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

龚黎昕读高一a班,教室就在一栋教学楼的第一层最左边,十分好找,小少主循着记忆很快就找到了龚黎昕的座位,从书桌里翻出语文课本预习。 还在地宫生活时,他就曾听那些炉鼎们说过各自小时候上‘私塾’的种种趣事。当时他还憧憬了一番与同龄孩子学习玩耍的场景,可现在翻看着印满蝇头小字的语文课本,小少主秀气的眉头高高隆起,期待的表情瞬间幻灭。 只因小少主发现,曾经博览群书,过目不忘的自己竟然变成了目不识丁的文盲。整篇文章读下来,除了‘一,二,三’等简单至极的字眼,其它的他一个都不认识。 好在还有龚黎昕的记忆在,小少主这才知道,这个时空的文字经历过一场变革,将古时用的繁体字大大简化了,只取文字的一半或某一个偏旁代替。如此,小少主不得不将自己的记忆和龚黎昕的记忆进行交差对比,阅读速度变的极为缓慢。 光是阅读语文课本就如此困难,更不用说化学,生物,数学等课本了。这些科目的知识对小少主这个古人而言无疑于天书,即便有龚黎昕的所有记忆,小少主也完全没办法理解。 算了,做不了状元,我还可以去父亲的军队当兵,当兵应该不需要学这些吧?小少主沮丧的趴在一堆课本上,心存侥幸的忖道。 正在小少主兀自烦恼时,一名长相俊朗,身材欣长的少年踏进教室,走到小少主前面的课桌坐下,而后转身,一双眼睛不停在小少主身上探寻。他的同桌是一名长相普通,身材矮小的少年,见他来了,笑得十分谄媚,自觉的帮他整理文具并拿出早自习需要用到的课本。 看见小少主眉头紧皱,无力趴伏在桌上的样子,少年微微勾唇,眸光闪烁间露出讥讽的神色。 “黎昕,昨儿晚上过得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少年很快将真实情绪隐藏起来,凑近小少主,状似关心的问道。他的同桌也回过头来,别有意味的瞥了小少主一眼。 “嗯?”听见少年问话,小少主抬眼朝他看去,定睛打量了对方片刻,迟疑的开口,“你是方晔?”诱骗龚黎昕吃下春·药的那个方晔? 方晔愣了愣,笑道,“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是不是昨晚过得太激烈,脑子转不过弯了?” 他面上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打趣,其实内心早已逼视了龚黎昕千遍万遍。龚黎昕对林文博的迷恋他一清二楚,明知道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再继续下去只是害人害己,他非但不阻止,还推波助澜,教唆龚黎昕吞下k丸,以此引诱林文博。 他知道这样做龚黎昕必定不会如愿,反而会让林文博对他更加厌恶。若事态再严重一点,龚黎昕很可能等不到林文博赶去就被会所里的男人给强·暴了,谁叫他长了那么一张诱人的脸呢。 然而,他要的就是龚黎昕被鄙视,被厌恶,别折辱。他享受着把龚黎昕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乐趣。家世再显赫又怎样?虽然明面上他们方家要仰仗龚家过活,他不得不处处讨好龚黎昕,但私底下他却能肆意践踏龚黎昕的尊严,这让他有种别样的满足感。 想象着龚黎昕昨晚不堪入目的样子,方晔脸上的笑容真实起来,他的跟班也忍不住嗤笑出声。 两人表面上装得挺好,却不知小少主早已将他们眼里暗藏的讥讽和轻蔑尽收眼底,并将他们划进敌人一列。 虽然被囚禁在地宫十六年,从未接触过外界,使得小少主不谙世事,性子单纯,但被魔头萧霖教养长大,他也绝不是纯良无害的小羔羊,自有一套独特的处事原则。别人对他好,他会用真心去回报,别人伤害他,他必定加倍还之。 在萧霖的耳濡目染下,他纯真的天性中早已被植入了残酷的因子。这种因子没有被触发,他可以是全天下最乖顺的孩子,然而一旦受到刺激,他立时可以化身为吃人的猛兽。 ‘讨厌被人灌药’正是小少主为数不多的几个忌讳之一。很显然,方晔的所作所为触到了他的底线。他紧紧盯着方晔,脸色一点点阴沉下来,语气冰冷的问道,“你觉得吃了那种药会很舒服吗?” 方晔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呐呐解释道,“我听人说是很舒服,很high的。” “嗯。”小少主点头,徐徐开口,“既然你喜欢,那我亲自给你配一副吃了会更舒服的药,再替你找齐十个彪形大汉陪你睡一晚。” 上辈子,萧霖逼他吞服春·药与那些炉鼎们交·合的时候,他就一直想对萧霖这么干了。可惜萧霖死了,他只能将这个遗憾在方晔身上补偿回来。 方晔闻言嘴角的笑容凝固了,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是开玩笑的吧?昨晚的事能不能成全靠你自己,不能怪在我身上啊!”龚黎昕对他不是言听计从吗?这回怎么发怒了? 方晔的小跟班也不敢置信的朝放出狠话的龚黎昕看去,神色间微微露出惧意。只因他发现,龚黎昕的态度十分严肃,看向方晔的目光里隐含着浓烈的煞气,绝不是开玩笑那么简单。 果然,龚黎昕抿唇,语气认真的否定道,“我从不开玩笑。等药配好了,大汉找齐了,我会联系你的。” 配置春·药对小少主而言是手到擒来的事,但他刚刚附体到龚黎昕身上,人生地不熟的,买齐药材,找齐十个彪形大汉都需花费些时间,只得让方晔等上一等。 我竟然被龚黎昕威胁了?方晔不停自问,严重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而龚黎昕看他的眼神则令他更感不安,一股凉意从脚底缓缓爬上头顶。 方晔头皮有些发麻,转脸避开龚黎昕投过来的如刀视线,张口想要解释,上课铃声却适时敲响。 小少主知道铃声代表的含义,立刻拿起书本自习,不再搭理方晔。方晔见老师进来了,也不得不闭口,面色阴郁,心情沉重。 龚黎昕开窍了就意味着他们这些明里奉承,暗里恶整他的人日子难过了。龚黎昕若真的要报复,凭龚家的实力,他刚才威胁的那些话轻易就能变成现实。 想象着十个壮汉轮番折磨自己的画面,方晔额头滑下一滴冷汗,菊花竟开始隐隐作痛。他的同桌显然和他想到了一起,脸色煞白的朝他臀部瞥去,而后立刻与他拉开距离,暗自祈祷龚黎昕不要采取连坐的报复方式。 后面一整天,方晔都在心惊胆战中度过,每次下课铃声一响便立即诚恳的与龚黎昕道歉、解释。然而龚黎昕这回软硬不吃,任他磨破了嘴皮子都没抬头看他一眼,撕破脸的态度相当明显。 其实,小少主这一天也非常难熬。方晔的骚扰还不算什么,令他感到心烦的是课业问题。除了语文,别的科目他完全听不懂。勉强坚持了两节课,小少主叹气,终于放弃了认真学习的打算,丹田一转,干脆默默修炼起内力来。 终于熬到晚间放学,小少主的丹田又充盈了几分。 如此下去,不用两个月我就能突破逆脉神功第一重了。小少主边收拾书包边自嘲的想到。等他神思不属的走出校门,看见早早等候在马路对面的宋浩然,沮丧的心情才稍微好转。 小少主举步,正准备朝宋浩然奔去,却被方晔阻住了去路。 “黎昕,你等等,我想和你谈谈。”为了家族,也为了自己,方晔就算心中再不甘也不得不尽快与龚黎昕和解。 “宋大哥说你不是个好东西。如果你以后再来找我,他就亲自和你谈。他就在对面,你过去和他说吧。”小少主指着宋浩然的路虎说道。对于宋大哥的叮嘱,他一字一句都记得牢牢地。 方晔回头,果然看见宋浩然正眼神阴鸷的盯着这边。见龚黎昕朝他指去,他立刻沉下脸,打开车门朝两人的方向走来。 宋浩然的大名对方晔而言简直是如雷贯耳。他火爆的脾气,狠辣的手段在c界就是个传奇。曾经有人不怕死的前去挑衅,他二话不说就四枪崩断了那人的手脚,废了那人下半辈子。偏偏宋家权势滔天,别人奈何不了他。 离了宋家,宋浩然的脾气也没有收敛。他的军功不是靠龚远航硬撑起来的,而是用自己和敌人的鲜血堆砌的。他执行了多少秘密任务没有人知道,但他手里人命无数却是公认的事实,说是杀人如麻也不为过。 面对威势日盛,连老一辈也要避其锋芒的宋浩然,方晔怎么会不怕?他脚底抹油,很快就跑得没了影儿。想到宋浩然对自己‘不是好东西’的评价,想到自己昨晚对龚黎昕的陷害,方晔悲哀的意识到,方家的好日子到头了。 “那就是方晔?”走到龚黎昕身边,宋浩然肯定的问道。 “嗯。他很怕你。”小少主偏头,认真的打量宋浩然,没觉得他哪里可怕,不禁皱了皱眉头,对方晔表示鄙夷。 “怕我就好,省得他以后再来找你。”宋浩然微笑,自然的牵起少年柔软的手,护着他朝马路对面的路虎走去。 “他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的。他逼我吃那个什么丸,我也要逼他吃春·药,还要找齐十个彪形大汉陪他睡一晚。”小少主坦然的把报复计划说给最信任的宋大哥听。 宋浩然脚步错乱了一拍,垂头朝表情严肃认真的少年看去,确定少年不是在开玩笑,眉头一展,竟揽着少年的肩膀笑得前仰后合。 乖巧可爱的孩子固然让他喜欢,但是直来直往,敢爱敢恨的孩子显然更合宋浩然的胃口。因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正是宋浩然的做人准则,龚黎昕处理这次事件的方法不偏不倚,正正打中了他的红心,让他对这个弟弟除了怜爱之外又多了几分认同和欣赏。 不愧是龚叔的儿子!有龚叔的魄力!宋浩然暗忖,笑了许久才放开龚黎昕的小肩膀,拍着胸脯保证道,“找十个彪形大汉是吗?包在宋大哥身上!”

上一篇   上学

下一篇   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