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六五

65六五 离开龚香怡的房间,宋浩然一下感觉自在不少。他已经接受了末世的一切,面对苦难,饥饿和死亡也能坦然面对,乍然看见如此奢华的住所,鬼使神差的,他想起了两句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妈的,不知道龚香怡的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他脸色黑了黑,狠狠低咒一声。 “宋大哥,怎么了?龚香怡哪里惹到你了?”龚黎昕拉拉他的手掌,仰头问道。 “黎昕,你觉得龚香怡的房间漂亮吗?你想要吗?”宋浩然觉得这是一个教育少年的大好机会,略略沉吟后低声问道。 “不喜欢。”龚黎昕想也没想就摇头,坚定的开口,“太过在意物质享受,人就会沉溺其中,变得不思进取,早晚会害死自己。现在是末世,危机四伏,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变强,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也保护身边的人。宋大哥,你不要羡慕她,等以后我实力提高了,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弄来。” 话落,他挣开宋浩然的手,安抚性的拍拍宋浩然的肩膀。他自小虽然是地宫少主,可过得向来是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如此,才有了高人一等的实力。所以,他很分得清哪些是生活中必须的,哪些是可有可无的。 宋浩然哑然,表情有些呆愣的回视面容严肃的少年,闹不清楚本来想给少年上一堂政治教育课的自己怎么反而被少年给教育了。不过,心里的感觉除开啼笑皆非外,更多的是几欲冲破他胸膛的感动和满足。 眸色幽深的锁定少年白皙精致的面庞,宋浩然勉力压下狂乱的心跳,嗓音沙哑,故作戏谑的开口,“我不羡慕她,以后宋大哥能不能过上好日子可全都靠咱黎昕了。”话虽是这么说,可他鼓动不已的心脏却在叫嚣着,想把世上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到少年面前,任他予取予求。 他想让少年住上瑰丽堂皇的房间,想让少年吃上珍稀美味的佳肴,想让少年每天都平安快乐。忽然之间,他对龚香怡的奢靡竟不那么反感了。只要有能力,他也想让少年过上那样的生活。 “包在我身上!”龚黎昕眉眼一弯,拍拍自己略显单薄的胸膛。等再过几年,他武功练到第四重,应该就可以保护身边所有的人了。 宋浩然朗笑,眼里透着灼亮而坚定的光彩,紧紧握住少年的手,舍不得放开。 两人又走了一段,眼看快要各自回房,龚黎昕似想到什么,停住了脚步,压低嗓音说道,“宋大哥,我差点忘了,龚香怡还有一句话说错了,异能不是靠精神力调动的,而是靠经脉的自我运行法则来调动的。走,去你房间,我教你。林大哥不在,我下次再教他。” 宋浩然丝毫没有犹豫和怀疑,带着龚黎昕回到房间。 看着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外就别无他物的房间,龚黎昕满意的点点头,脱掉鞋子,盘膝坐到宋浩然床上,对他招手道,“宋大哥,把衣服脱了。” 宋浩然正准备坐到少年身边,闻言身体僵硬了一瞬,迟疑的开口,“为什么。” “我给你讲讲你体内的异能都储存在哪几条经脉,又分别是由哪几个大穴释放出来的。”边解释,他边伸手去撩宋浩然的t恤。 “我自己来。”隔开少年白皙纤长的手指,宋浩然敛眉抿唇,表情有些不自在。虽然都是同性,可一想到少年的视线将在自己身上游移,他便觉得身体一阵燥热。 压下心头怪异的感觉,他脱下上身的黑色体恤,露出自己肌肉虬结的上身。 龚黎昕面色如常,往他身上各处大穴指去,又将连通这些大穴的经脉用指尖轻轻划拉出来,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解释经脉运行的法则。他表情专注,半点没有意识到,指尖在男人身上轻轻游移是多么撩拨人欲·望的一件事。 起初,宋浩然还能认真听两句,也能勉强压下越来越滚烫的体温,但当少年叙述完上身的经脉运行法则,径直拉开他的皮带,褪下他的裤头,指尖往他半软半硬的隆起指去时,他终于受不了了,一把握住了少年令他又爱又恨的手。 “这是雏道,是连接你下·身经脉……”未尽的话语被宋浩然粗鲁的动作阻断,龚黎昕满眼疑惑的朝他看去,却见他涨红了脸,额头青筋直冒,太阳穴一鼓一鼓的,表情非常难看。 “宋大哥,你怎么了?”他偏头,表情懵懂。 宋浩然咬牙,半晌说不出话来,内里却在暗暗着急,想将逐渐抬头的那处压下去,可在少年专注的凝视下,那处不但没有疲软,反而越来越坚硬。 “该死!”宋浩然低咒,想要起身回避。他不敢让少年看见自己的丑态。自打在会所看见少年完美躯体的那天起,他就渀佛中了某种魔咒,时不时总要想起甚至回味,即便心中无数次唾弃自己也无法忘掉。 “宋大哥,你等等。”瞥见他迅速隆起,将内裤撑开一个大帐篷的那处,龚黎昕了然,拉住正欲下床的宋浩然的手。 “宋大哥情动了。”他眨眨眼,平淡的指出事实。 宋浩然不敢去看少年的表情,心中羞愧万分,正欲拂开少年的手,动作却因他接下来的话而僵住了。 “我帮你揉揉吧,揉揉就好了。”龚黎昕眼里带着关切和抚慰,认真的建议道。上一世,每当他情动却又不想交·合时,那些炉鼎们总是这么安抚他的,经验使然,他想也没想就用到了宋浩然的身上。 宋浩然呆怔,一副被雷劈过的表情。少年白皙嫩滑的小手趁机溜进了他的裤头,轻轻握住了那处,指尖在充血肿胀的顶部刮挠了一下。 “唔!”剧烈的电流由那处传遍全身,宋浩然仰头呻·吟,额角滑下一滴汗水,落到他古铜色,肌肉强健的胸膛上。 看见自己的动作有效,龚黎昕直接扯下他的裤头,让那狰狞的庞然大物得到彻底的解放,同时,手上动作半点没有停顿,有节奏的上下捋动起来。 “该死!黎昕,快给我住手!”宋浩然浑身都冒了一层细汗,使得他古铜色的强壮身躯渀佛涂了一层柏油,性感至极。他低吼着,想要伸手阻止少年的动作,却鬼使神差的将少年扑倒,紧紧压在身下,低垂的头凑近少年精致的脸庞,鼻息交缠。 房间里迅速升温,渀佛连空气都燃烧起来。 宋浩然皱眉,锐利的鹰目死死盯住少年的面容,脸上带着隐忍和痛苦的表情。他想停下来,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在少年掌心耸动,他想开口,阻止少年继续玩火,但薄唇微张,溢出的却是舒爽至极的呻·吟。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狠狠瞪着身下的人,火热的视线蕴涵着无边的渴求。 “舒服吗?”龚黎昕微微一笑,低声问道,清亮如水的眼眸没有染上一丝一毫情·欲的色彩。 宋浩然身体一僵,想要将少年吞吃入腹的火热欲·念如被一盆冰冷的水兜头浇下,嘶的一声迅速熄灭。他停下一切动作,颓然的趴伏在少年身上,头埋进少年温暖的颈窝,重重喘着粗气。 欲·望因何而起,他已不想去探究,但因何熄灭,他却清楚无比。如果黎昕眼里染上同样火热的色彩,他刚才很可能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吃掉!但黎昕没有,他若继续下去,就是对黎昕的侮辱。他竟然对亲如手足的人,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怀有那样可怕的欲·念,真是该死! 宋浩然,你着了什么魔!?快醒醒吧!心中反复纠结,他根本不敢抬头去看身下人的表情。 “宋大哥,你怎么还没纾解就软了?是不是生病了?”龚黎昕任由宋浩然压着,手里捏着他疲软的那处,担心的询问。 我有病?究竟是谁害的?宋浩然猛然抬头,额角抽搐的朝懵懂中的少年看去,心中顿觉十分无力。黎昕还是个孩子呢,虽然最近成熟很多,但他依然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此时此刻,宋浩然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心中说不出的失落。 也许我该离他远一点,或者干脆找一个女人。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更加沉重的失落感却立刻压上心头,令他所有的挣扎都变成徒劳。离开少年,只略略一想他就心痛欲裂,生不如死,哪里还有心思去找女人?在这个世界上,黎昕之于他的意义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他想陪着黎昕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 想到这里,一道惊雷滑过宋浩然的脑海,令他呆怔当场。 察觉到他陡然的僵硬,龚黎昕微微抬起上身,正要开口询问,却听见了逐渐朝房门接近的林文博的脚步声。 “宋大哥,快打理打理,林大哥来了。”推搡着宋浩然坚硬的胸膛,他轻声提醒道。 “嗯?好。”宋浩然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眼眸灼热的看向身下的少年,想要噙住他绯红的嘴唇大力允吸,待头垂下时却又害怕吓到他,令他疏远自己,最终只能退而求其次,虔诚的,珍而重之的在他嘴角轻轻一吻。 “黎昕,快些长大吧!宋大哥等你两年。嗯?”藏起眼底浓烈到有如实质的爱恋,他摩挲着少年细嫩的脸颊,低声说道。 “好!”以为宋浩然说得是之前有关于变强和享受的事,他点头,回答的又响又脆。 虽然知道少年还在懵懂之中,他的回答并不包含自己期待的意义,但宋浩然依然笑的心满意足,站起身,迅速穿好衣服。

上一篇   64六四

下一篇   66、六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