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七四

74、七四 半分钟过去,龚黎昕微微启唇,轻声说道,“来了。” 随着他话音刚落,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闪电般窜上墙头,朝他们十人扑来。龚黎昕上前几步,脚尖轻挑。只闻砰地一声巨响,黑影被他雷霆万钧的一脚狠狠踢出数丈,跌落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上。 石桌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力,碎裂成了几块,那黑影躺在碎石上,半天爬不起身。众人凝目,待看清黑影的形象,心中俱都发憷。 这是一只体格十分健壮的进化丧尸,足有一米九几,四肢因进化而显得格外发达的肌肉将它原本的衣服都撑破了,肌肉上布满了蚯蚓般粗大的黑紫色血管,形象十分可怖。它整张脸已经腐烂,看不出原先的相貌,□在外的牙床上长出了两排尖利的牙齿,正滴落着腥臭无比的唾液,不光手指,就连脚趾,也长出了如弯刀般锋利的黑色指甲。 “不要走神,后面还有两只,你们自己对付。”龚黎昕边沉声警告,边迎上从石堆中爬起的高壮丧尸。 另外两只丧尸攀爬墙壁时发出的刺耳刮挠声已清晰可闻,众人齐声应诺,迅速压下心中的怯意,摆出攻防阵势。 过了几秒钟,两道黑影相继翻过墙头,飞快朝几人掠来。这是一男一女两只丧尸,体格虽不如第一只那般健壮,但动作更敏捷,更快速,很不好对付。 八人将没有自保能力的李东生推到安全的角落,然后分成两组,迎上了两只面容狰狞,目露凶光的丧尸。 与此同时,龚黎昕一掌朝那高壮丧尸的头颅拍去。 在龚黎昕面前,空有一身蛮力和铜皮铁骨的进化丧尸也只是蝼蚁般的存在,被无形无迹又凌厉非常的掌风一扫,立即轰然倒地,头颅如被重锤敲击过的西瓜,碎骨和脑浆四处迸溅,糊了满地。一枚纯净透明的晶核躺在红红白白的脑浆里,烈日一照,闪耀出夺目的光彩。 龚黎昕隔空将晶核吸入掌心,凑近眼前对准阳光,仿似在查看成色,片刻后满意的收入衣兜,转脸朝与两只丧尸搏斗的组员们看去。 王韬、顾南、马俊,三人一组,正对付那只男性丧尸。王韬仗着一身蛮力,冲在最前面与那丧尸拳脚相交,顾南和马俊盯着他们一来一往,不停交错的身影,手里想施放异能攻击却又怕误伤王韬,急得满头大汗。 王韬凝力于脚,狠狠踢向男性丧尸的胸口。咔嚓咔嚓的肋骨断裂声传来,那丧尸脚步微顿,露了个破绽。顾南和马俊眼睛暴亮,立即抓紧时机,将手里蓄势待发的火球和风刃挥出去。然而,王韬也打红了眼,此时竟不知道配合避让,反而迎上前去,准备一拳轰碎丧尸的脑袋。 拳头临近丧尸的太阳穴,他才看见裹挟着劲风的红色火球正迎面而来。心道一声糟糕,他立刻收拳闪躲,却终究是迟了一步,火球和风刃砸在了丧尸肩膀上,溅出的火星也同时烧着了他的衣袖。 王韬闪身到一边,手忙脚乱的拍打衣袖,然而那丧尸却是不知疼痛也不知疲倦的,只略略顿了一下就继续朝王韬扑出,阳光下流转着黑色暗芒的锋利指甲眼看就要插-进猝不及防的王韬的头骨。 顾南和马俊得手后的欣喜凝固在脸上,目眦欲裂的看着这一幕,想要冲过去扑救却因距离太远而无能为力。 弯刀似地指甲离王韬的眼球仅有几寸,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龚黎昕神出鬼没的闪到丧尸身后,五指并拢成刀,狠狠插-进丧尸的后脑勺。 丧尸不动了,朝王韬直直伸去的利爪颓然的耷拉下来。而龚黎昕也已噗嗤一声抽-出插-入它头骨的手,带出一滩碎骨和脑浆的同时也带出了一颗璀璨夺目的晶核。 王韬面白如纸,猛的放开屏住的呼吸,弯下腰大口大口喘气。顾南和马俊拍着胸口,一阵后怕。 另一侧,孙甜甜姐弟俩也是毫无章法,一个不停往地面施放异能,企图定住那丧尸,一个不停投放冰锥,朝丧尸的头脸射去。但那女性丧尸体格娇小,动作更加敏捷,游刃有余的闪躲着,快速朝他们扑去。罗大海拼命催发一株铁线藤,企图缠住那丧尸的腿脚,可催发了半天,铁线藤蔓延的速度却根本赶不上丧尸移动的脚步。 大刘和铃音连忙上前拦阻,两人一个攻击上盘,一个攻击下盘,一个动作刚猛迅疾,一个动作柔韧沉稳,配合的默契无间。 铃音手里握着一把弯刀,膝盖一低,俯身狠狠砍断丧尸的腿骨。丧尸仰倒,重重砸落地面。大刘瞅准时机,高高举起手里的弯刀,大力扎进丧尸的眉心。噗嗤一声闷响,黑血迸溅。那丧尸四肢抽搐一阵后便死得透透的了。 罗大海腿脚有些发软,慢慢移到浑身发抖的孙甜甜姐弟俩身边,低声安慰道,“没事了。别怕。” “干得不错!”见大刘干脆利落的劈开丧尸的头骨,翻找出一枚璀璨的晶核,龚黎昕语带赞赏的开口,继而看向狼狈不堪的王韬等人,摇头道,“你们虽然有异能在身,却不懂灵活运用,也缺乏战斗意识与合作意识,上了战场,倒不如两个普通人。这样下去不行!” “老大,我们错了,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这是咱第一次碰见进化丧尸,有些紧张。”王韬直起腰解释,脸色没有之前那么苍白。 “对啊龚少,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难免会出错,以后杀得丧尸多了,默契就出来了。再说,这院子忒小,咱施展不开。”马俊连忙附和,生怕龚黎昕不满意,把他们开除掉。 “你说得对,战斗意识和合作意识可以在杀戮中培养,但是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不迅速成长起来的话会死得很早。不过,算了,我会有办法的。”龚黎昕沉吟,接过大刘递来的晶核,置于阳光下看了看。 顾南和马俊面面相觑,总觉得龚少话里有话,令他们心生不详的预感。其他人则神经粗大,紧绷的表情因龚少的谅解而放松下来。 龚黎昕把三颗晶核递给躲在角落里,心有余悸的李东生,淡声交代道,“晶核放在兜里,打斗时容易掉落。你收入空间,我们回去后平分。” “啊?龚少,不是说谁杀的丧尸,晶核就给谁吸收吗?”李东生接过晶核,局促不安的开口。 “其它组什么规矩我不管,我的组必须平分。要变强一起变强,谁也不能落后,因为我不想看见你们之中有人死掉。”龚黎昕语气淡淡,说出来的话却滚烫人心。 很明显,如果平分晶核,利益受损最大的将会是队伍里的最强者。在弱肉强食的末世,实力代表了一切,谁愿意把自己用生命换来的晶核拱手相让?至少,在龚黎昕开口之前,他们还没见过。 九人垂头,眼眶悄然泛上潮红,静默了半晌却找不到任何语言来表达心中汹涌而至的感动,只哑声唤出‘龚少’两个千斤重的字眼便再也说不出半句话。 现在,他们说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唯有变强,守护在龚少身边,成为与他并肩作战的左膀右臂才能回报他万分之一的情谊。 彼时,龚黎昕并不知道,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成就了未来末世最彪悍,最团结,最令人闻风丧胆的一支队伍。他只知道,他不想看见自己的朋友死在自己面前,那种感觉令他心痛。 “进去,把里面的存粮收起来,动作快点。”见九人表情怪异,站在原地不动,龚黎昕拧眉,扬起下颚对李东生催促道。 “龚少,你们先把粮食清点一下我再收吧。”李东生胡乱抹了把脸,哑声说道。 “以后我们负责战斗,你负责清点和搜集物资,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你无需太过谨慎,我相信你。”龚黎昕语气非常笃定,他不会看错李东生,就算看错了,他亦有千百种方法逼李东生把私吞的东西吐出来。 与其说他相信李东生,不如说他更加相信自己。但李东生显然不知道他话里的深意,又为他的信任着实感动了一把。 孙甜甜和王韬这时也平复了内心澎湃的感情,迫不及待的打开地窖,看见满地堆积的红薯和土豆,还有几大袋稻米、绿豆和红豆,双双激动的蹦起来。 李东生见状,连忙进去清点,然后分门别类的将这些粮食收进空间。他的空间不大,满打满算也只三十几平米,收了这些东西,空间便被占去了大半。但就算这样,也肯定比别组搜集的物资多得多,摊分百分之十的话足够全组人吃上个把月。 心里默默盘算,李东生嘴角挂着愉悦的微笑,刚才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观战的自卑和无力感尽皆散去,化为了动力和满足。 一行人沿路扫荡着各家各户,收获颇丰,途中又接连遇见几只一级丧尸和大群初级丧尸,虽然没有第一次对敌时那般狼狈,但依然应付的十分吃力,好几次还需龚黎昕出手才化解了致命的危机。 再次削掉一只进化丧尸的脑袋,救下背靠墙壁,退无可退,面色煞白的罗大海,龚黎昕抿唇,淡然的表情带上了一丝阴郁。 太弱了,还是太弱了!完全达不到他的预期!龚黎昕闭了闭眼,压下心头的失望,默默回想上辈子被幽禁地宫时,萧霖是如何逼迫他变强的。萧霖虽然为人乖僻邪谬,但不可讳言,他的行事手段确实非常有效。 再睁开眼时,他清亮的瞳仁漆黑一片,深深睇视正各自调息的众人,举步往刚才路过的晒谷坪走去。 众人不明就里,收拾好晶核后连忙跟上。 晒谷坪非常宽阔,放眼望去有半个足球场大,四周连着许多小径,通往各家各户,中间砌了一口沉重的大钟,敲响大钟时还可以用来召开村民大会。 龚黎昕偏头,看向李东生,徐徐开口,“你去敲钟,等会儿遇见危险就躲进空间。” “啊?”李东生瞪眼,表情十分错愕。 “龚少,钟声敲响会把全村的丧尸都引来的。”顾南拉住他手臂,急促的开口。王韬等人也连忙点头,看向表情淡漠的龚少,脊背有些发凉。 “你们太弱了!只有经过无数的杀戮才能成长起来,但是你们时间不够,如此,我只能另辟蹊径!放心,不会让你们死的。李东生,敲钟!”他平稳淡然的语气中蕴含着令人不得不臣服的强势和自信,震颤着众人的耳膜。 众人沉默了片刻,脸上的惊惧渐渐被昂扬的斗志代替。李东生点头,环视一圈同伴们,镇定的握住了绳索,拉响了钟声。

上一篇   72七二

下一篇   75七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