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八三

83、八三 四十公里之外,安全撤离基地的二千多人,包括异能者和平民,全部聚集在加油站的空地上引颈眺望,亲眼看着耸立云霄的山岗转眼间崩裂成碎石,将基地掩埋。巨大的响声即便隔了几十公里依然清晰可闻,连脚下的大地也都随之震颤,冲天的烟尘在废墟上空飘扬,久久不散。 天地骤变所带来的威势是那样可怖,令亲眼见证这一幕的民众们遍体生寒。若不是龚少及时提醒大家撤离,后果会怎样?恐怕他们早已粉身碎骨,埋尸山下了。想到这里,众人不约而同朝表情淡然的龚少看去,眼里闪烁着狂热的崇拜和深切的感激。 龚少将他们救出炼狱般的城市,替他们搜集足够生存下去的物资,帮他们清剿威胁到他们生命的丧尸,带领他们变强,战斗,让他们从绝望中挣脱出来,看见活下去的光明和希望。一次又一次,龚少用实际行动证明着末世并不可怕。龚少之于他们,早已超越了轻飘飘的‘恩人’两字,而是被赋予了更厚重,更神圣的意义。就彷如信仰,彷如精神支柱,只要龚少与大家同在,哪怕基地覆灭,他们也并不惊慌,坚信自己一定能够顺利度过难关,好好的活下去。 在看见龚少平淡表情的那一刻,民众们恐慌的情绪瞬间平复下来,人群中不知是谁,含着泪哽咽的喊了一声‘龚少万岁’,如触发了某种开关,满带着狂热崇拜的一声声‘龚少万岁’在加油站上空回荡,久久不息。 龚父和林祖父对视,眼里俱都含着深深的笑意。本以为这场灾难会使基地人心涣散,恐慌情绪蔓延,却不想,有黎昕在,这一切担忧都成了他们的庸人自扰。 经过这次事件,龚黎昕在基地的威望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俨然成了民众心目中的精神领袖,使基地的凝聚力和归属感更强了。 龚黎昕是一个宅男,一下面对这么多人的热情,难免有些适应不良。他面容依旧平淡,只抿紧的唇瓣和微微泛红的耳尖泄露了他内心的不自在。不着痕迹的挪动脚边,朝身旁站立的林文博靠拢,他清澈水亮的眼眸明明白白的写着五个大字――我该怎么办? 头一次看见少年露出小白兔般惊慌失措的表情,偏他还要强作镇定,那样子可怜又可爱,看的林文博心尖直颤。垂头,单手握拳置于唇边,将几欲溢出唇角的笑意堵回去,林文博轻声提醒道,“时间不早了,又劳累了一天,你叫大家赶紧扎营休息。” 龚黎昕眸子微微一亮,抬起手来示意大家安静,用内力将自己的话送入每一个人耳边,关切的嘱咐道,“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安营扎寨,好生休息吧。” “是!”众人异口同声的应诺,心中暗自为龚少清晰可闻,彷如耳边细语的声音感到惊奇,崇拜之情瞬间又往上涨了涨。 “龚少,基地没了,今后我们去哪里安家?”转僧际,有人担心的询问到。 “今晚我们将召开会议讨论这个问题,明天早上再给大家答案。无论去哪里,我龚远航保证绝不会抛弃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龚父见儿子被问住,连忙开口大声回答。 有了他的保证,最后一丝不安也散去,民众自觉去后勤人员那里领取帐篷,在加油站的空地搭建临时居所,而六区负责人和各异能小组的组长则聚集在加油站的小卖部里召开会议,讨论今后何去何从。 “咱们不如直接北上,去投奔响翠湾基地吧?听说那里设施完备,物资充足,正在招纳全国各地的异能者和幸存者。去了那里,民众的生活更加有保障。”六组的组长沉吟片刻后首先开口。 “不行!”半点不给大家考虑的时间,龚香怡尖声否决道,眸子里快速掠过几丝恐惧。响翠湾基地是她一生悲剧开始的地方,是困扰了她两辈子的梦魇,她说什么也不会去那里。 “我也觉得不可行。”林文博意味不明的瞥一眼龚香怡,徐徐开口。 “说说你们的理由。”响翠湾是宋家的基地,龚家和宋家积怨甚深,龚远航也觉不妥,但却没有明说。这毕竟牵扯到民众的利益,不能因家族私怨而置民众利益于不顾。 龚黎昕垂眸,看似在认真聆听会议内容,实际上早已不知神游到哪里去了。一牵扯到此类决议,他的脑袋就严重打结,从英明神武的龚少瞬间退化成见识短浅的古人。 宋浩然瞥见少年开始变得迷蒙的双眼,心中好笑,悄悄拉过他白嫩纤长的手指置于掌心把玩。他并不关心何去何从的问题,哪怕大家要上京,投奔将他逼出家族的二叔一脉,只要少年还在他身边,他就能安之若素,处之泰然。 “我们近两千人集体迁移,又带着这么多物资,闹出的动静会很大,一路上肯定会招来很多麻烦,恐怕不能安全支撑到响翠湾。不如就近找一个基地投靠更加保险。”林文博解释道。 “对!北上的话路途遥远,碰见的盗匪和丧尸肯定不少,危险重重。就近选择一个基地投靠才是上策。”龚香怡连忙开口附和。 沉吟片刻后,三区负责人迟疑的开口,“说是这么说,但是咱们人多势众,附近哪个基地敢收留咱们?就不怕被咱们反客为主,鸠占鹊巢?到时贸贸然去了,恐怕还会发生流血冲突,造成更大的损失。” “无妨,咱们先礼后兵,先交纳部分物资换取加入基地的资格,如果他们拒绝就用炮火直接轰开他们的大门。反客为主,鸠占鹊巢那是必须的,不过得等我们站稳脚跟之后再徐徐图之才行。”被宋浩然不停刮挠掌心唤回了神智,龚黎昕好歹听懂了一句,语气平淡的说道。 他自小接受的就是以暴制暴,以杀止杀的教育,从来不知道屈就为何物。在他看来,投靠并不是上策,吞并才是一劳永逸的选择。 六位负责人被龚少野心昭昭的话说得哑然,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反倒是几个异能小组的组长,被他刺激得热血沸腾,情绪高涨。身在乱世,又实力超群,哪个男人不抱有一点征战四方,功标青史的梦想?龚少这话太对他们胃口了,与此同时,对龚少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层。别看龚少年纪小,这份杀伐果决非常人可比!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龚父和林老爷子相视而笑,眼看着小小的少年一步步成长为今天这幅果敢勇毅的样子,他们心中的骄傲和自豪无法言表。 林文博和宋浩然早已习惯了少年带给他们的惊奇,敛去眼底的笑意,他们看向地图,同时朝一座小小的岛屿指去,异口同声道,“就去这里吧。” 众人定睛一看,正是距离此处五千多公里远的长蛇岛监狱,若日夜兼程,只需三四天就能赶到。 长蛇岛监狱地处渤南内海,是四省交界最大的一座监狱,可同时收容七万多犯人。整个长蛇岛都用高压电网圈起来,只人工铺设了一条狭窄的单行道供监狱车辆出入。正是因为它的与世隔绝和戒备森严,才使得岛上的一部分犯人和狱警在末世中存活了下来。 长蛇岛监狱奉行‘劳动改造’的原则,将整个岛的沃土辟成大块大块的农田,让犯人日夜耕作,修身养性,在末日前就已形成了自给自足的体系。去那里不必担心粮食问题,也不必担心丧尸来袭,只一点,岛上幸存的狱警和犯人极其排外,从不收纳外来人员,要说服他们恐怕不是易事。 听取了众人意见,龚父摆手,笃定道,“没关系,去了再说。就像黎昕说得那样,咱们先礼后兵。长蛇岛不缺粮食,咱们就用军火来交换。狱警和犯人向来是水火不容,只要他们两派存在间隙,我们谈判时就有空子可钻。再不行,直接用炮火替我们开口。” 龚父拍板,众人纷纷点头,面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基地一朝覆灭,他们心里的沉痛和压力自然不小,但如今大家紧密团结在一起,共同出谋划策,那点忧惧不安早就烟消云散,只剩下对未来的憧憬和想望。 龚香怡双拳紧握,指甲抠进肉里,痛到钻心,她却仿佛无知无觉。没人注意到,当林文博的手指向长蛇岛时,她脸上的表情有多么扭曲。 上辈子,龚父率领的部队首先投靠的就是长蛇岛监狱。那里的确粮食充足,安全无虞,但却不是个久待之地,他们如今去了也早晚要离开,最后还是会向响翠湾汇聚。她处心积虑,费尽心思的想要避开上辈子的悲剧,但命运之神好像同她开了个玩笑,无形之中将她硬生生往原路推去。她害怕,怕得要死! “不行,不能去长蛇岛!”龚香怡忽然狠狠拍桌,尖声否定道。 “那去哪里?响翠湾?”林文博摁住龚香怡不停颤抖的肩膀,低声问道。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看出龚香怡对响翠湾有种莫名的惧怕情绪,很可能她又陷入了头脑中的臆想不可自拔,为了探知龚香怡真正的内心,他不得不出言刺激。 “不行!响翠湾也不能去!”龚香怡脸色惨白,站起来大声喊道。 龚父也知道女儿的心理出了问题,见她面色不对,连忙挥手遣退众人。龚黎昕和宋浩然对视一眼,跟随在众人身后大步离开。龚香怡又发病了,他们可不想受她的魔音灌耳荼毒。 龚香怡大吵大闹,一再预言长蛇岛将成为火鸦的栖息地,不适宜人类居住,却都被龚父驳了回去。不去长蛇岛,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这么多人,总要尽快找个地方安置,日后的事待稳定下来再说也不迟。火鸦,想来是一种变异鸟类,可以想办法防治。 吵闹了一阵,见父亲不改初衷,龚香怡也知道自己无法左右众人的决定,狠狠推开龚父和林文博,独自跑远。 看向满脸疲惫,表情苦涩的林文博,龚父无言以对,只能愧疚的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女儿终究是他亲手养大的,他难免心存自私,想要找个可靠的好男人照顾女儿终身,而林文博正是他最满意的人选。即便知道配自己的女儿着实委屈了这孩子,他也只能当做视而不见,惟愿女儿能够懂事一点,不要将两人之间的缘分和感情消磨殆尽。

上一篇   82八三

下一篇   84、八四