一种大爱无疆,守望相助的风气,促进基地的良性发展。但他的性格也并不死板,能够救出民众固然最好,救不出,他也不会硬让自己的士兵去陪葬,特别是,这些士兵里还包括他最疼爱的儿子和两个小辈。 他尽力了,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这已足够。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www点dayanwenxue点】

上一篇   58五八

下一篇   60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