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话

因为龚黎昕以牙还牙的报复计划,宋浩然对这个弟弟又多了点了解。这孩子性情纯然却不软弱,认清了方晔的真面目立刻就与对方划清界限,待人接物很有决断,和龚叔,和自己很像。 因为这个认知,宋浩然感觉与龚黎昕的关系更加贴近了,两人在一起即便什么话都不说,气氛也非常温馨和谐。 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悠扬的乐音打破了车内的和谐,龚黎昕侧耳聆听,对这段音乐感到莫名熟悉。 铃声一直持续,宋浩然偏头朝龚黎昕看去,问道,“怎么不接电话?” 电话?小少主怔楞了一瞬,立刻从书包里掏出龚黎昕的手机,指尖点开通话键,放到耳边接听。也许是上课时频繁将自己的记忆和龚黎昕的记忆进行比对,小少主如今已能迅速抽取龚黎昕的记忆化为己用。 熟悉的嗓音从听筒里传来,小少主眼睛闪动着新奇的光芒,试探性的叫道,“林大哥?”这个叫‘手机’的小玩意真神奇,没有内力也能千里传音! 听见是林文博打来的电话,宋浩然耳尖动了动,眼角余光盯住龚黎昕的表情不放。 听筒那头,林文博简单交待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小少主频频点头答应,末了看向宋浩然,眉眼弯弯的说道,“宋大哥,林大哥请我吃晚饭,让你现在送我去五月花西餐厅。” 西餐很好吃的!小少主立刻就从龚黎昕庞大的记忆库里抓住了这个重点,内心满是期待。经过了美味早餐的洗礼,他如今大有向‘吃货’发展的趋势。 宋浩然点头,看着龚黎昕溢满欢乐的小脸,心情有些烦闷。 林文博绝不是请黎昕吃顿晚饭那么简单,恐怕是想和他摊牌了吧。到时候黎昕还能笑得这么快乐吗?想到龚黎昕伤心哭泣的样子,宋浩然皱眉,心中一阵阵发紧,忽然很想调头直接将他带回家。 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人总要经历些痛苦和挫折才能更加成熟,更加坚强。这是黎昕应该去面对的! 宋浩然很快说服了自己,打消了带龚黎昕回家的念头。 半个小时后两人抵达了五月花西餐厅。宋浩然将车停好,亲自送龚黎昕进去。早已等候多时的林文博看见相携进来的两人,表情有些诧异。 “浩然,你怎么也来了?”林文博沉声问道,语气里赶人的意味儿十分明显。今天这场谈话涉及龚黎昕的和自尊,只两个当事人在场就好,多一个宋浩然对龚黎昕而言并不是好事。 “我只是送黎昕进来,马上就走。”宋浩然拉开餐桌旁的凳子,让龚黎昕坐定,而后朝林文博扬手道,“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事?说吧。”两人走出餐厅在转角站定,林文博挑眉看向好友,满脸疑惑。 “你打算和黎昕摊牌?”虽是询问,宋浩然的语气却十分肯定。 “你昨天不是劝我早些和他谈开吗?怎么?又觉得这样不妥?”林文博有些弄不懂这个好友了。他现在踌躇不定的表情完全迥异于往日的杀伐果断。 “不,快刀斩乱麻没什么不妥。”宋浩然摇头,语带恳求道,“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你言辞方面注意一点,别弄得像商业谈判那样狠辣。我不希望这次挫折成为他一辈子甩不掉的阴影。” “想不到你对龚黎昕竟然这么关心。”林文博挑眉,语带惊奇,而后点头道,“你放心,我会注意分寸。”对方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妻弟,他不会做绝。 “那就好。”宋浩然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朝餐厅里埋头认真研究菜单的少年看去,眼里飞快的滑过一抹温柔,而后才辞了好友离去。 宋浩然离去前的温柔表情被林文博尽收眼底,他没有立刻进餐厅,而是隔着巨大的落地窗打量此刻的龚黎昕。 少年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一双澄澈的大眼睛灼亮的盯着手里的菜单,眸子里溢满垂涎,时不时还伸出小舌舔舔粉嫩的唇瓣,表情可爱的紧,让人一看就止不住心生好感。这幅样子,和他平日看见的那个偏执、阴沉的龚黎昕完全不同。 无需好友告诫,面对此刻展露真实性情的龚黎昕,林文博也说不出什么狠话。他正了正神色,走进餐厅在龚黎昕对面坐下。少年依然盯着手里的菜单研究,丝毫没有注意他的到来。 等候了片刻,见少年的眼珠子都快粘到菜单的图片上,却连个正眼也没给自己,林文博有些无奈,又觉得颇为好笑,只得主动开口,“看好了吗?想吃些什么?” “唔,没看好。林大哥帮我点吧。”小少主这才发现林文博的到来,歉意的朝他笑笑,将菜单推向他。 菜单上那些蝌蚪样的文字他一个都不认识,但旁边配置的图片看着却万分美味,令他口舌生津,食指大动。他叫不出菜名儿,又不好意思说自己都想吃,只得将选择权交给林文博。 林文博也不推辞,点了两份餐厅最出名的牛排,一份水果沙拉和几碟餐后甜点。 等待上菜的片刻,两人陷入了沉默。林文博是在考虑怎么开口,而小少主则再次拿起菜单,认真欣赏着上面栩栩如生的照片,一个人自得其乐。 “黎昕,两个月后我就要和你姐姐结婚了,你的感情我不能回应。”林文博斟酌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开门见山。 “啊?”小少主抬起头来,睁圆一双猫瞳,表情有些懵懵懂懂的。很明显,他还没弄明白林文博何出此言。 林文博瞥他一眼,继续说道,“趁着现在陷得不深,你还可以抽身出来,找一个值得你爱的人。不要再喜欢我,也不要抱任何希望等待。我和你姐姐是真心相爱,并不是你以为的政治婚姻。就算没有你姐姐,我也不会喜欢你。因为我不喜欢男人。你懂了吗?” 小少主眨眨圆溜溜的猫瞳,表情依然懵懂。不能怪他反应迟钝,虽然他能够看见龚黎昕的记忆,却不能感受龚黎昕当时的心情,因此这份深沉的爱意他半点都没有继承,再加上他本就不识情爱的单纯性子,更加不明白林文博在说些什么。 林文博叹气,换了个简单的说法,“你应该找一个和你一样喜欢男人的人去爱。我是直男,一个即将结婚的直男,你和我纠缠纯粹是浪费时间。” 林文博此刻的语气斩钉截铁,殊不知,他日后会被眼前这个少年不知不觉给掰弯得不能再弯。 听见‘纠缠’两个字,小少主恍然大悟。记忆里的龚黎昕的确有事无事就喜欢去找林文博,怎么赶都赶不走。这样做的确很恼人,就像那些炉鼎们总喜欢缠着他,打搅他练功一样。 小少主感同身受,连忙点头应诺道,“林大哥,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你放心。” 话落,他的心神已完全被侍应生送上的一道道菜肴给吸引住了,头脑高速运转,抽调出有关于进食西餐的各种礼仪,并暗暗咽下口里大量分泌的唾液。 林文博准备了满肚子劝说的话,正想再接再厉打消龚黎昕对自己的绮念,却不想他竟干脆利落的答应了,半点没有想象中的哀求或哭闹。 “你真的明白了?”林文博语气有些不敢置信,试探性的开口,“你有什么话尽管开口,今天我们彻底说清楚,以后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小少主偏头,认真的考虑了一番,而后摇头道,“真明白了,没话要说了。”话落,他朝桌上的菜肴指去,满带希冀的开口,“我可以吃东西了吗?” “吃吧。”林文博被他满带渴望的问话给弄的一噎,好笑的回道。 紧紧盯着少年的表情,见他眼神清澈,双瞳里除了对食物的热切再无其它,林文博忽然间觉得自己十分可笑。 果然被宋浩然说中了,龚黎昕还是个孩子,根本分不清崇拜和喜欢,只要开诚布公的和他把话说开,他能够理解。而往日自己躲躲闪闪,避而不见的态度却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让他把这种错觉无限放大了。 说到底,错的不是龚黎昕,而是自己。林文博怔怔看着专心进食的龚黎昕,内心不断反省,终于释然的笑了。 想通了,林文博对龚黎昕的厌恶之情一扫而空,两人的晚餐用的十分愉快。 等两人从餐厅回到龚家,龚父和龚香怡还未回来,只有宋浩然坐在客厅看电视,不时朝门口投去两眼,显然在等龚黎昕。 “回来啦,晚餐怎么样?”看见龚黎昕笑眯眯的进门,宋浩然放下高悬的心,温声询问。 “牛排和蛋糕都很好吃!”小少主挨着宋浩然坐好,偏头中肯的评价道。至于水果沙拉,他私以为沙拉酱的味道有些奇怪,但林大哥喜欢,他不予置评。 “你喜欢吃的话下次宋大哥再请你。”宋浩然有些上瘾的摸摸他柔软顺滑的额发,笑容带着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宠溺。 “嗯。”小少主雀跃的点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林文博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看着两人之间亲昵的互动,心情已不似原来那么诧异了。他现在完全可以理解好友对龚黎昕突然改变的态度。深入了解龚黎昕之后,他知道,这个孩子有让人不得不喜欢的魅力。 “好了,上去换套便服,浑身都是牛排味儿。”宋浩然语带戏谑道。龚黎昕乖巧的点头,噔噔噔跑上楼换衣服。 等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宋浩然这才看向好友,问道,“怎么样?说清楚了吗?” 林文博靠倒在沙发椅背上,长叹道,“说清楚了,比想象中容易。你说得对,只要改变态度,龚黎昕的确很好沟通。” 宋浩然了然的笑笑,不再深谈。事情既然解决了,他们就该把这件事忘掉,再提起对谁都没有好处。

上一篇   报复

下一篇   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