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八一

林文博将龚黎昕带走以后,宋浩然站在门边怔楞了许久才渐渐回过神来。忆起自己孟浪狂暴的举动,他狠狠锤击墙面,恨不能杀了自己。 隐忍了一年时间,一点一滴的渗透着少年的心防,想要占据他内心最特殊的位置,然后两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如今,都被他的冲动给毁掉了。 黎昕肯定吓坏了吧?会如何看待自己?会不会讨厌自己,疏远自己?宋浩然不敢再想下去,辗转反侧,夜不能眠。 接下来的好几天,他都逃避着与龚黎昕的见面,生怕看见一张满带厌恶和惊恐的面容,那会令他崩溃。 林文博对待龚黎昕的态度一如往昔,但于细微处却更加小心翼翼,极尽克制,丝毫不敢在他面前做出亲密的举动。他害怕离得太近,心中的奢望就会越加膨胀,到最后难以自控,伤人伤己。任何人都有机会赢得龚黎昕的心,却惟独他,因为与龚香怡的关系,早已失去了资格。 龚黎昕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有意疏远。于他而言,那一晚的经历十分美妙,亦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好纠结烦恼的,甚至于,他很愿意和宋大哥,林大哥进一步亲密。身体和心灵都得到了享受,同时又能增进修为,何乐而不为? 然而,林文博和宋浩然想不到少年的身体里早已换了个芯子,又是被一个无恶不赦的大魔头教养长大的,思维方式和现代人完全不同。所以,两人继续有意无意的躲避与少年会面,就这样一连过了好几天。 二组组员们最近明显感觉到组长的情绪很不稳定,动不动就发火。这火不但包括怒火,还包括真火。在接连烧了好几个组员以后,大家看见他就远远地绕道而行,活似碰见阎王一样。 这天,轮到异能二组负责晚上巡逻,宋浩然草草吃过晚饭便跑到沅江大桥另一头的防线,守在那里不敢回去。已经有五六天没有见到黎昕了,他心中的思念疯狂蔓延,快要撑破胸腔,然而,黎昕没有主动来找他,可见还在介怀那晚的事,他也就不敢露面,继续忍受着心中的煎熬。 上半夜风平浪静,到了下半夜,大地震颤了几分钟,仿佛受到了地震余波的影响。但是,a省的地壳根本没在板块交界处,发生地震是不可能的。基地渐次燃起灯火,众人纷纷出门查看情况,见震动平息后一个多小时都没再发生异状,便又各自回房睡觉。 两小时后,沅江大桥另一头的布控中心给基地打来了报警电话,有大量进化丧尸正在向基地突进,他们兵力不足,请求支援。 警铃还未拉响,龚黎昕已经从床上翻身坐起,快速穿衣。他听见了大批丧尸朝基地逼近的脚步声,而且,宋大哥此时正在大桥那一头巡逻。为了基地的安全,宋大哥一定会誓死保住第一道防线,他一定要尽快赶到宋大哥身边。 “快起床,有大批丧尸攻来了!随我去桥头抗击!”一一敲响组员的房门,龚黎昕急促的命令道。 一组组员不疑有他,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拿上武器,跟着龚黎昕朝沅江大桥跑去。 他们离开以后,基地的警铃也拉响了,为了避免吸引更多的丧尸,警铃非常短促,但已经足够唤醒五感敏锐的异能者。这还是基地头一次拉响警铃,可见事态严重,异能者们心头大骇,连忙整装前去救援。 龚黎昕一行赶到时,宋浩然已经带着组员投入了战斗。基地在建立之初就在大桥两头都设置了拦阻丧尸的铁门,铁门之上建有炮台,如果碰见丧尸围攻,还可用炮火轰击。当然,如果丧尸不多,也可架设机关枪扫射。 来的丧尸不少,但也不多,据目测有三四百只,绝大多数是一级丧尸,其间夹杂着三十多只二级丧尸,还没到需要炮火轰击的程度。要知道末世已经没了军工厂,炮弹属于非再生资源,用一颗少一颗,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动用。 几名士兵隐蔽在炮台两侧,用机关枪对准丧尸群猛扫。一级丧尸虽然动作敏捷,但乱枪之下依然躺到了一片。二级丧尸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它们将异能覆盖在头部,毫无顾忌的迎着枪林弹雨而上,狠狠摇曳铁门,企图破门而入。 子弹击打在它们头部的能量膜上便如打在了钢板上,啪嗒啪嗒掉落在地,伤不到它们分毫。至于躯体中弹,于它们而言不痛不痒,丝毫不能阻碍它们的脚步。 大门发出哐当的巨响,震耳欲聋,三十多只二级丧尸被声音刺激,仰天嘶吼,纷纷释放异能,轰击用好几层精钢铸就的门板,誓要突破这道防线。它们已经能从空气中闻见新鲜人肉的气味,嘴里的唾液汩汩流出。 有几只风系丧尸竖瞳一转,乘风而上,从大门上方突破。隐蔽在炮台后的士兵心头大惊,连忙把枪口对准它们一顿狂扫,但除了洞穿它们毫无痛感的躯体,丝毫不能阻碍它们的突围。 摇撼铁门的丧尸受到启发,锋利的指甲抠进水泥墙壁,攀沿而上,朝布防在炮台上的士兵们扑去。宋浩然和组员们连忙释放异能将这些丧尸轰击下去。 龚黎昕赶到时,看见的就是丧尸群中打红了眼的宋浩然。他表情冷峻,一双红瞳释放着凛然的战意,掌中的烈焰将近到身前的丧尸俱都焚成灰烬,带着不死不休的决绝。而他的周身,早已躺到了几十只丧尸焦黑的躯体,场面极其壮观。 他一人自成一个战圈,组员们丝毫不敢靠近,害怕被他狂暴的烈焰波及。高阶异能者散发的气息于丧尸而言是不可抗拒的诱·惑。场中的十几只二级高阶丧尸纷纷将宋浩然看做了猎物,蜂拥而上。 双拳难敌四手,宋浩然渐渐有些力不能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龚黎昕挥舞着佩刀冲上去,瞬间斩杀了从他身后偷袭的三只丧尸,并一掌将一只丧尸释放的冰锥拍散。 “黎昕?”少年满带担忧的脸庞映入眼帘,唤回了宋浩然陷入疯狂杀戮的神智。他睁大眼,不敢置信的轻唤。 “宋大哥,是我。”龚黎昕微微一笑,快速掠到他身边,抵住他的背,和他并肩而战。两人心意相通,默契无间,如收割麦穗般收割着丧尸的性命,所过之处烈焰纷飞,血染一片,令垂涎宋浩然血肉的二级高阶丧尸们望而却步,犹豫不前。 见组长的危机解除,二组组员齐齐松了口气,专心对付眼前。 一组组员也随后加入了战圈。孙甜甜在铁门前布置了一个大型地陷,将后来的丧尸困住;罗大海催发一株金刚藤,将踩着同类身体扑来的丧尸紧紧缠住,尽数绞杀;王韬和李东生借刀杀人,一一将袭到近前的丧尸踢入疯狂蔓延的金刚藤中;铃音和大刘挥舞着弯刀,一个砍脚,一个削头,配合的默契无间;顾南、马俊、孙杰三人站在炮台边缘,各自释放异能绝技,朝下面的丧尸群猛烈轰击,将它们轰成碎渣。 一组的战力委实彪悍,十分钟不到就将铁门外的丧尸群杀的只剩十之一二,而攻入铁门内的二级丧尸也被宋浩然和龚黎昕杀了个干净。 等其他各组赶到时,沅江桥头唯剩下满目疮痍的战场和并排放置的几具士兵的尸体。一组和二组组员面容肃穆,正在清扫战场。 后来的人连忙上去帮忙,林文博却动也没动,站在大桥钢索笼罩的阴影下,远远看着一高一矮,相视而笑,显得极为合衬的宋浩然和龚黎昕。站了许久,他才收起眼底的情绪,朝两人款步走去。 “辛苦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他揉揉龚黎昕的头,转眼看向宋浩然说道。 “好。”宋浩然颔首应诺,走出两步又顿住了,回过头来低声说道,“那天,谢谢你及时阻止我。” 林文博微笑摆手,转过身后面容却冷肃一片,眼底带着深深的苦涩和沉重的负罪感。如果好友知晓他内心丑陋不堪的念头,送给他的恐怕就不是一句谢语,而是狠辣的拳脚了。 宋浩然和龚黎昕一路无话,并肩走回宿舍。眼看少年道了晚安,正要关门睡觉,宋浩然牙关一咬,擒住了少年细瘦的胳膊。 “黎昕,对不起,请你千万不要生我的气,我们从头来过,我还是你的宋大哥,好吗?”他俯身,看进少年清澈的眼底,略带沙哑的嗓音透着恐惧和疲惫。他害怕从此失去少年,比死还怕! “咦?”龚黎昕偏头,不解的问道,“宋大哥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吗?为什么要祈求我的原谅?”边说,他边拧起秀气的眉毛,费心回忆。 宋浩然紧绷的心弦松了松,小心翼翼的提醒道,“那天,我不该强吻你,甚至还想……”后面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如今想来,他还一阵阵后怕。如果他失控之下真的强·占了黎昕,后果会怎样?不说黎昕本人,单是他自己就想杀了自己。 想起那个疯狂又甜蜜的吻,还有令身体都燃烧起来的强烈快·感,龚黎昕脸颊微红,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上前一步,两手圈着宋浩然的脖子,踮起脚尖含住他的薄唇专心吸允。上辈子,他与那些炉鼎从来没有唇舌交缠过,这种水·乳·交·融的感觉很温暖,很甜蜜,他很喜欢。 模仿着那天的动作,他的小舌在宋浩然的口腔里舔弄,翻搅,最后又用力吸允宋浩然的下唇,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 “宋大哥,我喜欢你这样吻我。晚安。”直白的道出心语,他再次在呆愣中的宋浩然唇上落下轻轻的一吻,然后笑容甜蜜的关上房门。 宋浩然对着门板僵立,足足过了五六分钟才回过神来。他不敢置信的摩挲双唇,下唇被少年大力允吸留下的刺痛感犹在,令他欣喜若狂。这是真的,竟然是真的?黎昕说他喜欢我的亲吻? 若不是怕吵着黎昕休息,宋浩然几乎想要仰天嘶吼几声,抒发胸口满溢的,无与伦比的幸福感。几天以来积压在心底的烦闷和恐慌消失的一干二净,此时此刻,他恍若置身天堂。 虽然黎昕的眼里还是没有他期待中的炙热,但是,只要黎昕不排斥他的亲近,他早晚能将这份孩子气的占有欲转化为爱情,哪怕他需要为这个目标耗费一生,他也绝不会放弃。

上一篇   80八十

下一篇   81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