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七七

石化集团果然财大气粗,燃油库的大门建造的十分恢弘,大门前的空地面积广阔,专门用来摆放盆景鲜花,装点门面。 五辆装甲车缓缓在大门口停下,惹来不少进化丧尸的围观。但是厚厚的钢板和浓烈的燃油味掩盖了人气,它们用尖利的指甲抓挠了几下,见这东西不好下口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等丧尸不再对这几个移动的铁盒子好奇,众人才缓缓放开屏住的呼吸,朝龚黎昕看去。 龚黎昕隔着窗户看了看地形,拿起通讯器交待道,“倒车,退出这一块空地。这里将是我们的战圈,你们小心被波及。” 五辆车依言倒出空地,在路边停好。 “宋大哥,你们先在车里稍等片刻,我觉得可以了会叫你们进去的。”龚黎昕对宋浩然慎重交待道。 宋浩然点头,柔声嘱咐他小心点。 龚黎昕应诺,朝李东生说道,“把杯子子给我。” 李东生手里的书凭空消失,变成了一个精钢铸就的保温杯。看见这岑光瓦亮的杯子,一组组员们精神一震。特别是罗大海,刚睡醒的迷糊表情瞬间褪去,一双眼睛暴亮,发出幽幽的绿光,活似一头饿了好几天的狼。 “好了,下去吧,替甜甜开路。”龚黎昕一声令下,一组组员齐声应诺,身上的轻松惬意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换成了狂热的战意,眼里流露的凛凛寒光和森森杀气令与他们同车的二组组员们头皮发麻。 “龚少该不会是要用那一招吧?”二组一名组员和身边的同伴窃窃私语道。 那同伴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干涩,艰难的说道,“大概是吧。”话落,他喉头仿似被人掐住一般,涌上一股呼吸不能,恶心欲呕的感觉。 看见一组组员一秒钟从不靠谱的闲人变身狂战分子,新加入的五人被震撼了,再看见大家彷如吃了剧毒砒霜般的青白脸色,他们心中的好奇达到了顶点。 龚黎昕一行前脚下车,他们后脚就挤到窗户边往外探看,想要见识见识传说中最强一组的真实战力。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看……”一名老组员好心的建议。他话音未落就被身边的同伴拉住了衣袖,阻止他再往下说。 五人回头,用眼神询问。拉住那老好人的组员朝他们挥手,笑容诡异,干巴巴的开口,“看吧,看吧,看完你们就知道了。” 五人虽然心中犹疑,却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朝窗外看去。 只见龚黎昕拿着保温杯站在原地,其余八人则将孙甜甜护在中心,一边砍杀闻声扑上来的丧尸,一边绕着篮球场大的空地跑了一圈。 八人的身手确实了得,砍杀中一丝异能都没用,完全凭着奇诡的刀法和强横的体力与丧尸正面对抗。不说一级丧尸都是秒杀,就连身怀异能的二级丧尸,往往来不及释放异能攻击就身首异处,惨死在他们刀下。几人跑完一圈,空地周围也洒了满满一圈黑血。 五人被一组组员们彪悍的身体素质震的目瞪口呆,片刻后才收回大张的下巴,好奇的问,“他们绕着空地跑一圈干嘛?” “啊,孙甜甜是土系异能者,她每跑一步,落脚点的水泥地就被她转化成了沙地,这沙地一直深入地底几百米。”一名组员好心的解释。 “只转化脚下半尺不到的水泥地为沙地有什么用?她这不是在浪费异能吗?”五人视线紧紧锁定一组的动静,语气带着深深的困惑。 老组员们脸色青了青,艰难的开口,“不用问了,你看了就知道了。” 宋浩然表情十分平静,看向新组员的眼里却带着兴味,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五人不再发问,专心观察莫名其妙的一组。 护着孙甜甜跑完一圈,九人回到龚黎昕身边,不停击杀闻声赶来的丧尸。龚黎昕不紧不慢的走到被孙甜甜圈出的空地中心,将保温杯的杯盖打开,放在地上,而后指尖凝聚出一粒绿豆大小的火星,抛入杯底。 保温杯里发出液体沸腾的咕噜声,淡红色的雾气从杯口涌出,飘散在空气中。 与九人交手的丧尸激动了,齐齐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满是尖利牙齿的嘴里流出大滩大滩腥臭的唾液。而燃油库附近地区也不断传来丧尸此起彼伏的吼叫,由远及近。 “丧尸群要来了!那杯子里到底是什么?”五人惊恐万状的叫起来。 “一杯鲜血而已。不要慌,不会有事的。”宋浩然双手环胸,嘴角噙着一抹轻松惬意的微笑。其他组员则没有他那般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早已脸色青白,嘴唇发紫。只是,他们眼里的惊恐不是因为害怕,到像是恶心更多一些。 “煮沸一杯鲜血还叫没事?知不知道血腥味会把附近的丧尸都招来的!他们十个人,怎么对付数万的丧尸?组长,快把他们叫回来!这是找死!”五人焦虑万分的喊道,见宋浩然无动于衷,拉开车门就想下去,把一组救回来。 对这五人的反应非常满意,宋浩然笑了,摁住他们欲拉开车门的手,坚定的开口,“黎昕不会有事,你们继续看着吧。相信我!” 和宋浩然对视片刻,终于在他强势的眼神下退败,五人软倒回座位,绝望的朝窗外看去,眼睛立刻瞪得比铜铃还大。 只见无数黑影从燃油库附近的角落里飞快的闪出,朝十人扑来。它们之中大多是力量强悍的一级丧尸,也有不少二级丧尸,其中甚至夹杂着几只二级高阶丧尸。 丧尸由一级进化到二级,原本浑浊一片的双眼会逐渐恢复清明,能区分出眼白和眼瞳。和人类不同的是,它们的瞳孔是野兽般的竖瞳,除了饥饿的凶光外不会再有别的情绪。都说眼睛是灵魂之窗,拥有这样狰狞的眼神,二级丧尸的气势更加可怕。许多异能者在与它们对战时,都不敢去看它们那充满死气和黑暗的双眼。 如今,这么多双透着饥·渴和狰狞的眼睛死死盯着空地上的十人,其中还有几只瞳孔已经变成彩色,显得尤为妖异的二级高阶丧尸,这样的场景令人战栗。 五人回首,看向瞳孔染上一层红色流光的宋浩然,眼里透出哀求。组长的瞳色已经发生变异,可见他的等级是罕见的二级高阶,甚至是三级,如今唯有他下去掩护才能安全的把一组组员带回来。要知道,一组组长的瞳色丝毫没有变化,可见等级还没有组长高。当然,若是三组的组长也能同去就更好了,他的瞳孔流转着一层浅浅的金色,必定是金系的异能高手,实力不在组长之下。 但宋浩然没有动,只是微微一笑,耐心的抱臂等待。 五人心里发凉,对投靠龚家基地的选择头一次产生了怀疑。然而,惊爆人眼球的事实很快令他们忘记了此刻的心灰意冷。 窗外,一组组员们并不像开始时那样一上来就下杀手,而是极有耐心的将扑上来的丧尸一只一只朝空地中心踢去。没有多余的缠斗,也没有释放令人眼花缭乱的异能绝技,他们出脚相当干净利落,不过短短几分钟,空地中心就躺倒了近百只丧尸。 龚黎昕见状,大喝一声“退后!” 组员们连忙远远退离空地,而龚黎昕站在空地边缘,将手里的佩刀狠狠朝地上插·去,雄浑的内力由刀尖尽数吐入地底,引起大地的震颤。 孙甜甜预先沙化的落脚点变成了撕裂这块土地的元凶,水泥块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条条裂纹顺着孙甜甜的脚步伸展开来,最终连成一个圈。 龚黎昕转动刀柄,再次将内力逼入地底,震碎脚下坚实的土地。只闻轰的一声巨响,整块空地坍塌下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被踢进这块空地的丧尸们瞬间被砸成了肉泥。 旁观的五人浑身僵硬,心头巨颤,不可置信的看向抽·出刀锋,背影单薄的少年。 将一块篮球场大的空地震至塌陷,这需要何等的力量?人类真的可以凭着一双手撼天动地?传说中才会出现的绝世强者竟然就在他们眼前?他们彻底懵了,就连自己的亲眼所见也不敢相信。 然而,一组带给他们的震撼还远远没有结束。龚黎昕在空地塌陷的那一刻高高跃起,轻巧的落到同伴们身边。十人拳□错,将袭来的所有丧尸往深坑里踢去。 罗大海趁着空隙往坑里洒了一大把植物的种子,然后挥出绿色的柔光,将种子尽数催化。长满尖刺的藤蔓疯狂的在坑底蔓延,扎入被踢进坑里的丧尸们的身体,似吸血鬼一般将它们吸成一具具枯骨,而后迅速开出白色的花朵,结出一串串葡萄似地蓝色浆果。 “蚀骨藤?他竟然有蚀骨藤的种子?”五人不敢置信的呢喃,被一个又一个令人震撼的现实冲击的有些头晕。 蚀骨藤,迄今为止最恐怖的变异植物之一。它的藤蔓以吸收人类和丧尸的骨血为养料,结出的浆果一旦破裂,其汁液带着比王水更强的腐蚀性,连金属都能消融。这种植物的种子是所有木系异能者梦寐以求的利器,但至今为止还没人得到过,因为试图摘取种子的人都变成了一具具枯骨或一滩滩脓水。 坑底被蓝色的浆果和绿色的藤蔓覆盖,显出一片欣欣向荣之态。然而,十人后续的动作却生生破坏了这份馥郁的美感。他们武力值全开,并不做多余的缠斗,只用拳脚,风刃,火球,冰刀将一只只丧尸尽数打落坑底,迅疾的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些丧尸,不管是一级还是二级,甚至是二级高阶,在落入坑底的一瞬就压碎了一串串浆果。浆果喷出的蓝色汁液瞬息将它们的身体消融成一滩黑色的脓水。掉入的丧尸越来越多,而罗大海也没闲着,再次催化浆果中的种子,形成一片新的蓝绿色地狱,将这些丧尸吞没。 成千上万只丧尸在坑底嘶吼,挣扎,然后融化成冒着气泡的液体,浓重刺鼻的腥臭味冲天而起,穿过厚厚的钢板,钻入车里等待的众人的鼻端,令他们脸色煞白,几欲作呕。 这是一个由人类创造的阿鼻地狱,令闻到这股同类惨死的味道的丧尸们望而却步。它们已经具备了初步的危机意识,所以它们怕了,不再前仆后继的朝十人攻击,而是转身四处奔逃,片刻功夫就逃的一干二净。 在末世,只有人类害怕丧尸,从没有丧尸对人类闻风丧胆,望风而逃。然而,今天这五个人终于见识到了这一奇迹。鼻端令人窒息的恶臭和眼前万骨消融的深坑一再刺激着他们的神经,令他们几欲昏倒。 “兄弟,撑住啊,等会儿就轮到我们上场了。”一名老组员捏了两团纸塞住鼻孔,视线尽量远离窗口,好心的提醒道。 “看见了吧,这就是一组的成名绝技之一——坑杀!我第一次看见的时候腿都吓软了,回去以后做了好几天噩梦,饭也吃不下。嘻嘻,一组还不只这一招,以后你们习惯就好。新人吗,都需要经历一个适应的过程。”最开始鼓励五人往外看的那名组员戏谑道。 五人缓缓转身,苍白着脸僵硬的点头,心中不约而同的暗忖:不愧是传说中的最强一组,真他·妈凶残!坑死丧尸了!

上一篇   76七六

下一篇   78七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