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六三

63、六三 会议结束,六位负责人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相继上前和龚少攀谈,行止间已从原来的小心翼翼变成了卑微。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不但实力强悍,连个性亦决绝果断,试想在末世的熏陶下,未来会成长到什么地步?负责人们想象不出,但他们贫乏的想象力并不妨碍他们对龚少臣服。连鼎泰区都能说灭就灭,杀他们还不是举手之劳? 龚黎昕木着脸,对负责人们的话回以点头或摇头,并不过多攀谈。他从来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好在有龚父和林老爷子帮衬,这才将人一一送走。 异能者的出现打破了力量的平衡,也使得基地人心涣散,龚父曾为此忧心不已。但因为儿子,这一切担忧都没有必要了,龚父很是舒心,拍着儿子的肩膀好生勉励了一番。 不论龚父说什么,龚黎昕一律乖乖点头,待龚父话落,他从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迫不及待拆开,扳下一块送到龚父嘴边,大眼闪闪发光的说道,“爸爸,你吃!” 龚父兴致盎然,意气风发的表情僵硬了一瞬,看着满眼期待的小儿子,嘴角有些抽搐。刚刚还是一副深藏不露的高手风范,人一走,立马露出一副馋样,这落差也太巨大了,龚父有些适应不良。 在龚父怔楞的当口,龚黎昕一把将巧克力塞进他嘴缝,又扳下一块朝林老爷子递去,笑眯眯的说道,“林祖父,你也吃!” “唉,乖!”林茂眼睛一眯,接过巧克力放进嘴里,而后对龚黎昕竖起了拇指,表示味道不错。 龚黎昕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接连掰了两块塞进宋浩然和林文博嘴里,引得两人低笑连连。少年虽然身怀强大的实力,但性子永远那么单纯,一块小小的糖果,一个老掉牙的笑话也能让他开怀,在末世,这是何其珍贵的品格,令两人不知不觉间弥足深陷。 还剩最后两块,站在林文博身侧的龚香怡皱了皱眉,满眼厌恶,正想开口拒绝,却见龚黎昕问也不问她一声,低头,把两块巧克力一口吃进嘴里,随即猫瞳微微眯起,露出十足享受的表情。 龚香怡张开的嘴僵住了,愣了几秒才飞快合上,表情非常难看。 龚父对姐弟俩的暗潮恍若未见,朝龚香怡慎重交待道,“你不是说等会儿要教授文博和浩然如何提高异能和精神力吗?让你弟弟也去听一听。” 龚香怡难看的表情变得更加扭曲,尖声道,“他已经那么强了,肯定有自己的方法,哪里还需要我教!?” “怎么,你是想藏私还是见不得你弟弟比你强?你现在的地位和安逸生活怎么得来的?是靠着你弟弟的实力得来的!香怡,我希望你不要忘了我们是一家人这个事实。”龚远航额头青筋跳了跳,语气极为严厉。 林茂也侧目,高深莫测的睇了龚香怡一眼。有一个实力强悍又乖巧懂事的弟弟哪点不好,他就不明白龚香怡的脑子是怎么想的。这样的女人想要配自己的孙子,还差得远! 林文博和宋浩然也朝龚香怡看去,目光说不出的深沉难测,令龚香怡心尖发颤。她咬了咬牙,最终应了声是。虽然心里很不甘,但她不得不承认,她这辈子在基地的地位比上辈子高得多,走出去,没人敢轻视怠慢,全都是因为她背后有一个龚黎昕。 上辈子,别人见了龚黎昕,总是说这是龚香怡的弟弟,这辈子,两人的情况则完全反了过来。 压下心底的不甘,龚香怡朝一副没事人表情的龚黎昕看去,沉声道,“走吧,去我房里。” 龚黎昕点头,拽住宋浩然的大手跟在龚香怡身后。林文博见状,慢走两步,牵住他另一只手,并用大拇指刮了刮他细嫩的手背,以示亲昵。 龚远航和林茂看着大手牵小手的三人,对视一眼,表情欣慰。三人感情深厚,他们自是乐见其成。末世了,人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更好地活下去,他们合该如此。 龚香怡拿出钥匙打开房门,转头对身后的三人交待道,“你们别进来,先换鞋。”边说,她边从房里拿出三双脱鞋扔到门边。 “进房换什么鞋?你当这儿还是你以前的香闺?穷讲究!”宋浩然浓眉紧皱,没好气的训斥道。 因为龚香怡对男女情-事心存芥蒂,有心躲避,林文博也是第一次来她的房间。看见龚香怡略带不虞和嫌弃的表情,他抿了抿唇,面无表情的弯腰换鞋。 龚黎昕最是干脆,噔噔两下甩掉军靴,换上脱鞋,推开了龚香怡虚掩的房门。一阵香风迎面扑来,看清房间的摆设,他低低赞叹了一声。 本来狭窄的两间宿舍被打通,变成了一间30多平米的套房。套房中间摆放着一张kingsize的大床,其上铺着暗金色,盛开着大朵大朵艳色牡丹的织锦床单,与瑰丽的雪纺绸窗帘交相辉映,美不胜收。墙壁重新粉刷过,贴上了维多利亚风格的墙纸,整个房间色彩绚丽,用色大胆,被纯白的羊毛地毯一压,却又并不显得跳脱,反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风情和奢华。 这样的摆设,就算放在末世前也堪称顶级,难怪龚香怡嫌弃他人造访。 看清房间里的布置,林文博和宋浩然刹那间有种被闪瞎了眼的感觉,而后俱都脸色一沉,视线锐利如刀的朝龚香怡瞪去。 “这房间是你让基地里的人帮你弄的?”宋浩然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沉声问道,冰冷的语气中酝酿着一场风暴。 “我只让他们帮我打通墙,刷了墙漆,其它都是我自己布置的。”龚香怡容色微敛,急忙解释道。 她知道在末世,这样富丽堂皇的房间太过扎眼,若让基地里的其他人看见,难免引起大家的反感和质疑,甚至于,会对父亲的领导人地位造成不良影响。但她早就发过誓,这辈子要活的恣意,活得痛快,有能力,有条件,她为什么要苦了自己?她上辈子已经苦够了。 “算你还有一点分寸。”宋浩然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冷冷开口,“不过,我劝你还是尽早将这些东西都收起来,如果让别人看见,我会亲手把它们烧掉。” 龚香怡瘪嘴,委屈的看向林文博。林文博垂眸,容色极为淡漠,没有说话,兀自朝盘膝坐在地上,扯着羊毛地毯的龚黎昕走去,挨着他坐好。 “不是说要异能和精神力吗?可以开始了。”他捏了捏少年顽皮的小手,缓声说道。对龚香怡,他只觉得无力,仿佛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徒劳,她早已钻进了一个死胡同,一个她臆想中的世界,拉不回来了。 龚香怡却把他的心死看成了变相的维护,眉梢扬起淡淡的喜色,对脸色黑沉的宋浩然说道,“是啊,别耽误时间了,我们开始吧。” 宋浩然冷冷瞪她一眼,坐到龚黎昕另一边。 龚香怡在雪白的羊毛地毯上覆了块红色的瑜伽毯,这才盘膝坐下。她讲究的行为又惹来宋浩然的一声冷嗤。龚香怡后槽牙咬了咬,终是不敢对宋浩然发作。若不是上辈子有宋浩然护着,她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增长异能有两个办法,一是吸收晶核,一是冥想。吸收晶核速度很快,但力量不稳定,冥想虽然慢,却能使躁动的力量稳固下来,同时也能提高精神力。异能的释放靠得是精神力,精神力越强,释放的速度越快,招式的威力也越大。所以,冥想是很重要的。”龚香怡缓缓说出几年后人们总结出的异能方法。 “什么是精神力?”龚黎昕举起手,猫瞳睁的圆溜溜的,里面写满了好奇。 “精神力就是念力,是我们的脑细胞释放的一种无形能量。我们可以用它操控我们身体里的异能,让它凝结继而释放出来。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的程度,还可以用它操控别人的身体。念力系的人就是精神力特别强大的人,懂了吗?”碍于一旁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宋浩然,龚香怡耐着性子解释道。 “哦!”龚黎昕小嘴微张,恍然的应了一声,话音刚落,脑袋一偏,紧接着说道,“还是不懂。” 若是别人如此作态,宋浩然和林文博定要以为那人是故意戏耍龚香怡。但少年直来直往,有话就说的性子他们太了解了,看见他困惑不已的表情和龚香怡涨成猪肝色的脸,宋浩然心中的郁气瞬间消散,揽着龚黎昕的肩膀低笑起来。 林文博也微眯了狭长的眼眸,无奈却又满带爱怜和宠溺的揉揉他的头。 “龚黎昕,你不想学就出去!浩然和文博还要学呢!”龚香怡把座下的瑜伽垫挠的嘎吱作响,尖声吼道。 “我不问了,你继续。”未免打扰宋大哥和林大哥的学习,龚黎昕一手捂嘴,一手连摆,表示自己不会再开口了。 看见他可爱的表情和动作,宋浩然又是一阵低笑,边笑边将他搂进怀里,垂头在他发顶和额际印下几个响吻,冷硬的面部线条因愉悦和餍足而变得柔和万分。 看见好友肆无忌惮的亲昵举动,林文博侧目微笑,内里却涌上一阵又一阵酸涩难言的心潮。

上一篇   62、六二

下一篇   64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