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六一

仓库周围密密麻麻的丧尸群已经退走,但还滞留着几十只,正仰头对着屋顶的青年嘶吼,黑漆漆的眼眶流露出对血肉的渴望。 青年抱膝蹲坐在屋顶,虔诚的仰望着四架直升机,心中的恐惧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狂喜和希冀。 直升机近了,螺旋桨掀起的飓风把青年的头发吹的蓬乱不堪,可青年一点不介意,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 舱门打开,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对着滞留在平地上的丧尸一通扫射,靠近仓库的丧尸他们不敢射击,因为这些仓库都是由薄薄的钢板组建,抵挡不住mk48威力巨大的子弹,恐会误伤里面的民众。 “下去!”平地中的丧尸尽数消灭,宋浩然打了个降落的手势。一名士兵抛下绳索,迅速滑落至地面。 龚黎昕直接往下一跳,连绳索也用不上,比打头的士兵更先着地。没见识过龚少强悍实力的几名特种兵有些傻眼,动作慢了几拍,被熟悉龚少的几名同僚投以‘没见识’的鄙夷目光。 宋浩然瞪了少年迅速下落的头顶一眼,心中无奈。刚才,他又被吓了一跳。林文博摇头失笑,眼底溢满浓浓的宠溺之情,攀住绳索,也随后滑落。 待队员们俱都顺利到达地面,宋浩然才顺着绳子滑下,与此同时,四架直升机也开始缓缓降落。 看见手握军刀朝仓库迅速逼近的特种兵,蹲坐的青年立马站起,伸长脖子朝下探看。看见打头的竟是一名体格瘦小,面容稚嫩的少年,他瞪大眼,目露震惊。 军队肯定损失惨重,连未成年的小孩也启用,还派来救援民众,简直太无私,太伟大了!青年脸上的震惊褪去,转而变为感激涕零,同时也为少年的安全担忧不已。 但是少年很快就用行动打消了他的担忧,也同时令他的震惊指数节节攀升。 只见近到前来的少年将手里的军刀舞的密不透风,如割麦子般清剿着一路上碰见的丧尸。他所行径的路线,由仓库上方俯视,真真切切是一条丧尸的尸体和黑色血液铺就的道路,直达仓库大门处。 随后跟上的特种兵相当轻松,只需将几只露网之鱼干掉就行,少年从落地到杀光丧尸,再到敲响仓库紧闭的大门,前后不过一分钟。 青年站在仓库顶,表情怔楞的看着激动的人群迫不及待的打开大门,在特种兵的保护下朝已经降落的直升机跑去。 少年垫后,走了几步抬头朝青年看来,扬声问道,“你不跟我们回去吗?” “回,回去。”少年精致的眉眼映入眼帘,仿佛一缕阳光投射到心间,驱走了所有恐惧和不安。青年震了震,立即回神,快速的钻入气窗,攀着高高堆积的货箱往下爬。 奔近烈日下微笑的少年,他心头轻颤。他想,他永远也忘不了这抹将他拉出绝望深渊的笑容。 “里面还有人吗?”护送完群众,林文博和宋浩然跑回来,不放心的问道。 “里面应该没人了,我下来时没看见。”青年急忙回话。 “你们先上机,我们进去查看。”宋浩然快速说道。 “是。”青年大声应诺,转而对姿态从容淡定的少年感激一笑,跟着他朝直升机跑去。奔走在少年身边,青年莫名觉得心安,脚步也轻快起来。 宋浩然和林文博迅速检查仓库,确定仓库没人后便准备离开。越过一堆被幸存者们撬开的货箱时,林文博脚步顿了顿。 被撬开的货箱俱都是食物或一些生活用品,正是黎昕目前最需要的东西。林文博果断叫住宋浩然,朝箱子指了指。 宋浩然眉梢一挑,眼里极快的滑过一抹喜色。两人跑过去,很有默契的将一只箱子倒空,挑拣出黎昕爱吃的零食和所需的生活用品,将之填满,而后合力抬起它朝等待在平地上的直升机奔去。 前面三架直升机已经载满人,正缓缓升空朝基地飞去。最后一架还停留在原处等待。龚黎昕护着青年朝大敞的机门跑去。 二十名特种兵早已五五分散,坐到四架直升机里随行保护民众。留下的五人见龚少登机,纷纷躬身打招呼,态度十分慎重,完全不似对待一个未成年的小孩。 龚黎昕颔首回应,和青年在空出的位置上坐下。 宫劭?青年默默坐在他身边,咀嚼着这两个被大兵们用崇敬之情唤出的字眼,心中热乎乎的。这是救命恩人的名字啊! 不到一分钟,宋浩然和林文博也抬着箱子出来了,利落的登机,而后关紧舱门。 飞机安全升空,看着逐渐缩小成一块块方形积木的仓库,十几名幸存者俱都松了口气,瘫软在各自的座位上。 “少将,早知道是堆放食物和日用品的仓库,我们也去抬几箱子上来。”一名特种兵羡慕的看着两人放在脚边的大箱子说道。 “这是给黎昕的,下次出任务的时候你们还有机会。”宋浩然揽着龚黎昕的肩膀,解释道。 幸存者们闻言,立刻翻出自己的旅行袋,将搜集的东西拿出来分给几名特种兵,态度十分热情。旅行袋都是仓库现拿的,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款式,军方第一次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搜集了足够的食物准备带上机。 众人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喜悦和深深的感激,人手一个灰褐色,鼓鼓囊囊的旅行袋,看着不像大难不死的幸存者,倒像是去外地旅游的旅行团。 大兵们连忙摆手拒绝。但幸存者们哪里肯罢休,瞅准他们的臂弯或口袋就将东西塞进去。机舱里洋溢着浓浓的温情,早已将末世来临的绝望和恐惧驱散。 “这些东西带进基地就是你们的私有财产,基地不会向你们索要,请你们收回去吧。以后的生存物资,你们还得靠自己的劳动换取,我建议你们把这些东西当做余粮,好好保存起来。”宋浩然开口替自己的部下解围。 士兵们也自觉的将东西还回去。民众们推拒不过,又碍于宋浩然的威严,只得无奈的接下。 坐在龚黎昕身边的青年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和别人不同,他脚边和怀里空空如也,并没有带上任何东西。在众人酬谢士兵时,他眼里露出挣扎的神色,偷觑一眼身边的少年,最终下定决心,手缓缓探进衣兜。 宋浩然话落时,他手僵了僵,动作却没停,身子往后一靠,将手心的东西悄悄往龚黎昕口袋塞去。 动作再隐秘又岂能逃过龚黎昕的感知?龚黎昕瞥他一眼,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拿到眼前看了看,清澈的眼眸瞬间亮如繁星。 这是一块瑞士巧克力,正是龚黎昕平日最爱吃的牌子。想到那香浓丝滑,入口即化的美妙滋味,他不自觉的舔了舔唇,从不掩饰情绪的脸上明晃晃的写着‘想吃’两个字。 但想到宋浩然的话,他立即压下心中的渴望,板着一张小脸,严肃的将巧克力退回去,“你自己收好,宋大哥发话了,这个东西我不能拿。”边说,视线边在巧克力精美的包装上流连,难舍难分。 青年连连摆手,抓着巧克力往他口袋里塞。机上众人都朝推拒中的两人看去。 林文博看着龚黎昕强忍垂涎的可爱表情,眼里透着浓浓的宠溺,柔声说道,“一块糖果而已,小昕就拿着吧。” 龚黎昕严肃的表情绷不住了,眼睛暴亮了一瞬,抿着唇,犹犹豫豫的朝宋浩然看去。 “拿着吧,以后有好东西记得还这一份人情。”顶着少年萌煞人的渴求目光,向来恪守军纪的宋浩然难以抗拒,眸光微闪,点头答应了。 龚黎昕欢快的点头,将巧克力收进兜里,眉眼一弯,对青年诚挚的道谢。青年脸色涨红,有些不知所措,连连摆手说不用。 见龚黎昕得到宋浩然的首肯才敢把东西收下,林文博心中颇感不适,掉转头朝窗外看去。想起以前是自己对小昕的抗拒和误会才造成了如今的疏离,他眸色暗沉,强烈的懊悔涌上心间。 不知道以后尽力去弥补,小昕会不会像亲近好友那般亲近自己?一定会的。想到少年可爱率真的性情,林文博嘴角缓缓上扬,心中释然。 浓烟四起的地方还在不断传出爆炸声,此起彼伏,无休无止。打头的三驾直升机本已朝基地飞去,听闻爆炸声后又转了回来,朝黑色的烟柱逼近。 “我们也去看看。”宋浩然对驾驶员命令道。这毕竟是他们居住多年的城市,承载着他们浓浓的乡情。 飞得近了,众人俱都忍不住起身,朝地面看去。龚黎昕也挤到靠窗的林文博身边,俯视地面。 挤挤挨挨堵在路上的汽车如今变成了一颗颗炸弹,相继引爆。弹片和花火四溅,又引燃了两旁的店面和楼宇。不过三十分钟,这片往昔最繁华的地区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满目疮痍。 哪怕远在几百米的高空,众人也能感觉到地面的震颤和火焰的炽热。愣愣看着往日自己曾经居住的地方被无情的大火吞噬,众人凝目,表情萧瑟,令人窒息的沉默在机舱里蔓延。 又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传来,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一栋造型独特,耸入云端的建筑物晃了晃,缓缓朝一旁倾颓。众人瞪大眼,表情不可置信。 “不好,鼎泰大厦要塌了。”驾驶员边说,边操控飞机远远躲开。

上一篇   60六十

下一篇   62、六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