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六四

末世重生之少主横行64六四—— 龚黎昕安安静静的坐在宋浩然和林文博的中间,不再开口,龚香怡着实松了口气。这个弟弟两世生来都是克她来的吧?只要和他沾边,她总会狼狈不堪。 “要进入冥想状态首先要调整呼吸,然后慢慢清空大脑,等你的呼吸与自然融为一体,头脑也达到真正的空灵,就算是进入冥想状态了。进入冥想状态一段时间后,你们的眼帘会闪现相应的异能光芒,身体也会微微发热,不要惊讶,保持住这种状态,等冥想结束,你们会发现身体有焕然一新的感觉,精力也会变得非常充沛。”龚香怡边说边闭眼,一呼一吸的演示起来。 龚黎昕侧耳聆听她的呼吸节奏,暗自点头。这种呼吸法叫做自然呼吸法,是最贴合人体需求和自然规律的呼吸方式,对调节各器官功能有极大的作用。而冥想,对于力量储藏在经脉而非丹田里的人来说,也比打坐,运行大小周天更加管用。 看来,龚香怡的确有两把刷子,怪不得她的异能比林大哥和宋大哥更加深厚。龚黎昕垂头,默默忖道,更加不敢开口去打搅两人学习。 宋浩然和林文博在龚香怡的演示下也跟着闭眼,慢慢清空大脑。 鼻端传来一股股浓郁的香水味,紧闭的眼帘浮现出龚香怡奢华的房间,和这个满目疮痍的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宋浩然拧眉,心中郁躁,哪里还静得下心? 他猛然睁开双眼,沉声说道,“算了,冥想就教到这里,我们回去自己试。” 林文博并不被房里馥郁的香气所扰,但也同样静不下来,脑海里总会浮现宋浩然揽着少年亲吻的那一幕,心气翻涌间竟生生把好友的脸换成了自己的脸,想象着自己的薄唇亲吻少年光滑额角的美妙触感。 他心中微惊,面上却丝毫不显,缓缓睁开双眼,点头道,“嗯,我们回去自己练吧。” 龚香怡不得不中止冥想,皱眉说道,“那好吧,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再来问我。对了,你们现在就可以研究怎么使用异能了,最好是独创几个既实用又具有杀伤力的招式。有了自己的招式才能算是真正的高手。” 回忆宋浩然和林文博上辈子最出名的几个招式,她继续开口,“浩然可以试试召唤出多个火球,对敌人进行大面积轰击,也可以试试挥出去一个大火球,猝不及防下爆成数个小火球。杀伤力也不低。总之,异能的运用有很多诀窍,你们一定要好好琢磨。” 听到这里,不等宋浩然做出反应,龚黎昕已挺直脊背,严肃的反驳道,“你说得不对。火系异能的威力大小不在于杀伤面积,而在于温度。温度才是决定火系异能强大与否的关键。宋大哥,你别听她的,她不是火系异能者,会误导你的。” 最后一句话太过直白,委实不给龚香怡面子,气的龚香怡浑身发抖。怎么不能听我的?这都是宋浩然上辈子的成名绝技,让宋浩然自己想,结果也是一样!她抠着座下的瑜伽垫,愤然暗忖。 宋浩然本来还想点头附和龚香怡,听了龚黎昕的话,表情微怔,垂头深思起来。 龚黎昕见他心有触动,却又一时想不明白,干脆伸出白皙纤长的食指,直接演示起来。 “宋大哥,火焰的颜色代表了它们的温度,也代表了它们蕴涵的威力。红色火焰可灼伤人体,橘色火焰可灼穿人骨,金色火焰可刹那将人焚成灰烬,白色火焰连钢铁亦可瞬间消融。” 他边说,边变幻着食指指尖冒出的一缕火柴头大小的火焰的颜色。随着他的述说,骇人的高温节节攀升,待火焰变为金白色时,林文博和宋浩然终于耐不住,远远挪到一边。 龚香怡早已无话可说,扯着瑜伽垫连连后退。 “我目前只能释放出金色的火焰,若要释放出融化钢铁的白色火焰,功力还差了两层。一枚小小的星火,只要温度够高,沾到敌人身上也能瞬间将之焚化。到时,你若招来一片流火,被你攻击的地方将变成一片焦土,威力自然更甚。力量的凝练度决定了火焰的温度,所以,宋大哥,你目前应该加紧练习凝力,而不是研习什么大招。”少年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修炼心得娓娓道来,清脆婉转的嗓音令林文博和宋浩然禁不住沉迷。 宋浩然表情恍然,抬手招出一团红色的火焰,和少年指尖的金色星火做对比,巨大的温差十分明显。试想,一个能将人烧的满地打滚,一个能将人瞬间焚成灰烬,哪种火焰更厉害简直一目了然。 宋浩然收起火焰,英挺的面容带着了悟的表情,兀自垂头沉吟。 见他明白了,龚黎昕指尖一弹,将三昧真火收回体内。龚香怡看看若有所思的宋浩然,又看看神色笃定淡然的龚黎昕,心中的震撼令她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有预感,受到龚黎昕的启发,宋浩然一定会比上一世更加强悍。眼前这个颖悟绝伦,天资非凡的少年真是她的弟弟吗?她有些不敢确定了。 “没想到黎昕会变成这么厉害的火系异能者,记得小时候过年,你被烟花炸了手,以后就再也不敢碰火了。果然是世事难料啊!”龚香怡做出一副追忆的表情,眼角余光则紧紧锁定龚黎昕的脸。 龚黎昕偏头,认真翻找原主的记忆,片刻后答道,“我小时候没被烟花炸过手,我小时候也很爱玩火的!”话落,他肯定的点点头。 龚香怡心下一跳,讪笑道,“是嘛,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林文博被少年正儿八经说自己爱玩火的小模样闹的心痒难耐,一边低笑一边伸出手,捏了捏他腮边的嫩肉,戏谑道,“怪不得小昕会有火系异能,原来是从小锻炼的结果。” 话落,他顿了顿,认真的询问,“我是金系异能,金系异能该怎么运用,小昕有想法吗?” “我以前从来没接触过这种力量,”龚黎昕摆手,认真解释道,“对它的运用不是很清楚,所以还需林大哥自己琢磨。如果我胡说一通,未免会误导林大哥,引你走上弯路。” 他的话很客观,很实事求是,却被龚香怡误会成对她之前所作所为的讽刺,弄的她咬牙切齿,暗自内伤。 林文博却为少年的直诚而倍感窝心,俊美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和温柔。 龚香怡瞥见他的表情,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牙关咬得更紧。为什么人还是以前那些人,但所有的事却都不同了?是自己擅自改变命运的缘故吗?果然是一步错,满盘皆输! 沉重的懊悔袭上心头,令龚香怡脸色发青,气息不匀。 “该教的我都教了,你们自己回去领悟。我有些不舒服,你们走吧。”抚着胸口顺气,龚香怡开口逐客。 “黎昕,走。”早就想离开这个让自己浑身不适的房间,宋浩然牵起龚黎昕,干脆的离开,临出门还不忘交待龚香怡赶紧将房间恢复原样。 林文博走到门边,回头看向脸色苍白,渀佛喘不过气来的龚香怡,低叹一声,又转了回来。 “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他弯腰,伸手去拉龚香怡的胳膊。 “别碰我!”龚香怡拂开他的手,尖声喊道,待话音落定,看见林文博刹那青白的脸,她眼里露出深深的悔意。她也不想这样对待自己的恋人,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事情正慢慢脱离她预想的轨迹,而她的情绪也正在逐渐失去掌控。 “我不碰你。”林文博举起双手,沉声道,“香怡,你这样下去不行。我们找个心理医生看看吧。” “不看!我好得很!再说,现在是末世,你上哪儿去给我找心理医生?”龚香怡揪住衣襟,大睁的杏眼里满是戒备。心理医生最善于挖掘人内心的黑暗面,她绝不能让人知道她的过去。 两人一个无奈俯视,一个仰头戒备,久久相顾无言,死一般的寂静在房间里蔓延开来。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之间早已没了共同语言,在一起时,除了争吵就是沉默,往日的深情热恋渀佛一个泡影,在现实面前砰然炸裂。

上一篇   63、六三

下一篇   65 六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