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八二

下半夜的一波丧尸潮过去以后,陆陆续续又有一些进化丧尸赶到,企图冲进基地,但都被驻守在第一防线的士兵和异能者杀死。黎明时分,沅江大桥的防线外终于没了动静,基地赶紧派飞机进城查看情况。 以往也有丧尸试图进入基地觅食,但数量很少,往往还没越过安全区就被驻守在那里,负责保护务农人员的自卫队开枪射杀了,像昨晚那种大规模的丧尸潮还是第一次,想来安全区已经不再安全,种植的粮食也肯定被越界的大群丧尸糟蹋的不成样子了。 前去查探情况的直升机还没回来。随着清晨的雾霭散尽,大地又接连震动了几次,随后便是第二波,第三波的丧尸潮开始了。军方集中了所有兵力,严防死守第一道防线,以免丧尸突入基地后将一千多民众当成猎物残杀殆尽。 这是基地建立以来面临的第一次重大危机,民众不明就里,人心惶惶,基地上空笼罩了一片愁云惨雾。 然而,龚少率领的一组一如既往的彪悍表现很快就将这厚厚的阴云驱散,使民众振作起来,也使得新加入基地的异能者们见识到了何谓‘击杀丧尸的艺术’。 他们先是上演了恶心的‘坑杀’,随后又驱使成片的金刚藤对丧尸进行残忍的绞杀,继而每个人大炫异能绝技,对丧尸群进行暴力至极的轰杀。他们活跃亢奋的表现仿佛不是在进行战斗,而是在享受杀戮,令其他七组组员们替前来攻击基地的丧尸群鞠了一把鳄鱼的眼泪。 有一组镇场,其他各组配合起一组来也很是默契,毫不留情的将漏网之鱼尽数剿灭,牢牢守住了第一道防线。 从清晨坚守到正午,围攻的进化丧尸正在逐渐减少,而前去市中心查看情况的直升机也回来了,带来了市中心发生强烈地震的消息。因为躲避地震,才导致了大群丧尸的迁移,进化丧尸逃得快,所以首先赶到了基地,想来,成群结队的初级丧尸还在后面。 不过初级丧尸如今在异能者的眼里就是蝼蚁般的存在,不足为虑,放一把火过去便能将它们全部烧死。 龚黎昕本来正协同异能者们一起战斗,但耳边忽然传来一道细微的咔嚓声阻断了他的动作。他举头向基地后方的高速公路回望,表情凝重。待第二道低不可闻的咔嚓声传来,他匆忙离开战线,脚尖轻点,朝高速公路掠去。 高速公路就在基地后方,相距不足百米,是典型的卡斯特地貌,由工人在石灰岩质的山岗上打钻开凿,铺就而成。路两旁设置有一层层钢丝防护网,以免碎石滚落路面,造成车祸。 龚黎昕掠到公路近前时,正好有几块碎石从山顶滚落,掉入防护网内,激起一阵金石碰撞之声。龚黎昕耳朵贴近路面,静静趴伏了一阵,随后敛容肃穆,飞快向指挥部掠去。 看见龚少御风而行,身姿翩跹的从高速公路飞掠至基地,民众们抬头眺望,视线灼热。不论看了多久,龚少的一举一动依然令他们赞叹不止。虽然同是异能者,但龚少身上就是多了一种虚无缥缈,超凡脱俗的气质,仿若真正的世外高人一般。 龚黎昕敲响指挥部的大门时,龚香怡正带着两名医生给龚父做体检。昨夜丧尸潮开始后,龚父便感觉心绪不宁,险些晕倒,这急坏了龚香怡,好说歹说才强迫他停下公务,给医生检查。 早在几个月前,林文博便因为龚香怡一次次侵吞物资的行为将她请出了三组,两人经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争吵,继而进入了漫长的冷战期。林祖父,宋浩然,龚黎昕早已对她不闻不问,现如今,龚父是她唯一的依仗,没了龚父,她在基地可说是举步维艰,寸步难行。所以,她很害怕龚父也会离她而去。 “黎昕,是不是沅江大桥的防线出了问题?”看见面色凝重的小儿子,龚父挥退两名医生,沉声询问。 “爸爸,你病了?”龚黎昕没有回答,而是转脸朝两名医生看去,眉头皱得死紧。 见龚少目露忧虑,两名医生连忙开口解释道,“龚少请放心,首长只是血压有些高,服用一些降压药就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是吗?谢谢医生。”龚黎昕心下微松,继续询问,“基地里还有没有降压药?没有的话我现在就进城去找。” “上次七组出任务带回来很多药品,其中就有几种特效降压药,不用再找了。”两名医生连忙摆手,对龚少的孝心暗赞不已。现在城里不但丧尸肆虐,还发生了强烈的地震,龚少为了首长却能眉也不皱便往险境里闯,养了这么个儿子,龚首长有福啊! 龚远航也倍感贴心,连忙拉住儿子劝阻,又叫医生赶紧给他拿几瓶降压药过来,以证明基地药品充足,无需儿子涉险。 龚香怡看着两人父慈子孝的画面,心中酸涩。但她不得不承认,两世里,龚黎昕对父亲都是极其孝顺的。上辈子,若不是父亲去了,龚黎昕也不会变成那般偏激扭曲的样子。 确定龚父身体无碍,龚黎昕想起正事,连忙开口说道,“爸爸,你快下达命令,让基地所有人员迅速撤离,后山就要崩塌了。” “什么?”龚远航和龚香怡异口同声的惊叫道,险些坐立不稳。 “你怎么知道后山要塌了?”龚香怡定了定神,看向龚黎昕的眼里满带怀疑。 “我听见山体内部开裂的声音。现在山体还在开裂,两个小时之内我们一定要离开,不然就会被塌陷的山石活埋。”龚黎昕指指自己的耳朵,笃定的说道。 “我怎么没听见?”龚香怡依旧不信,沉声反问道。撤离?往哪里撤?好不容易建立了属于龚家的基地,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就保不住了吗?难道她注定逃不开上辈子的悲剧?想到这里,她遍体生寒,无论如何也不想离开。 对于儿子的判断,龚远航自是深信不疑。儿子连十米之外一根羽毛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山体开裂的响动他决计不会听错。想到这里,他面色凛然,连忙吩咐士兵赶去广播站,将‘山体开裂,全员撤离’的命令颁布下去。 听见不断重复的广播声,基地全员躁动,但却没有人立即执行命令。这是他们建设了一年的基地,他们在这里战斗,劳作,生活,早已视这里为家,有了深深的归属感。现在,山体崩塌连个影儿都没见,叫他们离开他们自是万分不舍,大多心中存了侥幸,想要再观望一阵。 在前线与丧尸潮战斗的异能者们也听见了广播声,连忙派遣组员回基地询问,六区的负责人也相继赶来指挥部,将指挥部围了个水泄不通。 时间就是生命,这些人却还在问东问西,浪费自己的生命,龚黎昕心中极其不耐,排开众人径自朝广播室走去。 “我是龚黎昕,大家听好了,后山很快就会崩塌,如果不想被活埋,请大家赶紧收拾东西,在两小时之内撤离。”挥退正在发布命令的士兵,龚黎昕凑近话筒,严正警告道。 说完,他也没耐心一遍一遍重复,立即离开广播室,往前线赶去,准备将李东生换下,叫他替组员们收拾东西,并帮忙基地搬运物资。一年时间里,龚黎昕深刻体会到了‘空间在手,天下我有’的便利,毫不吝啬的用晶核投喂李东生,直把李东生硬生生喂成了二级高阶异能者,空间面积也由原先的三十平米扩充到了一个足球场大小。如今基地搬迁,李东生正好得用。 听见广播里龚少特有的清亮嗓音,基地民众们不再观望,连忙各自回宿舍收拾东西,丝毫不敢耽误。围在指挥部向龚远航询问情况的负责人和异能者也都立即告退,组织撤离。在这一刻,‘龚少’两个字所蕴含的强大号召力表现的淋漓尽致。 儿子不过是一句话便轻松解决了眼前的麻烦,龚远航长舒口气,看向呆怔中的龚香怡,催促道,“回去吧,收拾东西赶紧离开。” “爸爸,离开这里,我们去哪儿?”龚香怡恍恍惚惚的问道。 “先离开再说。去哪里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等安全了我们再召开会议讨论。”龚远航揉揉眉心,大步离开。 基地后方,有了龚黎昕的警告,没人敢拖延时间,很快就将各自的东西打包好,搬到卡车上。能运走的都运走,不能运走的只得忍痛丢弃。等卡车载着民众离开后,十几架直升机也满载物资相继升空,朝四十公里外的加油站飞去。那是龚少指定的安全落脚点。 前方,丧尸群还在不断袭来,为了保证基地民众安全撤离,异能者们还在奋力抗击。等民众撤离的差不多了,龚黎昕让罗大海在桥头撒满铁线藤的种子,尽数催发后便带着异能者快速离开,搭上了等候在基地里的几辆卡车。 铁线藤状如铁丝,韧性极强,催发后像蜘蛛网般将桥头密密实实的覆盖住。虽然进化丧尸力大无穷,但要扯断蛛网般的铁线藤还需花费一番精力,这为异能者的撤离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等丧尸群终于扯断藤蔓,挣脱束缚,基地里早已人去楼空。 一只只进化丧尸嗅着鼻端浓重的人气,在基地里流连,肆掠,嘶吼,并顺着气味朝四十公里外的加油站追去。但追了没多远,一阵阵崩裂声连续响起,路两旁开始不断掉落大块岩石,将它们砸成肉泥。又过了几秒钟,整个石灰岩质的山体忽然发出一道震天响的轰鸣,继而分崩离析,将基地、丧尸群、高速公路埋了个严严实实。漫天的烟尘扬起,遮天蔽日,连远在几十公里之外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上一篇   81八一

下一篇   82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