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

黑暗终会过去,太阳总会升起。 小少主一夜好梦,睡的前所未有的安稳,但身体早已习惯了无时无刻的修炼,因此,等他再次睁眼,丹田里浅薄的内力一夜之间大为增长。 ‘逆脉神功’果然是为纯阴阳逆脉之体的人量身打造的,具有纯阴逆脉体质的龚黎昕修炼起来事半功倍,速度惊人。只可惜,这两种体质的人世所罕见,万年才出一个,小少主死后重生在这么一具身体里,不知是上天对他的作弄还是眷顾。 然而,内力的增长却半点引不起小少主的注意,他此刻正盯着窗外橘黄色的晨曦发愣,嘴角挂着微笑,脸上溢满沉醉。久久,他一步步走到窗边,伸出自己的右手去采撷钻入窗棂的一缕阳光。 五指收拢,再摊开却空无一物,然而阳光的温暖却切切实实被小少主抓在了掌心。小少主微眯起猫瞳,感受着上辈子梦寐以求的温暖晨光,眼角悄然凝聚起一丝泪迹。 很快,他从震撼和感动中回过神来,扬起脸将眼泪逼回,站在龚黎昕满满当当的衣柜前发愣,不知该穿哪件去上学。 看来看去,小少主最终还是挑了宋浩然昨天给他买的那件t恤换上。t恤只穿了半个时辰不到,还是崭新的,不但样式简单,穿戴起来也十分舒适,他很喜欢。 又挑了件记忆里龚黎昕经常穿的浅色牛仔裤套上,小少主仔细将衣摆和裤腿的褶皱抹平,发现两者材质特殊,怎么也弄不平整才遗憾的罢手,朝楼下餐厅走去。 “父亲早,姐姐早,宋大哥早。”步下楼梯,小少主礼数周全的给早已齐聚餐厅的家人问安。他微微垂头,掩饰脸上腼腆的表情,在宋浩然身边的位置落座,期待着和家人第一次共进早餐。 看见沉默寡言的龚黎昕主动问候,龚远航露出意外的表情,龚香怡垂头,装作认真用餐,只有宋浩然一脸微笑的点头回应。 龚香怡眸色暗沉的瞥了满脸乖巧笑容的龚黎昕一眼,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怨恨又悄然冒头。重生一次,她并不像龚远航那样,会为龚黎昕偶尔表露的柔顺感到欣喜,反而十分厌恶他这种作态。 经历了龚黎昕的背叛,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这个少年乖巧笑容下隐藏的狠毒。只要能活下去,少年可以立时抛却他那阴沉的外壳,毫不吝啬的向人展示自己的柔顺乖巧,也因此在众人的保护下活的很好。 不得不说,少年精致完美的长相对他多有助益,令人忍不住想去呵护怜惜。他活的越惬意,心就变的越加傲慢,最终觊觎上了不该觊觎的人,并为此将她推入了火坑。 龚香怡闭眼,紧紧握住手里的筷子,阻止自己再去回想被龚黎昕出卖后的那段不堪记忆。仿佛过了很久,实际上只过了一瞬,等她再次睁眼时,双瞳已被彻骨的恨意和冷漠占据。重生回来,她不会再去费心拯救不该拯救的人。至亲又如何?在末世,只管自己活着,哪管得了别人好赖? 龚黎昕,我不像你,会为了私怨去害人。但我也不是圣女,还会原谅你,照顾你,感化你。这次末世,你就自生自灭,自求多福吧! 想到这里,龚香怡嘴角隐晦的勾勒出一丝凉薄至极的冷笑,徐徐喝下一口鲜香四溢的鸡丝粥,半闭着眼感受口里久违的美妙滋味。 经过一晚上的调整,她已能完全把握自己的情绪,因此这一次她的敌意丝毫没有外泄为小少主所察觉。当然,小少主正同她一样,沉浸在美食的诱惑里也是很大一个原因。 上一世在地宫生活时,萧霖为了加快小少主修炼的速度,从不让小少主正经吃过东西,总是想方设法的给他弄各种增进功力的丸药,有时甚至剑走偏锋,让他生吃灵兽的肉,生饮灵兽的血,以此进补灵气。那种腥臭欲呕,难以下咽的感觉如今都被面前入口即化的鸡丝粥和汁多味美的小笼包给治愈了。 小少主心无旁骛,一口一个迅速消灭着面前的美食。鼓鼓囊囊的双颊,亮晶晶的猫瞳,享受至极的表情,他生动有趣的反应逗得宋浩然差点失笑,同时也让宋浩然觉得嘴里的食物美味了不少。 龚父目不斜视,状似在认真的进食,实际上眼角余光一直关注着小儿子。见向来不爱吃早餐的小儿子胃口颇佳,他垂眸,眼里浮上几丝欣慰。 早餐的气氛看似十分温馨和谐。小少主吃到八分饱时,终于用自己惊人的意志力克制住了想要将剩下的食物统统塞进胃里的冲动。 他放下碗筷,恋恋不舍的用纸巾擦干净嘴角,礼貌的站起身向餐厅众人告别。 “等等,反正我今天没有任务,就负责接送你上下学吧。”宋浩然见少年要走,连忙放下碗筷说道。 自从经历了昨天的事,他对龚黎昕的印象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改观,心中更添了许多怜惜和愧疚,决定日后对这个弟弟多关心一点。 “谢谢宋大哥!”小少主眨眨眼,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由陌生的司机送去上学,他当然更加喜欢宋浩然的陪伴。 宋浩然被他眼巴巴的小模样逗笑了,上前揉揉他顺滑的发丝,揽着他的肩膀一块儿朝车库走去。 龚父看着两人亲热的走远,嘴角微微上扬,而龚香怡则露出了凝重的表情。她终于发现这次重生的异常之处了,那就是龚黎昕和宋浩然的关系。 前世,两人虽然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却势如水火。宋浩然从头至尾都是把龚黎昕的本性看得最透彻的一个人。对龚黎昕,即便他伪装的再乖巧,宋浩然也从未待见过他,甚至还常常警告龚香怡要小心提防这个弟弟。只可惜,当初的龚香怡被亲情蒙蔽了双眼,一直没将他的警告放进心里。 今天再看,宋浩然对龚黎昕分明喜欢的很,哪里有半点提防或疏离的意思?这事有点蹊跷,莫非龚黎昕也重生了,知道宋浩然是未来末世最顶尖的强者之一,所以提前拉拢这个靠山? 龚香怡思忖半晌,很快就将这个想法推翻。重生这种奇迹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又不是跳楼大甩卖!况且龚黎昕若是重生过来的,这个时候怎么还有心情上学?肯定得迫不及待的收敛物资才对!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重生了又能如何?没有异能,没有空间,凭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他早晚还会像前世那样,被人玩腻了当垃圾般随意扔掉,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自己只需小心提防,等末世来临后将他甩开就是了。这次没有自己救助,他能不能顺利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想到这里,龚香怡彻底放下心,转而开始考虑怎么向父亲、林文博、宋浩然提起末日即将爆发的事,并让他们帮忙搜集物资。 父亲和宋浩然是a省军区的实权人物,能轻而易举的弄到武器,林文博所在的林氏家族属于c国十大财团之一,搜集食物和生活必需品简直是手到擒来。再加上她那面积广袤的随身空间,重活一次,她占尽了优势和先机,一定能够避免上辈子的悲剧,恣意的活着。 龚香怡踌躇满志的计划着如何应对末世的爆发,小少主却还懵懵懂懂,不知道眼前这令他万分钟爱的世界很快就会满目疮痍,变成一个血气冲天的人间地狱。 他此刻正雀跃的看着车窗外飞速退后的风景,为这种名为‘汽车’的代步工具感到惊奇。这个世界的人将各种神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东西变成了现实。如果不是脑海中保留了龚黎昕的记忆,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已经不在人间,而是置身于仙境。只有仙境中的神人才会腾云驾雾,上天入地,然而,这个世界的凡人却做到了!他内心为之赞叹。 压抑着面部的神经,极力让自己不要露出大惊小怪的表情,小少主显得有些严肃。但他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却是无法伪装的,此刻正闪烁着灼灼的光芒,紧紧盯着不断冒出冷气的车载空调研究,并不时伸出葱白的手指,去感受空调带来的丝丝凉气。 这个世界的夏天十分炎热,即便是清晨也炙热的令人难耐,这‘汽车’竟然还能改变天气,真是神奇!如此,没有内力,寒暑时节亦十分好过了!小少主五指不停在空调前晃荡,默默想到。 “空调很好玩吗?”龚黎昕对着车窗看了十分钟,又和空调玩了十分钟,就是不主动与自己说话,眼看就要到学校了,宋浩然终于憋不住开口。 “啊?不,不好玩。”小少主垂眸答话,受惊般将右手缩回,悄悄藏在背后。再怎么沉稳他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遇见新奇的事物很难控制住好奇心。 “不好玩你还玩那么久?和宋大哥说说话也好啊!”宋浩然专心开车,没有发现他古怪的小动作。他昨天就下定了决心,要好好与这个弟弟相处,自然希望多了解他一点,而谈话是了解一个人最快的途径。 说话?小少主抿唇,没在记忆里找到龚黎昕与宋浩然相处的画面,一时感到非常无措,只得呐呐的开口,“可是,我好像从没与宋大哥说过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说错了,也怕惹宋大哥不高兴。” 宋浩然被他直白的回答弄得一噎,面部表情有些僵硬,转脸朝略显懵懂不安的少年看去,内疚的暗忖:我怎么会以为龚黎昕性子偏执,心机深沉呢?他分明是个有话说话,性格直爽的好孩子。我以前对他的看法简直错的离谱。 与龚黎昕相处越久,心中越为自己的冷漠和偏见而愧悔,宋浩然有些不得劲,不再硬逼龚黎昕和自己说话。两人在沉默中抵达了a大附属中学。 看着少年消瘦的背影下车走远,宋浩然心中微动,高声喊道,“黎昕,以后只要有空,我都来接你上下学。” 小少主闻言回头,大声应了句“好”,白皙如玉的脸庞笑的极为灿烂,弯成月牙状的双瞳里溢满了欢喜,在晨曦的映照下更显流光溢彩,说不出的好看。 看见少年毫不掩饰的雀跃表情,宋浩然松了口气,心情也随之飞扬起来。

上一篇   适应

下一篇   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