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六九

越野训练场尽量还原模拟了野外的环境,地上都是凹凸不平的泥土,间或还会出现几个大坑,一畦水塘,一排木板墙或一地木桩。 龚黎昕早已听见一面木板墙后传来几个人的说话声,径直向那处走去,宋浩然等人也跟去查看情况。 绕过木板墙,只见顾南面对他们,远远站着,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还沾满了黑褐色的泥浆,看上去十分狼狈。两个少年背靠木板墙,正在争执着什么。 体格高壮些的少年拉住身形消瘦矮小些的少年的胳膊,语带担忧的劝道,“赵景,算了,别再砸了,他快背过气去了。” “什么叫极限训练你不知道吗?只要他还没死,就证明他还没到极限。你定住他,我们继续!傻子,这是咱们练手的好机会,不玩白不玩!”瘦小的少年抽回胳膊,扬手招了个水球砸向顾南的头脸。 顾南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一个水球迎面而来,灌进他的口鼻,呛进他的气管,他弯腰,拍着胸脯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 看见他的囧态,少年仿佛从中找到了无上的乐趣,哈哈大笑着,又连连扔了好几个水球过去,丝毫不给顾南喘气的机会。 顾南起初还能站着,见水球接二连三,不停朝他头脸袭来,再不喘气,就有窒息的危险,他不得不双手抱头,跪在早已泥泞不堪的地上,任由那少年扔来的水球砸上他的后脑勺。水球摔落地面激起的泥浆溅在顾南的身上,一小会儿功夫,就把他变成了个泥人,样子凄惨无比。 后脑勺一阵阵闷痛,耳边不停传来少年‘废物,哑炮’的谩骂和侮辱,一把怒火在顾南心中熊熊燃烧,灼红了他的双眼。他想起身反抗,但双脚却被另一名土系异能者定在泥土里,使尽力气也拔不出来,造成了他只能被动挨打的局面。 施暴的少年背对龚黎昕一行,没能及时发现他们的到来,直到龚黎昕走得近了,他嘴里还在不停往外蹦着羞辱人的词汇,直看的龚黎昕眉头深锁,怒火狂炙。 “敢问,这是训练还是折辱?”龚黎昕无声无息走到两人身边,冷着脸问道。 “龚,龚少!”高壮少年闻听声音转脸看去,容色立即变得苍白如纸。 “龚黎昕?”瘦小的少年心中大惊,掌心刚刚凝聚的一颗水球哗的一声散了形状,淋湿了他半条裤管。他僵硬的回过头来,看见龚黎昕身后眼含恼怒和鄙薄之色的宋浩然,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 少年眉眼细长,长相清秀,赫然就是被宋浩然救回基地的赵景。 “这,这是龚姐吩咐的,说要尽量刺激对方,让对方将所有潜能都爆发出来。”赵景紧张的瞥了宋浩然一眼,低声辩解。 赵景是自己内定的组员,小小年纪就实力不俗,头脑灵慧,将来潜力巨大。龚香怡虽然不满他过分的举动,但也不会在组队的当口落他面子,于是大包大揽道,“对,极限训练就是这样,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要经过严苛的考验。撑过去了就能成为异能者,撑不过去就只能一辈子做个废物。赵景这样做也是为了顾南着想。” 顾南后脑勺的闷痛稍微缓解,耳里的嗡鸣刚刚消退就听见龚少说话的声音。他心中一惊,连忙抬起头来,看见远处少年如松如竹的挺直身影,发红的眼眶瞬间蓄满了泪水,嘴里嗫嚅着少年的名字,却又羞愧的不敢出声去唤。 半个月前他还憧憬着和龚少并肩作战,如今,他宁愿龚少当做从未认识过他。他不配站在龚少身边。 这头,龚香怡解释完,见龚黎昕脸色更加难看,漆黑的眼眸中燃烧着两团怒焰,令人不敢逼视。她咽了咽唾沫,硬着头皮嘲讽道,“怎么?难道你还想替他出头?你一个高阶三系异能者欺负两个低阶,不觉得丢人么?” 赵景和那名高壮少年闻言,心中惊惧不已,低着头,僵立在原处。见龚黎昕半个月也没来训练场看一眼,他们还以为龚黎昕把这几个人给忘了。早知如此,他们再嚣张也不敢碰顾南一手指头。 “我不会替他出头。”龚黎昕眼梢微挑,淡淡开口。 赵景和同伴闻言,心中长舒了口气。 龚黎昕轻蔑的瞥两人一眼,扬起下颚对顾南说道,“顾南,站起来!” 顾南心头一震,立刻将脸上混着眼泪的泥泞抹去,缓缓站立起来。“龚少。”站直后,他语带羞愧的唤道。 “嗯。”龚黎昕点头,解下腰间的佩刀朝顾南扔去,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没有异能并不代表你就是个废物。你不是还有一双手吗?把刀拿上,砍他们,不砍死就行,这也是极限训练。” 话落,他脚下一跺,隔了二三十米将困住顾南脚踝的泥土震碎。 顾南接住刀,感觉脚下一松,立刻知机的拔腿出来,抽·出刀刃朝赵景和高壮少年砍杀过来。 顾南的剑术极高,曾经是全国大学生联赛的冠军,若让他近了身,又有利器在手,两人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但碍于龚黎昕在场,两人又不敢使用异能攻击,只得转身落跑。 “跑什么,你们可以使用异能,堂堂正正和顾南打一场。”龚黎昕手一挥,凌厉的掌风阻住了二人的前路。 掌风狠狠刮过,赵景和高壮少年如被人扇了一个耳光般双双偏头,脸颊一阵刺痛。不敢忤逆龚少,他们连忙转身,硬着头皮迎上气势汹汹的顾南。 “龚黎昕,你这是教唆他们斗殴!快,快让他们停下!”龚香怡见事态失控,尖声嘶喊起来。 “这是正当决斗。”龚黎昕淡淡开口。 “让他们打,有我们看着,不会出事的。”宋浩然双手环胸,看得津津有味。 “呵”林文博忽然低笑起来,走到龚黎昕身边,凑近他耳畔戏谑道,“我今天才知道,我们小昕也是个烈性子!真可爱!” 他边说,边回味着少年因怒火满溢而显得特别明亮的双眼,那潋滟的眸光直击他的心脏,令他心跳紊乱,浑身酥麻。 因眉眼低垂,宋浩然并未发现林文博眼中暗藏的情感。他也低笑两声,附和道,“是啊,我以前一直以为黎昕没脾气呢!” “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我的脾气很好的。”龚黎昕抿唇,意有所指的瞥了龚香怡一眼。 场中,顾南挥舞着佩刀越逼越近,赵景手忙脚乱的发射着水球,却都一个个被他劈开,半点没有阻住他的攻势。 “李杰,快发动地陷困住他!”赵景气急败坏的喊道。 “发动了好几个了,都被他避开了。”名叫李杰的高壮少年焦急的回道。 “使出全力,发动一个大的!”赵景投出一颗水球,与李杰错落而过时低声交待。他不想输,不想在宋浩然的面前输,太难看了! “好!”李杰掌心贴住地面,蓄积全力,将顾南面前两米宽,一米长的土地都弄成了面团似地软泥。别看这泥土粘软,等人一脚踩上去,脚踝深陷,周围就会立刻变得坚实无比,再也走不动半步。 果然,顾南双脚一踏上那块地面,脚掌就深深陷了下去,拔不出来了。而李杰因使用异能过度早已瘫软在地上,翻着白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像只濒死的鱼。 赵景也算天赋异禀,身体内的异能十分雄厚,连发了几十个水球还不见疲态。见李杰困住了顾南,他嘴角上扬,眼里透出几分狠戾,双掌平举合十,而后突然分开,一条去势强劲的水蛇张开大嘴,朝顾南袭去。 水蛇来势迅猛,彷如从高压水枪中喷射而出,连木板都能割裂,若冲击到人身上,必定会穿破一个血窟窿。心知龚少正站在一旁看着自己,顾南毫无顾忌,只一心投入眼前的战斗,看见水蛇,他举起刀便狠狠劈去。 水蛇被劈成两半,化为无形无状的水流洒落地面,而顾南劈出的刀风却远未停歇,径直朝赵景袭去,嘶的一声割破了赵景的衣袖。好在有水蛇挡了一下,导致刀风偏了几许,否则,割破的就不是衣袖,而是他的手臂。 赵景瞥了一眼破碎的袖管,目露骇然,这,这是风刃!顾南在刚才的战斗中竟触发了风系异能! 顾南比他更早回过神来,眼睛一亮,立刻连连挥出数刀。 风刃朝赵景逼近,赵景无法捕捉风的行迹,故而无法躲避,只得使出全力,召唤出一堵厚厚的水墙,挡在自己面前。 风刃没入水墙,噗嗤噗嗤数声连响,同时激起一串串水花,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烁着钻石般璀璨的光芒。这场战斗,及至现在终于有了些看头,场边的众人翘首以待最后的结果。 当所有风刃都被水墙吸收,赵景这才撤掉异能,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气。他的力量已经耗尽,再也无法继续这场战斗。而他的对面,顾南也一膝跪地,用刀身勉力支撑着上半身。 看见顾南的情况,赵景心头微松,以为两人打成了平手。 这时,顾南却缓缓站起,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狠狠挥出一刀。这一刀看不见行迹,但呼啸而至,令人战栗的风声却一再述说着它的强势。 赵景无力闪躲,只能紧紧闭上双眼,绝望的等待着。 千钧一发之际,龚黎昕忽然挥手,将无形的风刃打偏。风刃砰地一声砸落在赵景身后的木板墙上,留下了一条半月形的深深印痕。若这一招打实在人身上,那人少不得要血溅三尺。 赵景缓缓睁眼,回头朝替自己承受了一击的木板墙看去,立时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顾南也是打红了眼,失去了狼,挥出最后一刀便后悔了,见龚少拂开了攻击,他也松了口气,双膝缓缓跪地,用刀身勉力支撑着身体,不容许自己在龚少面前倒下。 “身手不错。”龚黎昕款步到他身边,震碎他脚下的泥土,同时借着拍打他肩膀的机会度了一丝真气过去。 顾南只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龚少的掌心涌入自己的身体,刚才的无力感消散的一干二净,仿佛一场幻觉。他抬眼,惊异的朝龚黎昕看去。 “看什么,以后你就是我的队友了。”龚黎昕微笑,扬手道,“走吧,去训练场,会会咱们其他的队友。” “是!”顾南欣喜若狂,大声应诺,刀一收,利索的站起,雄赳赳气昂昂的跟在龚少身后。 看见他精神百倍的样子,宋浩然和林文博对视一眼,猜测可能是黎昕做了什么手脚。但这一幕看在不了解内情的龚香怡三人眼里,却实实在在震撼了他们的眼球。大打一场后还能保持如此充沛的体力,难道顾南刚才并未用尽全力?! 龚香怡万般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招揽顾南进自己的队伍,而赵景和李杰自此以后再也不敢招惹顾南,看见他就远远的绕道而行。

上一篇   68六八

下一篇   70、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