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六十

散会后,宋浩然带着龚黎昕去换装,林文博也想跟上,却被龚香怡拉住胳膊,死缠着不放。接收到好友和少年投过来的怜悯视线,林文博本就铁青的脸色变得漆黑如墨。 宋浩然点了手底下二十名特种兵同去,将任务详情细说了一遍。 听说是去绿园市场救人,这些硬汉们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绿园市场是a省最大最繁荣的小商品市场,每天人来人往,用摩肩擦踵,水泄不通来形容也不为过。 末日爆发时是早间10点多钟,正是绿园市场人最多的时候,平均每天十万的人流量,那里的丧尸数量可想而知。回忆往日绿园市场熙熙攘攘的情景,再将那熙熙攘攘的人流想象成丧尸,二十名壮汉俱都头皮发麻。 “不想去可以不去。还没出发就先露了怯,去了也是送死。”感受到众人心中的恐惧,龚黎昕边穿戴作战服,边淡淡开口。 如果是萧霖交待任务,属下们心生怯意,萧霖一定会当场将他们格杀。这些汉子们应该感到幸运,因为龚少只学了萧霖三层心性,还做不到随意残杀自己人。 “我们去!”有龚少在,怕什么!见识过龚黎昕彪悍身手的一名特种兵大声说道。其他人也定下心来,连忙附和。 “那好,给你们五分钟时间整装,五分钟后停机坪集合。”连激将法也会用了,不错!以后可以试着让黎昕带队。想到这里,宋浩然欣慰的拍拍龚黎昕的肩膀,看了一眼腕表,大声命令道。 “是!”二十人齐声应诺,声震云霄。 “好,保持这种气势!”宋浩然点头,率先带着龚黎昕朝停机坪走去。 五分钟后,众人准点到达。宋浩然看看腕表,心里有些不耐,因为林文博一直不见人影。 肯定是被龚香怡缠住了,女人真麻烦!浩然皱眉,朝驾驶员命令道,“起飞吧,不用等了。” “再等半分钟,林大哥在路上了。”龚黎昕耳尖动了动,出声阻止。他话音刚落,就见林文博的身影出现在停机坪的拐角,看见还未起飞的直升机,紧绷的表情一松,立即加速跑来。 “你终于来了!怎么哄得龚香怡,让她舍得放人?”待好友坐定,宋浩然没好气的问道。 林文博脸色黑了黑,下意识朝龚黎昕看去。龚黎昕不明所以,眉眼一弯对着他冁然一笑,笑容极是纯澈,令林文博心旷神怡。 林文博表情瞬间柔和下来,淡淡开口,“我要出来,无需经过谁的同意。” 宋浩然看出他的无奈和不满,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众人在飞行途中又检查了一遍武器装备,而后一路无话,直至到达目的地。 “少将,右边数过去第三个小仓库就是幸存者的所在地。”驾驶员指着一排仓库中的一个说道。 这排仓库前方有一大片平地便于堆放货物和停靠货车,也便于直升机降落。如果没有丧尸群,从这里降落救人倒是很方便。但看着地面上因直升机的轰鸣声而引来的密密麻麻的丧尸,众人表情十分凝重,不知该如何下手。 照这样发展下去,不等飞机降落,这些仓库就会被闻声赶来的丧尸群埋掉。他们等于是在害人而不是救人。 怎么办?众人齐齐看向沉吟中的宋浩然和林文博。 正在这个时候,小仓库也有了动静,一名年轻人从仓库顶部的气窗爬出来,不停挥舞着一件橙色的衬衫。他急得满头是汗,想大声呼救,却又害怕引起丧尸群的注意,只能原地干着急。 好在丧尸们都嘶吼着,仰头看天,并没有发现他。 垂眸看着神情激动的青年,宋浩然一时拿不定主意。若他们抛下软梯,让幸存者一一爬出气窗上到机舱里来也可以。但保不齐下面有体弱的妇女、老人或孩童,无法做到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再者,这种救援办法会耗费很多时间,到时,饥·饿·难·耐的丧尸很可能会冲破小仓库的铁门,把幸存者吃掉。 “在别处放一把大火,引开这些丧尸。”一直沉默的龚黎昕突然说道。 “丧尸趋光,趋热,趋声,这个办法好。”想起清水镇的那场山火,林文博立即开口附和。 “行。”宋浩然略作考虑,也拍板决定,朝驾驶员命令道,“在周围绕行一圈,挑选一个合适的地方放火。不要太近,但也不要太远。” “是。”颓废中的驾驶员精神一震,高声应诺。他来这里两趟了,一次次看着下面挥舞衬衫的青年由狂喜陷入绝望,说实话,他心里很不好受。 直升机不再盘旋,机尾一摆,快速飞离市场。那名青年站立许久后才颓然的放下手里的衬衫,满目茫然的看着飞机远去的方向,彷如一尊雕像。 听见直升机飞离的声音,仓库里的民众们也陷入了彻底的绝望。这是第二次了,军方第二次抛弃了他们。不知是谁,忽然发出一声哽咽。悲痛之情便被这微小的哀声放大到极致,仓库里不久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抽噎声,空气也仿佛沉重到令人窒息。 在绿园市场周边地带盘旋,机上众人仔细挑选着纵火地点。 “宋大哥,下面有一辆油罐车,就炸它吧。”从电视上看见过油罐车起火爆炸的新闻,目力敏锐的龚黎昕指着地面说道。 “不行,路上堵了那么多车,如果油罐车起火,会引起连环爆炸,到时临近的几条街都会被炸毁,沿街的大厦也会起火。这一片地区会被我们毁掉。”宋浩然想也不想就拒绝道。 其他人也连连摇头,否定龚少的提议,他们是军人,不是恐怖分子。林文博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坐在一旁垂头沉吟。 “毁掉又如何?这个世界本来就在慢慢毁灭。所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亲手毁掉注定要沦亡的旧世界也是建立新世界的一种功勋。你们眼界太过狭隘了。”龚黎昕拧眉,淡淡说道。 对注定被舍弃的东西,他从来不会去可惜,更不吝做个推手,将它舍弃的更加彻底,因为他深知,没有舍,就没有得。 用一小片早已没有生命存在的死亡地区和无数丧尸的命换取五十多名幸存者的安全,他觉得很值得,没什么可犹豫的。 龚少淡漠又绝决的话对机上的人来说简直是震耳发聩,醒醐灌顶。是啊,末世来临,原来的世界注定消亡,他们又何必执着于过往?这个时候,生命的价值远远高于一切。 想通了,众人看向龚黎昕的目光明显不同,由原来的羡慕,钦佩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崇敬。龚少不但实力强横,还有着坚如磐石的心性,这样的人,注定不凡! “说得好!”在众人沉思的时候,林文博已朗声开口,第一个对龚黎昕表示了支持。他眸色深沉的睇了果敢坚毅的少年一眼,心中的震撼和叹服交织在一起,凝成浓烈炽热的岩浆,融化他坚硬厚重的心墙。 林文博是个商人,而且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何谓取舍之道。但见小小年纪的龚黎昕心性比他更坚定,更决绝,他有找到知音的痛快之感,心跳急促狂乱。 “炸吧,火箭筒给我。”宋浩然也回过神来,坚定的开口。 他以前还担心黎昕无法适应末世的残酷,但方才黎昕的话却让他知道,黎昕比他看得更加通透。他被比下去了,但心底却没有任何不满,反而被喜悦充盈。只有黎昕真正强大起来,他才能安心。 一名特种兵默默将火箭筒递给他。 架好武器,瞄准目标,宋浩然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火箭拖着长长的尾烟直击油罐车,将它轰的一声掀翻在地,车头抛至高空,又重重落下,将前方的一辆车砸遍。炸开了花的车身爆燃起来,剧烈的高温又迅速引燃了周围的几辆车。 直升机在爆炸点上空盘旋,二十多分钟里,接二连三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街边的几家店铺和楼宇也相继燃起了大火,不时发出玻璃碎裂的声音和火焰舔舐物体的声音。 浓重刺鼻的黑烟冲天而起,像一条狰狞的巨龙,向四架飞机卷来。 “走吧。”看着地面上向大火疯狂涌去的丧尸,宋浩然神色微松,对驾驶员说道。 低级丧尸只能凭本能行事,等他们进化到二级以上,有了一定的危机意识,这一招就对他们不管用了。 直升机一个摆尾,朝绿园市场飞去。 仓库里的幸存者也听见了巨大的爆炸声,爆炸声此起彼伏,如一道道惊雷,弄得他们神魂不定。 身手最矫健的那名青年又被众人派去屋顶,查看情况。围着仓库的丧尸群如潮水般退散,转而向浓烟四起的爆炸点涌去。 青年见状,脸上露出放松的表情,又听见天空隐隐约约传来螺旋桨搅动的声音,他不敢置信的站起,手搭凉棚,举目远眺。 四个黑点正绕开烟柱,径直朝仓库的方向飞来,青年搭在眉梢的手放下又举起,举起又放下,生怕自己被烈日晒得眼花,出现了幻觉。 反复望了几次,四个黑点没有消失,反而越飞越近,青年狂喜的差点蹦起来。他赶紧扶住气窗的窗棂,稳住身形,朝仓库里的众人大声叫道,“军队没走,爆炸是军队弄的!他们引走了丧尸,过来救我们了!” “真的吗?你没看错吧?”不停有人追问,还有人抱头痛哭,但这哭声再无之前的悲戚,而是带着绝后逢生的喜悦。 “真的!真的!他们马上就要到了!”青年趴在窗口,欣喜若狂的大叫。 “万岁!军队万岁!”此时,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已由弱变强,众人听的分明,拥抱在一起欢呼起来。

上一篇   59五九

下一篇   61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