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六二

62、六二 鼎泰大厦,这个城市的地标性建筑,荣获了国际上多少赞誉,承载了市民们多少骄傲,就这样缓缓的,以无法挽回的姿态轰然倒塌。 它扬起的烟尘遮天蔽日,它发出的嘶吼响彻云霄,它的傲然身姿变成了一堆丑陋粗砺的水泥块和碎玻璃,裸-露在外的被无情折断的钢筋脊骨诉说着它的悲哀。 机舱里,就连空气都变得格外沉重,从不知弯腰为何物的铮铮铁汉们如今佝偻着身躯,双眼通红的看着下面一片狼藉,如被战火肆掠过的城市。 这是他们亲手造成的局面,就这样把往昔美好的城市毁灭,想象和亲眼见证毕竟不同,所带来的负罪感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就连心坚如铁的宋浩然,此时也不禁红了眼眶,扣下扳机的指尖一阵阵发抖。 幸存者们表情恻然,细看,早已有人泪流满面,无声哭泣。在这一刻,空气都凝滞了,无助,不舍,迷茫,彷徨,所有的负面情绪悄然钻进众人的心底,如一根根钢针,扎得他们隐隐作痛。 龚黎昕垂眸,盯着被废墟掩埋的无数丧尸,又看向依然前仆后继朝大火涌去的丧尸群,满意的笑了。对这个城市没有多余的留恋,他无法理解众人的悲哀,他只知道,大火过后,这一片焦土将成为几十万丧尸的埋骨之地,而这个城市,将大大净化。 还有比这更好的结果吗?很明显,没有!所以,一切的悲哀和不舍都是多余的,无用的,软弱的,和丧尸一样,应该被彻底剔除! 心中暗自点头,龚黎昕轻轻握住宋浩然微颤的指尖,笑着仰视他,一字一句慎重开口,“宋大哥,你看,下面死了多少丧尸?应该有几十万吧?一下就消灭了几十万丧尸,有朝一日,我们总会杀光这里所有的丧尸。到时,我们再回来,在这片焦土上重新建造属于我们的光明殿宇。” 杀死萧霖,踏平地宫,在其上建立属于自己的光明殿宇,这是他上辈子的梦想,他完成了一半,这一世,他会将自己的梦想彻底实现。 少年的嗓音不大,却仿佛带着某种魔力,将迷失中的众人唤醒过来。他们视线缓缓从火海和废墟上移开,看向在烈焰中嘶吼,挣扎,最终化为一具具焦黑骸骨的丧尸,心神俱震。 不停有丧尸前仆后继的投入火海,周边密密麻麻的丧尸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被大火付之一炬。 “这场大火把这片地区都净化了。”林文博低声开口,表情已不复之前的沉痛,“我们的做法没有错。旧的世界在我们手中毁灭,新的世界也将在我们手中诞生。为了我们的光明殿宇,大家努力吧!” 话落,他将少年瘦小的身体拥入怀中,头磕在他柔软的发顶,微眯的狭长双瞳带着显而易见的温柔和笑意,如欣赏一片壮丽风景般欣赏着下面被大火吞噬的楼宇。 少年温热的身体填满了他的怀抱,也填满了他的心灵,隐隐约约,某种陈旧的,固守的东西从他灵魂中抽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为坚定,更为炙热的信念,令他有些目眩神迷。 和怀里的少年携手创建新的世界,这个念头在他的心底扎了根,发了芽,迅速茁壮起来。自末世开始后就被深埋进心底的软弱和彷徨被这根系吸收的一干二净,变成了勃勃的生机。 宋浩然也已回过神来,怔怔的看向缩在好友怀里,神色从容的少年,忽而反手,和少年十指交握,眼眶的潮红迅速褪去,被坚定的信念所取代。在这一刻,过往的一切都被他彻底舍弃,他真真切切的活在当下,活在末世,而他将和身边的少年携手共创属于他们的未来,这样的念头钻入脑海,令他热血沸腾。 通过头上的耳麦,其他机上的二十名特种兵也听见了龚少的光明宣言。看着一栋接着一栋崩塌的楼宇,他们心中固守的执念亦在崩塌,新的信仰以龚少的梦想为基石,耸立起来。 机上的幸存者们,在知道军方用整个鼎泰区为代价救回自己时,心中仅存了一个念头:要活下去!不管如何艰难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和龚黎昕同一架飞机的幸存者们感受更为深刻。那名青年默默站到龚黎昕身后,专注的盯着他瘦弱却挺拔的身影,眼里满满都是热切的光芒。 四架飞机不再流连,干脆的掉转头,朝基地掠去。 下午四时,异能测试快要接近尾声。龚远航,林茂等人无心观看结果,焦急的在指挥部里等待。龚香怡也抛开手里的工作,心神不宁的陪伴在侧。 卫星通讯器在众人灼热的盯视下终于滴滴滴的鸣叫起来。龚远航身体一震,迅速接通电话。 一道喜色极快的滑过眼底,他紧绷的表情微松,低应几声后挂断电话,对在场众人说道,“五十二名幸存者全部平安救出,我方没有任何伤亡,半小时后抵达基地。下去准备迎接工作吧。” 众人有一瞬间的怔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次任务艰险到何种程度,他们心里一清二楚。哪怕派出上万人的军队,也不见得能安然而退。他们想过龚少可能会做做样子,尽快返回;也可能伤亡惨重,狼狈撤退;更可能就此死在绿园市场。 总之,他们预想了千百种结果,就从没想过会是这种大结局!龚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众人敛目深思,就连龚远航,也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具体情况。 儿子带给他的惊喜一桩接着一桩,他都有些承受不来了。 龚香怡暗暗松了口气,陪同主管后勤的林老爷子下去准备。五十二名幸存者,又要消耗多少物资?只希望这里面能出几个实力不错的异能者。她恍惚的想到。 半个小时后,四架直升机如期而至,缓缓降落在停机坪上。一些民众闻讯赶来,不停引颈探看,希望在其中找到自己失散的亲人。 看见率先打开舱门,朝自己奔来的小儿子,龚远航忍不住上前几步,展开双臂迎接。 搂住欢快的扑进自己怀里的少年,龚父摩挲他顺滑的墨发,表情说不出的爱怜。儿子还这么小就涉险,迅速成长,他心里一阵阵的抽痛。 重重拍打几下儿子的脊背,龚远航收起脸上的慈爱,将他交给微笑候在一旁的宋浩然和林文博,上前迎接幸存者。 和几位幸存者代表一一握手慰问后,龚远航让后勤人员带他们下去检查身体,有嫌疑的隔离,没嫌疑的带去登记户籍和测试异能就可以安排房间休息了。 安置好幸存者,他看着相继上前和小儿子辞别的二十名特种兵,脸上表情若有所思。他觉得这批战士某些地方改变了,气质比原来更加凛冽,眼神比原来更加坚定,对待小儿子的态度慎重中透着崇敬,那是一种臣服的姿态。 显然,林茂也看出了端倪,和龚远航对视一眼,轻松开口,“走,召开会议,听听他们的任务总结。” 龚远航朗笑,抬脚往指挥部走去。 “那个少年和你们基地领导人是什么关系?”送巧克力的青年远远看着和龚远航一起离开的龚黎昕,好奇的问身边的工作人员。 “那是龚少,”工作人员表情肃然了一瞬,语气也变得骄傲起来,“龚的儿子,冰火风三系异能者,也是我们基地实力最强的人,听说今年才16岁。” 原来是龚少,不是宫劭!青年恍然想到,又被另一个话题吸引,迟疑的问道,“你说他是异能者?异能是什么?”问话的时候,青年的手心有些汗湿。 谈起异能,工作人员的热情来了,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末了,好心的说道,“你们等会儿也要去参加异能测试,如果是异能者,以后就有好日子可过了。” 青年怔怔点头,脑中反复回放工作人员的话,发现没有他认知中的那项异能,略略安下心来。 工作人员说完,想起他们是龚少救回来的,便询问起龚少救人的风采来。那青年迅速抛开心头的不安,眉飞色舞的讲述起龚少的丰功伟绩。 会议室里,龚黎昕一手探进口袋,紧紧拽着青年送给他的巧克力,默默吞咽口水,思绪早已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宋浩然和林文博相互补充着将这次的任务过程交待清楚,直让满会议室的人都听傻了眼。 等他们说完,龚远航沉默了良久才幽幽开口,神情还有些恍惚,“你们把鼎泰大厦给炸了?整个鼎泰区都被烧成了焦土?” “是的。”宋浩然和林文博笃定的答道,面上没有一丝悔意。 龚远航颓然的靠倒在椅背上,目无焦距的盯着虚空发呆,仿佛在想象鼎泰大厦倾倒时的情景。六区负责人们用看恐怖分子的眼光审视着垂头沉默的三人。 “哈哈哈!”林老爷子率先回过味儿来,抚掌朗笑,“好,勇于打破旧格局的桎梏,不为外物所扰,够决断,够气魄!果然是乱世出英雄,英雄出少年啊!远航,你生了一个好儿子!” 林茂出声后,龚远航略一沉吟,当即也仰头朗笑起来,笑声极为畅快。儿子已经成长到如斯地步,比他想象中更加坚强果决,他可以放心了。 这个基地,本打算交给浩然或文博,目前看来,竟是他龚远航的儿子更加合适!想到这里,龚远航又是一阵朗笑。 几位负责人在想通透以后,对待龚黎昕的态度比以往更加小心。整个鼎泰区说炸就炸,半点犹豫都没有,够狠!他们彻底服了! 龚香怡将父亲,林祖父和六位负责人的表情一一看在眼里,咬了咬牙,缓缓垂下头去。这样狠绝到可以不顾一切的龚黎昕,她拿什么去和他斗?还是算了吧! 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大笑中的父亲,龚少捏了捏手里的巧克力,心中暗忖:会议什么时候结束?我想吃巧克力了。嗯,一共有六小块,爸爸一块,林祖父一块,宋大哥一块,林大哥一块,我可以吃两块!

上一篇   61六一

下一篇   63、六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