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七一

龚黎昕早已听宋浩然详细介绍过各系异能的特性,感觉各系异能中,强化系异能最为接近内力,两者在本质上非常相似。 见王韬提起自己的能力时面露羞愧和难堪,他拧眉,严肃的提点道,“你无需妄自菲薄。强化系异能者并不比其他异能者差。力量就是力量,没有高低强弱之分,单看人如何使用而已。你若将自己拥有的力量运用到了极致,你一定会成为顶尖强者!” 王韬面红耳赤,更加羞愧,嗫嚅道,“可是,可是关键是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运用。” 目前,大家对异能的运用都还处于探索阶段,如果头脑灵慧,悟性卓绝,就比人高了一大截,就像赵景和李杰。但很可惜,王韬和孙甜甜一样,也是个榆木脑子。 “运用很简单。”龚黎昕徐徐开口,“异能就在你身体里,由你自主操控。将它凝聚起来覆之于眼就可目视千里,覆之于耳就可耳听八方,覆之于口就可狮吼震天,覆之于手就可力推山河,覆之于脚就可飞檐走壁,日行千里。” 他侃侃而谈,直让周围的人听的目瞪口呆,向往不已。远远站着的林文博也被少年认真的表情吸引,缓缓走过来。 王韬被他描述的前景迷住了,痴呆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挠着头说道,“听上去是很厉害,可是我不懂怎么操控。还有,我只能近身战斗,别人一个远程攻击就能把我干掉。如果被丧尸挠上一爪子,我就死定了。他们说强化系的人就是战场上替别人铺路的炮灰,死得最快。” “无稽之谈。”龚黎昕嗤之以鼻,笃定开口,“强化系异能运用得当便能耳聪目明,行动迅疾,躲开别人的远程攻击轻而易举,之后的近身战斗,谁人会是你的敌手?丧尸的爪牙再厉害又岂能抓破铜皮铁骨?强化系异能附着全身就可成就金刚不坏之身,谁也伤不了你。” 周围的人群发出一阵哗然,明显不相信龚黎昕的描述。 林文博站在人群里,定定凝视少年因为认真而显得尤为鲜活的脸庞,心中盈满愉悦。他侧耳聆听少年的一字一句,发现少年讲话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古韵,悠扬婉转间动人心扉,令人沉迷。他心尖微颤,习惯性的敛下眼睑,藏起眼中不可告人的情感。 龚黎昕并不在意周围人的反应。他睨一眼表情呆傻的王韬,见他还是不明白,只得无奈的开口,“我给你演示一遍,有不懂的地方我以后再慢慢教你。” 话落,他弯腰,卸下一旁王韬用来训练力量的杠铃的铃片,拿在手里。这张铃片有一尺厚,重达二十五公斤,但龚黎昕托着它就像托着一根羽毛,毫不费劲。 众人的兴趣来了,俱都停下训练,目光灼灼的盯着龚少的举动。和战友们叙旧的宋浩然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远远看过来。 龚黎昕睨一眼王韬,徐徐开口,“我现在将我的力量附着在了双掌,你看仔细了。”边说,他边将钢铁铸就的厚重铃片像纸片般折叠起来,最后团成一个球,握在掌心。 铃片发出吱嘎吱嘎的呻·声,在他手里无奈的变幻着形状,让周围的人直接看傻了眼,大张的下颚几乎快要脱臼。此时此刻,再没人敢怀疑龚少之前的话。 但事情还没完,探知到操场外无人经过,龚黎昕掂了掂铁球,手一扬,将它往操场边缘的围墙掷去。围墙发出一声轰响,尘土飞扬。待尘土散去,只见围墙彷如被炮弹轰击过,留下一个直径五六米的大洞,呼呼的夏风从洞口刮过,说不出的萧瑟。 死一般的寂静在人群中蔓延。这种力量,龚少还是人吗?是人形兵器吧?众人咽了咽口水,恍恍惚惚的忖道。 王韬这时却不傻了,咔哒一声合上嘴巴,不可思议的看向龚黎昕,结结巴巴的问道,“老,老大,你,你也是强化系异能者?那岂不是说你是四系异能?” 龚黎昕不答,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淡淡开口,“看好了,什么叫金刚不坏之身。”话落,他将匕首朝左手掌心刺去,只闻叮的一声脆响,匕首像刺在了钢板上,硬生生折成两段,而他白皙细嫩的掌心恁是连一道细微的划痕也没留下。 场中静的出奇,片刻后忽然爆发出震天响的惊叹,众人对龚黎昕的崇拜之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此时,他们心中已经认定,龚少绝对是世所罕见的四系异能者。赵景和李杰刚刚恢复体力,回来时就看到这一幕,两人脊背发凉,连忙远远躲进角落,生怕让龚少看见。 宋浩然的战友收起膛目结舌的表情,低声问道,“少将,我可不可以跳槽啊?我想跟龚少一组!”他话音刚落,同组的另外八人连声附和。 宋浩然朗笑,与有荣焉的说道,“我也想跳槽,可惜黎昕看不上。他眼光刁的很。”语气中难掩浓浓的宠溺之情。 众人哀叹,打定主意日后多多跟龚少那一组出任务。 人群中的林文博也正在低笑,表情十分愉悦。如此有活力的小昕,他真是喜欢,一天比一天更加喜欢。同时,他也没忘了帮小昕善后,立刻发短讯通知林祖父,让他派人来修补围墙。好在这不是外墙,不急于一时半会儿。不过,让他没料到的是,当林祖父派了人来时,龚少的脑残粉死活不让他们补,说是要留下做纪念,几番推搡后军方只得妥协。 王韬的自卑在龚少的亲身演示下变成了庆幸和骄傲,对未来充满了期待,而围观的众人,恨不能拿自己的异能去和他交换。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轻视王韬,更不敢说强化系异能者是二等残废。龚少也是强化系的,他都是二等残废,别人干脆不要活了。 “龚哥哥好厉害!”小孙杰拍着手,期待的开口,“龚哥哥可不可以教教我和姐姐怎么使用异能?” 龚黎昕摸摸孙杰的头,微笑道,“当然可以。” 听见他的话,沸腾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不自觉的竖起耳朵准备聆听龚少教诲。龚少不只言传,还会身教,对力量的感悟尤其深刻,比他们接连上半个月龚香怡的课有用的多。 龚黎昕看向孙甜甜,诚挚的开口,“我不了解土系异能,所以不能教导你什么。我只能将我领会到的东西告诉你,具体的运用还需你自己琢磨。” 孙甜甜连忙点头,激动的脸颊绯红。龚少随便点拨两句,于她而言已经足够珍贵,她一定会努力的。 龚黎昕满意的颔首,徐徐开口,“土也就是大地,大地蕴含的力量是十分惊人的,沼泽和流沙能够将人吞噬,地震和岩浆能够使房屋倾颓,土系异能如果发挥到极致,山崩地裂,改天换地也不无可能。” 话音刚落,周围有人发出激动的抽气声,估计是几名土系异能者。而孙甜甜脸颊爆红,正极力压制着心中的震撼。她从来不知道,土系异能者竟然是这么厉害的存在,龚少的话,仿佛为她推开了一扇大门,令她看见了门外存在的崭新的世界。正如龚少所说,每一种力量如果发挥到极致,都能撼天动地,他们真的无需妄自菲薄。 龚黎昕继续接口,“土地的力量都蕴藏在脚下,所以,土系异能者释放异能时不要总想着用手,试试将力量导于双脚,在走动中释放,这样的进攻方式更加迅速有效,而且还很隐秘,令人防不胜防。” “对,说的太对了!”人群中,一位土系异能者以拳击掌,兴奋的大叫。 “谢谢龚少,我已经有头绪了!”孙甜甜咧着嘴,挠着头,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苦练了半个多月,还不如听龚少说几句话有用。 “龚哥哥,那我呢?我如果把冰系异能修炼好,会变成什么样子?”小孙杰满脸憧憬的问道。 龚黎昕俯身,微笑开口,“冰系异能发挥到极致就是冰封千里,万事万物在我们释放的绝对低温下都将碎裂为尘粉。” 说完,他扬手,凌空将一块两公斤重的铃片吸入掌心。这一手,再次吓傻了众人。 “隔,隔空取物啊!怎么做到的?”有人结结巴巴的问道。 “龚少有风系异能,肯定是借助了风力。你说龚少脑子究竟是什么构造,咱每天研究也研究不出个花样,人龚少却把异能运用的炉火纯青!太妖孽了!”他身边的人感叹道。 “别说话了!快看龚少怎么运用冰系异能!”周围的人给两人投去几枚白眼,成功堵住了他们的嘴。 龚黎昕托住铃片的掌心缓缓冒出白色的雾气,铃片的表面迅速凝结了一层霜雪,刺骨的低温向周围蔓延,逼退了围在他身边的人,唯独孙杰,因为是冰系异能者,还能抵挡一阵。 温度还在持续降低,铃片内部发出一阵细微的咔嚓声,龚黎昕五指微微收拢,钢铁铸就的铃片哐的一声碎裂成无数小片,纷纷掉落地面。 连钢铁都能冻碎成冰渣,那温度绝对低于零下一百度。众人用眼神膜拜着表情平淡的少年,满满的惊叹充斥在心间,竟不知该如何抒发。 龚黎昕摸摸不停赞叹的小孙杰的头,直起身看向顾南和马俊,说道,“今天就教到这里,你们俩有疑问明天再问。从明天开始,我会对你们进行特训。每天早上七点去我房间,学习操控异能,午休两小时后在训练场进行对战练习。等我满意了才会带你们出任务。” “是!”五人大声应诺,脸颊都因为澎湃的心潮而显得特别红润。 周围人看这五人的眼珠子都发红了,嫉妒的无以复加。有龚少亲自教导,成为顶尖强者只是早晚的问题。此时,再没人质疑龚少之前的选择。凭着龚少对力量的绝对领悟,他真的无需在意队友的强弱,因为他有足够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想到龚少队伍里还缺了四个名额,人群沸腾起来,争先恐后的涌到龚少身边毛遂自荐。见局势有失控的危险,龚黎昕拧眉,释放出一丝内力。内力化为数九寒气,将涌上来的人逼退数尺。 群情激动的众人冷静下来,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打动龚少的心。

上一篇   70、七十

下一篇   72七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