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八十

龚黎昕的五指逐渐收拢,打定主意要拧断赵景的喉咙。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狂怒,他只知道这个人想让宋大哥不再喜欢他,进而离开他,这令他无法忍受。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亲人和朋友,谁也不允许将他们从他身边夺走! “黎昕,基地里不能杀人,快放手。”见好友只顾看着少年傻笑,什么都忘到了脑后,林文博压下胸口锥心刺骨的疼痛,上前阻止道。 龚黎昕迟疑了一瞬,想到父亲三令五申,严禁基地异能者互相残杀,这才缓缓松开赵景的喉骨,沉声开口,“你可以走了,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接近宋大哥,我就杀了你!基地里不能动手,出任务的时候我有千百个机会,你最好将我的警告放在心上。” “咳咳,我,我再也不敢了!”赵景脸色青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剧烈咳嗽了一阵后连忙爬起来,踉踉跄跄的跑远。 他没想到龚黎昕会如此在乎宋浩然,但是他眼里分明没有那种炽热的爱意,难道是他看错了吗? 待赵景走远,龚黎昕眼里的阴霾消失的一干二净,委委屈屈的向宋浩然看去,直看得宋浩然手足无措,心中的狂喜俱都被疼惜取代。 “黎昕,是,是他硬扑过来亲我,我没想到,所以来不及躲开。”宋浩然有些语无伦次,像个初尝爱情的毛头小伙,半点不见平日的杀伐果断。 “宋大哥,事情不像他说得那样!我喜欢你!我喜欢走到哪儿都能看见你,你不要不喜欢我,也不要离开我!”他扑进宋浩然的怀里,用柔嫩的脸颊眷恋的磨蹭宋浩然宽厚的胸膛,低声哀求道。 他很心慌,他再也不要像上辈子那样,无能为力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被萧霖抹杀,永远离他而去。 在龚黎昕扑入好友怀抱,轻声说出‘我喜欢你’四个字时,林文博便长叹一气,悄然离开。但走出两步,他又停住了脚步,无力的靠倒在墙边,静静听着房里的动静。明知道两人的对话会将他本就千疮百孔的心彻底撕裂,然而他却丝毫不想离开,只想清醒的承受这份剧痛,因为只有不停的自虐,他才能将心中那头丑陋不堪的怪兽一点点杀死。 房里,宋浩然的心情并没有林文博想象的那么幸福。少年嘴里吐出的是令他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爱语,然而,少年的眼里只有孩子般的占有欲,却没有他期待中的炽热爱情。他的喜欢,终究还是差了一点。 宋浩然拧眉,俯身扣住少年的下颚,慎重的问道,“黎昕,你知道赵景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吗?” “喜欢就是喜欢,还分这种那种吗?”龚黎昕眨眼,脸上带着懵懂,迟疑的开口,“就像喜欢林大哥那种喜欢吧。” 门外,林文博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锥心刺骨的疼痛顷刻间消失不见,紧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开来,一声低不可闻的轻笑从他微弯的唇角溢出。 房里,宋浩然却抿直了唇线,眼眸渐渐染上了一层妖异的红光,声音低沉沙哑的开口,“黎昕,我该拿你怎么办呢?嗯?我是不是早该一口把你吃掉,让你成为我的人?” 他话音刚落,不顾龚黎昕讶异的表情,猛然垂头噙住了他粉嫩的嘴唇,大力允吸□起来,绯红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凶狠的欲·望。 龚黎昕猝不及防之下微微张开了嘴。宋浩然眼睛一眯,立刻攻城掠地,大舌在少年带着清新香味的口里翻搅,□,继而与少年的小舌抵死钩缠,狂猛的力道恨不能将少年一口吞进肚里。 与此同时,他的大手也没闲着,一边撩开少年的t恤,揉捏他胸前的两点樱红,一边解开少年的裤带,伸入他两股之间爱抚。 灼热的鼻息喷洒在脸上,舌与舌被迫交缠,浓郁的纯阳气息充斥着口腔,又从口腔蔓延至大脑,令龚黎昕有些熏熏然。少年青涩的身体经不起丝毫的逗弄,几乎立刻就燃烧了起来,清澈明亮的大眼氤氲出一层水雾,波光潋滟,动人心魂。 这种兴奋的感觉龚黎昕并不陌生,但却是他头一次在没有施加任何药物的催化下就达到了极致的欢愉,甚至还想索取更多。虽然他讨厌以交·合的方式来修炼武功,但对象换成宋大哥,感觉却全然不同,身体就像被捂化了的巧克力,软绵绵,甜丝丝的。 他遵循着身体的本能,搅动粉舌回应,在宋浩然狂风暴雨般的亲吻之下几乎站立不稳,只得无力的依偎进他怀里。 感受到少年的迎合,眼里满满都是少年如粉桃初绽,娇艳欲滴的容颜,宋浩然眸色腥红一片,狠狠允吸少年的下唇,将他的呻·吟吞入腹中,转而如·饥·似·渴的去啃噬少年雪白的脖颈,在上面留下一个个独属于自己的痕迹。 男人的动作半点也不温柔,弄得龚黎昕脖颈一阵刺痛,但刺痛中却又带着苏苏麻麻,触电般的快·感,令他情不自禁仰头呻·吟,眸子中的水雾凝结成一粒粒泪珠,颤颤巍巍的挂在他卷翘的睫毛上,令人心怜心动的同时却又更加想要去采撷占有。 宋浩然最后一丝狼也崩断了,大力扯开少年和自己的裤头,用早已坚硬如铁的巨物戳弄少年柔软的腹部和大腿根,狂乱的寻找某个销·魂的所在。 “你够了!”巨物滑进少年两腿之间,正要入巷,林文博铁青着脸将他拉开,把满脸绯红,眼神迷蒙的少年拥入自己怀里圈起来。 “你干什么?”宋浩然眼睛腥红,表情狰狞,快速逼近林文博,想要夺回心爱的人。 “该我问你在干什么才对!你明知道小昕对你的感情并不是爱情,你却还想在这种情况下占有他,你的行为和诱·奸·有什么两样?宋浩然,你给我清醒一点!”林文博的眼眸也染上了一层金黄的流光,抱着怀里娇小的少年,灵活的闪躲着宋浩然的攻击。 他的话,如一把重锤敲击在宋浩然心上,令宋浩然骤然停止了抢夺的行为。 见好友平静下来,林文博趁隙将还在迷糊中的少年的衣裤穿好,抱着他大步往房门走去,临到出门前,他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希望你能冷静对待这份感情。黎昕还小,你应该给他选择的机会,否则,等他日后懂事,他会恨你此刻的强迫。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话落,他抱着龚黎昕头也不回的离开,徒留下表情仓皇失措的宋浩然,僵立在门口许久许久。 龚黎昕修炼的逆脉神功,本来就需要不时采补纯阳用来修炼。但他心知,劫掠炉鼎幽禁在身边这种事,上辈子都不为世人所容,更何况在人权高涨的现代?是以,每当身体有了需要,他就运转凝神静气的心法,将欲·望压制下去。好在他是纯阴逆脉之体,就算不采补,也只是修炼速度慢了一点而已,并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现如今,被宋浩然这么一撩·拨,压制在内心深处的就像开了闸的洪水,瞬间摧毁了他的神智,令他只想寻求发泄。 他隐隐约约知道林文博将自己带离了宋浩然身边,连忙运转心法,强自按捺□体里一波比一波更加灼热的情·潮。等回到自己房间,关上房门,他再也抑制不住,手朝下·身摸去。 “小昕,你怎么了?”小心翼翼的将脸颊烧红的少年放在床榻上,见他眉头深锁,眼神依然迷蒙,嘴里发出痛苦的低吟,手还往裤裆伸去。林文博心中微惊,连忙轻轻拍打他脸颊,担心的询问。 “林大哥,我难受!呜”虚软无力的手指根本解不开裤头,龚黎昕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挺起臀部,下意识的磨蹭着床单。 林文博刚刚褪去金芒的眼眸再次变得晦暗不明,痴痴的看着少年撩·人至极的媚态。仿佛过了很久,其实只是一瞬,他上前抱起少年,将他圈在怀里,分开少年的双腿,利落的解开少年的裤带,让他粉嫩诱人的那处跳脱出来。 没有尝过情·欲的青涩身体最经不起撩·拨,只是一味的压抑却不设法释放的话会对健康造成危害,我这是在为小昕着想! 林文博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微微带着颤抖的指尖握住了少年的昂扬,极富技巧的撸动起来。 耳边萦绕着少年诱·人至极的呻·吟,只要略一低头,就能吻上他绯红的唇瓣,将他令人血脉贲张的身体尽收眼底,然而,林文博至始至终都抬着头,金芒流转的深邃眼眸死死盯住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仿佛要洞穿厚重的水泥,看进一望无际的虚空。 他的身体是火热的,心却冷如数九寒冬,因为他深知,怀里的少年将会属于任何人,却唯独不会属于他。这份感情,至始至终都是他的奢望和臆想,恰似那嵌进心脏最深处的石子,最终不是膈得他疼痛至疯狂,就是被他的隐忍淬炼成一粒晶莹剔透,华光溢彩的珍珠,只能一生收藏。 两种结局,于他而言都那么令人绝望,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挣脱,只能任由自己越陷越深。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爱上少年的,这种爱不是摧枯拉朽的热爱,也不是势如破竹的狂爱,是一点一滴,一丝一缕的渗透,如水滴石穿般不知不觉融化了他厚重的心墙,落进了他心底最柔软的一处。等他终于发觉时,他已没了半点反抗的力气,因为他早已躺在了看不见天日的渊底,奢求着少年远远投过来的一个目光或一个微笑作为救赎。 手里变幻着节奏,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爱·抚着少年粉嫩可爱的那处,林文博紧紧盯住天花板的双眼似蒙了一层灰,金色的流光逐渐暗淡,继而消散。 片刻后,少年惊叫一声释放出来,浓稠黏腻的白色液体沾了他满手。 “谢谢林大哥。”龚黎昕眼眸低垂,轻声说道,侧脸埋进林文博胸膛,似撒娇的小猫般轻轻蹭了蹭,白皙如玉的耳垂鲜红欲滴,述说着他满心的羞涩和餍足。 这次释放,其妙不可言的滋味胜过了上辈子他经历过的所有交·合。没有药物催化出来的虚假情·潮,他真真切切的体验到了何谓蚀·骨·销·魂的感觉,归根究底,是因为人不同的原因吧?因为宋大哥和林大哥是他喜欢的人吗? 想到这里,龚黎昕抬头,眉眼弯弯的在林文博下巴印上一吻。 柔软温热的触感从下颚传来,林文博飞快低头,表情讶异,黯淡无光的眼眸溢出一道璀璨的金芒。他定定凝视脸上还残留着情丝的少年,忽而低笑起来,慎重的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够了,只要能陪伴在小昕身边,远远的看着他,默默的陪着他,在他需要时出现在他身边,这样已经足够! 洗去手上的黏腻,替龚黎昕打理干净下·身的狼藉,林文博看着他闭上眼睛陷入沉眠,这才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

上一篇   79七九

下一篇   81八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