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七六

龚黎昕一举将杨家村的丧尸屠杀殆尽,把杨家村变成了安全区和基地的蔬果供应地。 军方受到启发,制定了由农村包围城市的作战计划,前后用了三四个月时间清剿了基地周边的各个乡镇,使得安全区范围迅速扩大,基地也正式进入了自耕自种,自给自足的良性循环,无需再为粮食问题操心。 肚子填饱了,生活也就安定了。龚家的基地成为了幸存者们心目中的伊甸园,吸引了许多人前来投靠。异能者的队伍也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迅速扩大,由原来的每组十人变成了每组二三十人不等。 每组的组员因战死,内部矛盾等原因经历了多多少少的更替。但无论别组怎么变化,龚黎昕那一组依然是原先的十人,没人战死,更没人愿意退出,跟随在龚黎昕身边一辈子是组员们共同的心愿。 这日,军方发布了一个新的任务,希望异能小组能够深入市中心的燃油库搜集燃油,运回基地。粮食问题解决了并不代表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基地要正常运转还需解决能源问题。一个月前,林氏购买的燃油已经告罄,没了燃油,发电机,抽水机,直升机,车辆等工具都无法运转,基地将退化到远古时期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生活。 石化集团的燃油库建立在东郊,离市中心不近,但也不远,周边的丧尸数量比之乡镇多的多,更不乏身具异能的二级丧尸出没,是基地发布的有史以来难度最大的任务。若要顺利完成,一个异能小组肯定不够,还需好几个异能小组通力合作才有机会,且机会不大,危险性却很高。 军方也知道任务艰巨,是以大大提高了任务奖励,除开足够的食物和日用品外,还会奖励各系二级高阶丧尸晶核一枚。 二级丧尸早在半年前就出现了,但二级高阶丧尸却不多见。如果得到相应系别的晶核,一举突破二级高阶不是难事。异能者突破一级低阶需要吸收一级晶核五六百枚,突破中阶所需一级丧尸的晶核还要翻倍,再往上推,晋级一级高阶所需晶核逾万枚。 一个人屠杀上万只丧尸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和多大的精力?艰难的晋级之路令大多数异能者望而却步,一直停留在一级中阶徘徊。但只要有一枚二级晶核,异能者就可直接晋升二级,成为基地里的顶尖高手。 军方抛出的利益很诱人,不少异能者开始蠢蠢欲动,但各组组长却都还在观望,他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集中在了一组组长的身上。 军方发布任务时,龚黎昕正在房间里和王韬、顾南斗地主。凭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他毫不留情的将两人蹂躏了几百遍,直蹂躏的两人脸色发绿,头顶冒烟。 斗了两个多小时,一次都没赢过,真不知道林大哥和宋少将怎么就那么喜欢陪龚少打牌,难道他们有受虐体质?王韬和顾南幽怨的暗忖。 再一次惨败,王韬和顾南扔掉手里的一把好牌,正想斗胆说‘老子不干了’时,龚黎昕的通讯器响了。 “军方发布任务了,我去接。”龚黎昕一目十行看完任务信息,对两人说道。龚父是基地最高指挥官,在他看来,军方颁布的任务就是龚父交待的任务,作为一个孝顺的孩子,龚黎昕每次都会毫不犹豫的接下,令龚父不知该感动还是心疼好。 “好嘞,老大你快去吧,我去通知其他人。”王韬长舒口气,屁颠屁颠的走了。顾南也想走,撞上龚少意有所指的眼神,连忙把桌上散乱的扑克捡起来,仔细的收进盒子里,这才在龚少满意的视线下离开。 很快,龚少接手新任务的消息就在基地不胫而走,紧接着,不出众人所料,二组和三组也相继领取了任务。 有龚少负责拉怪打怪,任务的安全系数大大提高,另外五组连忙跑到军部领取任务,想跟着龚少混口汤喝。只可惜军部为了避免发生异能者全军覆没的情况,不允许八个小组同时出任务。率先抵达军部的六组和八组组长幸运的抢到了最后两个名额。 翌日清晨,军方派出五辆运输装甲车负责运送五个小组安全进入东郊。停车场前,五组组员早已整装待毕,只等出发,五组组长则聚集在一起,正在做最后的任务确定。 “我们组负责一号二号燃油库,三组负责三号四号燃油库,六组负责五号六号燃油库,八组负责七号八号燃油库,一组负责清剿周边丧尸。行动时间为两个小时,两小时后必须到门口集合,迅速撤离,听清楚了吗?”宋浩然指着地图,慎重交待到。 “听清楚了。”各组组长点头应诺。 “很好,出发!黎昕,我们组十五个人,加上你们组十人,刚好凑一车,走吧。”揽住龚黎昕的肩膀,宋浩然亲昵的开口。 龚黎昕点头,示意自己组员上车。看着两人亲密无间的背影,林文博习惯性的抚平心中的刺痛,朝后一辆车走去。 宋浩然的队伍本来也是十人,后来的五人是半个月前新加入的。这五人曾经是b省军区的特种兵,实力分别在一级中阶和二级中阶之间。宋浩然很欣赏他们作为军人的正气和自律,破例招揽进自己的队伍。 二十五人分坐两边,面面相觑,逼仄的空间令人感觉相当沉闷。 没有任务时,龚黎昕大多在房间修炼,闲暇时间从不组织队员出去猎杀丧尸搜集晶核。因为他们出一次任务搜集的晶核已经足够,不像旁的组还要额外加餐。是以,他轻易不在基地里露面。而一组也成了其他七组组员们又爱又恨的存在。爱他们是因为和他们一起出任务,安全系数很高;恨他们是因为只要有他们在,晶核就没别人的份儿。他们的战斗方式太凶残,就连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丧尸也承受不来。 是以,五人虽然来了足足有半个月,却还是第一次与龚黎昕见面。对传说中的基地最强者非常好奇,他们不时朝脸上还略带青涩的少年看去,眼里透着惊诧和怀疑。 正与宋浩然聊天的龚黎昕发现五人的视线,转脸对他们微微一笑。 少年气质不俗,面容俊逸,一双漆黑的大眼十分清澈,丝毫没有沾染到末世中人特有的阴暗和麻木,令人一看就止不住的心生好感。特别是当他笑起来时,圆圆的猫瞳弯成月牙状,可怜又可爱,本就明亮的眼眸仿佛收纳了漫天星辰,连人的灵魂都能照亮。 五人脸颊发烧,情不自禁的报以微笑,心中暗自纳罕:这样一个如冰雪般干净剔透的少年,合该被人宠着护着,无忧无虑的活着,实在不像传说中那个以一敌百,所向披靡的绝世强者。 不好意思的收回视线,五人转眼朝龚少的组员看去,脸上的表情更加微妙。这九个人,真是怎么看都不像平均实力为二级中阶的高手。 长相猥琐,蓄着一嘴络腮胡的大刘和身材火爆,姿容艳丽的铃音正躲在角落里亲亲我我,窃窃私语,不时还亲个小嘴,摸个小手。两人在一起的画面活灵活现的阐述了何谓‘鲜花插在牛粪上’,着实伤人眼球,令五人看了一眼不想再看第二眼。 顾南正仔细的擦拭着手里的两把佩刀,边边角角,条条缝缝都不放过,表情千般温柔,万般怜惜,令人看了牙酸。这两把刀都是龚黎昕送的,他虽然身具风系异能,但可能是当初触发的方式不对,没了这两把刀,他释放的风刃连只蚊子都砍不死。但若两刀在手,他立马变身大杀四方的绝顶高手,被其他异能者戏称为‘刀风战士’。如此,不难想象他对这两把刀的宝贝程度,说是比对待自己老婆还好也不为过。 马俊和王韬凑在一起,正大声谈论基地里某个长相漂亮,脾气温柔的妹子,谈到兴起时还爆发出一阵‘淫·荡’的窃笑,旁若无人,大大咧咧的态度令人嘴角抽搐。 罗大海歪在孙甜甜肩膀上打盹,响亮的鼾声在车厢里回荡。孙甜甜苦着脸,手里捏着一张面浇,不停帮他擦拭嘴角的涎水,以免自己肩膀遭殃,两人囧囧有神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 李东生手里拿着一本哲学类的书籍,不在乎车厢的晃荡和昏暗的光线,看的十分入迷。如果把场景换成图书馆,他俨然是个品学兼优的大学生。 十一岁,只有一米四二的小孙杰安静的依偎在姐姐身边,手里捧着一罐牛奶喝得津津有味。不巧,外面路况崎岖,车厢猛然震动了一下,使得罐子倒扣在他嘴上,灌了他一脖子牛奶,还将他上唇染了一圈奶胡子。他立即跳起来,手忙脚乱的拍打衣领,表情怆然欲泣,颇为喜感。 这群人轻松惬意到了极点,不像是去出任务,倒像是去郊游,令新来的五人看得眼角、嘴角俱都抽搐不已。 见识过了一组的组员,又想到临行前宋浩然的任务安排,五人心中忐忑难安,直感觉慎得慌。犹豫了半晌,其中一人看向宋浩然,迟疑的开口,“组长,一组只有十个人,让他们负责清剿周边丧尸,这任务是不是太艰巨了?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还是再派两组人去协助一组吧?” 他话音刚落,二组的老组员们接连发出噗嗤噗嗤的低笑。如此凶残的一组哪里还需要其他组支援?如果丧尸也有情绪,落到一组手里的丧尸们的悲伤必定会逆流成河。 宋浩然也低低笑了,摩挲着龚黎昕的发顶,温声道,“不用了,黎昕会处理好的。” “嗯,你们只管进去找燃油,旁的无需操心。”龚黎昕开口保证。 他语气从容,表情淡定,举手投足间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令人感觉十分安心。五人不自觉的朝他微笑颔首,不好意思再发问。 眼见装甲车开入城区,不时有进化丧尸扑过来,用弯刀般的指甲抓挠车外的钢板,其中不乏瞳孔由浑浊再次变的清明的二级丧尸,五人的心脏高悬起来,心中不确定的想到:燃油库周边成千上万的进化丧尸,十个人,凭什么搞定?

上一篇   75七五

下一篇   77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