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七二

龚黎昕周身萦绕着数九寒气,精致的眉眼完全褪去了往日的亲切平和,露出几分淡漠疏冷之态,一转眼,一举手,一投足,莫不优雅而尊贵,令人不敢接近。 这样的少年,仿佛高高立于云端的神祗,和他们宛若两个世界,周围的人踌躇了一阵,最终表情黯然的退离,不敢再上前打扰。 还剩四个名额,究竟谁才是那四个幸运儿?众人不约而同的暗忖,同时心里升起莫可名状的期待。 见众人识趣的退开,龚黎昕缓缓收回周身的冷气,夏日的艳阳一照,温度立即回升,避至一旁的王韬等人连忙围了上来。 “老大,军部有令,每个队至少十人。咱们队还差四个呢,你心里有没有数?”王韬好奇的问。 “没数。”龚黎昕直视王韬,非常认真,非常直白的回答道。 王韬被老大的回答给噎住了,马俊和顾南不约而同露出一副囧态。龚少还是和以前一样,性子忒直忒白了! “龚少,我推荐一个人可不可以?他是木系的,虽然实力不强,但是人品很好,很可靠。”孙甜甜揽着孙杰的肩膀,弱弱的开口。 “可以,你叫他来,我看看。”龚黎昕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孙甜甜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咧着嘴对不远处正看着他们的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挥手,大声喊道,“大海哥,快过来!” 男子体格高壮,浓眉大眼,咋一看并不十分英俊,但却令人感觉很舒服,他正是和赵景爷孙俩一起被宋浩然救回基地的那个片警。听见孙甜甜的呼喊,他怔了怔,继而眼睛暴亮,立刻跑了过来。 围观众人的视线像下刀子般朝他投去,心中莫不扼腕:咋自己就没想着去照顾照顾孙甜甜姐弟俩呢?攀上了他们的关系,没准儿加入龚少队伍的机会就落到自己头上了。 “龚少!”他站在孙甜甜身边,态度不卑不亢,一双眼睛非常明亮,一看就不是个心思叵测的人。 “我认识你。你和我坐一架飞机回的基地。”凭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龚黎昕立刻认出了来人。 罗大海本就明亮的眼睛更亮了,心中说不出的激动。他没想到只不过见了一面,连话都没说过,少年竟然还能认出他来。和少年一比,得了势就翻脸不认人的赵景简直一无是处。 “龚少好记性!我叫罗大海,说起来,我的命还是宋少将和龚少救回来的。”罗大海话语里因深深的感激而带上了颤音。 “举手之劳而已。”龚黎昕摆手,好奇的问道,“听说你是木系异能者?目前实力怎么样?” 罗大海羞愧的垂头,老实的回答道,“我是木系,目前实力还很弱,无法操控周围的植物为我所用,十分钟才能催发出一株成熟的铁线藤。” “哦,”龚黎昕偏头,似懂非懂,沉吟片刻后不以为意的开口,“实力是慢慢锻炼出来的,不用急。木系,一草一木皆可为兵,如果遇上山林野战,木系异能者是绝对的赢家。而且,木系和土系两两搭档,实力或可成倍增幅,不错。” 他边说,视线边来回打量着并排站立的孙甜甜和罗大海,直把两人看的面红耳赤才继续开口,“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队?” 一直关注龚少动向的人群发出一阵羡慕的惊叹。 罗大海瞪眼,想伸手挠挠自己的耳朵,手刚举起来又很快放下,激动的开口,“愿意,当然愿意。” 彼时,木系异能者的力量受到环境的局限,他们只有在植物遍地的地方战斗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没有植物,他们得随身携带种子自己催发,这是极为消耗精神力的打法,往往刚上场就被人秒杀。所以,在基地里,木系异能者是仅次于强化系异能者的垫底的存在。 现在的罗大海并不知道,一年后的末世将变异出许多恐怖的植物,它们的杀伤力比皇级丧尸更加可怕。届时,能操控这些植物的木系异能者将成为组队时人人趋之若鹜的香馍馍。 不得不说,龚黎昕此刻的决定非常正确,就连旁听的龚香怡都为他的先见之明暗地叫了声好。 十席满了七席,仅剩三席,观望的人群有些焦躁起来,却依然不敢上前打扰。 “龚少,你好,你还记得我吗?”一名长相俊朗,大约二十出头的青年挤开人群,深吸口气后朝龚黎昕走去。他一口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笑容十分爽朗,但从他身侧紧握的双拳可以看出他非常紧张。 人群哗然,不时有嘲讽声传来,质疑他一个毫无战斗力的空间异能者也敢上前毛遂自荐。 空间异能,说出来多么逆天多么实用的一种能力。但真正进入特训后青年才知道,空间异能有多么鸡肋。没有战斗力,搜集再多的物资他也只能任人宰割。组队的时候,谁敢用他?谁敢毫无保留的将血汗换来的物资放在他的身上?大家宁愿自己辛苦一点也不愿让他占了便宜。甚至于,平时训练时,谁若丢了东西总会怀疑到他头上,继而对他拳打脚踢,羞辱谩骂。是以,不过短短半月,青年就已看尽了世间百态,尝尽了世态炎凉。 直至看见出现在训练场边的少年,看见他一如往昔的温暖微笑,青年死寂的心才又再次充满了希望。所以,他鼓起勇气,厚着脸皮过来了。 “记得,巧克力。”龚黎昕偏头微笑,眼里真切的愉悦和怀念令青年瞬间放松下来。 青年握紧的拳头缓缓伸展,低笑一声后不好意思的开口,“原来龚少还记得。我叫李东生,是空间异能者。” “空间异能者?”龚黎昕眼睛亮了亮,真诚的赞道,“不错的能力。” 青年黯然的摇头,“听起来是不错,但是,除了存放物资,我不知道还怎么运用自己的能力。龚少对空间异能有什么想法吗?可不可以发展出用于攻击的手段?” 因着那一块回味无穷的巧克力,龚黎昕十分卖力的思索他的问题,片刻后迟疑的开口,“空间异能在本质上和其它异是一样的,应该也有自己的攻击方式。所以,我想空间异能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应该是可以外放的。也就是说,外放的空间自成体系,在这个体系内,你就是主宰,就是王者,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 他的语气不似之前那般笃定,但却深深震撼了现场唯二的两名空间异能者的心。李东生是兴奋、激动和憧憬;龚香怡却是浑身僵硬,再次为龚黎昕的颖悟绝伦而感到惊骇。 如果不是经过长久的观察和试探,她几乎要怀疑龚黎昕也是从末世重生回来的。 龚黎昕说的没错,空间异能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可以发动领域,在领域内,空间异能者可以操控一切,可以生杀予夺,拥有神明才能拥有的力量。 上辈子,宋浩轩手底下就有一名五级高阶空间异能者,他能发动一个直径为十米的领域,领域内堪称无敌,就连宋浩轩也要对他礼让三分。 龚香怡目前还只是四级高阶,离五级高阶看似只一步之遥,但因为空间丧尸的稀少,她的晋级之路比任何人都要艰难。所以,她才迫切的想要和林文博组队猎杀一级丧尸,因为一级丧尸的晶核是没有属性的,她也可以吸收,能量虽然稀少,但架不住积少成多,对修炼还是有很大的助益。等她升入五级高阶,她就再也无需害怕任何人的伤害,那才叫肆无忌惮的活着。 李东生没有龚香怡那样的野心,他只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并不是全然的鸡肋就够了,这让他找回了信心,笑容更加开朗起来。 脸红了红,他紧张的开口,“我相信龚少的判断,我会努力朝那个目标奋进的。如果龚少不嫌弃的话,我,我想加入你们的队伍,我绝不会私吞物资,请你们相信我!” 说到最后,青年不但面颊,就连眼睛都潮红起来,显然平时受到过诸般嫌弃和质疑,被打击的够呛。 龚黎昕偏头,直直望进他明亮的眼底,半晌后突兀的开口,“你还有巧克力吗?” “啊?”青年张嘴瞪眼,表情傻乎乎的。王韬等人也怪异的看向龚少,不明白为啥好端端的话题会这么跳跃。 “你还有巧克力吗?”为了美食,龚黎昕不厌其烦的重复道。 “哦,有,有!”青年手忙脚乱了好一阵才翻开掌心,凭空变出一盒巧克力。 上次是一小袋,这次是一整盒,里面足足有四十几袋,一天一袋可以吃上一个多月。龚黎昕迫不及待的打开盒盖,认真数数,精致的小脸笑开了花。 “好吧,你以后就是我的组员了。”盖好盒盖,把巧克力珍而重之的抱进怀里,龚黎昕大方的开口。 青年高兴的蹦了起来,连连道谢。王韬等人囧囧有神的看着自家老大,心中暗忖:这是名符其实的糖衣炮弹,收贿受贿啊!龚少,您好歹避着点人啊! 看见他明目张胆的勒索行为,林文博垂头,以拳抵唇,拼命抑制住涌到嘴边的大笑。这孩子,怎么能这么直白,这么可爱呢?单只远远的看着他欢快的表情,林文博就觉得嘴里发甜,心里发甜,连呼吸的空气也仿佛带着浓浓的巧克力味。 宋浩然抱臂远观,哭笑不得,想上前训斥,最终又停住了脚步,由他闹腾,心里想着以后得多多搜集巧克力投喂这个小馋猫。 见李东生这么简单就打动了龚少,围观的众人扼腕,纷纷盘算起自己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恰好在这个时候,训练结束的哨声吹响了,有心人连忙往龚少身边挤去。 龚黎昕用内力震开众人,朝大刘和铃音招手,扬声道,“大刘,铃音,你们是我最后两名组员。跟我回房,我有东西给你们。” “是!”大刘和铃音欣喜若狂,明白龚少要传授他们刀法,连忙挤开人群跟上。 人群哗然,没想到龚少的眼光这么独特,组员的实力一个比一个弱不说,到最后竟然挑了两个普通人,果然高手都是不走寻常路的!龚少这里没了席位,他们不得不死了心,加入其它小组。 离开人声鼎沸的训练场,龚黎昕挥别王韬等人,带着兴奋莫名的大刘和铃音往自己房间走去。 “龚少,你真的选我们啦?”铃音捧着脸,一副做梦的表情。 “嗯,刀法练好了,你们俩的实力不会比王韬弱。不过你们的体质不行,等会儿我帮你们改善一下。”龚黎昕勾唇,笑眯眯的说道。 “谢谢龚少!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大刘和铃音弯腰,异口同声的表着决心,抬起头来时,看见龚少嘴角的笑意,莫名觉得心凉了一下。 一个小时后,两人兜里揣着鸳鸯刀谱,精神抖擞的走出房门,只是,那浑身湿透的衣衫和皮肤上一道一道的污迹委实狼狈不堪,怎么看都像满地打过滚似地。

上一篇   71七一

下一篇   74、七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