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六六

66、六六 刚打理好一身狼狈,林文博便敲响了房门。 “进来吧。”宋浩然开门,咧着嘴笑得十分灿烂。 林文博的视线在他过分餍足的笑容上停顿了几秒,心底隐隐不安。他敛眉,故作淡然的开口,“你们躲在房里干什么呢?” “教宋大哥怎么利用经脉的运行来释放异能。林大哥,你也要学,学会了,与丧尸对战时就不会耗费精神力了。”龚黎昕虽然直爽,却也知道不能泄露别人的,故而只说出一半实情,让正想开口抢答的宋浩然松了口气。 但闻听少年竟然要用同样的方法去教好友,他脸色黑了黑,沉声道,“黎昕,你教会我,我再来教文博怎么样?” “不了,你都是半吊子,怎么教我?我还是跟着小昕学吧。”林文博不待少年回答,抢先说道。好不容易有亲近小昕的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 “嗯。经脉运行方法如果没掌握好会导致走火入魔的,绝对不能马虎,还是跟着我学比较保险。”龚黎昕拍板定论,阻断了宋浩然的欲言又止。 林文博若有所思的睨一眼明显不情愿的好友,快速说明来意,“龚叔刚才派了直升机去查看鼎泰区的情况,发现楼宇倒塌的废墟压灭了大火,绿园市场的货仓并没有被波及,让我们趁着其它地区的丧尸潮还没涌过来的时候把那里的货物都运回来。你们准备准备,十分钟后出发。” “好的。”两人立即应诺,将卸下的武器一一别回腰间,匆忙朝停机坪跑去。 奔跑中,摸到腰间的卫星通讯器,龚黎昕隐隐想到,贺大哥自从当晚抵达京都后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就再也没有消息了,等任务结束,他一定要回个电话好好问一问。 京都附近的响翠湾是一片无人居住的广袤沙漠,末世前只有旅人才会偶尔停驻,末世后却因远离丧尸的侵扰,成为了c国最大的幸存者基地。 宋家靠着人数逾万的军队和大量先进武器成为了这个基地名符其实的掌权者,并占领了最大的一处绿洲作为军队的驻扎地。 沙漠周边还有几个小型的度假村,面积虽小,但居住环境不差,离京都的丧尸群说不上远,可也不近,只要防卫得当,也算安全,被宋家当做人情,分派给了麾下的附庸者。 赵安就是附庸者中的一个。末世前,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被贺瑾的万丈光芒映照的黯淡无光。末世后,他是一方领主,手下管着两三百人,说不上呼风唤雨,却能小范围内随心所欲,生杀予夺。 这种被人仰望的感觉太过美妙,令他有些忘乎所以。贺瑾回来了,他的美梦有片刻惊醒,但更加黑暗更加膨胀的欲-望却又迅速袭来,将他仅存的一点良心啃噬的一干二净。 经过三天的犹豫,他终于做下了一个决定,他要杀了贺瑾,与他一起长大,出生入死,亲如手足的贺瑾。 此时,度假村最豪华的一间别墅内正摆着两桌宴席,赵安,贺瑾,陆云,吴明,以及和贺瑾出生入死十多年的二十二位兄弟正齐聚一堂,举杯畅饮。 宴上的气氛很热烈,有人正互相敬酒,有人正扬声大笑,朗声畅谈,还有人两两相对,划着酒拳,根本感受不到半点末世来临的萧瑟和恐慌。 赵安的笑容还是那样爽朗,频频向贺瑾劝酒,左一个大哥,右一个大哥叫的十分亲热。贺瑾面无表情,眸色清冷,席间并不多话,却来者不拒,一杯接一杯喝得痛快。 陆云坐在贺瑾身边,怀里搂着一个千娇百媚,身材火辣的熟-女,正耳鬓厮磨的调笑着,不时发出淫-荡的笑声。 吴明紧挨着他,表情有些拘谨,一个人专心吃菜。 “贺哥,你做了那么多年大哥,也该够了吧?是不是轮到小弟我来当当了。”见贺瑾又喝下一杯酒,眸色变得混沌,赵安忽然敛了笑意,大声问道。 客厅里安静下来,众人俱都朝赵安看去,大睁着双眼盯着他阴冷的表情,揣测着他话里的真假之意。 “你?”贺瑾放下酒杯,面无表情的盯视赵安,直把赵安盯的心慌意乱,忐忑不安才冷冷开口,“凭什么?” “凭他们够不够?”赵安拍拍手,客厅的大门敞开了,十几名拿着冲锋枪的大汉鱼贯而入,将两桌人团团围住,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贺瑾等人。 赵安怕被贺瑾挟持,撂下狠话后立马退离桌边,走到大汉们身后,笑容志得意满。 “贺哥,现在世道不同了,不要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所向披靡的‘毒狼’。告诉你,你在我面前就是只蝼蚁,我轻轻一捏就能把你捏死。你看看这是什么。”边说,他边摊开掌心,释放出一团火焰。 看见这诡异的一幕,贺瑾的队员们目露骇然,不可思议的瞪向赵安。 “看见了吗,我和你们这些凡人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了,我是异能者,挑一的异能者!”赵安仰首疯狂大笑,笑容在红色焰火的映衬下显出十足的狰狞之态。 贺瑾慵懒的靠在椅背上,静静看着赵安,幽深的眼眸中带着无尽的冷意,其中又夹杂了一丝怜悯和缅怀,怜悯赵安的无知,缅怀他们曾经的友谊。 看见贺瑾不为所动的表情,巨大的挫败感冲击着赵安的神经。他摆这一出鸿门宴,高调炫耀自己的武力值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看贺瑾变脸,让贺瑾跪着求他,但贺瑾却完全没有配合他的意思,让他感觉自己像个跳梁小丑,可笑至极。 收起狞笑,赵安狠声开口,“今天,谁要是归顺我,我就放过他。那些死心眼的就等着被烧成灰烬。”话落,他掌心的火焰猛然窜高,发出令人心惊的轰鸣声。 队员们静默,纷纷看向贺瑾。 贺瑾眸色暗沉了一瞬,平静的开口,“你们想跟谁就跟谁,我没有意见。只是,你们到时不要后悔就行。” “哈哈,跟了你,落到死无葬僧地的下场,他们才要后悔!”赵安冷笑,高声嘲讽道。举枪的大汉们也拉响了枪栓,随时准备动手。 “等等,赵哥,我跟你!”一名队员见状,连忙起身喊道。有他打头,不久后又一名队员站起,向赵安表示臣服。 两人在赵安的示意下站到大厅的角落里,退出了射击范围。 “还有人想要跟着他吗?”见大厅陷入了沉默,贺瑾沉声问道。 “贺哥,咱出生入死十几年,叫了你十几年大哥,哪能改投畜牲门下?要死一起死!”一名队员坚定的开口,其他人纷纷附和。 “好。我保证,你们绝不会为今天的选择后悔。”贺瑾坐直身体,嘴角诡异的上扬,缓缓摊开掌心。 看见他的架势,赵安瞪眼,面露惊恐,连忙大声喊道,“他是异能者,开枪,快开枪。” 但他喊的太迟了,只一秒的时间差,数十道看不见的风刃便由贺瑾掌心疾射而出,精准的割破了十几名大汉的颈动脉,鲜血刹那间暴涌,喷洒出漫天红雾,场面蔚为壮观。 陆云在贺瑾抬手的瞬间就推开了怀里的美人,一手握住身后大汉的枪管,一手朝他裤裆掏去,狠狠一捏。 那大汉凄厉的惨叫,放开枪,膝盖一软,就要跪倒在地。陆云还不罢休,手肘一抬,撞上他腹部,又一拳大力朝他太阳穴砸去。 大汉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死了个通透。陆云撇嘴,直起身来不屑的开口,“他-妈-的,老子最恨别人用枪指着老子的头!”边说,他边拿起餐桌上的纸巾,满脸嫌弃的擦手。他也想三拳两脚,痛痛快快的把大汉打趴下,可谁叫他武力值不够呢,目前只能专心研习几个狠毒的阴招,这不,立马就派上用场了。 与此同时,吴明也飞快的夺过了身后大汉的枪管,趁那大汉嘴巴微张,面露惊骇时,他一火球灌进那大汉的嘴里。大汉双手掐着自己的喉管,双眼暴凸,面容青紫,缓缓倒了下去。 三人雷霆万钧的出手,短短两秒就已将满屋的大汉,客厅里尸体遍布,鲜血淌了一地,浓重的腥味令赵安浑身发抖。 “怎,怎么会?你们不是普通人吗?怎么变成异能者了?”赵安抖抖索索,不敢置信的开口。 “谁告诉你咱们不是异能者?”陆云呸了一声,一脚踩上趴在自己脚边,吓得涕泪横流,语不成声的熟-女的大-波,重重碾了两下,轻蔑的开口,“是她说的吧?哼!这样的货色还能把我陆云迷得昏头转向?太不自量力了!” 看看被陆云狠狠蹂躏的美人,又看看被捏爆了蛋蛋的壮汉,吴明嘴角微不可见的抽搐着,对龚少佩服的五体投地。把不知世事的纨绔调-教成狠辣无情的鬼畜,龚少究竟做了什么啊?简直逆天了! “贺哥,你,你早就知道了?所以一进基地就开始防着我?”赵安惶恐的看向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贺瑾,双腿打颤,几乎想要跪下来。 “是啊,一开始就知道。”贺瑾嘴角带笑,眼里却含着森冷的杀意。一旁的队员们早已被他强悍的身手所折服,冷眼旁观赵安的下场。墙角边选择背叛贺瑾的两名队员悔不当初,想要逃跑,却被陆云和吴明堵住了大门。 “贺哥,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是鬼迷了心窍了我!只要你肯放了我,我立刻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赵安噗通一声跪下,痛哭流涕道。 “你如果散了掌心的异能,我也许会饶了你,可惜……”贺瑾话音未落,指尖挥出一道风刃,斩断了隐隐冒着红光的赵安的右掌。 “啊!”赵安捂住不停喷溅鲜血的断腕,凄厉的惨叫起来,叫声在客厅里回荡,令人毛骨悚然。 “你不是说捏死我像捏死一只蚂蚁吗?”贺瑾踱步到他身边,语气平静的问道。 赵安身体僵硬,不敢再叫了,面对贺瑾浑身散发的浓重杀气,他苍白的脸色变得青紫,呼哧呼哧,竟觉得喘不过气来。 “我今天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般捏死你。你应该感到幸运,因为你是我曾经的兄弟,否则,我会把你扔进丧尸群里,让丧尸把你啃成一堆白骨。”贺瑾边说,手掌边覆上赵安的脖颈,缓缓用力。 赵安青紫的面容逐渐涨红,双眼暴凸,嘴巴大张,吐出半截舌头,想要开口求饶,被越勒越紧的喉管却吐不出半个字。 贺瑾眸色深沉,盯视他垂死挣扎的表情良久,最终手下一个用力,一阵微小的咔哒声传来,赵安的眼珠子不转了。 贺瑾扔掉手里逐渐冰冷的尸体,朝墙角处僵立的两名背叛者看去,漆黑的双眸没有一丝温度和人气,仿佛从地狱深渊爬出来的恶鬼。 不只两名背叛者,就连其他队员也开始瑟瑟发抖。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贺瑾,让人连正视的勇气也没有。 无边的寒意在大厅里蔓延,两名背叛者终于熬不住恐惧的折磨,噗通一声跪在贺瑾面前。正在此时,贺瑾腰间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拿出通讯器,看见屏幕上显示的人名,仿佛害怕会惊扰到话筒那端的小孩,贺瑾迅速收起浑身的杀意,声音亦变得十分温柔,笑着唤道,“黎昕!”这两个字在他舌尖打转,带来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甜意。 少年清脆的嗓音依稀传来,一声饱含思念和欢欣的‘贺大哥’叫的贺瑾心头发软。 大厅里的温度迅速回升,一众兄弟们用惊骇莫名的目光看着贺瑾一秒钟内由恶鬼变身成温柔好男人,场面比他一招连杀十几人还要来的震撼。 陆云和吴明却是见怪不怪,低声猜测着肯定是龚少打来的电话。 这头,贺瑾正告诉小孩他的私事已了,很快就会回去,引来小孩一阵欢笑;那头,吴明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见一名军装笔挺的军人,带着一支上百人的部队将别墅团团围住。 吴明上前,拉了拉表情沉迷的贺瑾的胳膊,朝窗外指去。看见别墅外正朝自己举手致意的宋浩轩的副将,贺瑾眉头紧皱,暗叹一声,无奈的对话筒说道,“黎昕,贺大哥可能短时间内回不去了,你要等我。” 得到肯定的回答,贺瑾温柔一笑,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你们走吧,以后不要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朝跪在脚边的两人看去,贺瑾淡淡开口,心中萦绕不去的温柔令他忽然间没了杀人的欲-望。 “谢谢!谢谢贺哥!”两人绝处逢生,自是感激不尽,心中又悔又愧,涨红着脸跑了。 门外的军队也不阻拦,任由他们离开,那名副将隔着窗户朝贺瑾微微一笑,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贺瑾眸色微闪,交待陆云等人将别墅清理干净,自己则随着那名副将朝沙漠深处的绿洲驶去。 想要从掌控欲极强的宋浩轩手下走脱,他还需谨慎行事,徐徐图之。

上一篇   65 六五

下一篇   67六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