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七五

林文博一行正挨家挨户的搜索物资。他们这一组,个个都是天赋卓绝,实力不俗的异能高手,但临到实战,缺乏勇气和经验的致命弱点便凸显了出来,莫说对付力量强悍,行动迅疾的一级丧尸,就是对付笨拙的初级丧尸也非常勉强。甚至还有几个天性懦弱胆小的,早已吓得浑身僵硬,涕泪横流,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林文博一人解决掉了四只进化丧尸,看向瘫软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赵景和李杰,失望的摇头。 天赋出众又怎么样?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赋予他再多的力量也仿似一个小孩拿着一把超出他身量的巨剑,看上去威风八面,事实上却力不能支,寸步难行。 “给我站起来,打不过,你们总还跑的过吧?瘫在地上是等着丧尸来吃你们吗?”冷漠的开口训斥,林文博扬手,示意性格比较沉稳的几人上前把他们拉起来。 众人互相搀扶着朝地窖走去,希望经过一场恶斗后能有不错的收获用来抚慰他们饱受摧残的心灵。 刚走到地窖门口便碰上了从下面钻上来的龚香怡。她拂开额前的乱发别到耳后,遗憾的开口,“里面什么都没有。夏天了,地窖都闲置起来了,我们进屋去看看吧。” 众人闻言,期待的表情立即垮了下来。有人不死心的爬下去查看,见里面果然空空如也,连个谷粒也没留下,心中不免十分失望。 无法,众人只得进屋搜索,将主人遗留下来的大米和能吃的饼干零食之类的东西装入背包。东西虽少,但总聊胜于无。 林文博在干净的有些过分的地窖里查看,上来时意味深长的盯视龚香怡,直盯得她心头发憷,不自然的别开视线。 正在这时,浑厚悠远的钟声如水波般在村子上空层层递进,钻入众人的耳廓。钟声来自村东头,林文博心脏揪紧,立时丢下龚香怡,极速朝声源跑去。与此同时,宋浩然也立即干掉面前的进化丧尸,朝晒谷坪的方向狂奔。 晒谷坪上,古拙的大钟还在震颤,发出嗡嗡的回响。李东生手里拽着钟绳,眼睛死死盯住各处小径。其他八人手握佩刀,两两一组背靠背站立,浑身紧绷,神情戒备。 龚黎昕负手,身体挺得笔直,蓄势待发的姿态中透着轻松和闲适,令组员们见了信心倍增。即便是如此荒谬而又危险的命令,即便让他们同时面对成百上千的丧尸,他们依然毫不迟疑,无惧无畏,因为他们相信面前这个少年更甚于相信他们自己。 “来了。我会适当放一两只丧尸进来,你们合力击杀。”龚黎昕低声告诫,话音未落,人已鬼魅般飘身出去,一脚将第一个闻声赶来的进化丧尸大力踢飞,同时手里拎住与它同来的另一只丧尸的衣领,将它抛入王韬等人的战圈。 王韬等人眼睛暴亮,连忙挥舞着佩刀冲杀上去。八人对一只进化丧尸,虽然在配合上还缺乏默契,对异能的运用也不熟练,但最终还是很容易的将之击杀。 龚黎昕见状,将被他踢飞的第一只丧尸吸入掌心,朝王韬等人抛去,又放了随后赶到的另一只丧尸进入战圈,然后一掌一掌,一脚一脚,将所有后来的丧尸击退。 他鬼魅般的身影在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将王韬等人的战圈护的密不透风。即便能瞬间将所有进化丧尸拍成飞灰,但他却并没有那样做,而是极有耐心的,一次一次将它们扔出去,待王韬等人游刃有余的时候再适当放一两只进去。 林文博和宋浩然等人赶到时,看见的便是这样的场景。少年表情十分平淡,掌风轻扫,脚下连踢,将一只只不断袭来的进化丧尸打飞出去,又适时抛一两只给自己的组员。如含辛茹苦的雌性猎豹,将手里捕获的弱小猎物送给幼崽训练生存绝技。 是的,在旁人眼里强大到令人战栗的进化丧尸,在少年手里却是弱小无比的蝼蚁,他可以任意亵·玩,肆意摆弄,可以以一敌百,横行无忌。 围观的众人惊呆了,站在场边再不敢寸进。又过了几分钟,行动迟滞的初级丧尸群也赶到了,宽阔的晒谷坪霎时显得有些拥挤。 林文博和宋浩然想要率领组员上前抗击,却被少年清冷的声音呵退。 他一掌燃着烈烈的火焰,一掌萦绕着如雾似幻的霜雪,对着丧尸群连连拍击。成群的丧尸来不及挣扎就化为黑色的烟灰,飘散在空气里;又有成群的丧尸冻结成冰,僵立在原地。 越来越多的进化丧尸袭来,少年没有耐心再一一踢飞,五指并拢成刀,干脆利落的削掉多余丧尸的头颅。而他的组员,已由多人合力击杀一只进化丧尸慢慢变成四人合力,二人合力,最后,就连小小年纪的孙杰,亦能眼也不眨的凝聚出几枚寒光烁烁的冰锥,狠狠扎穿进化丧尸的眉心。 面容稚嫩的孩童不过经历了短短几十分钟的杀戮,便已经由需要人保护的小兽进化成了择人而噬的猛兽。他们仿似修罗转世,又仿似杀神附体,杀得浑然忘我,杀得酣畅淋漓,令其他两组组员直接看呆了去,心脏狂跳,热血狂烧。 “少将,我真羡慕一组的组员!”站在宋浩然身边的士兵缓缓放开屏住的呼吸,低声感叹道。 龚少不但有无可匹敌的实力,还有坚韧不拔的信念和兼爱无私的胸怀。他对敌人的狠厉无情更衬托出他对组员的深情厚意。为了让组员快速成长,他费尽心机,不遗余力,人生之中能够遇见这样一位无私的朋友是何其幸运? 宋浩然没有接话,鹰隼般锐利的眼目丝毫不舍得离开龚黎昕的身影。他此时此刻才清晰的认识到,对走入自己心扉的人,少年的付出是多么的全心全意,不求回报。以前,他只觉得这一点难能可贵,现在却嫉妒的无以复加,心中翻腾的满满都是不甘和渴望。 他不想成为少年的‘其中之一’,他想成为少年心中最重要,最特别的‘唯一’,成为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甚至于龚叔的存在,哪怕为此付出所有,被这过分炙热的感情焚烧成灰烬,他也甘之如饴。 漆黑的眼眸被狂热的爱意填满,宋浩然盯着场中不停杀戮的少年,勾唇低笑起来,笑声里隐藏着志在必得的坚定。 看见他的表情,腿脚发软的赵景只感觉胸口破了个大洞,说不出的空乏萧瑟。他拿什么和龚黎昕比?有龚黎昕在,他就是那米粒之光,永远无法与皓月争辉。 林文博看一眼好友,视线再次投向场中令人炫目的少年,胸口锥心的疼痛令他几欲失控。眼前的少年似镜花水月,虽然美得令人窒息,却是他这一辈子都无法碰触的。他除了远远地看着,默默地念着,偷偷地想着,别无其他办法。 胸口的刺痛更加剧烈,他置于身侧的双拳因握得太紧而骨节发白。 龚香怡从惊骇中回过神来,尖声抱怨道,“他怎么能这样?把一级丧尸都杀光,我们怎么办?没有晶核我们怎么升级?” 林文博闻言,太阳穴剧烈跳动了一瞬,猛然转头朝龚香怡看去,深邃的目光透着狠戾,仿佛会吃人一样。 龚香怡心脏停跳了一拍,脸色迅速苍白如纸。 林文博深深盯视她一眼,勉力维持住平静的语气,沉声开口,“你想要晶核自己上去杀,我不会拦你!谁想要的都可以上去!”他朝身边的组员看去,视线锐利如刀。 众人垂头静默,没人敢上前捡便宜。龚少的东西不是他们可以肖想的,以前是不敢,现在则是一丝念想也兴不起。以一人之力屠戮上千只丧尸,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抵不住龚少一掌。 “不去杀丧尸就去给我搜集物资。走吧。”林文博抬手说道。 众人应诺,鱼贯退离晒谷坪。有龚少拉怪打怪,他们趁机多弄些粮食也好。宋浩然见状,也带着组员离开。 行至转角,待组员走得远了,林文博擒住龚香怡胳膊,凑近她耳边低声警告道,“龚香怡,不要再私吞物资。这些东西是大家的,不是你个人的,你损害的是基地所有人的利益。你知不知道,也许正因为缺少了你侵吞的这些粮食,基地里就会有人饿死?如果下次再让我发现,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基地,不要出来了。” 话落,不耐看龚香怡青白交加的脸色,他头也不回的离开。龚香怡胸口剧烈起伏,独自站了了好半晌才愤愤跟上。 晒谷坪里的杀戮还在继续,就连旁观的李东生也被众人高昂的战意激励,提着刀义无反顾的下场,不要命的砍杀起来。 待这场近一个小时的杀戮结束,晒谷坪早已变成了浮尸遍野,血流成河的修罗战场,战圈之外处处是丧尸的尸体,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夏风一吹,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开来,直冲云霄。 王韬等人早已精疲力尽,腿脚打颤,由一股意念作为支撑才能勉强站立。龚黎昕却连一滴汗都没出,气息也丝毫不乱,闲适的轻掸衣摆,看向李东生淡淡开口,“再敲钟。” 李东生吐出一口浊气,毫不迟疑的拽住钟绳,拉响大钟。 厚重的钟声一下一下层层荡漾出去,李东生足足敲了十几下才罢手,然后眼睛死死盯住各个路口,准备大干一场。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不见一只丧尸出现。两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丝毫动静。 等了三四分钟,顾南砰地一声单膝跪地,眼神灼热的看向姿态闲适却又挺拔的龚黎昕,笃定开口,“龚少,我想,我们大概把这个村子的丧尸给屠尽了。” “这么快?”龚黎昕拧眉,环视周围的尸山尸海,半晌后点头,轻飘飘的吐出一句,“干得不错!” 砰砰砰接连数响,还站着的人俱都跪下,手撑在地上大笑起来,笑声前所未有的畅快。得到龚少这一句肯定,哪怕他们今天战死也值了,更何况在龚少的保护下,他们不但没死,竟连一个伤口也没有,还杀光了村子里所有的丧尸,这是何等的奇迹?今天,他们战胜了自我,明天,他们终将战胜这场毁灭世界的灾难。 龚黎昕嘴角微勾,静静看着兀自大笑的九人,坚硬的心房不知不觉裂了条缝,有种名为感动的,他从未体验过的情绪缓缓渗入了心底。 抚着滚烫的胸口,他也跟着低低笑了一声,任由九人躺下休息,他逐一将进化丧尸的晶核从脑髓中挖出,用袋子装好。 宋浩然等人听见延绵不绝的钟声再次跑回来查看情况时,面对的就是成百上千的,堆积如山的丧尸尸体。 “龚,龚少屠村了!”一名士兵捂住口鼻,遮挡冲天的腥气,结结巴巴的说道。 “去,把各家各户的存粮都搬空,抬到村头的空地上去。我通知基地多派几辆车来运。”宋浩然哑然,半晌后笑着说道。 基地,正焦急等待儿子归来的龚远航接通了电话,听完那头的报告后脸上还维持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首长,怎么了?”正在汇报工作的一区负责人不安的问道。 “黎昕带领的小组把杨家村的丧尸都杀光了,你们派几辆车去把粮食运回来。”龚远航定了定神,交待道。 那负责人呆住了,不顾形象的掏了掏耳朵。杀光了?一千多只丧尸两小时不到就杀光了?不可能吧?!当初颁布任务时,他们预计清剿完杨家村的丧尸至少需要四五天的,龚少又逆天了不成? “对了,再多派几个人去杨家村的菜园子摘菜。以后杨家村是安全区,我们平时可以派懂农务的人过去打理。好了,快去吧。”龚远航抬手催促。 那负责人恍恍惚惚的退下,派车前去接应。 待民众们看见一车一车往回拉的粮食和蔬菜时,立刻沸腾了起来,喜悦和希望蔓延成了欢乐的海洋,将整个基地淹没。而龚黎昕和他率领的小组也一战成名,踏上了末世征程的第一步。

上一篇   74、七四

下一篇   76七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