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七十

70、七十 看见龚少身后跟着泥人一样的顾南,训练场中的众人纷纷侧目,特别是马俊等人,恨不能冲到龚少身边问个清楚。 但休息时间未到,他们不敢擅自行动。 “黎昕,龚叔让你单独带一个小队,这是锻炼的大好机会,你一定要慎重。看上了哪些队员,你只管过去了解他们的情况,问问他们肯不肯加入。”宋浩然对龚黎昕交待道。 话落,似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他又笑着补充,“如果是你开口,我想没人会不愿意加入。好了,去吧,我也去找我的组员了。” 摆摆手,目送龚黎昕走远,宋浩然才转身朝自己的战友走去。 龚香怡也拉着林文博,按照自己的理想名单开始物色人选。但她兴匆匆的去,很快就脸色青白的回,神情十分狼狈。 “怎么了?”林文博站在操场边,斜倚着一根单杠,视线默默追随着少年的身影,直至龚香怡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才漫不经心的询问。 这些组员并不是他期待中的人选,所以他对组队毫无兴趣,且不论实力如何,单人品一项就很值得商榷,因为他瞥见刚才折磨顾南的,名叫赵景的水系少年赫然就在龚香怡的名单之内,让他对龚香怡看人的眼光充满了怀疑。 “气死我了,他们竟然不肯,说是等龚黎昕的队员确定以后他们才能决定加不加入!”龚香怡咬牙切齿的说道。 “哈哈!”林文博仰首朗笑,深邃俊挺的五官在夕阳映照下镀了层浅金色的光芒,显得更加俊美无俦,令龚香怡看直了眼。她发现,自从她重生回来,就再也没见林文博这样开心的笑过。不,应该说,在上辈子她遭受了那一切之后,林文博就再也没笑过了。 痴望林文博的笑颜,淡淡的喜悦冲散了龚香怡心中的怨愤,但林文博的下一句话再次令她勃然大怒。 “小昕真是受欢迎啊!那你等一会儿吧,等小昕挑完你再挑。”林文博笑望隐没在人群中依然醒目的少年,语气说不出的温柔。 “凭什么?凭什么他挑完我才能挑,当我是捡破烂的吗?”龚香怡面色青紫,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人!”跺了跺脚,她锲而不舍的朝看上眼的异能者走去。 林文博摇头,深邃的眼眸再次朝人群中的少年看去,锁定他的身影后便再也不舍得移开视线,心中的烦难自然而然的消散,嘴角不可遏制的上扬。 龚黎昕排开有意朝他靠拢的人群,径直朝王韬等人占据的角落走去,路过一个木桩,看见围着木桩专心练习拳脚的两人,他脚步顿住了,站在原处静静观望。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竟是没有测出异能的大刘和铃音。他们正专心致志的击打着木桩,拳拳到肉,脚脚生风,半点不留余力。两人的头发和衣服俱都被汗水淋湿,黏贴在皮肤上,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可见两人训练刻苦到何种程度。 但龚黎昕关注的并不是他们突兀的出现,而是他们一刚一柔,一快一慢,一狠一稳的身手。不过短短半月,两人的精气神与之前相比大为不同,彷如脱胎换骨了一般。龚黎昕偏头,眼中带着浅浅的笑意和激赏,款步朝两人走去。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他开口打断苦练中的两人。 “龚少!”大刘和铃音停下动作,异口同声的唤道,脸上表情十分兴奋。因为他们普通人的尴尬身份,留在这里训练遭受了不少白眼和排挤,久而久之养成了无视旁人的习惯,所以迟迟没有发现龚黎昕的到来。 “龚少,军方有颁布政令,招募普通人组建自卫队,负责在基地周边巡逻,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组队出任务。我和铃音没啥本事,找不到正经工作,怕被饿死,商量过后便报了名。没想到政令颁布了三天,来报名的就只有我们两个,根本凑不够组队的人数,军方就让我们和异能者一块儿训练。”大刘连忙开口解释。 “是啊。大刘哥他只会讨饭,我除了唱歌跳舞,别的也什么都不会。我们两个迟早是饿死,不如拼命搏一搏,好歹死得壮烈,死得有价值。”铃音抹去额角的汗水,眼里的神采早已褪去往昔的娇弱,变得如磐石一般坚定。铃语的死让她瞬间长大了。 “想法不错。”龚黎昕点头,第一次看向铃音时眼里带着赞赏。 铃音被他看的低下头去,想起以前骄-奢-淫-逸的生活,心中好一阵羞愧。大刘仿佛了解她的想法似地,宽容的拍拍她的背,换来铃音释然的一笑。两人经过十几天的同甘共苦,培养出了非一般的默契。 看见他们的相处模式,龚黎昕满意的点头,徐徐开口,“这些粗浅的拳脚功夫恐怕不够用来对付丧尸。我那里有一套刀法,需要男女同练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我觉得你们很合适,你们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们。” “有有有!我们当然有兴趣!谢谢龚少!”两人怔楞了一瞬,眼里滑过狂喜,继而异口同声的道谢,说出来的话一字不差,默契天成。 顾南见状忍不住笑了,为两人感到高兴。龚少出品,那刀法必定不凡,大刘和铃音日后有福了。 对龚少,顾南向来是盲目信任的,正因为这样,在看见他出现的那一刻,他才会因为这份根深蒂固的信任触发了风系异能,踏上了成为强者的第一步。在不经意间,龚黎昕三个字已经成为了某些人心中类似于信仰般的存在。 被顾南一笑,大刘和铃音面露羞赧,双双别开头去,难言的情愫在两人心间鼓动。 “不用谢。训练结束后你们去房间找我,我拿给你们,以后要认真练习。”龚黎昕摆手交待,又朝眼巴巴的王韬等人指了指,说道,“我过去看看他们,待会儿见。” 大刘和铃音连忙躬身,目送他离开,心中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描述,只恨不能立刻学有所成,好替他鞍前马后,肝脑涂地。 “老大,你终于来看我们了!”看见领着顾南款步而来的龚黎昕,王韬眼泪汪汪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参加特训,不然我会早点儿过来。”龚黎昕抿唇,不好意思的开口。他从没交过朋友,故而不知道该怎么维系友情。见朋友们没来,他虽然有些失望,但却不会主动去打搅他们的生活。 “我们还以为你把我们忘记了呢!你是个大人物,我们不敢去找你。”王韬挠着头,高兴的说道。 “以后你们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龚黎昕微微一笑,温声说道。 “太好了!龚哥哥,这半个月我一直都在想你!”小孙杰仰着脸,拍着巴掌,笑眯眯的说道。 龚黎昕面露羞赧,不自然的伸出手,摸摸孙杰的头,触感又顺又滑,好到极致。他眼睛一亮,又摸了两下才依依不舍的放手。这下,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宋大哥,林大哥总爱摸他的头了。 “龚少,顾南没有触发异能,一直被赵景和李杰那两小子欺负,你帮咱去教训他们一下!”几人叙完旧,马俊磨着后槽牙开口。 “好兄弟!”顾南感动万分,想要伸手去拍马俊肩膀,却被他嫌弃的避开了。顾南收回满是泥泞的手,嘴角抽搐,心里的感动消失的一干二净。 “顾南刚才已经触发了风系异能。那两个人他自己教训了,无需我出手。以后被别人欺负,你们自己找回去,现在不行就继续努力,直到实力超越那人,把那人打趴下为止。一直靠我,你们永远不知道进取,永远不知道变强,日后怎么有资格和我并肩作战?”龚黎昕拧眉,严肃的开口训诫。 “啊?”马俊表情兴奋,嘴巴开合了好几次才成功发出声音,“龚少你的意思是选我们当组员?” “嗯,你们几个,包括孙杰,以后就是我的组员了。”龚黎昕笃定的点头。他挑人,以远疏为第一准则,并不看重实力。和王韬等人在一起,他很舒服,很自在,无需小心防备,这样就够了。实力不济,他以后可以慢慢调-教。 “耶!”马俊和王韬兴奋的蹦了起来,引来周围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他们那高兴的样儿,不用想,肯定是被龚少选中了。在基地里,是个人都知道,跟龚少出任务,安全绝对有保障! “龚少,”孙甜甜也很高兴,但高兴过后又犹豫起来,老老实实的开口,“你还是想清楚再做决定吧。我的实力很差,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土系异能,唯一会的‘地陷’还是偷学李杰的。弟弟虽然能力不弱,但他毕竟是个孩子,体力跟不上,选我们恐怕会拖你后腿。” 王韬见状,脸上的兴奋也快速褪去,惭愧的开口,“是啊,甜甜说得对,我们实力太弱了,会拖累你。我是强化系的,他们都说强化系是异能者里的二等残废,除了力气大外一无是处。” 听见王韬等人的自我否定,周围羡慕嫉妒恨的人终于气顺了点儿,竖起耳朵,等待龚少的回答-

上一篇   69六九

下一篇   71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