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六七

鼎泰区的丧尸被大火付之一炬,军队没有遇见任何阻碍,十分从容的将货物运了回来。 看着头顶不停往来运送食物和日用品的直升机,基地里的民众纷纷跑出来围观,脸上带着欢欣鼓舞的表情。知道基地不缺乏物资,他们忐忑的心情安定了很多,觉得生活又充满了希望。 与此同时,龚黎昕的大名也开始在基地里传扬,他强悍的实力,杀伐果决的个性,俊逸的容貌都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龚父有意栽培儿子,每次发现幸存者,总会让儿子参与救援。龚黎昕从不多问,更不胆怯,龚父让他做什么,他就一定会倾尽全力,做到最好。半月过去,在他和战友们的努力下,基地又救回来好几批幸存者,而他的威望也越来越高。 接连四五天没在市里发现生命迹象,进化的一级丧尸也越来越多,军队终于决定停止搜救行动,休整几天,组建异能者战队。 异能者战队每队十人,负责剿灭基地周边的丧尸和搜集物资。队伍搜获的物资,百分之九十上交基地,百分之十可留做自用。如果有异能者晋级,那么每晋一级,可多获得百分之十的物资。也就是说,一级异能者可得到百分之十,二级异能者可得到百分之二十,以此类推。 目前基地共有异能者八十二人,可组建八个小队,队长由异能者自行推举产生,军方不予干涉,分派的任务也由小队长决定接或不接,军方不予勉强。 消息刚一发布出去,普通民众倒没觉着什么,八十二名异能者却炸开了锅,纷纷物色起自己中意的队友和队长来。 接到通知,宋浩然和林文博不约而同往龚黎昕房间走去。两人前后脚抵达房门,站在门边相视一笑,气氛有些微妙。 早已听见脚步声的龚黎昕不等他们敲门便已拉开了房门,像个招财猫似地,笑眯眯的招手道,“宋大哥,林大哥,快请进来。” 他刚洗了澡,半湿半干的头发尚来不及打理,很是凌乱,还有几缕正往下滴着水,水顺着脖颈滑过锁骨,没入衣襟,带出几丝性·感的味道。他身上穿着一件样式简单的纯白色衬衫,衬衫的尺码明显偏大,空荡荡的披挂在身上,过长的下摆堪堪遮住臀部,露出一双白皙修长,比例完美,足够令女人疯狂嫉妒的美腿。 这幅慵懒中带着小小性·感的模样与少年往日的一丝不苟大相径庭,宋浩然和林文博只觉得眼前一亮,视线就再也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对少年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林文博垂眸,掩去瞳仁中的亮光,在他邀请下跨入房门。 宋浩然却僵硬的站在门边,眸子中闪过痴迷,闪过欲·念,闪过挣扎,最终艰难的将视线从少年光溜溜的美腿上收回,哑声开口,“你怎么不穿裤子?” 明了自己对少年抱着何种感情后,他的自制力越来越薄弱,少年一个浅淡的微笑,一个顽皮的眼神,甚至一声呼唤都能令他心悸不已,更何论眼下这足够称得上活色生香的画面。只怕等他回去以后,这一幕又会成为折磨的他每日夜不能寐的原罪。 他扶住门框,暗暗深呼吸,用力收紧小腹,抑制着身体的燥热和那处的蠢动。 “我有穿裤子啊。”龚黎昕眨眨明亮的双眼,自然的撩起过长的衣摆,将其下遮掩的一条大嘴猴小内裤露出来给宋浩然看。 薄薄的布料包裹着少年圆润挺翘的臀部,咧着嘴的猴脸正正印在少年微微隆起的那处,强烈的吸引着人的视线。 真可爱!林文博心跳错乱了一拍,嘴角微勾,抑制不住的想到。 宋浩然的身体更僵硬了,扣住门框的手背爆出几条青筋,双腿不自觉夹紧,咬着牙说道,“这也算穿裤子?跟半·裸有什么区别?快去换条长裤!” “哦,我马上就换。”习惯了对宋浩然言听计从,龚黎昕乖乖答应,走进浴室换衣。 林文博走到床边坐下,转脸看向一直站在门口,脸色僵硬难看的好友,心中若有所思。宋浩然正拼命压抑着如潮水般汹涌的,并没有注意到他打探的视线。 不久,龚黎昕就换了一条七分小马裤出来。晃得人眼花心乱的光腿被遮住,宋浩然这才木着脸进门,拉了张椅子坐下。 龚黎昕甩掉脱鞋,盘膝坐到床上,指着床单上的一堆晶核,眉眼弯弯的说道,“你们看,我收集了好多晶核。一共二十三颗,宋大哥十一颗,林大哥十一颗,剩下一颗存在我这里,等以后凑成双数了我们再分。听龚香怡说,吸收五六百颗晶核才能晋升一阶,以后我要多多杀丧尸才行。” 少年边说边拨弄着一堆晶核,微微上翘的桃粉色眼角带着些小兴奋,小憧憬,比钻石般闪亮的晶核更加璀璨夺目,煞是招人,令宋浩然看直了眼,刚压下去的再一次抬头。 他本就木无表情的脸更木了,沙哑的低应一声后便立刻垂头,掩去眸子中火热的欲·望,将两腿交叠起来,尽量让自己的坐姿显得自然。 林文博微笑的揉揉少年的头,道了声‘辛苦小昕’后便与少年一起数起晶核来。 二十三颗晶核堆放在少年光溜溜的脚丫子中间,林文博一边划拉晶核,一边睇向少年时不时撅一撅,动一动,显得尤为玉雪可爱的圆润脚趾,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实在抑制不住心中的骚动,他将数好的晶核一股脑捧起,撒在少年的脚背上,十个脚趾果然似受惊般蜷缩起来,反应十分可爱。少年困惑的眨眼,看向表情戏谑的林文博。 少年的头发已经干了,左翘右翘,蓬乱的支楞在头顶,再配上他懵懵懂懂的表情,令人见了就想搂进怀里,好好揉搓爱怜一番。林文博心中一动,捡起一枚晶核,轻轻刮挠少年的脚底板。少年眼睛一眯,低笑起来,边笑边往后退。 林文博也笑弯了眉眼,一手拽住少年纤细的脚踝,将他拉入自己怀抱,一手往他咯吱窝探去,玩起了挠痒痒的游戏。 从来没和人如此玩闹过,龚黎昕并不知道反击,只能窝在林文博怀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白皙的脸颊早已变得绯红,眼角也氤氲着湿意,本就雌雄莫辩的容颜美得惊心动魄。 林文博紧紧箍着他的腰,定定凝视他的面庞,脸上的笑容不变,眸色却逐渐晦暗,几缕痴迷,几缕爱恋,还来不及闪现就被他藏入眼睑。 只不过走神了几秒,再抬头时,就见龚黎昕和林文博笑闹着抱在一起,四肢交缠,躺倒在床榻上,画面实在引人遐思。他立刻变了脸色,站起身将两人拉开。 “你们在干什么?”擒住林文博的胳膊,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陪小昕玩,怎么了?”林文博转脸看向他,语气略带困惑。 看见好友脸上还来不及收起的,久未得见的孩子式的灿烂笑容,宋浩然怔了怔,立刻收起脸上的怒意,悻悻放手。好友是黎昕的姐夫,两人玩闹纯属自然,只因他怀着那样不可告人的心思,才会做出这般突兀又逾越的举动,只希望好友不要多想才好! 心中懊恼,宋浩然不自然的咧咧嘴,将还喘着粗气,时不时笑两声的龚黎昕拉离好友的怀抱。 “别玩了,正事要紧,赶紧去训练场挑选组员吧,去的晚了,有潜力的好苗子都被人挖走了。”宋浩然边说边一下一下顺着龚黎昕的脊背,又轻轻替他拭去眼角的泪意。 怀里温热的身体被好友夺走,林文博抿唇,眸色不停变换,最终低声道,“那我们走吧。小昕,换套军装。” “嗯。”龚黎昕缓过气来,拿上一套军装朝浴室走去,临到门边,回过头来眼睛亮闪闪的看向林文博,期待的开口,“林大哥,下次咱们再玩。” 我一定会加倍反击的!微挑的眉梢述说着昂扬的斗志,待林文博笑着应诺后他才心满意足的关上房门。 林文博垂眸,一颗一颗拨弄着床上散乱的晶核,嘴角噙着灿烂的笑意,眸子却幽深一片,暗藏起许多复杂难辨的情感。 宋浩然的表情比他外露很多,此时已沉下脸,语气黯然的开口,“原来黎昕也爱玩啊。他这个年纪的小孩一般都玩些什么?” 宋家是军政世家,宋浩然从小接受的是鹰式教育,可以说从来没有享受过纯真快乐的童年。陪黎昕玩耍,对他而言是个艰巨的任务。但为了让黎昕快乐,他愿意做出一切改变。 “我们小时候爱玩什么,他就爱玩什么。”林文博睇他一眼,嘴角微勾,模棱两可的答道。 宋浩然皱眉,还想问的具体一点,龚黎昕却已经换好了军装,笔直的站在门口,抬手说道,“我们走吧。” “好,马上。”林文博嘴角的笑意加深,将数好的二十二颗晶核对半分,一半放进自己兜里,一半递给表情沮丧的宋浩然。 宋浩然接过晶核,放进裤子口袋,再要去牵龚黎昕的手,林文博却已抢先一步,揽着龚黎昕的肩膀走出房门,头也没回的摆手交待道,“别忘了锁门!” 宋浩然脸色黑了黑,边锁门边愤愤想到:以前怎么就没觉得文博这么讨人厌呢?整一副奸商的嘴脸!

上一篇   66、六六

下一篇   68六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